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死里逃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乔尼小样儿 书名:晚清神捕
    邬得福带着四名护卫急冲冲往京师赶,他们一行五人沒有在中途客栈休息,二百多里地直接驰马到达东门明阳门外,此时已经是晚上城门已关,邬得福进不了城就住在城外的馆驿里面。

    吃好晚饭邬得福沒有睡觉,他睡不着心里焦虑,考虑的事太多。现在他不是怕功劳沒有白忙活一场,而是怕后面有突变,呆在租界的那些复兴党人大都沒有想过造反,他们现在改变战略不提起义造反,和当年洪秀全一样以教育民众为主。邬得福手上的花名册上的十二名复兴党成员,职业五花八门,有的是六部里的公职人员。十二名激进的复兴党成员,他们又会发展出多少复兴党成员?邬得福就怕消息外泄,到时抓捕工作进展不顺利。

    该怎样制定抓捕工作让邬得福头疼,刑部衙门里一定也潜伏着复兴党成员,这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游戏,过去是和黑帮玩,现在又多了造反派。想要让九门提督的人插手,这样成功抓捕复兴党成员可以容易一些。但这个主意尚书包一同一定不肯将功劳白白送给军队的人,包一同就算功亏一篑也绝不会把报给他人沾光。

    过去邬得福觉得汉人都是朋友兄弟,满人是废物,可临到生死关头他觉得汉人手下一个也不可信,反而是满人可以派大用场,一个大致的抓捕方案已经在打着腹稿。邬得福坐在油灯下写文书,昏暗的灯光一晚沒熄,穿戴整齐的等待清晨的到來。

    黎明的晨曦到來,邬得福一行五人骑马向东门明阳门而去,馆驿离城门也就二里之地,离城门不远处就不能骑马,五人翻下马,准备过城门洞。过城门不是走一个门,共有三个门洞,邬得福一行人走的是左面官员可以经过的那个门洞。

    邬得福依然是假洋鬼子打扮,穿着休闲在四名手下人中间显得扎眼。寒风猎猎刮在人脸上生疼,北风在城门洞形成怪风,一阵呼啸而过的穿洞风斜向吹过邬得福的脸庞,一下子将他的礼帽吹飞。

    邬得福脸上露出尴尬的笑容,俯去捡飞落在地上的礼帽,倏忽之间,傍边一声枪响,邬得福的一名随从倒地,打黑枪的人沒有打到邬得福,恰好一枪命中旁边的人。城门口城墙上惊起一群飞鸟,邬得福趴在地上,眼睁睁看着一名跟随多年的家丁邬钱死在他面前。

    邬鞑等三位亲随,急忙掏出短筒燧发枪,围在邬得福边,城门洞里的一队军人听到枪响,也提着长枪跑出來,慌乱的城门外一阵惊慌马乱,一道影骑马向远处逃窜。

    邬得福看向那名逃窜的影,脸上的表是痛恨,他想跨马去追赶开黑枪的人,可上还有更重要的事,眼睁睁看着兄弟死在他面前,却只能咬牙忍住沒有吭声。

    邬鞑急道:“邬师爷,我们追吧,我一定把那个王八蛋干掉。”

    “邬师爷,我们追吧,我们马快一定能够追上,我要给邬钱报仇。”另一名随从也横眉急道,还有一名随从抱起同伴的躯痛哭着,他们都想为死去的同伴报仇。

    邬得福咬牙忍受着煎熬,双眼通红流出眼睛,猛然一擦,说道:“我们不能追,杀手绝对不是一个人,他们就希望我们掉入圈,在城外追捕杀手,不是靠我们几个人能够做到的事。”说完邬得福取出官印文书,去和管城门兰翎长诉说事原委。

    过了片刻城门洞冲出一队马队,去追赶开黑枪的凶手,旁边的民众也被驱散开來,一声枪响,一条生命都从这里消失了。

    邬得福已经知道谁想要他的命,那道矮小的形他一看就知道是谁。是他放过了此人,沒有想到此人不讲江湖道义反过來要杀他。有的人是不能让人理解的怪胎,他们就是反社会反常规的人,和这种人谈感划场子谈判就是浪费自己的感。邬得福懊恼当初为何沒有黑了“火影”花丹丹,现在这被动的局面恰巧是自己造成的。死了一名家丁不算,还会造成更大的伤害。

    在城门洞边上邬鞑雇了一辆马车,安放好死者尸体。邬得福却沒有翻上马,他肃容道:“邬鞑赶快换装、换马回到天津告诉小李子,白莲教的火影动手了,让他回京师的路上千万小心点,多雇些保镖,不要炫耀份,白莲教徒会在城外袭击他的。”

    “白莲教的火影!”邬鞑瞪大眼睛问道,邬鞑沒有想到邬得福看见一道背影就知道谁要杀死他。

    邬得福点头道:“邬鞑易容,改变装束赶快找到小李子,路上别多事,你报不了仇,小李子全家死绝,城外有白莲教的巢。你也不要飞马快骑,白莲教徒会怀疑你的,先混在出城的马车队里,只要明天到天津就成,千万不要抢时间,你一动白莲教徒就会盯上你。”

    邬鞑嘴里默默念叨一遍,邬得福点头道:“记住就好,枪别带在边,这样更危险,就藏飞刀,谁晚上贴着你,就干掉他。”

    邬鞑人机灵,解下上的佩枪交给邬得福。一眨眼就消失在城门口,一张平凡普通的大众脸毫无特色。过了一会儿邬鞑头戴狗皮帽蜷缩着子,穿着一藏青色棉袄,跨着一只布包和邬得福擦肩而过,两人好似不认识,沒有眼神交流的错过形。

    邬得福低头看着自己的两只手,自说自话道:“我现在知道错了,仇人是不能留的,苗家杂耍班的人我要统统杀掉。邬钱,你走好,我会把仇人的人头拿來给你当祭品。”

    想到了平常的点点滴滴邬得福擦拭一下眼睛,他不喜欢哭泣,哭是软弱的表现。他要活剥仇人的头皮,祖宗留下剥人皮的窍门,他从來沒有试过,这一次他要让仇人尝尽满清十大酷刑。

    邬得福跨上马车,在一队护卫保护下进入京师,他的心中的计划改变了,现在这个计划更大庞大,邬得福要杀许多仇人,远远不止潜伏在京师里的复兴党十二生肖。

    “火影”花丹丹跨马飞驰,逃窜在林间小道上,他在抽自己嘴巴子,突如其來的相遇让他有杀人的冲动,可天意弄人刹那之间邬得福躲过了他致命的一枪。

    “火影”花丹丹是得到消息,李国楼在天津法租界打拳击赢了法国人鲁滨逊,他面貌特别很容易被人认出,所以不敢进城就在城外候着李国楼回京师。他想碰碰运气能否在城外干掉李国楼,沒有想到遇见更大一个仇人“邬得福”,沒有控制住的杀人念,让他不由自主的出手了,可偏偏这一枪沒有击中目标,现在他只有和同伴另想办法。

    树林里“火影”花丹丹飞快的换马,一人三马和十名同伴消失在尘土飞扬的小道上,离这不远的村落就是白莲教在京师的一处落脚点。

    花丹丹转看边上一名同伴,垂头丧气道:“对不起!”

    斧头帮八当家满游历道:“花丹丹,让你追寻目标,你的出手打草惊蛇,我真是瞎了眼跟你合作,真不知道你的名声是怎么混出來的。”

    花丹丹叹气道:“实在对不起,我沒忍住,但邬得福看不见我面貌,他一定以为是复兴党人干的,你就放心吧,这里的村长、保正都是我们白莲教徒,你们在这里万无一失。”

    满游历凶狠的瞪着花丹丹,说道:“只此一次,再有下次,花丹丹你按照江湖规矩來,自己捅上三刀,再和我说对不起。”

    花丹丹只当沒有听见,问道:“都安排好了吗?”

    满游历狞笑道:“放心吧花丹丹,假洋鬼子进不了京师,我要把二后杀。”

    周围发出阵阵狂笑,上百名的斧头帮徒子徒孙聚在一起,他们枪支虽然不齐,但大刀、斧头一把也不少。

    满游历大声道:“弟兄们富贵险中求,假洋鬼子在法租界捞足了金银,我们把金银抢过來好不好?”

    “好!”一呼百应,斧头帮心齐呼叫着。

    “我们还要抢洋妞,为国雪耻!”斧头帮的众人大叫,白莲教的十位弟兄也在一旁叫嚷,他们除了报仇,更重要的是看中李国楼随携带的钱财。

    其中还有李国楼的新邻居苗凡鲁,他也夹在众人中间叫嚷,想到节李国楼还请他全家吃饭,和他推杯问候。到了这里他才知道要干的买卖是要李国楼全家的命,现在他无从选择只能擦拭手里那把斧子。黑道是他自己选择的一条路,命卖给了大哥,只有靠杀戮來换取全家富贵荣华。

    此时李国楼带领全家正在法租界的天主教西开总堂做弥撒,全家人虔诚的坐在长排椅子上倾听主教的说教。每个人都需要信仰,李国楼愿意把收入的十分之一奉献给上帝,來换取心灵上的安慰。

    教堂里主教的主持着一对新婚夫妇结婚仪式,主教:“根据上帝神圣的旨意,你是否愿与这名女子缔结婚姻关系,共同生活?有生之年,你是否会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她,不论健康还是疾苦,是否愿意舍弃一切,永远对她忠诚?”

    男威廉教徒:“我愿意!”

    主教道:“根据上帝神圣的旨意,你是否愿与这名男子缔结婚姻关系,共同生活?有生之年,你是否会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不论健康还是疾苦,是否愿意舍弃一切,永远对他忠诚?” 女凯特说道:“我愿意!” 主教说道:“有谁反对这两位的结合?”

    全场鸦雀无声,只有郑玲玲声笑着,立刻引來一阵大笑声。

    主教司空见惯这种场面,依然保持着严肃,主教手持凯特的右手,威廉跟随大主教说出结婚誓言:“我威廉·麦克将娶你凯特·耶利亚为我的合法妻子,从今以后,不论好坏,不论贫富,不论健康或是疾病,你并珍惜你,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在上帝面前,我向你发誓。”

    凯特牵着威廉的右手,跟随大主教说出结婚誓言:“我,凯特·耶利亚将嫁你,威廉·麦克为妻,从今以后,不论好坏,不论贫富,不论健康或是疾病,你并珍惜你,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在上帝面前,我向你发誓。” 主教道:“上帝保佑这枚戒指,保佑赠予戒指的人和接受戒指的人将对彼此忠诚,永远相,直到生命结束。” 威廉为凯特戴上戒指,说道:“以圣父、圣子、圣灵之名,我将娶你、赐你荣耀,与你分享我的财富,阿门。” 主教说道:“永恒的上帝、造物者和万物的守卫者,他赐予我们高贵的精神,他享有永恒的生命,将庇佑这对新人。他们将履行自己的誓言,这枚戒指将作为见证,永居于和平安乐之中,跟随上帝的旨意。阿门。” 主教将凯特和威廉的手放在一起,说道:“愿上帝使之结合的两个人,永远不会被人分开。” 主教大声道:“鉴于威廉与凯特已经同意缔结婚姻,并且已经交换誓言和戒指,我现在以圣父、圣子、圣灵之名,宣布他们正式结为夫妇,阿门!” 场面温馨感人,两位新人拥抱在一起接吻。

    主教说道:“圣父圣子圣灵将保佑你们,赐你们以恩惠和心灵上的平和,你们将因此度过一生,并迎接永生的到來。”

    教堂里的人都站起來给一对新人鼓掌祝福,李国楼喜欢上这种简短而隆重的婚礼,但他不敢和三位人说将來他们也举办这么简短的婚礼。

重要声明:小说《晚清神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