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不够老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乔尼小样儿 书名:晚清神捕
    厨师魏壮勇的口供没有什么新意,从他们吃完饭后,稍许休息一会儿,就开始打麻将。直到夜半三更散场,他们五人轮番上阵,没有事发生。

    李国楼倾听魏壮勇的话语,最后问道:“魏壮勇,你说二谢秀珠,看你们打牌时哈气连连,最后是熬不住才离开冬厢房,她坐在谁的后?”

    魏壮勇憨憨的回道:“是啊。二没有看多少时间就走了,还赖掉一局飞苍蝇的钱。二闲不住,喜欢看每个人的牌,她不坐的,一直转圈子。谁的牌好,她就站在谁的后面。她是主子,我们也不好说她。”

    李国楼扫视魏壮勇,这是个精力旺盛的人,还在这里装老实,脸上老实的表,内心是下作肮脏的**。

    艾海道:“小琴、谢妈来过这里吗?”

    魏壮勇抓着后脑勺,回忆打牌时的景,说道:“我老婆开始的时候来过,替我们烧好水就走了。至于小琴······我记得她来过好几次,是找徐飚的,大概小琴对徐飚有意思吧。”

    艾海嘲弄道:“魏壮勇,你不吃醋吗?”

    魏壮勇正色道:“我吃什么醋,小琴就像我妹子,她有喜欢的人,我替她高兴还来不及呢。”

    李国楼不由笑出声,又立刻忍住。暗自恼怒,为何他不够老练,连滴水不漏亦做不到,以后千万不能在嫌疑犯面前笑,这是要让罪犯反过来看穿他的老底。

    艾海揭穿老底,不削道:“魏壮勇,好似小琴说的与你不一样,你忘记你自己做过的事吗?”

    这下魏壮勇装不出笑容,尴尬吐露道:“我只是开玩笑,没有实际意义,这样不是显示出我和小琴是一家子吗?”

    艾海驳斥道:“若是一家子,你再这么做,就叫**。魏壮勇,你的老婆会知道你的真面目,你等着跪擦板吧。”

    魏壮勇哭丧着脸,甩手给自己两个左右巴掌,怒叱道:“我下流,我混蛋,我不是人,但我对谢妈是真心的。官爷,你们可以不说吗?”

    李国楼没有给魏壮勇一个圆满的答案,反而问道:“魏壮勇,你们不是四个人打麻将吗?为何适才你说是五个人呢?”

    魏壮勇嬉皮笑脸的说:“还是小李子好,老哥的终幸福拜托你啦!哦!是这样的,徐副总管肚子不舒服,曾经让徐飚顶替一会儿,出去大条一刻钟吧。回来时徐飚不肯下来,一定要打完一圈牌,徐副总管不肯,命令徐飚回去睡觉,要让徐飚明天去接大回府。”

    李国楼问道:“徐小虎是什么时候出去大条的?”

    魏壮勇道:“应该是二大叫一声以前半个时辰,也许一个时辰,大致就是这样。”

    李国楼气愤,喝道:“魏壮勇,你想清楚到底什么时候?”

    魏壮勇左思右想,开始扳手指头,在算徐小虎回来以后大了几副牌。最后无奈道:“小李子,我脑子笨不好使,大概就这么理吧。待会儿你再问问小六子、小七子、徐小虎,我可是竹篮子打水,全部露底了。小李子,我老婆那里你多多美言,大家都是男人嘛。”

    李国楼挥手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等会儿我再找你聊。”

    魏壮勇离开后,屋子里的人三人,互相探看对方,到现在还没有瞧出任何人和案件有关。最值得怀疑的人谢秀珠,在魏府里人眼里就是个大善人,没有听见一句二不是的话。而徐小虎也与谢秀珠没有交集,没有人是满游历的同谋。

    艾海说道:“你们看徐小虎有可能是案犯吗?小六子为何没有碰魏文少,就会喊杀人了!他们两人都有嫌疑,小李子你怎么看?”

    李国楼意味深长的说:“有时人的眼睛是会看错了,特别是案发的那一刻,谢秀珠躺在上,在睁开眼的一刹那,是否看到了杀人的那一幕?实在值得怀疑。再说她马上昏过去了,再醒过来,看见地上的尸体,自然而然会迫自己认为看见了杀人的那一幕。所以我认为,艾海,你的笔录要修改一下,对于谢秀珠看见案发时魏文少倒地的一幕,要打上问号。我不相信谢秀珠的口供,过几天你再问她,她保证会修改,这个女人,我听过她说了好几种杀人现场的描述,每次都不同。”

    艾海恍然,原来李国楼早已听过谢秀珠的案发现场阐述,对于谢秀珠的话,是抱着不信任的态度。

    艾海提起笔,点头道:“言之有理小李子,谢秀珠的话不可信。她是歌姬出,是夜猫子,理应能熬夜,既然知道夫君晚上要来,连化妆都要做到尽善尽美,是想让最美的一面,让魏文少看见。为何会在麻将桌旁频频打哈气,然后跑到房里睡觉,这与常理不符。而徐小虎来二府里,亦是太巧了,难道他是死神不成,把霉运带到这里来。至于小六子也有不合理的地方,既然胆子那么大,敢追赶逃跑的满八爷,为何没有摸一下主人的脉搏,就在叫老爷死了,这小子也不是好货。”

    马德全点头道:“高!实在是高,艾光头,你越来越有大将风范。”

    艾海呵斥道:“马德全,办案的时候,不许开玩笑,要叫长官。”

    李国楼打断了两名捕快的说笑,道:“艾海,你还漏了一人,小琴也有可疑之处,她为何几次三番去找魏飚,真的是看上人家了吗?魏飚比小六子、小七子模样好一点,但也换汤不换药,这个小姑娘·······”

    马德全喝道:“大姑娘!”他倒是没忘记小琴丰饱满,已经很有看头。

    李国楼改口道:“大姑娘,说话不打结巴,比二还要厉害,说谎话也不脸红。她既然能说一个谎话,接下来再说谎话,就是水到渠成。所以小琴也有嫌疑,在这里的人,我可以说,最会说谎的人就是小琴。谢妈看似老巨猾,但她的心思都能从她脸上看出,而小琴给我们看见的是一张俏皮可的脸,你说的话一重,她就哭。这是最好对付艾海的办法,马德全你看,最后艾海已经舍不得吓唬小琴了。”

    马德全恍然道:“哦······艾长官,你看上小琴了,如若她是清白的,我替你做红娘。”

    艾海打断话语:“去你的王八羔子,若不给你吃上一口,你会想起我。你让我喝你的下脚料啊,做你的白梦吧。”

    李国楼观看两位各有特色的捕快,他们一搭一档,好似看对方什么都不顺眼,其实看得出来,他们的关系最铁。艾海、马德全互相弥补对方的不足,又对现在所从事的工作充满,这么晚还愿意审问杀人现场的人,这是那些老捕快不愿意做的事。

    像万仵作自认验尸的本领无人能及,经验丰富骄傲自满,还要摆老资格,连杀人的案发第一现场也不愿意赶来。有经验又如何,不愿克服困难,对破案没有、决心,本领再高也没有用。李国楼不相信经验,他只相信站在案发现场是最重要的事,在这里他已经发现许多疑点,等着他来挖掘。

    李国楼想到他到手的官职,“丙队队正”能有三十人,虽然他以后的队伍人员奇缺,不到十人,还是以新人为主。但李国楼却觉得是机遇也是挑战,新人没有沾染上官衙里面的坏习气,比那些老资格不听令的捕快好,反而让李国楼感到大哥姚错对于他的信任以及期盼。

    李国楼不将边的人想得太坏,亦不把边的人想得太好,他对于捕快生涯充满期盼。这一个晚上所发生的事,让他兴奋,让他沉思,亦他的苦恼,有这么多疑问等着他解决。

    李国楼想到了最简单的解决方法,拍拍股走人,杀人犯已经被他擒获。明天一早风光无限的进入衙门,享受同僚对他的夸赞,长官姚错看他的模样,李国楼已经想象得出来。

    但心中的疑团没有答案,让他感觉有一份责任,他需要的是一张满分的答卷。任何纰漏蛛丝马迹,他也要刨根问底,这里有人说谎,有人害怕,有人作假。

    所有的一切,让李国楼感觉到他肩负的责任,他要为死去的魏文少讨回公道。那不是一个欺善怕恶的大商人,而是一个对手下人照顾有加的人。在魏府他没有看见尔虞我诈的争斗,却有人让的一个家庭破碎,他一定要将这个人抓出来,因为他感觉到谋笼罩在杀人案中。仓促的杀人案件,不可能没有漏洞,李国楼已经发现了蛛丝马迹,他要将真相找出来,大白于天下。

重要声明:小说《晚清神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