第288章 同情心挑出歪瓜裂枣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乔尼小样儿 书名:晚清神捕
    清晨,八里庄南大门口,排起长龙,足有上百來人,连七里屯的村民也來这里打工,嘴里议论纷纷述说他们已经和八里庄和好如初,谁都不许给他们穿小鞋,否则他们要找李队长说理去。农夫们挑着竹篓子,一头放着被褥,另一头里面放着锅碗瓢盆,有的农夫还拖家带口,竹篓子里前后都有小孩子的脑袋露出。

    农田产出靠几个老农就能解决,农田沒有多少变迁,除了农忙时节,需要大量人手,平时一个农夫就能照看几十亩地。男人除草、施肥、防治病虫害。女人则纺纱织布,刺绣的手艺一代传下一代,再就在家做饭、种菜、喂猪。

    田地里的小麦泛着青色,麦穗还沒有成熟,要等六月才到收获季节,八里庄的农田已有人影在传动。

    李国楼带着两名护卫,一摇三摆走在大街上,往村南口而行,架子十足,背负双手,一根金丝绕线的马鞭提在手里,看似要抽人的样子,村民们看见李国楼,都是低头哈腰鞠躬,戴帽子的人率先脱掉头顶的便帽。

    “李队长早!”各式各样的人向李国楼打招呼。

    李国楼含笑着点点头,这是他最高礼节,是对那些年长者的回礼。对于年轻人他就扬一下马鞭,傲气人。至于妇女同胞端着木盆向他示好,李国楼一概头朝天,鼻子里哼一声,算作回礼。

    连几条土狗,看见李国楼立刻夹起尾巴,嘴里发出呜呜声,不敢乱叫一通。

    成昆叹道:“李队长,狗眼看人低,这里的狗怎么知道你是老大啊?”

    “杀气!”李国楼一字千金,嘴里吐出两字,便闭口不言,依然学着长官包一同走路的样子,不紧不慢踱步。

    成昆发泄不满道:“李队长,我们是捕快,捞到好处就好了,干嘛呆在这满是粪便的地方,搞建设你又不行。”

    李国楼回道:“不行,可以学嘛。我现在抓个开始,把班子搭起來,大致清楚需要多少钱,这样我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以后的人接手想骗我,做假账,都会被我揭穿。搞旅游更是黑幕重重,我要扯上虎皮,把京师里的人全部糊弄到这里來。”

    “李队长,有什么好办法,说來听听?”卫护刘宇兴奋的问道,他最喜欢听李国楼开会,像学堂里讲课一样。

    “透露一丝啊,以后这里考古会有大发现,达尔文进化论我给你们说过,这里将是人类的起源,连洋人也会一批又一批前來,还会在这里开国际讨论大会,我要让洋人输个底儿掉!”李国楼单手叉腰,另一只手甩马鞭,“啪”的一声响,把跟在股后面的几名小孩吓走。

    不在一个档次的人岂能听懂李国楼的话,闹不清楚长官在想些什么?两名护卫挠头搔耳,走在李国楼后,反正他们就等着领赏,这名长官善于骗术,糊弄人的本事无出其右。

    南门口旁边被炮火打坏的土墙已经重新修补好,只差大门沒有安装上,墙角一根根厚重的木料,摆放成一堆。有几名工匠在敞开的茅草棚里做木工,锯子发出“嘎嘎嘎嘎!”怪叫,木屑在空气中飞扬。

    李国楼捂住嘴,沒有进去看望那几名木匠,茅草棚里太脏了,人会弄得蓬头垢面,一招手把监工吴工屯招到面前。

    李国楼马鞭指向地上的木料,问道:“小吴,还有几天可以把大门按上?”

    吴工屯原本是民团队员,是个小角色,看门站岗的人。只因受了点小伤,胳膊被子弹擦伤,打穿一个小孔,子弹都沒有留在里,包扎一下,换几副药膏,沒有什么后遗症,过去做过工匠,被留下來得以重。

    “报告李队长,还有三天保证完成任务。” 吴工屯眉毛上翘,神采飞扬,他要在八里庄大显手,办好一件事,李国楼就会交给他更加重的担子。

    “嗯,很好!小吴,包砖的事和修路的事都交给你了,三里的碎石路,全部改成砖石路,砖石下面也要夯土,铺砂石,排水设施要考虑周详,返工的话,打板子。”李国楼指点着村外那条大道。

    “李队长,不能这么干。建生祠和庭院、宾馆会把路弄坏的,道路只要凑合着就行,先要把大型的石料、木料运來,接下來才能修路。”吴工屯轻声回道,怕伤了李国楼面子。

    “哦!”李国楼摸着下巴,微笑道:“看不出嘛,小吴有大将之才。那就先建造生祠需要的石料、木料运來,先做两样门面工作,生祠和包砖,把八里庄装点得漂亮,里面的底子可以慢慢來。”

    “那你的宅子?”吴工屯依然轻声问道。

    李国楼喉咙咳嗽一声,回道:“放在云梦碉楼之后,把碉楼再装点得美轮美奂一些,外墙水泥太难看了,全部包上假的一层青砖,这样既好看又便宜,里面改装成宾馆。”

    “啊,云梦碉楼,改成宾馆啊!”吴工屯有些不敢相信,这么好的一座庄园,理应是长官享受的地方。

    “你懂什么!这样沒有后患,以后这里是旅游胜地,让客人住进去就是。如果变成民居,不是让人说闲话嘛。还可以赚钱,何乐而不为。”李国楼说的话是经过深思熟虑,不给旁人落下把柄,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吴工屯频频点头,反正长官怎么说,他就怎么做,顺手发财嘛。才几天工夫吴工屯就发了一笔小财,等到八里庄建设全面启动了,他将是第一批先富起來的人。

    吴工屯按耐不住,问道:“李队长,那你那处宅子,要不要拆掉?”

    李国楼斜睨道:“你说呢?”说完李国楼迈着大步走出大门口,连这种事也要向他询问,置他于何地。

    李国楼为包一同做事,从來是先斩后奏,“生祠”“云梦碉楼”“一千五百亩良田”,长官连问都不问一声,全部由他包办。这样长官才会把他留在八里庄,让他跟随长官一起发家致富。

    吴工屯心领神会,不懂可以去问队副艾海,踮踮的跟随在李国楼后,也去查看村外的人流。

    八里村如今缺人,需要雇农和筑路、修房的人员,招聘的榜文在四乡八邻张贴,连“仇家”七里屯的乡民也來应聘。

    冬青、孙月带着几个人,在面试乡民,合格的人,十二人一组被人带入村里,不合格的人,当场被淘汰,场面有人欢喜有人忧。老熟人叫一声,就录取了。

    李国楼见怪不怪,沒有责难手下人办事有欠公。他办事第一选择,就是便宜自家人。看见一个三十几岁的瘦弱男人挑着担子,担子里面还有两个小毛孩,边一名难看之及的妇女,被“雇主”冬青刷掉了。一家四口无精打采的挑起担子准备离开,大人在骂娘,小毛孩在哭。

    “驴球子,哭个鸟啊!天下只有闯王向着俺们老百姓。”

    “小吴,去和冬青说一声,那家人收了吧。”李国楼用手里的马鞭指了指方向,看着于心不忍。

    “哎!”吴工屯嘴上不好反驳,心里在想就这种货色,扛木料要把腰闪了,雇佣一名大人,拖來一大家子。轻声附耳道:“李队长,你还是别看了,要不,歪瓜裂枣都要到八里庄安家落户了,影响八里庄的品种。”

    “哦,我不说,我不说,只此一例啊。”李国楼不去看排队的长龙,帮人要量力而为,优胜劣汰的原则在农村里同样适合。

    冬青领会意图,一甩马鞭,“啪!”的一声响,清脆的声音咋耳,使用的动作和李国楼一模一样,扬声道:“哎!那名挑担的人,别走!大爷看你一家子可怜,雇佣你了。的乡巴佬,别以为用陕北话骂人我听不懂。再骂人的话,老子抽死你。”

    那名挑担的男人反应有点慢,愣在原地,还在想到底怎么回事?丑陋的妇女反应倒是很快,推一把边上的男人,小黑脸挤出几道皱纹,裂开龅牙,说道:“孩子他爹,东家要你了,还不给东家谢恩。”

    “哐嘡!”一声,瘦弱的男人把担子一扔,两个小毛孩也不管了,跑到冬青面前跪下,哭诉道:“多谢冬大爷,我一定好好干活,我非常勤劳,可以一天干到晚。”

    “去去去!排队去,本大爷沒闲工夫看你们表演,下一个!”冬青不耐烦的打发穷棒子,要听好话立马一箩筐,长官李国楼在他后看着,冬青神色严峻,对工作一丝不苟,挑人好似在选千里马一样,排队的长龙里,高马大的人,首先被拉出來。连排队也不需要了,直接被雇主“冬青”选出來了。

    李国楼看着这一幕,突然感觉像是在科考,大清帝国考进士,还有一项特例,名曰“大挑”,就是沒有考上进士的贡生,还有一条做官的道路,由吏部根据其人的相貌应对挑选,一等的人当官用(培养做知县),二等的人以教职用。这是大清的创举,挑选的人很少,一等选三人,二等选八人,相貌魁伟者挑一等,其次挑二等,俗称“八仙”。一般六年才选一次,等于二三届科考,才有大约十一名落榜生(有时会多几个名额),成为幸运儿。

    像李国楼若是“大挑”,高够了,差不多一米八的高,属于高个子了,相貌也不差,只差一点威仪,就是沒有三缕胡须。一等是轮不上,二等希望很大。这条路也很难,上千名落榜生,要对自己相貌有信心,这才会去吏部参加“大挑”。

    李国楼不去理睬那些“歪瓜裂枣”,同心泛滥会被手下人看不起的。他的目光扫向那些高大健壮的农夫,有一名大高个,引起了李国楼兴趣,脸上有烙痕的一名细眼宽脸的瘦高个,分明是蒙古部族的逃奴。

    这名高超过一米九,三十岁左右的汉子,一张脸饱经风霜,已有一道道深深的沟壑。李国楼行进到面前,洒然而笑道:“哎,傻大个,你叫什么名字?哪个部族的人?”

    “嘿嘿嘿嘿!”这名大高个张开大嘴傻笑道:“官爷,我叫巴特尔,喀尔喀蒙古族人,我沒犯案,官爷,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巴特尔,你别蒙本官,能从漠北逃到这里來,连蒙古草原也不敢呆,你会沒犯案?你本事倒是大的,会不会摔跤啊?”李国楼有一个心病,他摔跤斗不过姚错手下的队副张子栋,这让他很沒面子,总想找回场子。

    “会!达喀尔草原耐拉那达慕大会,我拿过名次。”巴特尔低下头瞅着李国楼,不知这名长官打什么主意?

    “哦!很好,和我摔跤,赢了以后跟本官,做本官的随从,输了种地去。”李国楼挥动马鞭,让巴特尔跟着他到苞谷场去,想试试巴特尔是否有真材实料。

    “长官,跟你的话,能吃饱饭吗?”巴特尔不好意思开口,瞅着李国楼形,上下打量着,已知李国楼是练家子。

    “巴特尔,你一顿吃多少啊?”李国楼扫视着巴特尔高瘦的形,怕是饿成这样,牛羊多吃点,巴特尔会往横向发展。

    “嗯,半饱的话,二斤。吃饱的话,一桌台面吧。”巴特尔挠头,不敢往大了说,沒底的肚皮给他惹了多少祸?

    “赢,就让你每月吃四顿饱饭!”李国楼暗自恼怒,长官金口玉言,不能反悔,遇见一个饭桶,让他徒呼奈何?

    “好嘞!长官,那我和你摔跤。”巴特尔挑起一根扁担,扛起随的物品,跟随在李国楼后,扁担上还悬挂着风铃,叮叮当当的铃声,伴随在旁。

重要声明:小说《晚清神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