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让人看笑话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乔尼小样儿 书名:晚清神捕
    李国楼心激动大步向前,后高耀乌云高声叫道:“头,辫子。”

    原來李国楼和其他人一样,把拖在脑后的长辫子盘在头顶上,直到现在还沒有放下來,让别人一瞅就是一个莽夫。

    “哦!”李国楼恍然,停下脚步,抬起右手,柔如女人一样,取下发辫上的一只只发卡。好似在取头上的花朵,呵护备至,就怕花瓣碾碎。潇洒的一甩头,小辫子重新恢复原位,拖在脑后。

    高耀乌云撇一撇嘴,沒敢取笑李国楼娘娘腔,学着李国楼的模样,一躬形矮了一大截,先去迎接长官包一同。官场上一。看见过就记在心里,学以致用,远大的前程从逢迎拍马作为起点。

    李国楼的演技和高耀乌云不是一个档次的,灵动的眼眸滚动,眼眶里满含泪,小跑步上前,超过了高耀乌云的形。

    单腿跪地,行军礼,低下头哽咽道:“包大人,这里很危险,大人处险地,临危不惧,处在第一线指挥若定,让下官感动不已。为了我们安心,也让我们多得一些战功,还请包大人进村,不要在荒郊野外多呆。”

    包一同心里别提多舒服了,别人在他面前,都在夸耀自己的战功。唯有李国楼首先想到他的安危是最重要的,这样的手下才值得重托。

    包一同执手扶起李国楼,含笑道:“辛苦了,本官沒有看错你,沒让叛匪逃入云梦山,李国楼,你当首功啊。”

    “岂敢岂敢,包大人还是先进村吧。”李国楼再次恳请,摊开手掌邀请包一同进村。

    四周都是顺手发财的官兵在打扫战场,发死人财,这种事作为最高指挥官都是眼不见为净,装作睁眼瞎。耳闻是虚,被小人参一本也能反驳,否认政敌的诽谤。

    聪明如斯的包一同听见李国楼反复讲了两句重复的话,再看四周官兵的场景,立刻明白过來。

    包一同顺势转,不看四周的一眼,慰问手下人也不急于一时,抚须笑道:“嗯,李队长说得沒错,还是进村去吧。这次你们沒有让叛匪逃窜,成功的把上千人的叛匪围剿,立下大功,本官定会上达天庭,替你们请功。”

    “多谢包大人!”四周一帮有级别的官员翻大拜,经过浴血奋战的同伴,团结在一面旗子下,让他们有理由大吼。

    “回去,本官重赏!”包一同豪迈的大手一挥,迈着大步,远大的前程就在眼前。

    “哦哦哦哦!”欢呼雀跃的人群爆发出呐喊,一顶顶帽子飞向天空,尽发泄心间的快感,互相拥抱在一起,泪水在他们脸上流淌,忠君国的勇士挥动“雪山狮子旗”。

    上千人的叛匪,若是被他们逃窜,不知要耗费朝廷多少银两才能剿灭?白莲教上次扯旗造反,嘉庆皇帝花费了上亿两白银方才剿灭,把康熙盛世积攒的家底耗尽,也让大清帝国走向衰弱。这逃窜的白莲教有多难缠,大清官府心知肚明。

    “包大人把一场大乱消弭于无形,这份大功理应赏爵。”李国楼跟在后面,大声说出心声。

    “嗯,现在不谈这些,先把这次战功罗列清楚。懂吗?”包一同瞥眼旁的幕僚林清协。

    “扎!”几名包一同的心腹心领神会,一千多人的叛匪,岂能只有七八十条枪,至少也要三百多条长枪,官兵赶了几十辆马车,里面就有替叛匪准备的武器、弹药。

    周家大院里,狼藉一片,满地都是破碗,酒香依然弥漫在口气里,篝火的灰烬堆积在院落的四周。

    “哎,最后的疯狂啊。”包一同站在大院的回廊里,看着八里庄最好的宅子,如今主人“周扒皮”一家,早已被白莲教徒屠尽。

    “包大人,地主周杰通宅子和土地的契约一定被白莲教烧掉了,要不,我去办妥。”李国楼轻声附耳,八里庄“周扒皮”的宅子和土地以后应该是谁的?包一同大老远跑來一次,岂能空手而归。至于其他无主的宅子以及土地,这么多人马,大家要坐下來瓜分。

    “嗯!”包一同含糊一声,李国楼不做他的幕僚可惜了,善后事宜李国楼准备充分,包一同不用心。

    这种事过去都是邬得福干的,如今老人逝去,新人倍出,让包一同感到欣慰。难怪那些兵痞子不愿剿灭叛匪,养寇自重能捞多少好处?若是官兵來剿匪,那是惨绝人寰,岂会收拢四百多名八里庄村民回來。

    有些话大家不好说出口,白莲教搞屠杀消灭大户,对于官兵來讲也是一桩好事,战利品谁也不会嫌多。但作为大清的官吏,这种不上台面的话,绝对不会说出口。

    不过姚错憋不住在问:“京师附近的田地,现在多少两一亩啊?”

    包一同恶狠狠瞪眼,道:“至少六十两。”

    按耐住蠢蠢动的心,包一同沒有去问李国楼,地主老财“周扒皮”的土地有多少亩?不过看见这处豪宅,心想:“周扒皮”的土地不会少于四五百亩,要是超过一千亩?包一同不敢想下去,想表现出天崩于顶而坦然自若,功成名就而一笑置之。笑容表露在脸上,收不回來的笑吟吟,注视手下的几名“将”。

    “哦!”姚错急忙低头,不敢再说话,和长官打交道,见风使舵比不上李国楼。这次行动他带领的五十多人围堵八里庄的叛匪是策应,沒有多少战功,混在人堆里领赏便是。

    亲兵护卫打扫完毕客厅,包一同这才踏进地主老财的房门,大家沒大沒小,有凳子就坐,各自诉说战斗经历。

    村里零零落落传來枪声,李国楼微微皱眉,蹙眉紧锁道:“行老爹,村东是你的管辖区,你别像大老爷一样坐着,去管好自己的手下,军法无懂吗?”

    行云风嗔的站起,喝道:“扎!”说完行云风拔出手枪,骂骂咧咧道:“护卫队跟我走,的熊,是谁敢乱來老子毙了他。”

    坐在客厅里的人互相扫视一眼,包一同大度的说:“大丈夫不拘小节嘛。”

    李国楼低头不言,看见过同伴战亡,牺牲在自己面前,有的战士会泄愤,屠杀战俘。看不见的场景让人如何处罚?军法无也要抓住现行犯,只能约束为主,捕快、衙役最会做手脚,看不见的地方他说敌人负隅顽抗,你能奈他几何?

    “嗯,包大人慈悲为怀,功德无量,挽救了这么多村民,这次剿匪要刻碑铭记,让世人知道和平來之不易,把牺牲的烈士埋在青山脚下,让后人永远缅怀他们的功勋。”幕僚林清协给这次行动定,等待官兵把躲藏在暗角落里的叛匪一个个抓出來。

    “嗯,还是林先生想得周到,勇士们这下可以安心了。”李国楼不忘吹捧几句新人林清协,为了将來好相处,现在要多亲多近。

    高耀乌云带着海娃和葫芦两个小孩子走进客厅,还沒等几名大人发问,海娃指着李国楼,兴奋的跳起來,尖声细气道:“葫芦,这位就是诸葛先生,是來点化我的神仙。”

    众人不明所以哄堂大笑,李国楼板着脸,严肃认真的道:“难道我不像诸葛孔明吗?装一把胡子和诸葛先生沒什么区别嘛。”

    李国楼长而起,上前抚摸海娃的光脑袋,做出亲昵的动作,洒然而笑道:“你们别笑海娃,他是个淳朴的小孩,差点被火影给骗了。以后他就跟我了,我的法国人耶利亚要开一家《耶利亚慈善堂》,这里的孤儿我都收了。”又道:“海娃,以后就跟诸葛先生好不好?”

    “好!诸葛先生,还有葫芦弟弟呢。”娃信以为真,沒有看穿李国楼的老底,天真的笑容挂在脸上,诸葛先生沒有骗他,真的要带他到首都京师去“修仙”。

    “放心吧海娃,村里的孤儿我全部包了。”李国楼又摸了留有一撮头发的葫芦,酸楚流淌在心坎,低的人连一个名字也沒有,他能改变多少人的命运呢?

    这里除了包一同知道李国楼这一壮举,其他人都是第一次听见这件事,不知李国楼内心在想些什么?沽名钓誉的人也不愿意办《慈善堂》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李国楼是吃饱了撑的,纷纷摇头不削于李国楼这一举动。

    对于李国楼办《耶利亚慈善堂》俱都不感兴趣,反而对海娃为什么叫李国楼做“诸葛先生”感兴趣。包一同狐疑道:“李队长,为什么海娃叫你诸葛先生,你忽悠了小孩子一些什么事?”

    “嘿嘿嘿嘿!”李国楼有些不好意思开口,岔开话題道:“这是我和海娃的秘密。”

    “高耀捕头,你來说!”包一同指着高耀乌云,他是“神探包大人”,一瞅笑容可掬的高耀乌云就明白,谁知道李国楼的秘密。

    “扎!”高耀乌云打千,灿然而笑道:“包大人,那海娃是放羊娃,被火影收买了,在村北的山坡上放羊,还有消息树通知村里的叛匪。昨天傍晚被我们的前哨小梆子生擒活拿,李队长说这种被白莲教荼毒过的贫苦小孩,依靠官威,讲大道理是劝服不了的,只有比白莲教更神奇,海娃才能为我所用。李队长就表演了几招仙术,又把海娃放回村里去了。海娃是好样的,沒有出卖我们,让叛匪依然通宵达旦开篝火晚会,所以李队长愿意收养他。”

    “哦,诸葛先生,你还会仙术啊。”包一同瞥眼李国楼,调侃的语气引起哄堂大笑。

    “是啊!”倏忽之间李国楼挥动一柄扇子,潇洒的动作,妙手空空的本领无人企及。

    “你你您······”旁边幕僚林清协说不出话來,他是书呆子,两耳不闻窗外事,整天呆在衙门里,以为李国楼神仙般的人物,真的能隔空抓物。岂不是和白莲教徒一样,把灵魂卖给鬼神,属于大逆不道之徒。

    “林先生,别大惊小怪,小李子喜欢懵人。”包一同摇头叹息,幕僚林清协才升上來,不懂的玩意太多,以后要多多**。

    “哦······”幕僚林清协抬手擦拭额头的冷汗,让人看笑话了。

    姚错看着这一幕心里窃喜,邬得福的倒台对于他是天大的喜讯,上面的人一个是坐堂的“书呆子”林清协,还有一个是官场阅历肤浅“小相公”朱丹玉,而他正好乘此良机把天字号地盘扎稳,广收民心。想到开心事姚错股坐不定了,按耐不住要说几句。

    “火影,怎么还沒有抓到呢!”姚错不合时宜的叫道,这最大的叛匪头子“火影”沒抓到,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让他们坐立不安,连庆功酒也不能摆。

    李国楼肃容道:“包大人,我出去看一下,火影逃不了。”

    “去吧,本官等你的好消息。”包一同端起茶杯,彷佛大雪压青松,岿然不动的神,这点压力他还是承受得住,虽然一颗心早就要跳到嗓子眼了。

    高耀乌云紧随在李国楼后走出周家大院,看向李国楼拔腿向北而行,按耐不住问道:“头,你知道火影躲藏在那里?”

    李国楼头也沒回,说道:“知道!”

    “知道还不早说!”高耀乌云极为不满的咕噜一声,已经把李国楼归入能掐会算“诸葛铁嘴”行列。

重要声明:小说《晚清神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