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一颗棋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乔尼小样儿 书名:晚清神捕
    李国楼一拍脯,笑道:“二哥,不是我自夸,那些假洋鬼子只有我搞得定,他们发了国难财,理应替君父分忧解难,我还不让他们大出血啊。我把京师里的假洋鬼子全部拖上官船来了,你想要多少银子?”

    邬得福一听,先是一愣,回过神来道:“什么?你把那些鼻孔朝天的人都搞定了。”

    邬得福还有些不相信,那些假洋鬼子是铁公鸡,只会借着洋人的威势,在京师里作威作福,只认洋鬼子做主子,把大清帝国白花花的银子赚去,回报给国家的就是鸦片、火枪以及洋布、洋油等泊来品,哪曾替大清帝国分过忧呢?

    李国楼这次不敢卖关子了,急忙点头道:“二哥,你这次要大发了,那些假洋鬼子、买办,愿意替包大人解忧,要钱给钱,要枪给枪。”

    邬得福脱口而出道:“三弟,他们提了什么条件?”

    李国楼嘿嘿一笑,道:“二哥,你小看他们了,他们就是要坐庄,赌上包大人的前程,也就是相信你能够把京师治安搞好。以后的事嘛,就看二哥能够掌控到何种地步,现在也不需要承诺,假洋鬼子是不会相信口头支票的,大家先把事做好就行。”

    邬得福狐疑道:“有这样的好事?”

    李国楼以教训人的口气,道:“二哥,民团就要变成黄花菜了,只有京师里的人老古板,还在按部就班的等着上面宽裕起来。人家曾国藩、还有我的叔公都靠民团做到督抚了,你们还在想什么?还想让国库里的银子变成自己的,那还不如放手到外面去捞啊。”

    邬得福端看李国楼,反驳道:“那你的意思是说我坐进观天喽。”

    李国楼傻笑一通,道:“二哥,这样想也成。”

    邬得福上上下下打量一番李国楼,叹道:“倒是没瞧出来,大家族出来的人眼光就是不一样,才跨进门槛,就会替长官分忧了,给我说说大佬杜肯出多少银子?”

    李国楼嘻嘻笑道:“二哥猜猜看?”

    邬得福随手给了李国楼一巴掌,喝道:“猜你个头,你想笑话我吗?”

    “不敢不敢!”李国楼缩着脖子说道:“装备不算在其列,大佬杜愿意先出纹银(李国楼伸出一个巴掌)。”

    邬得福怒道:“你给我说明白点,到底是五千,还是五万?”

    李国楼嗤声笑道:“二哥,五千两银子,我还来表功啊。”

    邬得福勃然大怒,喝道:“好你小子,为什么不早说,害得我刚给包大人打了一份书面报告,字迹还没有干就要改,让我白忙活一夜啊。”

    李国楼道:“我怎么知道,二哥在写这件事,才一天啊。我想二哥还在打腹稿呢。”

    邬得福扼腕叹息,道:“这下完了,不知哪路牛鬼蛇神要来抢功劳了,我殆快点。你!你给我老实一点,晚上不许喝酒,以后只要不是逢年过节,你滴酒不许沾,银子没到手以前,不许干活。”

    李国楼狐疑道:“二哥,什么活?”

    邬得福白眼道:“大哥会交给你差事,就是投名状。这件事延后再做,既然你能耐这么大,那把事一桩一桩做好,我知道你有功夫,二哥再送给你一把好枪,要做得漂亮。懂吗?”

    李国楼苦笑道:“二哥,我还要做这种事啊,这么多银子买个杀手不就得了。”

    邬得福驳斥道:“你懂什么?现在是闯名号,只有自己来,靠别人不是又钻到过去的死胡同里去了吗?这是看得起你,只有自家兄弟才会托付。”

    李国楼知道,这是对他最后一关的考验,不做以后只能像金耳朵一样呆在角落里,看别人眼色行事,做了就是真正的“三弟”。他每晚都在做梦杀人,心里烙下杀人的印记,就想试试看真的杀人是什么滋味?目露凶光的李国楼对着邬得福微微一点头,他要杀人取功名。

    邬得福又听了李国楼诉说民团组织进展的况,又详细询问了大佬杜等人的况,坐在暖阁里开始沉思起来。

    李国楼低调的不言不语,转头看向碧波的水池。他做事的速度太快,快得让人吃不住了。和大清帝国的节奏格格不入,李国楼不知道别人怎么想?他自己也没有想过这么多事夹在一起,他还能挥洒自如,一件件事办得妥妥贴贴。心里又是骄傲又是担心,被长官嫉妒的后果,就是蹉跎岁月,发白染鬓角。只是看准了机会不做,不是他的格。做了就不会后悔,微动的碧波告诉他,人心在浮动。

    李国楼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他虽然有惊人的组织能力和凝聚力,但现在还是别人手里的一颗棋子。

    邬得福终于开口道:“晚上在大哥那里低调一点,我知道你的能量了。这些天多学点经验,有案子就叫你去看,没案子的时候,到我这里来,学习分析案例。包大人那里,我给你安排一下,让他接见你一下,以后会让你的小队独立出来的懂吗?”

    李国楼感激不尽,虽然没有穿驴蹄水袖的官服,但甩袖子翻作揖的姿势,还是做得惟妙惟肖。嘴里就差叫“奴才!”两字,李国楼卑颜屈膝的学做大清帝国的顺民。

    邬得福闹不明白李国楼为何要到刑部衙门来,这么大的能量,一出手就是五万两,来到这里做一个年薪才十五两银子的小小队正,怎么说也说不过去。从外面打探出来的消息来看,李国楼是个另类,李氏家族的另类,大清帝国的另类,反正不是正常人。“不走寻常路”!这句话在李国楼上倒是恰到好处。

    反正最后的便宜都到他和包大人这里来了,真金白银是硬道理,再有洋人的新式燧发枪,武装到牙齿的衙门再也不是用绿头苍蝇的一张皮吓唬人,放出去的民团将还京师一个昌平。

    邬得福乐颠颠独自向后堂而行,去向包一同表功,兴奋的脸色通红。这个时代最后的一班顺风船,他将是大副,过不了多久,他会是船长。和平时代将要到来,血和青将在京师大展宏图,这是最坏的时代,被他遇见了。但有理想、有道德的邬得福坚信,他将把这个世界变成最好的。

    李国楼自个离开花园,没有再看一眼黄叶满地,他这次立了大功,为包一同解决了装备、资金、人员的难题,不过他还是不能乱说乱动,而是变成邬得福的亲信。嘴上没毛办事不牢,所以他还将接受历练。

    在没有把大佬杜先于上刑部衙门这辆马车以前,他将学习如何成为一名真正的捕快。对于这一点李国楼十分感兴趣,这是个锢人们思想的年代,只有像捕快这种走在第一线的人,才能看见黑暗的真实社会,李国楼想看清这个充满鬼神、科学、变革世界,已经变成什么样?案件才是他最感兴趣的事,这才是他花了大价钱来到刑部衙门的原因。

    能够在衙门的后花园漫步的人,就是特权阶层,李国楼跨出花园来到二堂的那一刻,就有人和他打招呼,“小李子好!”“小李子,有没有见到包大人!”“小李子中午请客,这一顿逃不了。哈哈哈哈······”

    当然李国楼还看到许多冷峻的脸庞,他们不削于李国楼的钻营取巧,好似他们是正人君子,超凡脱俗呆在衙门里,有写不完笔案需要他们奋笔疾书,他们扬起的吊销眼眸告诉李国楼,总有一天他也会烂在这块见不到阳光的地方。

    做事就会得罪人,霸占位子就会被人嫉妒,国人的劣根李国楼当然知道。李国楼含笑着一路点头而行,这次他穿过了大堂,第一次窥探了审案的地方,下一次他将站在一边看审案,不用多久他将坐在包大人边上的位子,这是李国楼最高追求。正三品的少卿官位,李国楼从来没有想过,没有战功、文采,这辈子是做不到这么高的位子。李国楼轻拂案几,一尘不染,看来包大人的长随还是认真负责,清洁工作做得不错。

    人生事业的第一步,李国楼走得那么坚实有力,已经得到最好结果,李国楼含笑如沐风,恋恋不舍的离开大堂,这里将是他一展手的舞台。

    李国楼才跨进天字大院,艾海蹿出来,拦住他的去路,精光铮亮的脑门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李国楼摸了一下艾海的脑门,说道:“急什么?是不是姚老大来了?”

    艾海嘿嘿一笑,道:“原来神探早有准备,倒是让我白担心了。”

    李国楼问道:“金二子在里面吗?”

    艾海不削道:“那还用说。”

    李国楼压低声音,道:“告诉马饼防着他点,老鼠屎会坏一锅粥,钱财不要外露。秃头把手上的扳指脱了,以后不许戴。”

    艾海咕噜道:“这是我祖传的。”

    李国楼恶狠狠的白眼艾海,说道:“那上次为什么不戴,给我保持本色,丙小队要保持艰苦朴素的作风。”

    艾海无奈的脱去手指上的大扳指,不满的瞅着李国楼心里不服,李国楼光鲜亮丽形象和邋里邋遢的捕快格格不入。

    艾海脱口而出,道:“小李子,你这样子怎么办差啊?我看你是要跑堂会去。”

    李国楼道:“给我老实点,不要猴子捞月,去把晚上的场子安排好,不要让我丢脸,有可能包大人会去。”

    艾海张大嘴,闭不拢了,惊讶道:“包大人会来捧场?”

    李国楼训斥道:“秃头,说你傻就是傻,这是包大人的场子,我们才是捧场的人。”

    艾海撸着光脑袋,嘿嘿傻笑,露脸的事哪个长官会放弃,这是载入史册的大事,京师的变革就从晚上的酒宴开始。

重要声明:小说《晚清神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