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靠感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乔尼小样儿 书名:晚清神捕
    小翠添完茶水,离开包间,临了还挤靠一下李国楼,要让李国楼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是要李国楼记得常来光顾她的生意。

    四人开始洗牌,十二圈麻将正式开始。先有东面的庄家姚错扔骰子,取牌时候,几名牌友都在看范大拿的手势。

    姚错侧坐着的瘦子金耳朵,从一开始打牌,一双眼睛,没有离开过范大拿的双手。此时李国楼才看出这名瘦子,也是六扇门的捕快,那双厉眼看人会让人觉得发毛。名叫金二子的捕快,应该不会打牌,来到这里也是想抓出范大拿使老千。

    李国楼感觉到金二子对他的敌意,大家都想捧住饭碗,已将对方当做人生道路上面的一道门槛,就看谁能踏过对方的尸体。强者为尊,李国楼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而手里却是一副烂牌,文钱、索子、万贯、风向一应俱全,浑不搭界,这要他怎么胡呢?

    开始一圈四个人都是小牌,李国楼虽然输了十几枚筹码,也没有当回事。他的心思亦在范大拿上,看见此人打牌,慢悠悠不紧不慢,谈笑风生,冲给那巴子一副大牌,还骂骂咧咧,责骂李国楼盯得太紧。

    范大拿打牌,规规矩矩,没有多余的小动作,摸牌、洗牌、打牌动作不快,动作娴熟,但绝对没有让人感觉眼花缭乱。

    四圈过后,那巴子一家独赢,他的小动作最多,抓耳挠腮,得意劲全部写在脸上。

    那巴子叫嚣道:“今儿老天爷开眼,我要把昨天失去的,全部拿回来。”

    李国楼随意道:“那巴子,别顶着痰盂装大拿,你就这点水平,吃进去的早晚给我吐出来。”

    姚错听得舒服,李国楼将范大拿也调侃进去了,李国楼给他第一印象非常好。小白脸李国楼开道,以后小娘子的便宜,他来占一点。不像边这个瘦猴金二子,小娘子都对带猴子在边的人没有兴趣,让他失去好多与美女近乎的机会。

    李国楼不喜欢非常严肃的打牌,平时他只是与几个朋友聚在一起打着玩,很少去赌场、麻将馆玩。现在有那巴子在边,让李国楼稍许轻松一点。他心里没有太大压力,这种牌局,就算霉到家,边的十五两银子也够了。再说边的范大拿也在输钱,李国楼更是放松,“老千”没有作弊,他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李国楼瞧见金二子紧张兮兮的神色,更是看不起这名捕快,这种货色大哥姚错还要带在边当“宝”,暗自发誓以后大哥姚错边的人,要换成他。

    金二子也与李国楼交换一个眼色,互相擦出火花,人生最大的劲敌出现了,往上爬的一条路,竟尔被假洋鬼子占据。人算不如天算,假洋鬼子有后台,来第一大队做丙小队队正,那是他垂涎三尺的宝座,岂容他人指染。这次就看老大姚错是否一如既往的顶住上司的压力,他可是第一大队的破案高手,老大姚错心里清楚,没有他的帮助,老大姚错的崇文门副使位子也坐不稳。

    金二子自信满满,他比李国楼占有绝对优势,因为他一心一意盯着范大拿一举一动,任凭谁都逃不过他的法眼,“鹰眼”二子的名号不是盖的,在他的注视下,范大拿大叫一声:“**全风向,五百文,三位客官给钱!”

    “啊!”李国楼站起来,他们才摸了十几圈牌,手里的牌还不成样子,范大拿竟然胡了全风向,这怎么可能呢?暗自懊悔,适才没有紧盯范大拿的一举一动,下一盘一定要抓出老千使的招数。

    李国楼看着范大拿的两只手,纤细柔软的双手,有多大的魔力?做到了麻将的最高境界,全风向**,这种牌李国楼一辈子也没有摸到几次。人家第一次糊大牌,就来这一手,没有使老千就怪了,李国楼仔细看着范大拿的桌面,他有着不一样的思路,因为他看见了一样别人没有注意的地方,范大拿面前的那圈牌还没有动过一张。四个人是在摸李国楼前的那圈牌,这个细小的景李国楼记住了。他还要看一看范大拿下一盘大牌,会在何时“糊了”。

    李国楼终于等来范大拿糊第二次大牌,这次是打到范大拿自己的那圈牌,他看着范大拿微笑的脸,心里更坚定范大拿在出老千。到底下家范大拿是怎么做到出老千的呢?房间里四个人都在紧盯范大拿的一举一动,滴水不漏,毫无破绽。这里的牌、骰子是麻将馆的,就算范大拿天赋异禀能看出每一张牌,但也不可能这么快胡下来啊。一定是偷牌,只有这条路才解释得清楚。

    李国楼继续紧盯范大拿的两只芊芊细手,那是一双小姑娘的手,范大拿摸牌,还会翘小指头呢。为了什么一个大男人会翘兰花指呢?范大拿看起来是有一些娘娘腔,但这名老千真的是娘娘腔吗?还是故意装出来,李国楼对范大拿越来越感兴趣了。

    范大拿的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完美无缺,不快不慢,让人看得清清楚楚。打牌、胡牌、摸牌、理牌,就算赢了一大堆筹码,也胜不骄败不馁,没有讽刺输的人。比那巴子赢了就翘尾巴,输了就骂骂咧咧的样子,不知好多少。范大拿的牌品非常好,从来不催促别人打牌,而轮到他打牌,非常迅速,想都不想,脱手而出,一张牌落到桌面之上。

    李国楼已经瞧出,从动作的流畅上,不可能抓出范大拿的把柄,不论你从何种角度来看范大拿打牌正规动作,没有一丝破绽。那就是说,用眼睛是看不出范大拿使老千的。李国楼闭上眼睛,不再去看,他要用心去聆听真相到底是什么?

    金二子用手帕擦拭着脸,他有些急了,直到如今他还没有看出范大拿使老千,难道长年抓老千,会栽在这条沟里面吗?老大姚错给了他这个机会,他会让到手的机会白白浪费吗?眼前的假洋鬼子是那么潇洒自如,输了十两银子还在微笑,是个有钱人啊!这让他怎么和人家比,以后姚错为了每月的进贡银两多少,也会挑选李国楼做丙小队的队正,难道今生只能做一只拍马的哈巴狗,出人头地的机会就是看谁有钱吗?金二子不相信李国楼会抓出老千,范大拿是靠天赋赢牌的,苍天在上,人家也是有输有赢,不是每次在好运麻将馆赢钱的。虽然今儿范大拿运气好,赢了二十几两银子,但那就是实力。

    金二子已经无计可施,自圆其说,等着十二圈牌打完,早点回家。不过看到老大姚错难看的脸,他有点害怕,不会拿他做破碗吧?一摔了之。

    姚错红脸上趟下汗水,他今儿是破釜沉舟,借了高利贷来赌一局。没有想到打了七圈已经输了十两银子,他已经破产了,十一天输了一百多两银子,家无余财。像他这个位子,每月好处也就十两银子。这十一天就是噩梦,将他一年多的积蓄全部耗尽,他对于边的金二子已经不抱希望,不停的对那李国楼使眼色,询问李国楼有没有看出范大拿使老千?

    麻将桌底下互相碰不到,要不然那巴子会踩死李国楼,吃干饭长大的,到现在还看不出范大拿使老千,差事不想要了吗?他也急,输得快要到十两银子了,一家人两个月的花费,两个晚上就没有了。

    这笔账到底如何算呢?唉,还是算到李国楼上,谁叫他有钱呢。那巴子已经从李国楼上赚了二百多两银子,他怎么肯让这只金鸡离开京师到外地做官去呢。抽佣金能抽多少?只要将李国楼边,那巴子相信,他不是买栋四合院,而是成为京师里呼风唤雨的大商人。算无遗策的那巴子这才说出一番假话,将李国楼牢牢按在京师这块风水宝地上,光明的前程初现曙光,宝芝房已经动工,他成功的忽悠上下家,有人出钱,有人出力,而他只需要动动嘴。

    李国楼一个人都没有看,他只是在用心,有时与人较量是要心去想,用眼睛是看不见真相。这一次他用尽了心思,打出一张三万贯。

    然后范大拿出手了,他伸出右手到李国楼面前摸牌,动作依然秀气,带有娘娘腔的劲,他信心百倍,这是他最后一次踏入好运麻将馆,这次他要大杀四方。

    倏忽之间,一只手伸出,桌子上两只手怪异的握在一起。李国楼出手了,他的手是那么的有力坚强,牢牢把控着一切,真相总会浮出水面,谜团总会被人解开。

重要声明:小说《晚清神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