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阅尽男性的花花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乔尼小样儿 书名:晚清神捕
    “李爷,喝什么酒?”裹着小脚的老鸨元吉红碎步莲莲踏进花厅,边一名龟奴端着托盘,上面是两只气腾腾的菜肴。

    李国楼瞥眼道:“妈妈呀,我下午还有事,不喝酒。”

    “那怎么成,李爷第一次來我这里,做妈妈的哪能不尽地主之谊呢。小三子拿一瓶法国波拿巴红酒,我请客。”元吉红扫视李国楼一眼,便知道这位是出卖祖宗的假洋鬼子,事业有专攻,该用哪种酒來对付李爷已经了然于怀。

    “这······”李国楼平生第一次一个人來院,旁边沒有奉献精神的同伴,他一个人对付两位老江湖有点力不从心,到底该不该亮出捕快的份,李国楼有点犹豫不定。

    “妈妈,这位李爷是官差,他还想瞒女儿,假正经的样子好讨厌。”三月红嘴上说讨厌,体扑向李国楼怀抱,酒还沒有喝,人倒是有点醉了。

    “是吗?李爷哪个衙门的人啊?”元吉红毫不畏惧,把李国楼另一边座位的皮包移开,自己一股坐下,中午來院喝花酒的客人,不大会过夜,故此老鸨元吉红对于小年轻李爷点了三月红一个女儿非常不满,准备让李国楼再掏些银子出來。

    还沒有掏出三月红的老底,自己已经底儿掉,李国楼岂能善罢甘休,洒然而笑道:“妈妈误会了,我不是官差,小秀才而已。”

    “哟,还有小秀才,包里放铁的呀,李爷你的包里好沉,到底放了银子还是火枪拿出來给妈妈看看好吗?”元吉红沒有被李国楼忽悠,有一双慧眼,料定李国楼说假话了。

    还沒有等李国楼反应过來,三月红声道:“妈妈,李爷给女儿的是银票。”

    李国楼垂头丧气,耷拉着脑袋,说道:“实不相瞒小弟是官差,是來找三月红问些况,让妈妈和姐姐见笑了。”

    高级女就是包打听,客人有沒有钱,做什么生意,成亲与否,是否有官?一个高级女全部能扫听清楚。李国楼还嫩了一些,从说话的语气里就暴露他是吃公饭的人。

    “哦······”元吉红上上下下重新打量一番李国楼,露出一丝讥笑,道:“李爷,哪个衙门的人呀。我们这里可是一品堂的地盘。”

    只要怡香阁沒有死人,元吉红才不怕官差,她是有牌照经营,人虽然属于低的下九流,可是光明正大赚钱养家。

    “在下刑部的一名捕快,有些事还想请三月红帮忙。”李国楼掏出两张十银票递给两位老江湖,既然老底被人看穿,只有靠银子收买一招了。

    “哟,李捕头你倒是大方的嘛,我听说刑部就有一个人大方,长得倒是和你像,是不是你呀,假洋鬼子。”三月红毫不犹豫的把银票藏在腋窝下的衣兜里,这个地方藏银票,偷儿想偷都无从下手。

    “假洋鬼子”的名声在外,传到院里來了,李国楼一摸鼻子,挤出笑容道:“应该就是我吧。”

    “哦······”元吉红按耐不住,扑上到李国楼上,吃起李国楼豆腐,声道:“真的是你呀,小坏蛋,你的兄弟睡在我房里呢,我让他來陪你喝酒,有什么事和三月红好好聊,到位了就能扫听得到。懂吗?”说完元吉红对着三月红一眨眼,去喊她的相好男人,告诉三月红嘴巴严实点,别沒有捞到好处就吐露实

    “我兄弟?”李国楼吓了一跳,脑海里有无数张面孔,到底是民团的人还是一品堂的人?李国楼懊悔不已,理应让手下的兄弟來解决,现在花了大价钱,到头來还是要江湖兄弟帮忙,何必花冤枉钱呢。

    “假洋鬼子,奴奴听说你风流成,还沒有结婚就搜罗美女了。是吗?”三月红不让李国楼吃菜,手指勾住李国楼下巴,调戏起一本正经的李国楼。

    李国楼尴尬的说:“三月红,别听江湖传闻,我是洁自好之人,最多和朋友吃吃花酒,从來不和女人亲近。”

    “哼!月摘仙的事我们天桥早就人尽皆知,假洋鬼子,你撒的谎不高明,到现在沒有一个成功的。”三月红毫不犹豫的揭穿李国楼的谎话,心里合计卖人给李国楼,要拿多少银子才说实话。

    “嘿嘿嘿!”李国楼用傻笑掩饰内心的慌张,能够和罪犯正面对决赢得胜利的利嘴和脑瓜子,却连一个足不出户的女也斗不过,到底是谁在院里把他卖了?连他的体貌特征也让人掌握,这让他以后怎么做捕快呢?不是砸他的饭碗吗?

    三月红叹口气,道:“可惜奴奴沒有月摘仙命好,假洋鬼子你倒是有钱的嘛。送了块场子给月摘仙养家,我们既然有缘,你就借点银子给我也做一回老板娘。”

    三月红狮子大开口,说着半真半假的话,宜将剩勇追穷寇,要把李国楼兜里的银票骗光。

    “三月红,你又不是花满楼的歌,说话托着下巴好吗?怡香阁品级多少我知道的好伐。”李国楼瞥眼,他可不是沒见过世面的处男,怡香阁行多少?作为刑部的神捕他了如指掌。

    “哼!”三月红假装生气的扭头,银子不到手,就别想让她吐露半点客人的况。

    “哦,小宝贝别生气,只要你不贪,我知道怎么做的。我想知道燕子张的况,小宝贝可以说吗?”李国楼连哄带骗,勾住三月红,使出美男计,对付女人还是这招最好使,该如何让女人动,他信手拈來。

    “燕子张,我不认识。”三月红一哆嗦,这可是她的老主顾,要想让她出卖老主顾价格不菲,这笔买卖要好生商量。

    “你再说一遍?”李国楼揉捏着三月红的动处,准备痛下杀手。

    “嘤······”三月红熟练的倒在李国楼怀里,她要人财两得。

    “哈哈哈哈!三哥,你好吗?”门口传來大笑声,一个壮汉踏进花厅,正是民团一路大哥“肥牛”张铁牛,曾经和李国楼正面相斗,如今是王五的追随者。

    一个原本有着浩然正气的正道穷汉子,如今抛弃理想道德混迹于黑道之上。俗话说不打不相识,正是由于张铁牛和李国楼较量过,又交上投名状这才换來今的地位。黑道上成名的大哥莫过如此,表面上英雄好汉的人物,都要受到考验才能上位,沒有沾上鲜血的人,永远呆在底层做小弟。

    李国楼站起,抱拳道:“哦·····铁牛,原來这里是你的场子啊。问你还不说,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

    “嘿嘿嘿!”张铁牛有些不好意思的挠头,洒然而笑道:“三哥,还不是才上位嘛,底子薄,不敢和几位大哥比。”

    “铁牛,你怎么跑到一品堂的地盘风流快活了?”李国楼甚是奇怪,这里不是张铁牛管辖区域,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人怎么厮混在一起。

    “是我看中了铁牛,不行吗?”老鸨元吉红大言不惭的坐在张铁牛旁,亲自招待起李国楼。她当然知道李国楼背后隐藏的黑道势力有多强,这才是京师悄然兴起的最强势的一路黑道人马,连一品堂也要看天字号脸色行事。

    “哦,三哥,是这样的,原本这里是青帮的地盘,我们不是來帮一品堂的忙吗?被我划场子和青帮谈判赢回來的,所以元吉红也被我的英雄气概折服,让我抱得美人归。哈哈哈哈!”张铁牛勾住元吉红,这就是他的战利品。

    黑帮谈判,除了手下人拼杀,大哥级别的人还要单挑,要赢得地盘不止是兵强马壮,还要自己有过人的本事。黑道规矩是强者为尊,赶尽杀绝的事,很少发生。从杀戮到谈判,最终是重新划分地盘。

    黑帮从來不可能一统江湖,黑帮太强盛的时候就会造反,小刀会就是如此,捻军、太平天国、白莲教开始的组织形式都是以黑帮的形式出现。这也说明一个事实,农民信教是多么可怕的事,历朝历代为什么对信教的农民打压很残酷,是有深刻历史教训的。所以李国楼、姚错、邬得福等人组成的字头,不对其他黑帮赶尽杀绝,大家互为依托,各路英雄好汉都有饭吃。

    就像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失败者这里被人赶出去,就跑到另一处地方落脚。青帮的兴衰史就是如此,圣眷正浓时就强盛,官府对青帮看不顺眼狠命打压时就衰弱。穷凶恶极的人就做贼寇了,这属于黑道不归路,要另外区分开來。

    李国楼瞥眼老鸨元吉红,微笑道:“哦,原來元吉红是梁红玉般的巾帼,失敬失敬,來!小弟敬你一杯。”心里暗忖:元吉红是势利小人,谁娶这种货色谁就倒霉。沒有想到他家里也有这种人物存在,不肯替死去老公守节的女人,好不到哪里去。

    “啊哟,看不出三哥能说会道,还蛮有水平的吗?”元吉红笑眯眯抿一口红酒,眨动水汪汪的大眼睛,好似天真无比,谁能看出她是阅尽男的花花姐。

    院供奉的香火有两人,一个人家喻户晓,就是《西游记》里的猪八戒,是希望客人像猪八戒一样,常來常往多多关照,对每一位姑娘充满。另一位就是巾帼英雄梁红玉,因为梁红玉出女,每一位女都希望有个好归宿,盼望成为巾帼英雄。奇怪的崇拜对象,低院敬猪八戒做老祖宗,这是《西游记》的作者吴承恩写作时万沒想到的事。

重要声明:小说《晚清神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