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我早就进宫做太监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乔尼小样儿 书名:晚清神捕
    瓮城里长长的马车队伍向前行,商人的马车在一旁停留,李国楼携带的大包小包食物还沒有放回马车上,长条的桌子上可以看到熏肠、酪、火腿肠等西洋食品。

    一辆内务府的马车里响起苍老的声音,“小德张,去问客商买点熏肠。”

    “扎!”清脆的声音响起,一名年轻的太监姿矫健的跳下马车。

    小德张跨步向前,掏出腰包里的一串铜钱,扬声道:“老板,买点熏肠。”说完抬头看向李国楼,两人顿时愣住了。

    小德张和李国楼同样的高,同样的脸庞,长得像兄弟一样的面容,都是长方脸剑眉朗星,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只不过小德张形单薄了一点,看上去比李国楼还要年轻几岁。

    “不卖!”洋婆子耶利亚毫不犹豫的回道,她是上等人,沒有人敢在她头上撒野。

    李国楼瞅向小德张微微一笑,摸着自己的脸,说道:“兄弟,好久不见,怎么混进宫里了呢?”

    太监都是油子,挨骂挨打受罚,早就习惯了。千百年祖宗传下來的规矩,看人三分笑,小德张洒然而笑,道:“哦,是大哥啊,洋妞说话冲,这里城皇根下,都是大老爷们做主,大哥你怎么说?”

    太监讨价还价的黏糊劲,沒有哪个商人受得了。商人只要不是太亏,卖给太监东西了,太监会觉得自己做这笔买卖亏了,临走还要抓点什么,算作回扣。

    李国楼笑道:“小德张,既然是兄弟,哪能卖给兄弟呢,你随便拿,只要手里拿得下,大哥送给你。”

    小德张急了,眼珠子都瞪出來了,手指着周围人,喝道:“你们都听见了,是我大哥要送东西给我。”

    旁边一名商人含笑道:“我听见了,小德张,你的大哥对你不错。”

    小德张把一串铜钱放回衣兜里,咧开嘴笑道:“敢问大哥台谱怎么称呼?”

    “刑部李国楼,有空出來玩找我,我这样子刑部就我一个,不用去扫听。”李国楼依然保持风度,他想看一看太监到底有多贪婪。

    小德张点头道:“嗯,李大哥就是局器,我认你这门亲了,赶明有空找你去。”

    小德张开始掠食行动,他不能拿包裹什么物品装食物,李国楼说得很清楚,是要叫他用手拿。只见小德张把前的衣襟向前一拉,就变成一个兜,一只手拿桌子上的西洋食物,另一只手拉着衣襟,一会儿功夫西洋食物已经到了小德张的下巴下面,他两只手兜着衣襟再也拿不了了。

    小德张张嘴说着吉祥话,对李国楼表示感谢。

    李国楼又给小德张兜里添砖加瓦,说道:“小德张,地上有冰,不要乐极生悲啊!”

    小德张小心翼翼的转,说道:“哪能呢?李大哥放心吧,小弟不知练过多少回了,赶明我來找你,我请客啊。”

    内务府的马车上发出阵阵喝彩声,这是太监最长脸的时候,顺杆爬的本事天下无出其右。小德张拉开窗帘,向李国楼挥手告别,表就像打赢一场战争的将军。

    耶利亚看着狐疑道:“麦克,你真的还有兄弟?”

    李国楼发出强烈的不满,道:“耶利亚,你这不是太看得起我了,我只是觉得小德张和我有缘,天底下长着一张面孔的人,能找出几个呢?”

    耶利亚道:“小德张,会來认你这门亲的,他已经看出你和他是失散的兄弟,会有你们抱头痛哭的时候。”

    旁边那名四十岁左右的商人,笑道:“李兄弟是个有趣的人,很会看相啊。”

    李国楼乐呵呵道:“老哥,我哪会看相,我就是看到自己了嘛。原來我早就进宫做太监了。”

    四周爆发哄笑声,连一本正经的城门守卫也在一边大笑,都觉得这名假洋鬼子有钱还很大方,说话很风趣,怪不得能泡到金发美女。

    那名商人含笑道:“李兄弟,听你的口音,也是安徽人,在下徽州胡雪岩,半个同乡,以后來我这里玩。”说完递给李国楼一张烫金的名刺。

    (此时胡雪岩还不是红顶商人,沒有特权通过城门,胡雪岩和普通百姓一样排队进城。他是在资助左宗棠西征平新疆叛乱有功,慈禧太后特赏胡雪岩顶戴花翎,胡雪岩走到人生最高峰,成为有官帽的大清第一商人。)

    李国楼慌乱的从包里拿出西洋人用的名片,双手奉上,说道:“原來是胡东家,在下李国楼,我哥李国蕴和你不打不相识,我们是有缘人啊。”

    “哦,原來你是李国蕴弟弟,怪不得我看你第一眼,就觉得眼熟,长得和你哥像。”胡雪岩微笑着说道。

    在上海李国蕴和胡雪岩是生意上的竞争对手,胡雪岩來一招釜底抽薪,把江浙地区的农户蚕茧统一订购了,在丝绸这一块出口,胡雪岩独领风,沒有人能和他竞争。李国蕴也是他手下败将,胡雪岩有着无数的竞争对手,他们都想看着胡雪岩死。

    胡雪岩很好色,老婆一大堆,都是他花钱买來的,还喜欢搞***。这个毛病被他的敌人拿出來取笑,李国楼也不能免俗。

    李国楼微微躬,取下帽子,说道:“胡东家,长袖善舞,來京师大展宏图,在下我一定前來拜访。”

    胡雪岩礼貌有加,说道:“李兄弟,那就说定了,我们到时再聊。”

    胡雪岩回到马车之上,把名片递给旁边的总管,说道:“老赵,给我查一下此人,是李国蕴的弟弟,我对他感兴趣的。”

    总管赵德明看向窗外,说道:“东家,我看见过他,上次在万家票号,万寿陆亲自接见了他。”

    胡雪岩嘿嘿笑道:“嗯,我还记得万寿陆老婆的滋味,真是个娘们啊。李国楼不是个太平的人,和他哥哥一样,给我查清楚李家兄弟在京师做什么生意?”

    总管赵德明拿着李国楼名片观看,说道:“年纪轻轻野心不小,还在我们面前來这一手,由得他好瞧的喽。”

    胡雪岩规模庞大的马队进入京师,马车上面包裹着黑漆漆的金字匾额,一块匾额露出一角,上书“胡庆”两字,一场轰轰烈烈的救济贫民医药馆生意即将打响,像《宝芝林》这种小医药馆将会第一个受到冲击。

    同样在马车上李国楼拿着胡雪岩名刺在看,收了人家的名刺是要还回去的和名片的质不同,这是国人的一种礼仪,意思就是接受了人家的邀请。官员前去见长官,是要仆人带着他的名刺去拜访长官,长官接受了名刺,定好时间,你才能登门拜访,不接名刺就是不见客的意思。

    李国楼笑道:“耶利亚,刚才那个商人是大清国最有钱的商人,名叫胡雪岩,你过去的人鲁滨逊和他不是一个等级的人。左宗棠打捻军的粮草有一半就是他筹集的。”

    耶利亚扭了李国楼胳膊一下,冷哼道:“瞧你这小样,我不想鲁滨逊了,你提他干啥。胡雪岩的名字如雷贯耳我早就听说过了,长得还行,怪不得女人都肯爬上他的。”

    李国楼嬉皮笑脸,道:“胡雪岩喜欢十三四岁的雏,就喜欢给小姑娘开苞,他沒有看上你。”

    “去你的王八羔子!”耶利亚扑到李国楼上咬他。

    打闹过后,李国楼抱着耶利亚,说道:“过几天我带你去见胡雪岩,他是我哥的仇人,我的叔公也想要他死。总有一天我要看他倒下去。现在先去捧捧紫衣社大佬的臭脚,我是不是勾践啊?”

    耶利亚用手点着李国楼鼻子,说道:“你是够的,做你的朋友被你算计,做你的敌人也要被你算计,做你的人同样逃不出你的魔抓,你还有谁不算计的呢?”

    “沒办法,我喜欢动脑筋,连和玲玲在一起我也想猜透她在想什么?我已经像吸食福寿膏一样有瘾了,不把事算清楚我的脑子就停不下來。”李国楼紧锁眉头,总有一天他会崩溃的,已有神经紧张的毛病,喜欢分析推断,到头來自己的脑袋承受不住了。

    耶利亚抬头看向李国楼,叹道:“你呀,一双贼眼看人,眼睛里沒有一个好人,先把我的后路给断了,也把自己后路给绝了。还是要多休息,别太劳,做坏人还要装好人,多憋屈啊,就做十恶不赦的坏人算了。”

    李国楼辩解道:“耶利亚,我不是坏人,我是江湖中人,沒有黑白之分,只有利益勾结。做了坏事可以金盆洗手懂吗?现在是非不分,将來嘛就做大善人,江湖上大佬都是这样的。我们乘年轻把坏事做绝,以后嘛建一座学校,让后人读我们俩的传奇。”

    “那你会把真实的事迹写下來吗?”

    李国楼道:“只要我不傻,我就不会写,留给后人一个好榜样。懂吗?天底下沒有一个人往自己脸上抹黑的。”

    “哦,麦克你又在算计我了,《我在大清帝国做小妾》这本书还沒谱呢,你不要太担心。若是我能做到请进來大学第一任校长,我就光说好话,绝对不会说出我们俩的秘密。”耶利亚不由得落入李国楼的圈,甘愿把所有的脏事埋到曹地府去。

    “耶利亚,我只是说建学校,沒有说筹建大学,你怎么连大学的名字也想好了。若是建大学,那要多少钱啊!你是看不见葡萄园、原始森林了。”

    耶利亚道:“我现在和你一样胡思乱想,以后再说吧,以后人老了不需要生活了,想法就和现在不一样了。麦克,若是我们成功了,我才不会写鬼捞子的回忆录。若是我们不成功,写一本书赚钱也是好的,在欧洲版权费可以拿一百年呢,我绝对不出汉语,一文钱的版权费也沒有,你们大清人真是可以去见鬼了。”

    李国楼得偿所愿,微笑道:“耶利亚,那就一言为定,击掌发誓!”

    “啪!”的一声,两人在马车里开始接吻,现在是激的年龄,有得好黏糊了。

重要声明:小说《晚清神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