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老婆得罪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乔尼小样儿 书名:晚清神捕
    清晨天还蒙蒙亮,李国楼就起了,他要和长官朋友们一起吃早饭,然后要到刑部露个脸,就算请假也要把手上的工作安排好。

    耶利亚被李国楼吻醒,取出枕头下的金表看了下时间,睡眼朦胧道:“麦克,不是六点半吃早餐,你怎么现在就起来了。”

    李国楼扣上新衬衫的最后一个纽扣,抬着头说道:“我到外面的花园走走,这两天赖在上,人浑筋骨酸痛,你就继续睡吧。你的仆人什么时候来接你?”

    耶利亚哈气冲天,说道:“让我再睡一会儿,待会儿我和你一起吃早餐。”

    李国楼邹眉道:“ 耶利亚,不是说好下午见面的吗?你还是继续睡吧。”心里腻味耶利亚还要粘着他,好似他要骗耶利亚,下午不会出现在佩斯西餐馆。

    耶利亚生气的用枕头蒙着头,出声:“好没良心的麦克,我想送你去上班呀。不睬你了,永远不睬你了。”

    耶利亚撒上乱扭,还在发脾气,乱蹬被子。李国楼心软,急忙去抱耶利亚,用手去安抚耶利亚脆弱的小心脏,用嘴又是亲吻又是赔礼道歉,哄骗粘人的耶利亚。李国楼改变原定计划,答应过会儿叫耶利亚起,一起去吃早餐。

    花园里寒风吹徐,四周都是低矮的常青灌木,李国楼急步快走,脑子里乱七八糟,公事私事夹在一起,以后怎么办呢?不会拒绝女,色心一起,人就是禽兽了。长官们都是好色之徒,想要融入进长官们的社交圈,就要牺牲色相,冲锋在前,替长官们收罗美女。几名长官都把他当做心腹了,包一同做生意要他出头,让儿子包泉中和跟着他混。要不要救二哥邬德福,劝他急流勇退。名利财色都在眼前,该怎么样取舍?

    “西门庆”千古奇人,传扬到古今中外,李国楼上有前辈的风范。骨子里李国楼越来越喜欢算计钱,用富婆的钱财,取得第一桶金。他好似替耶利亚的怀特船务公司股份打算,险恶的内心里也有一丝暴露,还是想让耶利亚上他策划好的贼船,把毕生积蓄下注在他上。正义、邪恶他上都有,喜欢算计人,连他的人也一同算计进去了。

    李国楼脸上露出笑意,这样的人生才精彩,善恶邪每一张脸,他都拥有。能看透黑暗世界里的谜团,他的那颗心也是黑暗的,他要比猾的人更加猾,对待善良的人也能以诚相待。长官没有一个是善良的人,那何必死抱着一个长官的臭脚,让长官们自己去勾心斗角,紧跟胜利者就能书写传奇。

    李国楼加快脚步,让上升腾起量,寒冬腊月也阻挡不住他的雄心,锻炼好体才能满足边三头母狼,千万不能拖垮体,以后彻夜不眠的事,尽量少干。

    早餐自助餐,除了李国楼其他人萎靡不振,不停的打哈气,还没有从宿醉、糜烂的变态游戏里醒过来。

    李国楼端着盘子放下,盘子里的食物就给几名长官瓜分,他跑来跑去五个来回才把三名长官摆平。翻译张克尧没有现,他去领英国公使送他们的礼物。

    包一同吃饱喝足,叹道:“与时俱进,大清帝国真的落后了,还是西洋人开放。小李子你去问问这里节还开吗?”

    “包大人,洋鬼子节都到天津租界里去了,这里不对外开放。”李国楼事先已有准备,马上回答长官的提问。

    包一同叹道:“太可惜了,我还想把请客的场子放在这里呢。过完节也好,我可以收很多封仪,到时我请客,还是星期五来,你们回去都要学好宫廷舞,这是我对你们的命令,我也会继续努力的。”

    员外郎武可凡怒道:“老包你不是强人所难吗?我在这里就学会了骑马舞,那种宫廷舞还是交给年轻人吧。”

    众人都笑,耶利亚·伍德虽然听不懂汉语,但也陪着李国楼一起微笑,展现出最迷人的一面。

    包一同道:“昨晚我上当受骗了,玛丽莲介绍的那种游戏太可怕了,我差点窒息而死,以后再也不玩了。”

    李国楼道:“大人这种游戏会上瘾的,你现在还觉得可怕,就越不会忘记这种滋味,以后还会想来过瘾的。”

    邬得福叹道:“包大人你被小李子看穿内心了,他不相信你说的话,罪犯就是你!”

    “哦!是吗?”包一同反问道,眼前游戏的一幕闪现出来,太可怕了!洋婆子太疯狂了,他也非常厉害,达到一个新的高度。好似真的回味无穷,下次要来岂不就想再过把瘾吗?李国楼一语中的,做受虐狂其乐无穷啊。

    游戏项目三位长官壹壹吐露出来,互相探讨哪几个项目是他们的优势项目,哪几个项目徒有其表,只是名字好听,优胜劣汰,保留最精彩的节目,科举考试评出三甲项目“狗圈人”“手铐皮鞭”“行刑供”,下次就点这三个项目。

    包一同道:“可惜我只有一个儿子,要不也让小孩到西方留学去,还是走出去好啊,学以致用沟通起来没有问题。你们看这么多洋鬼子看着我们,恨不得把我们吃了。还是小李子给我们长脸,回去我还可以在恭亲王面前吹嘘一下我们刑部的厉害,英国鬼子已经被我们打得落花流水,法国美女肯倒贴。小李子,我给你一个艰巨的任务,下一次要给我找一个外国女朋友,不要高级女啊!我也要贵妇。”

    李国楼行军礼,道:“也!保证完成任务。”话锋一转道:“包大人,要花钱养贵妇的哦,贵族妇女喜欢享受生活,你若是让她一天到晚呆在家里,她是不肯跟你的,你要经常带她出去玩。”

    包一同点头道:“这是当然,我又不是小白脸,没人肯倒贴,最好是金发美女,小李子你的命真好,我们都嫉妒死了。”

    李国楼嬉皮笑脸打着哈哈,心忖:洋婆子也是见钱眼开的主,把包一同份亮出来,不知多少洋妞会投怀送抱,这个艰巨的任务一定能圆满完成。

    至于员外郎武可凡也想搭顺风船,那是没可能。官帽是有,但没有实权,哪来有余钱养贵妇?大家只是在一个圈子里一起玩,索求更多谁会给他。不识相还在夸夸其谈逞威风,谁会去喂这条满狗,又有谁会把钱投资到这个大老粗上?包一同把武可凡拉到圈子里,还不是看中武可凡对他地位没有威胁,出头鸟得罪人的事让满狗武可凡去做。

    英国参事送了礼物以包一同最为珍贵,被张克尧直接送到包一同的专用马车上,包一同第一个先走了,武可凡也搭上顺风车一起走了。长官都要早到衙门办公,早出晚归才是大清高官平时过的生活。

    其他几个人都拿一样的礼物,是一英国的精美瓷盘,看着烫金的瓷盘,李国楼叹气道:“二哥,这是我们汉人的瑰宝,现在最先进的制作技术已经在英国鬼子手中,我们只能拿祖宗说事,其他一无是处。”

    邬得福道:“我老婆就是喜欢洋人的东西,家里收集了许多这种破东西,又用不着,家里中不中洋不洋,这个拿回去就算交公帐。银子我就留下,以后换筹码。这种地方一来,长官眼界不一样了,以后喝花酒也没味道了,我的子要更难过。”

    李国楼道:“二哥的苦楚我理解,长官说得好听,报不了公帐的话都是你掏钱。上面的人都是无底洞,没有满足的时候啊。”

    邬得福叹道:“你还有老婆替你赚钱,我的老婆只会花钱。看戏往台上扔金戒指和那些有钱的女人斗富,我的名声给她弄坏了。为了这事包大人昨晚骂过我了,说若不是这次我把差事办得漂亮让他高兴,他看在过去的友再给我最后一个机会,把事压下去了,以后就让我好自为之。”

    李国楼一惊,“斗富”说不定就是得罪哪位皇亲贵族的亲眷?邬得福一个小小的九品刑部司狱官职,哪来这么多钱?邬得福的名字说不定太后老佛爷也知道了。包一同这次高兴了,拉了一把邬得福,以后事态到底怎么发展谁能够意料。看来包一同还是可以的,是他把包一同想得太坏了,一切还有余地,将来大家一起泡妞,一起发财。

    李国楼道:“二嫂现在不是还在宝芝房学做菜嘛,这次能坚持到现在比大嫂还有决心,我看以后会改的。”

    邬得福脸色好徐,长声道:“但愿吧,希望她不要再给我闯祸,皇亲贵族是不能碰的,除非你有圣旨。”

    含义告诉李国楼,户部的库银失窃案,要等圣旨下来,再能追查下去。现在让上面的人斗去吧,刑部只能坐井观天。

    耶利亚的马车来了,李国楼、邬得福一起坐了上去。耶利亚小鸟依人靠在李国楼肩膀上,李国楼尴尬的一笑,道:“二哥见笑了,洋妞不懂礼节的。”

    邬得福笑道:“没关系,洋妞再下流的动作我也领教过了,你们这样不算啥。”

    李国楼急道:“二哥,你别乱说话,耶利亚装傻她听得懂一些汉语。”

    耶利亚好似不懂,依然笑吟吟看着李国楼,不过一只手已经给李国楼吃老虎脚抓。

    李国楼疼痛难忍怪叫一声,邬得福好奇的问:“耶利亚,你到底听不得懂我们讲话吗?”

    耶利亚卷着大舌头道:“二哥,一点点。”

    邬得福吃惊道:“耶利亚,那我们早餐说的话,你听得懂是吗?”

    耶利亚笑道:“一点点。”

    邬得福叹道:“洋人狡猾狡猾的,让我们丢尽大清帝国的脸,我们可是官啊。”

    李国楼道:“耶利亚,你狡猾狡猾的,送我到刑部,一定不安好心,说!还有什么目的?”

    耶利亚道:“哦,我想去看看宝芝房,再去看看珍宝轩,不会给你添麻烦的,只是看看。”

    李国楼给耶利亚看一张唬脸,恨不能咬一口耶利亚雕塑般的脸。

    邬得福虽然听不懂英文,但宝芝房、珍宝轩的直译音他还是听得懂的。他是多聪明的人,立刻想要另一层意思,急道:“小李子,给我老实交代珍宝轩是怎么回事?”

    李国楼叹道:“二哥,等我节过来拜年时你就什么都知道了,现在你就忍一忍吧。”

    邬得福笑道:“三弟,怪不得现在行踪诡秘,原来做了见不得光的事。你呀三个寡妇,被她们吸干,活不长的,本来包大人还想提拔你,现在看来是天忌奇才,英年早逝啊。”

    李国楼羞愧的低头,笑话会被悲剧吗?命运会和他开玩笑吗?三头母狼这么索取果真会要他命。

重要声明:小说《晚清神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