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武馆打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乔尼小样儿 书名:晚清神捕
    李国楼不削道:“大哥,你现在就给我下,我借给你们的钱,就可以吃一辈子。我要是安安稳稳过一辈子,不会被你们拖进这桩买卖里去。现在我犹如落在半空中,云我蹬不上,地又沾不到,人生已经没有目标了。”

    那巴子叫道:“怕什么!不是还有我吗?放心吧。告诉大哥,你最想到哪个衙门做事,包在我上。这种小帽子,不再会有人来捣乱了。”

    李国楼心思:哪个衙门的差事,是他喜欢做的呢?其实不用多想,每天晚上秉烛看书,那些是英文书,《佛尔摩斯探案集》是他最喜欢看的书,李国楼喜欢上英语,在英文上,下了一番苦功,字字研究英文的字句。柯南道尔的侦探小说,是他最喜欢的书。梦想之中,他会化佛尔摩斯,侦破各种案件。“刑部衙门”当然是他第一选择,此生能够破一件案子,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李国楼瞪大眼睛,说道:“大哥,我想到刑部衙门去,要专门办案子的部门。我可不要在衙门里混吃等死,巡逻这种差事,千万不要我去干,不然我回老家了,住在京师还有什么意思。”

    那巴子一拍脯,打个酒嗝,凶巴巴道:“放心吧,大哥知道了,这种小地方,塞进一个人,还不是小事一桩。若是大哥办不到,以后就不再京师混了,直接买块豆腐撞死算了。”

    那巴子又道:“假洋鬼子,你也别想得太美,衙门里不是每天都有案子的,没有案件的时候,不巡逻收好处费,谁养的活一家老小啊。”

    李国楼差点跌倒,急忙拉住马车上面的扶手,问道:“大哥,衙门里这么清苦,赚的钱还养不活自己吗?”

    那巴子叹道:“假洋鬼子,你喝洋墨水喝多了,不知道国。大清帝国还要给大英帝国赔款,每个衙门都要紧衣缩食。如今你们院子的马大棒子也比衙门里的人挣得多。懂了吗?棒槌!”

    “哦······”李国楼恍然大悟,原来官差欺压百姓是出于无奈,上梁山之举,值得原谅。以后他被路人甲乙丙丁唾骂,也会释怀。青衣大头的衙役装束,也是好看的,不过能做便衣,随便穿什么都行,那就“破费特”啦!

    那巴子敲击车厢,大叫:“停车”又道:“三弟,我憋不住了,你要不要来?”

    李国楼恼怒道:“那巴子,都是你不好,给你一说,我也有了。”

    但见两道影躲在小巷的拐角处,一起浇水灌溉。京师里就是这样,脏乱差。马粪、驴粪、陀粪、还有人粪,遍地开花。国家贫穷,没有钱装扮门面,再加上国人的劣根,京师是肮脏、丑陋、贫穷,又是富有、奢华、威严,这样的怪胎,完美的组合在一起,让人流连,让人痴迷,让人感觉到这座城市的魅力。

    李国楼眈在京师一年许,他已经上这座城市,连京片子也学得顺溜。

    下午的空气中蔓延着一股香气,那是鸦片馆里传出来的味道。没有能力享受“福寿膏”的烟民,蹲在鸦片馆门口,求爷爷告,讨钱讨一个烟泡子。李国楼坐在马车上转过头去,眼不见心不烦。他只是个平民百姓,国家大事轮不到他发言,大清帝国对外开放,将国外好的不好的全部带进来了。而他从来没有为自己的祖国出过力,希望这次踏踏实实做一件事,不再白做梦,空谈国事。

    “青衣大头”是李国楼走出的第一步,李国楼脸上露出笑容,他终于有新的希望,人生的彷徨一扫而光。他踏进了四合院,先睡个囫囵觉,做一回大侦探佛尔摩斯,在梦里搜寻,他的“尖果”到底在那里飞?

    北海武馆里,十几名徒弟在练功,李国楼也在其中,这几天他都没事,整天耗在武馆里打斗。自从他跑到宝芝林砸场子,就在京师武馆里有些名气了。北海武馆里的徒弟,都以打败李国楼为荣。还有其他武馆里的人跑到这里找他切磋,真的如那巴子所说,砸场子是最快让他出名的事

    武师之间切磋上缚有护具,李国楼连赢第三场,第四场终于被南天镖局的一名武师,一脚踢倒在地。众人齐声叫好,大声表扬“火云脚”古力图功夫了得。

    李国楼坐在木制地板上,脱掉护具,今天的比赛终于结束了。心里暗自庆幸,没有像王五般走火入魔,梦想继承师父燕北豪的北海武馆。他从来没有想过练成功夫高手名扬天下,开武馆或是镖局不是他的梦想。

    如今李国楼一淤青,眈会儿他要去跌打师傅那里去按摩、治疗。想到晚上睡觉翻都会疼得醒过来,今儿又有新的伤痛,他吃不消想打退堂鼓。还有十几名京师各处的武师找他切磋,排名已经排到五天以后。开始二天他还兴奋的,有这么多人找他,大家只是切磋,带有护具,不会出意外。但打到今天他再也笑不出来,连张嘴说话,上的肌也会痛。

    李国楼仰头道:“火云脚,你不要傻笑,得意什么!小弟打了三天了,已经透支了。咱们过十天再打一场,这几天我不打了。王五你是混蛋,找来这么强的人,我从来没有说过打遍京师无敌手,你们哪个说出这种话的?这是欺师灭祖,想要我早点死啊。”

    火云脚古力图心里知道李国楼的厉害,他是靠车轮战赢了李国楼,岂能将到手的荣誉抛弃。

    火云脚粗声粗气道:“不打了假洋鬼子,为国争光的事我做过了。赢了一场我已经名扬京师了。”

    王五道:“假洋鬼子,说你打遍京师无敌手这句话的人,你这么聪明还猜不出来吗?这次是我们北海武馆替人背黑锅,我的师父比窦娥还冤。这种不地道的事,只有小人还有女人会做。想一想你得罪哪个女人啦?”

    李国楼大怒,腾而起,说道:“王八羔子,你太坏了。没人的时候你故意不说,现在这么多人,你叫得震天响。你是想在京师坏我名声啊!这件事咱们没完。”

    王五急道:“假洋鬼子你别冤枉我,别对我摔咧子,这是我刚扫听到消息,不信你问火云脚,是他告诉我的。”

    火云脚瞥眼王五,无奈道:“是的,没错!假洋鬼子,你认真反省一番,做人要地道,亲了小铃铛,大的尖果也要亲。不然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李国楼暗恼,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他与小寡妇陈香芳,还有钱大嫂的事,被人编排。虽然马大棒子毫不在乎,但总有一天会传到他哥哥姐姐那里去,他要怎么做才能打消哥哥姐姐的疑虑?每天在北海武馆打架,早已打腻了。死鬼那巴子这几天死到哪里去了,怎么衙门的差事还没有着落?

    李国楼期盼的侦探生活,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实现。廊间吊在一角的竹篓子里,两只蝈蝈“咀咀咀”鸣叫,李国楼的脸看向院外的天空,蓝蓝的天上飘浮的云朵,诉说着他的梦想还在空中,未来遥远时光还在流逝,男儿的血就发泄在这块对决的地方吧。李国楼再次焕发斗志,明天他还要战斗下去。

    李国楼离开北海武馆,手提着两只竹篓子,里面的两只蝈蝈不再鸣叫,他想到黄麒英也是跌打师傅,相隔一条街,想想还是算了,还是到家里近的胡师傅跌打馆去贴几张膏药。

    下午的阳光不再刺眼,李国楼心好了许多,腰上的狗皮膏药发挥着余,他神清气爽的回到洪敞胡同。路边剃头匠周财富一面在替人理发,一面狭促的给了李国楼一个迷糊眼,闹得他有点懵,从未觉得周剃头与他是好朋友,干嘛给他来这一手。

    离院子还有三十几步路,抬头看见了院子里的大榆树,两道影直冲向李国楼。牛牛、妞妞好似知道一件秘密,急匆匆奔至李国楼前,拖着他的双脚尖声说道:“李叔李叔,你姐姐来了,还有你一个小铃铛,自称是你十三姨,你们家的关系怎么这么乱呢。”

    李国楼听到的第一反应,就是转而逃,走了两步又转过来,这里是他的家,难道怕陈香芳到这种地步,连家都不敢回了。上次他带着陈香芳看房子已经让李叔李经略误会一场,好似在看他的笑话。今儿陈香芳带着女孩寻上门来,他要怎样处理这件事呢?

    李国楼俯,问道:“妞妞,你给我说清楚,那个女人自称是我姐姐吗?”

    妞妞点头道:“是啊李叔,她还借了我家的炉灶,在给你做晚饭呢。不过我看她很可疑,所以带着弟弟出门告诉你一声。”

    李国楼捏一把妞妞的小脸蛋,笑道:“聪明好好读书,下礼拜你们要住宿在学校里了,都准备好吃苦了吗?”

    妞妞抬头坚定无比,咬牙道:“放心吧李叔,我们一定不做逃兵,请看我们的表现吧。”

重要声明:小说《晚清神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