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内心邪恶就会遭报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乔尼小样儿 书名:晚清神捕
    三月份商队出远门到草原,穿羊皮大袄头戴狗皮帽很正常,旁边几桌人桌子上也放着狗皮帽,大家互相点头致意,算是认识了。

    菜肴不需要李国楼点,方才掌柜“孙月”已经帮伙计们点好,李国楼坐下來就吃。沒有酒,牛粉丝汤,土豆炒丝,还有一碗糙米。

    飞凌雪和高耀乌云从楼上下來,极为不满看着李国楼吃独食。

    “小李,不是说一起吃吗?像什么样子!”飞凌雪看着桌上的菜,就知道遇见一位抠门的主。

    “嘿嘿嘿!”李国楼装出憨厚的傻样,他如今是伙计,哪能大方的请客喝酒。

    高耀乌云咋咋呼呼道:“还是我请客吧。”说完高耀乌云一股坐下,把李国楼和飞凌雪隔开了。

    飞凌雪瞥眼高耀乌云,多走几步跑到李国楼右面的长凳坐下,扬声道:“叶掌柜,來壶竹叶青。”说话间把李国楼吃过半碗的米饭移走,不让李国楼吃饭了。

    “小李,我在这里有长包房,也算半个主人,先喝杯酒吧。”飞凌雪对于装模作样的李国楼感兴趣,她看一眼就知道“小李”才是这支商队的主人,小白脸是贵族,这种特有的气质再隐藏也会不自觉的流露出來。

    “嘿嘿嘿!”李国楼多说无益,一味的装傻充愣。

    飞凌雪恍然明白过來,周围人多眼杂,“小李”变成哑巴壳子了,多说无益,便道:“小李,我们明天有空再聊。”

    李国楼点一点头,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酒,平生第一次和马贼打交道,旁边一桌两名马贼同伙,用凶狠的神色看向他。这路马贼來者不善,有些本事。看向飞凌雪形,这名女马贼从打扮來看就有一种吊样,显示与众不同状,故意让人知道她是功夫高手。

    “飞狐”应该能飞檐走壁,和燕子张应该是一路人嘛,李国楼按耐不住道:“飞狐,燕子张你认识吗?”

    原本和高耀乌云拼酒的飞凌雪脸色徒变,转头道:“小李,燕子张在哪里?”

    李国楼洒然而笑道:“飞狐干嘛那么紧张,我在京师看见过一次燕子张,感觉你和他是同路人,所以问你一声。”

    飞凌雪盯着李国楼,说道:“小李,你告诉我燕子张的下落,我给你二百两银子。”

    李国楼一摸上嘴唇,扮帅的样子,说道:“飞狐,我只是一名脚货行的伙计,听说书的人说过燕子张,看见燕子张的那次也只看到形,连正面脸孔也沒有看见过,你的赏银我沒有福份拿。”

    “小李,欺骗我的人,都会被我拧得粉碎。”飞凌雪面目狰狞,左手里的小酒盅,被她使劲一捏,空酒盅竟然碎掉了。

    李国楼瞠目结舌,这要多大力气,一个女人手劲有可能这么大吗?他不由自主的看向高耀乌云,探寻“大力王”高耀乌云是否有这种本事。

    高耀乌云拿着手里的酒盅试了试,无奈的放下酒盅,叹道:“飞狐,好本事嘛,小妹自愧不如。”

    李国楼却盯着飞凌雪的左手,“大力碎大石”,他相信有这种硬功夫,但这种硬功夫是和人成比例的,都是大块头壮汉做的事。一个小女子不可能练成这种硬功夫。世界上沒有天外飞仙,他也练武功,越神秘的武功越假,从來沒有一个功夫高手敢用西洋拳击和西洋拳击手对决而取得胜利。国人用虚假的武功蒙人,终有一天会自尝苦果。

    “飞狐,你脱掉手上的戒指再试一次,我就佩服你。”李国楼看出了破绽,流露出不削的声音。

    飞凌雪嫣然一笑,轻嗔薄怒,飞眼道:“小样,江湖规矩懂吗?”

    江湖上买把式的人走江湖,同道中人是不能喝破买狗皮膏药的人作假的武功,这种花花轿子众人抬的手段,江湖好汉传承几千年。

    李国楼莞尔而笑道:“飞狐,我沒在江湖上行走过,万望抱歉。”

    “是啊,公子哥嘛,门槛倒是贼精。”飞凌雪恼怒李国楼不给她面子,故意扬声说道。

    李国楼倒也不怕,商队里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商队里混迹大商人、公子哥这种上等人不肯暴露形,家常便饭。

    大堂里客人稀疏,都是李国楼手下人落座,李国楼放心不少,低声说道:“飞狐,我们第一次见面,以后最好不要落在我手里。”

    “哦······是捕快啊!要去抓哪里的飞贼呢?”飞凌雪识破李国楼的老底,能够指挥女捕快高耀乌云的人,应该是刑部的捕快。大清捕快精英尽出,组织严密,把整座客栈控制住,來势汹汹不好惹。

    “做生意!”李国楼说的话上道,沒有把柄给人抓。

    “哦······”飞凌雪想到马车上的财物,火药的气味浓烈,难道官府官员走私军火,要支持哪位王爷?

    此时大清帝国边疆不宁,很多少数民族闹独立,蒙古、新疆的少数民族部族想法不同,蒙古有十六个部族,有些蒙古部族的王爷向沙皇俄国靠拢,不听大清中央指挥,沒有派遣蒙古骑兵剿灭太平天国以及捻军,这还算好的,这些蒙古部族表面上还听从大清中央政府册封。

    新疆更是混乱不堪,乘着大清内乱不止,新疆各民族爆发反清大起义。这次起义不久即被封建贵族、宗教上层分子利用,实行封建割据,有的甚至勾结外国侵略者进行分裂祖国的罪恶活动。

    割据于喀什噶尔(今新疆喀什)一带的封建主金相印因久功疏勒、英吉沙的清军不下,竟尔勾结大英帝国扶持的浩罕国统治者入侵。浩罕国统治者派遣其军事头目阿古柏先后入侵,占领了喀什噶尔、英吉沙、叶尔羌(莎车)、和阗、库车、阿克苏、乌什等七城。同治1867年阿古柏称汗,建立“哲德莎尔国”,意为七国之城。此时天山南北广大地区皆为阿古柏统治之下,清军仅据守哈密、巴里坤、吉木莎尔、塔尔哈台(今新疆塔城)等几座孤城。

    北方边疆少数民族的王爷想法各异,有的向外国列强靠拢,有的依然心怀国心,像被东捻军砍掉脑袋的蒙古铁帽子博多勒噶台亲王爷曾格林沁最为有名,他抗击八国联军入侵,在通州时八千蒙古骑兵打得只剩下七人七骑。天津大沽口血战中史无前列的战胜西方侵略者,可以说是大清帝国最可歌可泣的民族英雄,比打败仗的民族英雄林则徐强多了,曾格林沁是战斗在抗击外国入侵者战线的最前沿。

    (因曾格林沁镇压捻军,国人又把捻军定位在农民起义份上,直到如今还有沒有给这位民族英雄应有的历史地位,但历史不能篡改,曾格林沁是多民族大中国的民族英雄。)

    飞凌雪询问李国楼,一问三不知,毫无趣的对话,勾心斗角的锋机,一闪即过,沒有擦出火花。

    “小李,看车去!”大堂外面有人吆喝一声。

    李国楼拿起长凳上的狗皮帽,一眨眼睛,笑道:“飞狐,明儿见。”

    飞凌雪端起酒杯,嫣然而笑道:“小李,说清楚了,我是见钱眼开的人,明儿早上银子要到位,不然我和我的弟兄不挪地方。”

    高耀乌云低声道:“飞狐,少不了你一文钱,只要你有命花。”说完高耀乌云跟随李国楼走出大堂,原本她被高耀乌云手上的功夫吓住了,以为遇见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绝世高手,李国楼道破花招后又对飞凌雪充满不削,就想按照江湖规矩來一场直面较量。

    “高耀姑娘,你的追踪术,只配给我提鞋。”飞凌雪扬声道,她有宝剑、宝马护,天下任我行。

    李国楼拉住冲动的高耀乌云,说道:“高耀姑娘别贫嘴,耍嘴皮子你不是飞狐对手,给我老实守值去。”

    “哼!要不是我有任务,我叫飞狐变成地鼠。”高耀乌云克制住内心的怒火,骂骂咧咧走向马棚,这里沒有人敢在嘴上占她便宜,马贼有什么可怕,她有直捣黄龙灭了马贼老巢的冲动。

    高耀乌云嘴上不把门,小心眼精着呢,她來到马棚,是去看“飞狐”等三名马贼探子的马匹。

    六匹膘肥体壮的健马聚拢在一处马槽边,李国楼对于马匹懂得不多,问道:“高耀姑娘,飞狐的马匹怎么样?”

    “哎!和我们的马不能比,连一个回合也撑不住。”高耀乌云伸手抚摸一匹白色的健马,她在鸡市口呆了这么多年,相马的本事还是很准的。

    李国楼对于好马不感兴趣,他沒有庄园养马,宝马买回家也要变成拉车的驮马。不过他内心还有一个远大的理想,哪天大清中央政府想收复新疆,他要报名从军征战。东捻已经完蛋,西捻分化瓦解,内乱一平,国家应有收复边疆能力。

    李国楼学着高耀乌云的样子,也想抚摸一匹宝马的马鬃,做出关动物的模样。刚靠近一匹黑马边上,那匹不长眼睛的黑马,尥蹶子踢向李国楼,嘴里发出嘶鸣吓唬人。

    李国楼吓得赶紧躲开,连一根马鬃也沒有摸过,不由怒斥道:“这畜生脾气还蛮大的嘛。”

    “哈哈哈哈!”高耀乌云放声大笑道:“小李,这叫内心邪恶就会遭报应,马通人,黑马能看出一个人内心,你不是好人啊。”

    “哼!骗谁呢,高耀姑娘,你是蒙古人呀。马背上的民族,我是汉人嘛,玩枪可是炉火纯青。”李国楼大言不惭的说。

    高耀乌云嫉妒的瞥向李国楼腰际,里面两把左轮手枪让她垂涎滴,脑筋一转,嬉皮笑脸的凑到李国楼边,低声道:“头,你的本事比天大,再弄两把左轮手枪,这两把左轮手枪给我吧。”

    李国楼伸出一只手指头凑在嘴巴,低声道:“放心高耀捕头,我认识军队的人,现在靠上关系在做走私生意,过不了多久,一批美国左轮手枪会流入京师。”

    “多少?”高耀乌云想到李国楼有好多兄弟,论资排辈她排不进前二十名。

    李国楼伸出一只食指,得意洋洋的微笑,高耀乌云流露出欣慰的笑容,跟对了“头”,她也将是三十米距离的神枪手。

重要声明:小说《晚清神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