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绵绵长长相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乔尼小样儿 书名:晚清神捕
    早晨卧室里发出喘声,高声的声楼下的人都能听见。甄玉环十分不满,怒叱道:“我昨晚还沒有结束呢,麦克怎么可以做半吊子的事。我也要去睡觉。”

    谢秀珠安坐不动,说道:“你们想上去,就上去吧,我会替你们看门的。真由子给我留下來。”

    “嗨!”真由子不敢乱來,躬施礼。

    陈香芳极为不满,道:“你们要有规矩,先來后到,排在我后面。”说完陈香芳第一个走上楼,后甄玉环敢怒不敢言,楚香玉犹豫片刻十分好奇,按耐不住也走上楼去。

    “哼哼哼!”谢秀珠看着她们离去,眼眸里都是笑。

    卧室里一下子有三位在宽衣解带,李国楼心有不甘的说:“亲的大,这样下去我也会变成小相公的呀。”

    男人废掉了,只能另辟蹊径寻找快乐,这是不争的事实。李国楼言辞凿凿,告诉几位这种事后果很严重。

    “嘿嘿嘿!不会的啦!小楼!在我结婚以前最后一次了,以后你结婚一次就搞一次,结完七次婚,我们就太平了。”

    李国楼心里知道,他活不到一百岁,家里的母狼个个生龙活虎。陈香芳和甄玉环得开始脱衣服,李国楼大叫一声:“救命啊!”又被一群母狼按倒在上,灵魂和念在搏斗,每一次李国楼都斗不过**的贪婪。他真心希望是最后一次,这一次们不能再欺骗他了。他还要锻炼体打拳击,为了民族的荣誉而战。

    十一点钟,李国楼带着疲倦和满足起,推醒横躺在上的陈香芳,说道:“哎,大,和我一起去宝芝房,她们可以睡懒觉,你不可以。这件事是你想出來的花样经,再累也给我起。”

    “哦!”陈香芳睡眼朦胧的揉眼睛,无奈的爬起來,一张红木大上睡这么多人也能翻转自如,梦呢的声音,“麦克!”

    李国楼低声道:“大,你要做表率,我心软会控制不住的呀,你怎么能够火上浇油呢。”

    “哼!小楼得了便宜还卖乖,让你开心呀。以后不许说伤感的话,我知道你的底子,不会乱來的。”陈香芳飞快的穿衣服,两人携手走出房间,满足的笑容显露在脸上。

    带上郑玲玲,三人手拉手走出魏府,李国楼看了一眼怀表,叹道:“我们去晚了,就说处理昨晚的事,同僚们不会见怪的。玲玲不许出卖爸爸。”

    “嗯,我知道爸爸妈妈昨晚沒睡,所以早上才睡懒觉的。我不会告诉别人的。”郑玲玲气的说。

    李国楼目露嘉许的神色,把郑玲玲抱上马车,有护卫在旁保护,向宝芝房而去。邬得福升到七品官了,而他也有九品官帽在头顶,向上爬的理想悄然爬上心头,过去沒有想要做大官,但随着环境和地位的改变,李国楼的野心慢慢膨胀了。

    李国楼搂着陈香芳,说道:“大,我一定让你做上诰命夫人。”

    大腿上坐着的郑玲玲插话道:“那我呢?”

    李国楼点一下郑玲玲鼻子,笑道:“替你改名字。”

    陈香芳“咯咯咯”声大笑,偎依在李国楼边,她的野心也在悄然膨胀,有了钱接下來就是名声。

    宝芝房里都是刑部的人,这次肃清复兴党的谋,刑部立了大功,沒有升职但许多人都官升一级。官职和品级是两码事,许多官员品级很高,但沒有官职,等于是闲职拿一份符合份的俸禄。

    大清帝国京师官员是半年领一次俸禄,平时领的是花银,就是各种部门的补贴,各个部门不一样。清水衙门苦一点,以粮食为主,油水多的衙门五花八门的东西都会带回家。

    李国楼晚到了,但是家里发生大事,众人都能理解,沒有罚他喝酒,询问一番经过就让李国楼过关了。李国楼以劳累一天的借口,跑到休息室睡觉去了。

    陈香芳抱了一条干净的被子过來帮李国楼盖上,笑道:“沒见过你这样的人,熬一夜也熬不住啊。”

    “哎,我被你们摧残得体无完肤,下午别让他们打搅我,有事晚上再说。”说完李国楼就进入梦乡,梦里他來到北海武馆,和一帮好兄弟练武打斗,那里有欢笑,有汗水也有伤痛,腰伤背痛被人压在上。李国楼看见打斗的人面孔变了,王五变成了甄玉环,他又被甄玉环欺负,吓得他猛然惊醒,睁眼一看一只黑猫爬在他上。

    “啊!”李国楼怪叫一声,从榻上坐起來,黑猫被他吓得跳走了。

    “咯咯咯!”清脆的银铃声响起,杜盈盈和郑玲玲拍手笑。

    “你们跑进來干什么!”李国楼训斥道。

    “爸爸,妈妈叫你吃饭去了。”郑玲玲翻坐在榻上,把一件衬衫递给李国楼。

    “你进來干什么?”李国楼沒给杜盈盈好脸色看,他如今贵,受不了小姑娘的惑。

    “哼!小楼哥哥,我就是进來吓唬你一下啊。我和几位妈妈一起來吃饭,怎么了?不欢迎吗?有后援团了,了不起是不是啊?”杜盈盈瞥眼李国楼,翘起嘴唇发嗲。

    花季的年龄清纯可人,杜盈盈散发出一股少女的气息,站在塌旁边,羞羞瞅着李国楼。

    李国楼边穿衬衫边说道:“欢迎丽丝小姐,不过男人在睡觉,你这样进來不好,快点和玲玲一起出去,我还要穿裤子呢。”

    “哦!”郑玲玲跳下睡塌,牵着杜盈盈的手,声道:“阿姨别贪心,我爸爸很吃香的,看几眼就行了。”

    杜盈盈恋恋不舍的转头看來李国楼一眼,无奈的离开休息室。

    李国楼飞快的穿衣,已经下午五点钟了,晚上这顿饭总是要陪兄弟们吃的。怎么杜盈盈又來了?來了就是一桌人,还要他签单,大佬杜不是很有钱吗?他和杜盈盈还沒有结婚,就來吃他了,这是一帮喜欢美食的贵妇,点菜都要点贵的,还要点洋酒。

    李国楼越想越吃亏,娶杜盈盈过门是桩亏本买卖,大佬杜这么多子女,女儿再得宠和儿子不同,一份嫁妆就打发了,还是以首饰以及贵重的家俱为主,他什么也沒捞到。看向门口想和杜盈盈谈条件去,转念一想,猛地打自己一个耳光,做人太不地道,什么都谈钱,怎么可以和小姑娘说这种东西,大不了以后大佬杜说清楚,别装傻充愣让一群小老婆來占便宜。

    李国楼打开房门,一道靓丽的影又窜进來,扑进他的怀抱,声道:“小楼哥哥。”

    郑玲玲已经不在门口,李国楼急忙关门,抱起杜盈盈转了一圈,微笑道:“丽丝,别调皮。你要非常乖,过两天我要來你家。今天來了几个小妈啊?”

    “我爸爸四十大寿快要到了,外地那些小妈都來了,还有我的弟弟妹妹们,一共三十六个人。”杜盈盈笑吟吟道,一点也沒有感觉不妥,她从小就习惯一大帮人一起吃饭,至于谁付钱,她从來不关心。

    “你爸爸來了吗?”最后的希望残留在李国楼心里,大佬杜很要面子,只要大佬杜在,买单小费不会落空。

    “哎,我爸爸忙,只好我妈带他们來看看你。”杜盈盈很兴奋,可以在众多小妈以及弟妹面前,炫耀一番她自己选择的未婚夫。

    “哦······”李国楼忍了,杜盈盈外地亲人专程來看他,东道主的礼仪他还是懂的。心里核算三桌酒席,要吃掉他多少血本。沒有办法,有侦探的脑袋,不算清楚睡不着觉。

    “礼物!”杜盈盈从手提小包里掏出一副画,递给李国楼,画上面正是李国楼摆拳击的样子,她是照着报纸上面的样子画的。

    “嗯······我喜欢。”李国楼装出开心的样子,不能让杜盈盈看出他是以礼物的贵重來区分人的贵等级。

    “我的呢?”杜盈盈手沒有伸回去。

    “啊呀,我忘了!”李国楼神色紧张,脸色大变。

    “哼!”杜盈盈生气的扭头不理睬李国楼了,说过的话要算数,不然就恨死李国楼。

    “嗯······丽丝,看我变一个戏法。”狡猾的李国楼早就熟能生巧,花功数一流,一条翠绿色的项链从李国楼手掌里露出來。

    杜盈盈打开项链中间的一个鸡心装饰物,里面的一位小姑娘甜甜的微笑,嘴巴翘起假装生气道:“小楼哥哥,为什么不是你的照片呢?”

    “傻瓜!小姑娘怎么能发花痴呢?等过两年结婚后再说。”李国楼拥抱着杜盈盈,这才是他应该有的,和小姑娘谈恋就应该是这样的呀。家里的们只想吃了他,把他按在上。李国楼梦想有一场轰轰烈烈的,时间越久越好,不要朝朝暮暮厮守,只要绵绵长长相望。

    女人心海底针, 杜盈盈心里的那根针已经扎在李国楼埋在心头,两双清澈的眼睛流转飞眸,念复生,李国楼忘记了刚才的想法,低头亲吻杜盈盈的小嘴。

    沒有任何经验的杜盈盈胆怯的抗拒,惊慌失措的挣扎,却被李国楼牢牢抱住,捶打几下李国楼的部,乖乖的享受第一次接吻的什么滋味。甜蜜流淌在心间,她的小嘴张开,跳动的舌尖跑进她的嘴里,原來男女是这么接吻的呀。杜盈盈闭着眼睛不敢看李国楼一眼,只想把这一切当做梦境。

重要声明:小说《晚清神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