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人生走了弯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乔尼小样儿 书名:晚清神捕
    话題切到农事上,客厅里的人议论纷纷,李国楼拿着钢笔记笔记,颔首露出赞许的微笑,忍耐到极致,听他不感兴趣的猪圈、牛棚、以及五谷杂粮等话題上。听到后來李国楼听出來了,人心不足蛇吞象,只要他说,“好!同意!有理!马上着手处理!”新的难題就摆上來了。王爷的庄园也沒有这么多事?李国楼明白要想把事落实,就要养一帮贪婪的官吏,雁过拔毛,谁会不吃一口?

    李国楼心里懊悔为何不学长官养几名幕僚?手下人都是大老粗,沒有人替他整理文稿,他想出來的事,落实也要他自己來做。别人在喝酒睡觉时,他还要殚思竭虑通盘筹谋。

    李国楼摆手,让四周的人静一静,扬声问道:“冬青,八里庄的书办,要有两人,你提名一个?”

    保正冬青兴奋的撸一下手掌,“书办”在村里属于肥缺,一个村做假账,损公肥私,糊弄上一级的官员,就是由书办过手的,要和村正贴心的人才能当书办。如今“保正”沒有赴任,他是两顶官帽戴在一个头顶上。

    还沒等冬青兴奋劲过去,有一个人毛遂自荐,站起躯,大声道:“李队长,我识字学过‘算经十书’,做书办,沒有问題。”

    郑横担二十多岁,戴着一副眼镜,形矮壮,右手上还缠着绷带,吊在脖子下。在战场上敢打敢拼被李国楼开枪击中的叛匪,也是最早认清形势的五名投降派里的人。

    李国楼深深看注视着能文能武的郑横担,问道:“冬青,你看行吗?”

    大家老底都不干净,岂能在大庭广众之下翻脸无,冬青毫不拖泥带水的说:“行,我相中的人就是扁担老弟。”

    “小扁担,左手写字行吗?”李国楼瞅着伤了右手的郑横担,有些担心郑横担不能胜任。

    “李队长,我行的,过去左手也练过字。”郑横担凸肚,好似大将军准备奔赴沙场。

    “好吧,就是你了,小扁担,以后上战场。还用扁担杀人吗?”李国楼场上的那一幕,历历浮现在眼前。

    “长官有令,在下一定冲杀在前。”郑横担毫不犹豫的回答,战场上他不惧任何对手。当然蝼蚁尚且贪生,受伤被俘,改换门庭是理之中的事。

    好笑的话,引起一阵哄堂大笑,李国楼笑吟吟道:“小扁担有大学问嘛,以后大有前途。今晚我们要闹洞房,看你冲杀在前啊。”

    郑横担不好意思的挠头,斜眼瞅向敲定的那位妇女同胞,晚上两人就要撞出激烈的火花。

    这下闹了,客厅里爆发出惊人的笑声,有几名妇女害羞的逃出去了,五名新宠得意洋洋的傻笑,他们的老婆从天降,不用破财就能抱一个回家。

    郑横担坐到李国楼边的位子,开始奋笔疾书,像模像样的把李国楼抄写的文字,重新用毛笔录入,还把杂乱的文字重新整理成条例。

    会议继续举行,时间越久,人越放松,想到的事五花八门。

    李国楼轻易不表态了,对于村民提出的问題,交代一句,“我们再开会研究研究。”“嗯,这件事要通盘考虑。”“哦,先放一放,事有轻重缓急,以后让新上任的村正处理吧。”

    李国楼斜睨艾海,手下的小弟不得力啊。凡事都要他來解决,那他养小弟干嘛。

    艾海好像看出李国楼有些熬不住了,开口道:“你们说的事,翻來覆去好几遍了,今天就说到这,明天晚上继续开会,把这两天遇见的事再理一遍。现在给五位新人办喜酒,晚上吃火锅,一桌两瓶花雕酒,快快乐乐闹洞房。”

    “哎!”众人唉声叹气,李国楼当家做主,第一顿晚饭,却不让他们尽兴,“乐”不到哪里去。

    艾海掏出金表,潇洒的翻开表盖,里面有一张红姑的大头照,看着照片莞尔而笑,道:“嗯,已经五点半了,再过半小时开宴,现在解散,休息一会儿。”

    李国楼说得口干舌燥,声音嘶哑已经发不出声,挥挥手让众人散了。冬青凑上來,着脸,笑道:“李大人,今儿是小的大喜的子,求李长官題字,留下墨宝。”

    李国楼浑舒坦,平生第一次有人求他的“字”,这是一次飞跃,里程碑的路程就在八里庄实现,说明他迈进高官的行列里了,“墨宝”即将换古董、宅子了。虽然早已筋疲力竭,但依然保持风度,含笑道:“好!本官今儿高兴,给你们新人題贺词。”说完李国楼一撩衣袖,准备大秀文采。

    “李大人,还有我呢!”郑横担笑容可掬的迎上,其他几名新郎官也识趣的大说溢美之词,围在李国楼边。

    “哎,你们是考验本官的文采嘛,这几天殚思竭虑劳累,怕是要丢人现眼啊。”李国楼谦谦君子,摸着下巴壳子,脑海里想着,结婚时该写哪几些贺词?

    艾海大嗓门,喝道:“你们还不知道吧,李大人是贡生。离进士及第只差一步,肚里花团锦簇,锦绣文章信手拈來。”

    “看得出,看得出!”几名厚脸皮的妇女同胞凑上來看究李国楼一张美玉雕琢的长方脸,恨不能吃进肚子里。

    李国楼垂头不语,千万不能吃进嘴里的,看着碗里的,再娶进家里,晚上要忙不过來了。

    荣华富贵显峥嵘,秀色可餐劳碌命。

    精尽而亡成笑柄,英年回首留遗憾。

    八仙桌上摊开长条的宣纸,李国楼风度翩翩的研磨,每一圈磨墨,心里想着美好的诗词。 一挥而就,字体娟秀。

    題上《八里庄贺新郎冬青与新娘邓氏》

    风银堂鸳鸯比翼,

    天宇琼楼鸾凤和声。

    海枯石烂同心永结,

    地阔天高比翼齐飞。

    围在旁边的人,从刚才的逢迎拍马之中醒悟,看着李国楼的表怪异,万沒想到李国楼还有文笔功底,打心底里佩服李国楼的文采。

    “多谢李大人的題字,小人会一辈子珍藏。”冬青含着眼泪,手捧着条幅,激动莫名,崭新的人生來临了。

    李国楼脸上得意,心里发愁有些心虚,哪來五首贺词书写,第一首贺词肚里有货,后面就难办了,急中生智道:“五位新郎官,本官也就两把刷子,再写一首贺词,其他三首先欠着,今儿写不出了。”

    有人欢喜有人忧,一名聪明的新郎官急道:“那请李大人,先写一副对联吧。”

    “好!”李国楼爽快的答应,继续书写贺词······

    红梅吐芳喜成边理,

    绿柳拂波永结同心。

    下玉镜台笑谈佳话,

    种蓝田玉喜缔良缘。

    接下來书写楹联对于李国楼來讲,小菜一碟,每年节不知要看见多少楹联?“比飞却似关睢鸟,并蒂常开边理枝。”“一岭桃花红锦绣,万盏银灯引玉人。”“白首齐眉鸳鸯比翼,青阳启瑞桃李同心。”

    五名新郎官得到墨宝,笑容可掬的离开。其他人眼红的瞅着李国楼,下次寻个由头也要李国楼留下墨宝。

    等众人离开客厅,李国楼搜寻一番他的那罐黄山毛峰茶叶,不知踪影,想破案非常简单,但觉得沒有必要,只能一笑了之。人多手杂,以后好东西都要放在卧室里。作为最高长官,晚上酒宴可以抿一口酒就行,李国楼拔腿往碉楼里走,下午沒有喝到好茶,喉咙已经不行了,晚上要保养好体,琐事繁忙,不能在关键的时候生病。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李国楼以轻松的步伐回來碉楼。

    此时李国楼感觉地方官难当,苦不堪言,接触的是低人,文化层次低。还有许多肮脏的生活习惯,鼻涕、口水四溅,还看见有人扣鼻屎。他还是喜欢和地主老财聊天说话,原想平等对待每个人,可在这种人边别提多腻味了,恶心死人,差点吐出隔夜饭。为国为民做贡献,为底层的人谋福利,原來还要克服这种困难。行军要闻边上人的臭脚,亲民要面对老百姓的口水,还要狠下心肠拒绝妩媚的女人,这些能够克服吗?

    “呸!”李国楼学着老农对着地上吐口水,谁怕谁啊。大不了明天光着膀子,犁地去!女人想靠近他边,想都别想,他已有倾国倾城的西施了,除非是杨贵妃一样的绝代风华。

    碉楼的底楼的大厅里,悬挂着一只打沙袋,一个合适的训练场地,已经搭建好了。李国楼看了一眼,走上前,捶打几下。“嗯!成昆,做的好,门把好,别把妖精放进來。”

    心忖:晚上喝完酒,在这里锻炼一会儿,把酒劲和内火去掉,这样才能睡个安稳觉,否则半夜点灯,又被守卫笑话房里有鬼了。

    “扎!”警卫队长成昆笑吟吟,长官不好色,让他们这些守卫少了许多茶余饭后的谈资。

    “明天,我们自己人喝酒,和泥腿子聊不到一块去。”

    李国楼一拍成昆的肩膀,走上楼去拿茶叶,现在是小媳妇做人,什么都要藏着、掖着,带來的生活用品越來越少。李国楼用牛皮纸包了一点茶叶,算一算正好泡一壶茶。又换了衣服,把官袍脱了,穿一席绸缎马褂,把茶叶藏在兜里,手里拿着二条骆驼牌香烟,走出去了。

    “李队长。”成昆发出颤抖的声音。

    “哎!”李国楼长叹一声,扔了一条香烟给成昆,雁过拔毛,边人先要摆平。

    “李队长,就是局器!”站在圆洞门口的两名守卫大声,手里的长枪抬起,军靴蹬地,咔咔作响。

    “明天早上,给本官做早!”李国楼边说边走,给警卫队长成昆下指令,一百人的队伍,要让他们有事做,每天忙碌不停,这样才不会做偷鸡摸狗的事。

    “扎!”成昆单手接过香烟,对着李国楼背影,做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他们的经过刻苦训练的队伍,依照部队的条例练兵,手下是新人以汉人为主,吃得起苦,沒有生惯养的坏毛病。

    “李队长來了!”莺莺燕燕在饭厅门口就围上來了,就等李国楼挑选。

    “嗯!”李国楼笑看客厅里的人,不理勾三搭四的女人,把一条香烟递给艾海,抱拳道:“恭喜恭喜啊!新郎、新娘在哪里呢,怎么不在门口迎接客人呢。”

    “來了來了!”新郎带着新娘,跑到门客迎接李国楼,闹哄哄的场面开始了,旁边的人故意推搡着新郎、新娘,让他们撞击在一起。酒宴沒有开始,已经开始闹腾了。

    虽然是五对新郎、新娘结婚,但这里是李国楼的场子,献媚的笑容聚在边,享受着众星捧月,逢迎拍马声如雷贯耳。李国楼终于尝到当官的乐趣,他不用照顾别人,一个眼神流眸,就有人替他倒酒、递上毛巾。

    “吉时已到!”大嗓门的艾海当婚礼的司仪,鼓掌声响彻饭厅。

    酒宴开始,李国楼率先站起,说祝酒词:“诸位來宾,以及远道而來的朋友们,今晚是八里庄幸福的开始,你们五对新郎、新娘在此时此刻迎來崭新的人生,本官送给你们最真挚的祝福,喝上一杯交杯酒,结合在一起和和美美过子,早生贵子!”

    “哈哈哈哈!”饭厅里欢声笑语,笑看新郎、新娘喝交杯酒。

    李国楼保持风度享受美酒佳肴,浅尝一口花雕酒,笑看芸芸众生相。他要让八里庄的人过上真正的幸福生活,不是白莲教、复兴党用想象刻画出來的人间天堂,不留遗憾在心间。李国楼算过一笔帐,他所得微不足道,付出的血汗钱,将是捞到好处的数百倍!心血要花在农田上,人生走了弯路也不失精彩。

重要声明:小说《晚清神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