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合作无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乔尼小样儿 书名:晚清神捕
    李国楼进入客厅是和那巴子说几句,两人站在一隅低声说话,不让其他人听见他们在说些什么。

    艾海和李国楼交换一下眼色,两人已有心灵的沟通,那巴子摸不准他们想干什么?一双贼眼牢牢盯着艾海的举动。

    艾海行进到谢秀珠旁,挥手让其他人走开,明白事理的人知道,有些事是不能让别人听见的。

    谢秀珠依然坐着,现在她有了底气,似乎恢复大家闺秀的风度,不再哭哭啼啼诉说冤屈。到衙门录口供报案之事,自然有谢妈带着魏小七出面去做。

    艾海坐在谢秀珠旁,压低声音道:“二,这桩案子都在我们手里捏着,凶手已经被抓,我们替你伸冤报仇了。可以说圆满结束了,也可以说还没结束,就看你怎么做人了。懂吗?”

    谢秀珠狐疑道:“艾铺头,你这算什么意思?要好处明说,江湖规矩我懂的。不会亏待你们一晚上的辛苦,弟兄们要多少说一声。”

    艾海注视谢秀珠,看她会否装傻,一瞧她倒是真的没弄懂。便道:“二,那是小钱,衙门里的规矩是有邬师爷来找你开价的,我们只能讨些小钱,让弟兄们觉得没有白辛苦一晚上。我说的是天赐良机,是你想继续眈在魏府别院,手里捏着珍宝轩的三成股份,还是把魏府的一切都归你,这就看你怎么做人了。”

    谢秀珠愕然,问道:“艾捕头,你们不去抓王怡雪这个主犯?”

    艾海瞥眼谢秀珠,说道:“二,你也在江湖上混,这个案子我们破了没有,杀人凶手伏法了吗?已经很对得起你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支笔就在我们几个人手里捏着。若是我们找大商议一下,你说会有什么结果?还不是看在我们有缘份上,让你风风光光回到魏府大宅,以后名声也好,乐善好施的声誉传诵四方。你若是想改嫁,也会让那些权贵趋之若鹜。若是你想养几个小相公,我就不说了。”

    艾海将话挑明,这里的人要挖魏府一大块,就看谢秀珠肯不肯给?不肯给的话,谢秀珠还是眈在魏府别院,想也不要想魏府大宅,更别提珍宝轩里面的宝贝了。

    只有傻子会不答应,谢秀珠知道她也要改变人生了,魏府所有的一切,以后都是她的。只要大王怡雪被抓,没有人会去救大王怡雪,因为魏府的财政大权将会全部落入她的手里。

    谢秀珠咬牙道:“艾捕头,我什么都答应,只要让那个货入狱。最好处死,不处死,也要将货做的事公布于天下,你开个价吧。”

    这下倒弄得艾海犯难了,天赐良机到了他手里,不知要讨多少钱?艾海急忙跑到李国楼边,又将马德全叫来,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就会被其他人抢先,只要把大王怡雪抓进牢里,他们三个人就要发大财。

    李国楼知道艾海去敲竹杠,没有想到会敲这么大一笔,他想得深远,有侦探推理的头脑就是不一样。

    李国楼说道:“二位要做就做大的,魏府至少有十万两以上的资产,我们就要他一成,谢秀珠不肯也得肯,要知道遇见我们,她算是祖宗烧高香显灵了。但我们不能收一两银子,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早晚有人会知道。我们要做到滴水不漏,让我兄弟那巴子出面,要谢秀珠签一张契约,把珍宝轩的一成股份赠予他,以后我们都是珍宝轩的小股东。现在就签,签好了我们就去抓人。要快!不然姚大哥来了就晚了,好处到了他手里,我们吃个。”

    艾海嘴巴咧开,今生终于遇见明主,笑道:“小李子,放心吧。姚大哥不到上三竿不会起,我们有得是时间,但我会抓紧时间的,半个小时全部搞定,你就瞧好吧。”

    空的客厅里,谢秀珠签好名字画好押,那巴子哆哆嗦嗦将契约揣入怀里。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给李国楼介绍一个小差事,会这么快改变人生,以后可以直接和宫里的大太监打交道了。如今他左手珍宝轩,右手宝芝房,富贵的人生道路已经向他伸出两条臂膀。

    外面的捕快、衙役都以为里面的几位大哥,在敲一笔小钱,等会儿分给他们,规矩谁都知道。就是没有想到里面的人,胆子这么大,一场惊天谋,在光天化之下圆满落幕。

    艾海带着一帮人离开,他拿个签令是轻而易举的事,要去抓捕王怡雪。马德全则在院子里发碎银子,大家其乐融融,三名仵作到现在还没有走。

    李国楼行近到万年青边,问道:“万师傅,你们干嘛还不走,马车上的尸体要臭掉了。”

    万年青抚着山羊胡子,乐呵呵道:“放心吧小李子,既然案子破了,魏文少的尸体也就不用送到衙门里去了,待会儿还要搬进来,这里就要变成灵堂。我们挪动过魏文少的尸体,还要给死者上香,告慰死者一番。懂了吗?神探。”

    李国楼急道:“万师傅,以后千万不要叫我神探,还是小李子。道理你也应该懂的。”

    万年青呵呵笑道:“小李子,你真的会做人,还没有进衙门了,已经有兄弟了,以后我的两位徒弟你也要多多关照,我是没有几年奔头了。”

    李国楼低眉顺目,说道:“万师傅,开玩笑了,以后还是要你多多提点,合作无间,一起为民除害。”

    万年青没有看清李国楼的本质,点头赞叹道:“嗯!说得好,为民除害,是好汉。我交你这样的朋友,等案子结了,我们一起喝酒庆功。你请客!”

    李国楼有点脸红,他是为民除害,顺手发财,时间会让人忘记羞愧。大清帝国做事,都是要讲门第,成功是靠金钱铺路。他如今做的事,对得起天地良心。

    李国楼低头道:“那是应该,这里的兄弟都辛苦了,晚上我请客,地方万师傅说了算。”

    案子破了,大家脸上都有光,也都有功。其乐融融,同心协力的办差,就会有兄弟。都在说晚上不醉不归,好久没有碰见这么快破案之事,值得好好庆祝,这段时间衙门的霉运总算过去了,开门大吉!

    李国楼伸手将那巴子招来,说道:“快借点银子,我要到衙门里去,要拜好多瘟神。我的银子都在陈香芳那里,你去帮我拿回来,我实在没空到她那里去,你替我解释一下。”

    那巴子贼兮兮,说道:“银子我借给你,陈香芳那里的银票是你自己给她的,我才不向她讨呢。这不是找打吗?至于你没空的事,我会向她解释。我先走了,和小六子一起去珍宝轩,把那里安稳下来,凭我的嘴,以后安公公就是我干爹。”说完摇着八字步,准备跨出魏府。

    李国楼一把拖住那巴子,急道:“你搞什么搞,银子呢?”

    那巴子恍然大悟,急忙掏怀里,他也学李国楼弄了个皮夹子,也是放了一沓银票,叹道:“哎!都是你不好,和你在一起从来不掏钱,习惯成自然,这不能怪我。”

    那巴子油腔滑调,就差没有大声笑出来,他也会装。这里的人没有人看穿他的老底,俱都以为那巴子真的是包大人的亲信。

    那巴子给了十几张银票,加起来有四十多两,悄悄递给李国楼,说道:“小李子,千万别装大拿,会得罪上司的,一切按规矩来。还有借钱的事不要做,有借无还,就是那些王八羔子做的事。实在推脱不了,就给碎银子。以后腰包一定记住要带,铜钱才是流通货。低调一点,先去找姚错,把案说清楚,姚错要你怎么说就怎么说。再到衙门里去,包大人中午一定在,你请个安就成,别和包大人近乎,姚错会吃醋的。”

    李国楼说道:“我不傻精着呢,我们一起发财,这事不许向你姐吐露半字,她的嘴比你还快。”

    那巴子洒然而笑,道:“拜拜嘞您,费了半天的吐沫,我也不跟你嚼舌头了,借光儿,我找个豁亮的地儿焖得儿蜜去了。”

    那巴子扬手而行,潇洒的离开魏府大门,他的人生之路和李国楼同根相连,精彩的新篇章,犹如中午的大太阳当头照。

    李国楼看了看怀表,时间已经要到中午了,他有些急,直接走到马德全边,说道:“马德全帮帮我忙,带我到姚大哥那里去,今天的案子我要先向他报告。”

    马德全瞪眼道:“啊!小李子,你不到包大人那里去领赏啊。”

    李国楼拖着马德全往外走,低声道:“说你傻就是傻,怪不得十几年还在衙门里混得这么差,只想要好处,没想过要付出。看来你是学不会聪明做人,以后就扯开嗓门吓人,其他事不要你心,听令就行。”

    马德全叹道:“小李子,我才不傻呢,什么都看得懂,可人穷志短,这次我们可是虎口拔牙,别把小命留在这里。”

    李国楼摇头道:“马脸,以后你少说话,还有这衣服,就这么定了。再有钱也给我穿这衣服,哪天你不穿这衣服,就别跟着我混。”

    马德全不满道:“小李子,那你干嘛不穿朴素一点的衣服?”

    李国楼无奈,碰见一个没脑子的人,要说清楚才行,只好开口道:“马脸,说你什么好,人的本色懂吗?我一开始是这样,将来还是这样,大家也习惯。懂了吗?棒槌。”

    马德全懂了,可惜太晚了,他一辈子只能锦衣夜行,在衙门里只能做贫苦的四胞胎老爹。还有六个娃,家里一堆人等着他养活。

重要声明:小说《晚清神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