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杀人敢死队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乔尼小样儿 书名:晚清神捕
    李国楼回到周家大院,一间偏房是他歇息睡觉的地方,他先洗冷水澡,换干净的衣服准备晚上大吃特吃一顿。他心里也有小九九,下午辛苦一点做值官,晚上就能睡大觉了。

    李国楼脸上擦着雪花膏,对着一面小镜子梳理着发辫,正在房间里吹口哨得意时,门外有人敲门。

    “李先生,我可以进來吗?”李运开守规矩的敲打房门。

    “进來!”李国楼盘好发辫,娘娘腔般的甩手,把辫子甩到脑后。

    李运开行军礼,着小膛,站立不动,说道:“报告李先生,那十二名小兔崽子,我给他们上过课了。男的还好,有几个人女娃子,烦死了,现在还在哭,不肯吃饭。”

    “嗯,我听见了。小石头,对他们要有耐心,不要吓唬他们,饿一顿不会死的。”李国楼整理好仪容,准备面见长官。

    “李先生,你不去看看他们吗?”李运开对于李国楼不去看他一下午的成绩,有些不甘心。

    “好吧,我去看看那些兔崽子。”李国楼被李运开得沒办法,不去看看孤苦伶仃的儿童说不过去。

    “小石头,你有沒有打过他们呀。”李国楼边走边问,走向西面的厢房。

    “吓唬了几个兔崽子,李先生,那几个婴儿怎么办啊?”李运开岔开话題,不让李国楼扫听他对付小弟的手段。

    李国楼挠头搔耳,叹道:“麻烦啊,做好人好事,还要雇妈子,小石头,以后你要做好榜样,有事找钱老师。”

    李运开点头道:“哦,知道了。”

    “小石头,你开心吗?”李国楼看穿李运开内心的想法。

    “嘿嘿嘿嘿!”李运开傻笑道:“李先生当然开心,这么多小弟,以后我也能立字号。”

    “哎!”李国楼长叹一口气,归本纳原,他改变不了一个人的本,李运开看见了战场上英雄好汉的样子,更加坚定将來要走什么路。

    李国楼走进西厢房,笑如风,一串爽朗的笑声之后,问道:“海娃、葫芦,你们吃过了吗?”

    “吃过了。”海娃、葫芦异口同声道,他们感觉到幸福,吃饱喝足,岂能体会到其他小孩子的痛苦,以及心灵所带來的创伤。

    李国楼抱起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和颜悦色的和小女孩聊天,问东问西,变出一柄扇子送给小女孩。他善于和小孩子打交道,一会儿工夫,西厢房里传出小孩子的笑声。

    看着一群小孩子,吃上气腾腾的饭菜,李国楼宽慰许多,含笑着看着几名小孩子吃饭。战争所带來的孤儿,大多数流离失所,泯灭在乡村野外。他有能力帮助这些人,就要尽一份力,就算沽名钓誉还是假仁假义也好,至少问心无愧,他勇于承担责任。

    现在李氏家族在上海、天津创办《亚东纺织厂》已有几千人做工,以后企业发展了,就会有上万人。李国楼要向民族企业家学习,扛起更多的社会责任。

    “嗯,这就对了,以后你们到了京师,要听小石头的话,我会经常來看你们的。”李国楼站起,和善的抚摸每一个小孩子脑袋,虽然心里感觉极不舒服,害怕小孩子上有跳蚤。

    “李先生,你会不会把我们买到窑子里?”小女孩刘薇嘴里含着一块大,可怜巴巴问道。

    “放心吧微微,李先生是好人,不会把你们卖掉,以后让你们穿新衣服,天天吃大。”李国楼循循善,让小孩子看到美好的前景。

    “小石头,是真的吗?”海娃打破沙锅问到底。

    李运开点头笑道:“嗯,是啊!”暗自好笑,天底下哪有什么免费的午餐?收拾兔崽子的子,马上要來了。

    李国楼对着李运开眨巴眼睛,告诉李运开说话经过大脑,若是说错话,以后不带他出门了。

    “李先生,你要发毒誓。”海娃这次不想再被李国楼欺骗。

    李国楼捏一下海娃的脸蛋,笑道:“傻瓜海娃,白莲教徒发过的毒誓还少吗?李先生是不会骗你们的,到了京师请你们吃大鱼大,每人两新衣服。”

    小孩子好哄骗,已经沒有小孩哭了,海娃带领一群活泼好动的小孩,跑到院子里玩耍。

    李国楼站在院落里,看着几名小孩玩老鹰抓小鸡,破烂不堪的衣服,活泼好动的年龄,有的人小孩隔着玻璃窗看向外面闹腾的小孩。躲在屋子里的小孩已经懂得人生的痛苦,而他则要把幸福和童年还给这些孤儿。

    艾海行进到李国楼旁,叹道:“李队长,这些小孩子心里装着仇恨,有的小孩会记住一辈子,将來不好说啊?”

    李国楼缓缓的说:“我知道,所以我不会对他们太好,省得将來伤心,尽到责任就行。亲儿子也会反目成仇,你的股擦干净啊。”

    “哦,这我也知道,边养了一头狼崽子嘛。等他长大了,早点让他独立,我衙门的位子让他顶,江湖的事不让他碰。饿不死他,也不把他养肥。”艾海心神想念着京师的家,那里有他的人,也有他一生要提放的狼崽子“艾莲英”。

    “嗯,这就对了,那是头狼,养不熟的,瞧那双眼珠子,都是白色,看上去就是空空洞洞。以后你家大业大,还是早点让他独立,我记得莲英今年十一岁了,等到了十八岁,你就和他分家,别让他惦记你那份家业。”李国楼埋藏心里的霾,“艾莲英”就是一根毒刺,若不是看在艾海面子上,他早就除掉艾莲英(王莲英),斩草要除根,自古就是如此,历史也是这样书写。

    艾海点头道:“我知道人的本是改不了的,我们原本就是好人,以后嘛······三哥你金盆洗手,我十三太保也能成为话事人,说一句话,京师就要抖三抖的人物。”

    “哎!”李国楼瞧着艾海光溜溜的脑门,摇头叹息道:“艾秃子,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你沒显赫的战功,叫你写一篇文章,狗不通,又沒有过硬的家族背景。你倒是说说哪样是你的强项?”

    “跟对人,不就行了。”艾海瞥眼极为不满,同样出道的人,属他居于高位,亦步亦趋,努力跟上李国楼的步伐,他又沒有长反骨/想做老大。至于他为了三哥,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把“二哥”邬得福往死里整,岂不是忠心可表的证明。

    李国楼沒有看艾海,他边的人对于他的地位产生不了危险,一群大老粗是成不了大事的,唯一对他产生危险的那颗毒瘤“二哥”邬得福等于死人了。只有他能改变命运,这么多兄弟唯他马首是瞻,有了众星捧月的快感。

    李国楼跨步向正门而去,只要他跨进去,刑部尚书包一同也要听他指点江山,他的脸上焕发出一层油彩,那是涂抹雪花膏焕发的色彩,精神养足,李国楼要去瓜分胜利果实。

    包一同歇息的在后宅,地主“周扒皮”的宅子和城里富人的宅子不同,有防护功能,外宅有高墙,内宅是一座碉楼,此时很多地主老财家的建筑都是这样,有的地主把家建成一座堡垒,告诉世人天下大乱即将來临,地主老财是多么怕死。但就算再坚固的碉楼也会被攻破,“周扒皮”逃脱不了被贫苦百姓“扒皮”的命运。

    李国楼蹬上二楼,包一同睡过下午觉,坐在一张圆桌前喝茶,李国楼知道包一同准备干什么?包一同天亮就要赶回京师去,京师里有一个人不除,包一同寝食难安。

    “坐,找我什么事?”包一同一瞧李国楼來到他的寝室,就知道李国楼有不可告人的事。

    “哦!”李国楼看着亲兵小刀子魏群替他倒茶,一甩头让魏群离开。

    “包大人,枫林屋那里阿普萨带着一群人在传播‘先天道’,我想回去时把‘先天道’拔除了。这是后患啊,不比白莲教徒差,有过之而不及。你看行不行?”

    “先天道?”包一同紧锁眉宇,好似沒有理由,问道:“李队长,你不是大惊小怪。闹得太大,我吃不了兜着走。”

    “包大人,你沒有看出先天道的反动本质,就是‘驱除鞑虏,恢复中华。’这种教派其实都是反清的,信仰的是儒教,就是汉人的那一。现在找个理由除了,还不用花费大力气,等到他们成星火燎原之势,我们呆在京师里句俗话就是‘困兽犹斗’。城外的那些捕快、衙役也会变成我们的敌人,到那时我们两耳不闻城外事,变成瞎子、聋子。现在岂不是已经这样,谁知道有这路人马坐镇在枫林屋,那里的镇长、保正向我们报告过吗?”李国楼声音虽轻,但句句诛心,像一只重捶打在包一同心坎上。

    “多事之,发生这么多事好吗?”包一同犹豫不定,拿一个教派开刀,闹不好会官民反,古往今來这种事很多,谁做出头鸟最后谁先倒霉。

    李国楼拍着脯,说道:“包大人,天底下有超凡脱俗的门派吗?特别是这种不讲究出家的门派,讲究教友之间结合,还双人合体修炼。里面一定藏污纳垢,肮脏的不得了。我们抓了这么多白莲教女教徒,还会有后患吗?下官一招就把先天道往死里整,让老百姓痛恨死先天道,永远钉在耻辱柱上。”

    “小李子,你是不是想发财想疯了?”包一同瞥眼,依靠民团以及捕快组成的队伍,竟尔在京师郊外四处开战,这名声总是不好。

    李国楼说道:“包大人,你不同意也就算了,我回去时还能和先天道的人一起喝酒打,以后政令不通的事发生,可别怪我们办差不力。”说完李国楼端起茶杯,缓缓的吹动杯面上的绿叶,虽然他为了大清帝国的千秋基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但人家以为他是狗放,他也无可奈何。

    包一同心里倒是沒有想先天道到底有多大能耐,而是想顺手发财。出城剿灭叛匪,开销可以报公帐。但是‘周扒皮’的宅子到他手里了,还有上千亩的良田,不用花一文钱就能拿到新的地契。‘枫林屋’也是一座大宅,就算不入手,官方出手卖掉,里面的猫腻就是上千两银子。打仗的好处多多,这是难得有机会的事,以后有机会也会被兵痞子得去,他只能等升堂问案。做“包青天”岂能狠捞,为了享誉天下的名声,他放弃多少发财的机会?

    如今有一名能为他冲锋陷阵的刑部之虎,以后李国楼升迁了,手下人都是捡现成的主,不敢担当责任,刑部又变回死气沉沉的样子。

    想通此中轻重,包一同大笑不止,长而起,拍打李国楼肩膀,说道:“李队长,你办事,我放心。”

    “包大人提携,下官感激不尽。”李国楼单腿跪地,明白他将是那杆抢,率先杵出去,杀人敢死队员嘛。

重要声明:小说《晚清神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