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杀人买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乔尼小样儿 书名:晚清神捕
    三名赌场护卫倒在血泊里,剩下的二十几名赌场护卫和抢匪胶着在一起,组成战队队形的赌场护卫员们,长枪上了刺刀,三人一组五人一行和抢匪搏战。勇武的武林高手,遇见一排参差林立的刺刀。这是西方军队的战斗队形,大清帝国的数万人打不过洋鬼子一二千人,这已经被历史证实,连太平天国的李秀成也打不过洋枪队。一寸长一寸强,手持大刀、斧子的抢匪想要靠近赌场护卫先要破开刺刀阵。

    方寸之地,方显英雄本色,站在刺刀阵前面的抢匪前就是三把长枪刺过來。

    一名抢匪挥舞大刀迎面冲过來,一招“横扫千军如卷席”向破开前面的刺刀,靠近对手就能发挥大刀的威力。

    前面一名赌场护卫毫不畏惧枪急刺挡住了对手的大刀,旁边两名赌场护卫少许移动步伐,两把刺刀从抢匪的腰肋刺进了对手的躯。

    “杀!”两名赌场护卫,暴怒的大声吼叫,手里的长枪恶狠狠扎进对手的躯。

    后两名抢匪双眼通红跨步上前,要给死去的兄弟报仇。“啊----”两名抢匪嘴里发出怪叫,冲向两名赌场护卫。

    两名赌场护卫拔出尸体上的刺刀,人往后退沒有单打独斗,他们后的六名赌场护卫迎上去拼杀。形一个交错,原本一对一的打斗又变成三打一。抢匪功夫再高,三把刺刀扎向子左中右,除非会飞,任凭阎王老子也躲不开刺过來的刺刀。

    “杀!”“杀!”长枪上的刺刀仿佛长了眼睛,一个回合就分出胜负,两名凶悍的抢匪中刺刀,惨叫中倒地,躺在地上流血不止,沒有人理睬他们。

    抢匪是在发起冲锋,他们沒有组成队形,蜂拥而至的几十名抢匪,犹如飞蛾扑火般冲向赌场护卫组成的战阵。手中的武器石块乱扔,总对手被砸中倒下,残酷的对决还在继续。

    武林高手从來不是军人的对手,组成战阵的赌场护卫配合默契迎向杀过來的抢匪。迎面对决,只有人体前面一个面,前面的人不倒下,后面的人唯有看的份。单打独斗的江湖好汉只能逞个人勇武。

    战阵里的赌场护卫还在装填子弹,抬枪对准最危险的对手出致命的一枪,“呯呯呯呯!”枪响声不绝于耳,赌场护卫队员枪法准,对准了躲在白桦树后面的抢匪开枪。双方你來我往互不相让。

    护卫队长唐宁是位神枪手,旁有两名赌场护卫替他装子弹,他趴在一匹死马后面,一分钟开了五枪,“呯呯呯!”枪声响了五次,就有五名持枪的抢匪栽倒在白桦树下,抢匪的土枪原本就不多,连着被干掉枪手,更让场面变得被动。

    赌场护卫里只要响起枪声,就会有抢匪倒下,躲在马车后面的枪手枪法精准,他们十个人不参加搏战,只是躲藏在角落里打冷枪。

    靠近马车的抢匪越來越少,硝烟弥漫的战斗场面缓和下來。

    满游历趴在河岸堤上开枪,他形粗壮,可眼神不好使,看中目标击总是差之毫厘,嘴里骂骂咧咧不干净,转头想逃跑了。他的后以及岸堤上还趴着三十多名斧头帮兄弟,满游历不由勃然大怒,喝道:“弟兄们给我冲!”

    一名手下人抬头道:“满八爷,你先冲给我们看!”

    另一名斧头帮小弟道:“满八爷,点子扎手我们撤退吧,再不走來不及了!我看见白莲教的人,都沒有踪影了。”

    “撤!”满游历沒有办法,手下人已经不肯拼命了,大手一招沿着倾斜的岸堤向双桥镇方向逃跑。现在是一月底时节,河面上依然结冰,但人不能踩上去,会掉入冰河里去,沿着杂草丛生的岸堤跑是跑不快的,三十多名抢匪跌跌撞撞奔跑,有的人一不小心滑到河道里。

    河边的冰层非常滑,一名斧头帮的兄弟,人飞快的滑向冰层薄的河道中间,“咔嚓!”一声冰层断裂,这名斧头帮的兄弟,掉进了冰窟窿。

    “八爷救命啊!”这名斧头帮的兄弟上半还在冰面上,两只手想抓住东西,滑溜溜的冰块说什么也抓不住。

    沒有一名斧头帮兄弟停下,只当沒有听见叫声,自顾自的逃窜。

    又有四名斧头帮兄弟被旁边的人推搡掉入冰河之中,两名斧头帮兄弟滑入水里冒了几个泡,就消失在冰面上,另外两人斧头帮兄弟奋起挣扎爬上了岸,全湿透的跟在后面逃窜。

    此时他们才想明白为什么白莲教的人要选择从田地里攻击车队,“不成功逃得快呀!”造反有经验的白莲教徒,这一次把死地留给了斧头帮的兄弟们,磕磕绊绊的河岸边二十多名抢匪亡命狂奔。

    李国楼从地上捡起一把大刀,挥手道:“邬鞑保护好车队,唐宁跟我追。”仇敌已经现,他一定要仇人把命留下,李国楼第一个追了出去,也不管马车里耶利亚呼叫的声音。

    李国楼迈开长腿沿着官道往西面奔跑,看向岸堤上逃跑的二十多名斧头帮兄弟,沒有一个抢匪扛着斧子,大多数抢匪把手中的武器都扔了,只想跑得快一点。

    护卫队长唐宁有经验,立刻分出人马,亲自带领十五个人,骑上骏马绕过阻碍的的几颗大树沿着官道追赶逃窜的抢匪。

    李国楼还在玩命的奔跑,后十几匹快马已经超过他了,“呯!”的一阵枪响,骑在马上的赌场护卫一起向岸堤下开火了,烟雾升起跑不快的抢匪倒下六个人。

    唐宁坐在快马上装子弹,动作娴熟毫不拖泥带水,他一挟马腹快马跑得飞快,抬枪对着岸堤下出第二枪“呯!”枪声大作。

    其他赌场护卫员也同时出手里的子弹,他们对抢匪充满仇恨,要给死去的兄弟报仇,嬉耍着对手,一排子弹出沒有一次落空,总有抢匪栽倒在河岸边。

    “呯!”第三轮枪响,逃跑的抢匪不到十人了。

    李国楼后悔为何不去牵一匹马呢?他什么也沒捞着,羡慕这些赌场护卫手矫健,能在飞奔的骏马上面开枪。

    一名抢匪抬头看向官道上的骏马,知道在狭小的河道边上无路可逃,扑通一声跪地,大叫:“好汉!我投降!”说完趴在斜坡上动也不动,小板直喘粗气,庆幸自己依然活在人世间。

    其他几名抢匪一瞧心领神会,也都趴在岸堤上,大叫:“好汉,我投降!”心里都在责怪满八爷,为何要从河岸边发起袭击,害人不成反害己。沒有杀成洋鬼子,却被洋鬼子当枪靶子。

    满游历手里的短筒火枪早就沒有子弹了,但他依然拿在手里,他形庞大跑不快,跌跌撞撞依然坚持奔跑。孤独的一个人在岸堤下奔跑,斜上方站着一排骑马的赌场护卫,他抬起沒有子弹的手枪,死也要在战斗中牺牲。

    “呯!”一阵枪响,满游历被打成筛子,中十几弹栽倒在岸堤上。

    李国楼站立在满游历尸体旁边,自言自语道:“满八爷既然从牢里出來了,大家一笑泯恩仇,你为何要自寻死路呢?我实在搞不懂你们江湖中人是怎么想的。”

    李国楼从满游历上,掏出一叠银票,脸上露出苦笑,这些“万家银票”都是他给满游历的钱,而满游历就是用他的钱,招來这些手下人,一个轮回下來,都是自己害自己。

    李国楼随手把银票递给唐宁,说道:“先给死去的弟兄们安家费吧,搜出來的钱财都是你们的。”

    “哦!”场面欢声雷动,战争财谁不想得!满游历脚上的一双皮靴,立刻被人剥掉,每具尸体旁边都有赌场护卫在忙活,枪声零零落落,一些重伤的抢匪被打死,战斗过的地方留下上百具尸体。

    可以说他们是抢匪,也可以说他们是流氓、农民,今天以前很多人沒有干过坏事,但现在躺在地上就变成抢匪的尸体。加入黑帮、教派就会有这一天,大哥一声令下,谁敢不尊。

    邬鞑提着长枪跑來,说道:“李队长,沒有找到火影的尸体,他逃跑了。”

    李国楼点头道:“问出是哪里的农民吗?”

    “问出來了,是大井村的农民,都是白莲教徒。”邬鞑兴奋的两眼冒火,还想施展他的刑讯供的绝活。又偷偷道:“李队长,受伤的白莲教徒也就罢了,这些斧头帮的人要他们作甚,干掉算了。”

    被反绑着的斧头帮抢匪有九个人,他们都垂头丧气的走在官道上,两边赌场护卫队员押解这些俘虏到马车边上去。

    李国楼抬头看向一张张涂满油彩的脸,不忍心的摇头道:“算了,让法律來审判他们吧,给他们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邬鞑嘴里不干不净的嘟囔,发泄不满的一脚把一名俘虏踢飞在地。

    踹翻在地的俘虏正是苗凡鲁,大叫道:“小李子,快点放了我呀,我是苗凡鲁,你不认识了,我不知道要來干什么?是被满八爷骗來的呀。我事沒干过,小李子你看在我们是邻居份上,放了我吧,我不想吃牢饭。”

    李国楼一惊,瞪眼看向脸上花里糊气的苗凡鲁,好不容易认出來了,说道:“哎,苗凡鲁,我和你说过不要在斧头帮混,你就是不听。现在我放了你,其他八名斧头帮兄弟,不要当你是卧底,你的全家都要被斧头帮的人杀死。你让我怎么放你呢?”

    李国楼心里感到难过,富人家庭出的苗凡鲁为了江湖上行走方便加入斧头帮,等待苗凡鲁的是牢狱之灾,还有家庭破碎。

    苗凡鲁心里清楚,只要进监狱很有可能把家庭也牵扯进去,官府的人为了发财,毁掉他的家庭也在所不惜。更何况是得罪了刑部司狱邬得福,不弄得上残疾是不可能走出监狱大门的。

    苗凡鲁看向前面行走的八名斧头帮兄弟,眼神变得凶残,压低嗓门道:“小李子,以后我认你做大哥,你给我一把刀,让我干掉前面八个人,我们全家对你感激不尽,你要什么尽管开口。”

    李国楼盯着苗凡鲁,说道:“给你一个机会,把你的一个妹子嫁给邬鞑,这是条件你看怎么样?”

    邬鞑张大嘴巴看向李国楼终于见识到李国楼的凶残,为了收买人心,立刻改变主意,要杀人收买死士。

    “ 好!我答应!”苗凡鲁毫不犹豫的说,一个妹子换來他脱罪,这桩买卖亏不了。

    “邬鞑,放开他。”李国楼随意的说道。

    官道上面苗凡鲁提着一把刀,脸上有油彩的关系看不出表,无声无息的跑起來对准一名毫无防备的俘虏,从背后砍下去······

重要声明:小说《晚清神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