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更更更新

    第9.章

    “……”怔怔的看着季如水,看着这几乎和之前一模一样的场景却说着完全不同意思的季如水的脸庞,酒吞似乎有些没反应过来。

    为什么季如水会在?为什么我会在这?这里是哪里?什么叫自由了?问题连续在脑海闪过,还没来得及思考完毕,突然,他看到了站在一旁的影,下意识望过去,微微睁大眼睛,瞬间,他明白过来了。

    原来如此……如果是这个男人的话,的确没有做不到的事了。

    回过神来,撑起体,他看了笑眯眯站在一旁的麻仓好一眼,再看了眼季如水,垂下眼帘沉思。他已经感觉到了体内束缚自己的那股力量消失了,他明白季如水那句‘自由了’是什么意思——他死过一次,所以他和她之间的奴契也就不存在了。他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季如水还特意让麻仓好救他?救了之后明明还有机会再次给他下奴契但她却没有这么做反而放她自由?

    他抬头看向季如水。似乎看懂了他眼中的疑惑,季如水同样回头看了眼后的好一眼,然后又回头看向他。

    “没错,的确是他而被救回来了。但是不用和他道谢,因为我们会死也是因为被他牵连。”她朝他点了点头解释道:“你上的奴契如你所感觉到的,它解除了。”

    解除了……

    听到最后一句话酒吞沉默了一会。这是他从与她定下奴契那天便一直期待着的事,但真正到了这个时候,酒吞却发现自己没有那种期待已久的事突然实现的那种激动与兴奋,反而有种……淡淡的迷惘。

    他和季如水之间本就是因为奴契联系在一起而被强制留在她边,一开始他的确有一百个一万个不愿意,但后来,他知道自己心底某处在不知不觉时已经承认了季如水已经成为了这世上唯一让他认同的人。可是就在此时,他突然和这个唯一让他认同的人断掉了唯一的联系。

    他……没有站在这个人边的理由了。奴契一解除,她还是阳师,而他则变回最原本的百鬼之王酒吞童子。

    “真是让人惊讶呢,你居然没有重新趁机再次用奴契束缚我,你就不怕我重新回到山上做我的百鬼之王继续害人类吗?”扯了扯嘴角,酒吞抬头看向季如水嘲讽道。

    一旁,好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

    季如水听到这话也没过多的反应,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我说过,只要你哪天除掉心鬼哪天便是你恢复自由之。我向来都是遵守承诺的。”

    什么?酒吞一怔,有些没明白过这句话的意思。

    季如水也并没有在这事上再多做什么解释,她后退了几步离开了的附近,确定没有了俯视的视觉,她站在不远处与他平视。

    “作为你终于自由,你前主人我就大方的送你一份礼物吧。”

    “礼物?”他挑眉,有些不懂她在卖什么关子。

    季如水朝他眨了两下眼睛,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似是随意道:“哦,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嘛,我找到你母亲了。”

    “……!!!”

    面对酒吞骤然突变的神,季如水微微扬了扬嘴角,一副得逞的神。眨了下眼睛,她朝他肯定地点了点头,然后一字一顿道:

    “你没听错。酒吞,你想见你母亲吗?”

    *

    在这之前,关于母亲的事酒吞有想过很多种可能:他找到了所谓的三界外找到他母亲将母亲带回来;他到了三界外找到母亲却无法带回母亲自己也无法再回去;他一直都找不到母亲一直寻找着。甚至!他还没找到时便已经死去这种可能也都已经考虑过,可是,他唯独没想过的是会是以这样的场景,这样的方法重新见到母亲。

    看着季如水用着那颗被她一直带在边的那颗明珠将被铁锁重重困在镜子中的母亲解救出来,然后他便这样看着母亲从镜子中走出,落地,抬头。

    “……风丸……”

    那许久没被唤出过的名字重新被温柔的唤出口,一时间,酒吞竟不知道如何回应,只能这样怔怔看着母亲那张许久未见的美丽的容颜。

    ……母亲……

    “怔着看什么?居然看着和自己长得差不多的自己母亲看呆了,你还真是无时无刻都在自恋这啊。”

    收好映,季如水抬头看着一直站在一旁的只会发怔看着自己母亲却什么话都不说的酒吞便走了过去。

    “……”酒吞回过神,侧头看向她,眼神有些复杂。

    从他醒来到现在不过两个多小时,说着什么趁打铁,似乎一早就和麻仓好交谈好,在他弄明白所有事后季如水立刻让麻仓好将他们两人偷偷送潜入地狱,而季如水来是因为需要用强大的力量破坏掉锢他母亲的枷锁,让麻仓好来是不可能,而他的力量还没强大到足够破坏这个存在了上千年的封印,那么剩下的就只有拥有神奇力量的季如水了。

    可以说,季如水是他酒吞的人生的转折点。如果没有遇到眼前的少女,他在平安京能继续混得风生水起,不用在这个变态满天飞的世界里到处遭受压迫,但同时,他会一直寻找那根本不存在的三界外而无法找到母亲,因为他不会猜到,原来所谓三界外根本便不存在,千年前那些道士不过利用了锁魂术将母亲的三魂七魄锁在了地狱,才让她无法投胎转世。虽然在一开始季如水上吃了很多苦,但她帮他完成了他的愿望。

    他的幸与不幸都被纠缠在这个少女的上。

    “不要用这眼神看着我,会让我头皮发麻。”迎着酒吞复杂的目光,季如水斜了他一眼。

    其实他这么帮酒吞也不全是为了帮他而帮他,也存在一部分私心。她知道在未来酒吞因为某些原因死去了,而自己到那时也因此没有帮他找到他的母亲解开他最后的心魔。

    那是十年后的自己,所以她能猜出10+自己会有怎样的失落愧疚与不甘。为了不再有那样的未来,所以就像十年后自己改变这个过去一样改变酒吞的过去,找到酒吞的母亲,消除酒吞心鬼。‘过去’改变了,那样‘未来’的她便不会有像勾阵所说的愧疚了吧。

    某些程度上,这的确算是为了‘自己’吧……

    “你们两个要说什么便快些,时间并不多。”好说过,由于她和酒吞都属于生魂,在地狱不能待太久,最长半个小时。

    她向另一头过去,路过酒吞时她顿了顿脚步,转头,意义不明地看了他一眼。

    “我在那边等你。”最后,她什么都没说只留下这么一句话便离开了,黄泉门外很快剩下两人。

    酒吞看着季如水的影消失的远处巨石之后,沉默了一会,他缓缓回过头。母亲依旧站在原位,繁琐的华丽的十二单衣拖拽在地上,美丽而祥和的脸和千年前一样微笑朝她慈的笑着,仿佛从没变过。

    “……母亲……”

    “原来已经有千年的时间了啊。”走到酒吞边,女人抬头看着那张与仅剩记忆中有些出入的脸,缓缓抬起手抚上那与自己十分相似的脸庞,幸福而知足的微笑着:“真的已经长大了呢,变得差点连母亲都认不出来了。我的风丸啊……”

    “我……”动了动嘴唇,酒吞发现自己一时竟不知道该回应什么。

    的确,寻找母亲是这么多年来支持他走下去的唯一动力,为了这事他干尽坏事,甚至出卖灵魂堕落成妖魔。像母亲所说,他变得连她都差点认不出了。的确。他再也不是母亲记忆中那个善良纯真的风丸,在他成那刻起他便不是风丸,不是母亲的风丸,他是酒吞,鬼王酒吞童子。

    酒吞童子没有拥抱母亲的资格和勇气。

    女人温柔的注视着眼前的人,仿佛知道他想什么似的,她微微一笑,上前走了几步,抬手,然后突然抱住了他。

    “母、母亲……?”

    “没关系的风丸。没关系的……”

    感受到怀里的人瞬间僵硬的体,女人理解般笑了笑,抬手慢慢抚上那有些发硬的后背,一下,一下,动作轻缓,声音轻柔,像是安慰一个手无足措的孩子一般。

    “知道吗风丸,于母亲来说,不管孩子怎么变,孩子永远都是母亲的宝贝。所以无论做过了什么,成为了谁,对我来说,你就是我唯一的孩子,我唯一的风丸。所以,你没勇气做的事,母亲来替你完成。因为,你是我的孩子啊……”

    “……”

    僵硬着子,听着在耳边响起的久违了如此多年的温柔的低喃,酒吞的眼睛倏然睁大着。

    是了,就是这种温柔,就是这种温柔让他不惜一切抛弃人类份、屈辱成为奴式也要苟且偷生活下来,就是因为他贪念母亲给他的这种温柔。

    母亲……

    这个世界上,这种温柔,这种温暖,只有母亲才能给到他。所以……所以……

    “母亲。”微颤着,缓缓抬起手,他轻回抱着那个让他寻找多时眷恋不已的怀抱,像个寻找回失去的宝贵玩具的孩子一般,紧紧的抱着,不肯松手。

    女人微笑着,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拍着他的后背,一下,又一下,仿佛要驱散走眼前的人所有的不安与彷徨。过了好一会,她才轻轻推开他,抬头看着已经比他高出一个头的人。

    “已经长那么大了,风丸还像个小孩自己一般呢。”说着,女人微微笑了一下,然后,她看着那张与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脸,眼底闪过一丝伤感。举起手,她抚上他的脸庞。

    “抱歉,风丸。抱歉啊……”一边轻抚着一边低声喃喃着:“那是母亲就这样离开你,有着这样一张脸,之后的子你一定过得很辛苦吧。对不起啊……母亲没有陪在你边……真的,对不起……”

    酒吞定定看着母亲几秒,突然,他扬起嘴角微微一笑,“这怎么可能怪母亲呢?都是那些人的错,所以,我已经让那些人得到报应了。所以母亲,我一定会带你离开这里的。绝对!”

    女人没有回话,她只是深深看了酒吞一眼。慢慢收回手,她转看向后不远处的门一眼。

    “母亲?”感觉到女人的视线,酒吞有些疑惑的看了她一眼,然后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然后便看到了不远处那座门。

    ——黄泉门。

    “那个是进入轮回之路的最后一道门。”

    “轮回之路?”想了想,他恍然明白过来,猛然抬头看向母亲,只见母亲神温和安详,仿佛感觉到他的好惊异,她回过头朝他安抚般笑了笑。

    “人的命是注定的。千年前我的生命已经结束了,只是受到了封印没有踏上轮回之路。而现在,那个小姑娘帮我解除了封印,那么……我是时候去回归原位去走我没走完的这条路。”

    “注定?”他微皱眉,“于我来说没有注定之说。母亲请放心,我一定会带你出去的!就算与整个——”

    话还没说完,女人突然抬手捂住了他的嘴巴,她摇了摇头,朝他笑着,笑容里有着说不出的解脱与柔意。

    “风丸,不要阻止,不要说蠢话,因为这是母亲必须走上的路,也是母亲的选择。于我来说,这才是对我的解救了解脱。风丸,你懂吗?”

    “……那也带上我吧!我也要和母亲一起离——”话,戛然而止。在那句话将要说出口的瞬间,那个从来没有过于表的清秀的脸突然划过他的脑海,让他有那么一瞬间将‘离开’儿子哽于喉中。

    ……季如水……

    女人看着自己儿子那似乎有些迷茫的神,微眯了眯眼睛,眼睛里满是笑意与明了。

    “怎么呢?有什么事让你舍不得离开的吗?”

    “……”

    “好不容易找到的,真的舍得就这么跟我走吗?”

    “……我……没有留下的理由。”过了好久,酒吞突然道,他抬头看向母亲,眼神带着些迷茫。

    “理由?”

    “……嗯,理由。以前是因为是她的奴式而留下,现在……我和她没有关系了,我没有理由留下。”

    女人静静看着他几秒。“风丸。”突然,她低唤了他一声,“为什么留下需要什么理由呢?你想要留下的心一定是最好的理由。最主要的是,你是否真的想要留下,想要留在那个人的边。”

    想要,留下的心……?有吗?

    ……是的,有的。可是……为什么呢?他喜欢季如水?那个总是冷冷淡淡却总是意外心软的少女?不,他知道,他对她的绝对不是喜欢。可又仅仅只是认同吗?仅仅因为认同让他放弃和母亲一起离开?

    “要是你真的不确定这种心,那便离开吧。但这种离开不是与我一同离开,只是暂时离开那个人的边,好好清静一段时间,整理好自己绪再面对那份另自己摇摆不定的心,这样,当你真正明白时你才有回头的机会。”

    看着酒吞随着她的话而渐渐清明的眼底,女人笑了笑,她知道,他心里已经有一个决定了吧。现在,他放不下的不是她,只是被那个一定要带她离开的执着所束缚着罢了。所以,为母亲的,最后能做的事就是斩断那些阻扰自己孩子的束缚,然后,推他一把。

    “风丸,知道吗,母亲希望你不要做让你自己后悔的事。”走前一步,女人抬手轻轻整理着他的衣服,语气温柔,像是交代着什么:“母亲知道的,如果你真的跟我走,你会后悔的,因为现在的你在犹豫。母亲知道现在的你很好已经很满足,现在,唯一不放心的便是你的未来。所以……我希望你能亲眼看着你能选择一条让你不后悔的路。所以……”整理着衣服的是双手一顿,女人蓦然抬头,朝他一笑,轻轻用力,推了他一把。

    “回去吧,风丸,回到那个少女的边吧。”

    “母亲?”被推的后退了一步,酒吞抬头看着她。

    “回去吧,你后那条才是你该走的路。”伸手,女人指着他后那条笔直的小道,“看,那边还有在等你的人呢。”

    等他的人?酒吞一愣,回过头看去,只见离他差不多百米远地方的巨石旁露出衣物白色的一角。他一怔。

    ——我在那边等你。

    季如水在等他?

    是了,季如水在等他。

    心……重要的是,心

    他……想留下!他想留下弄清楚他对季如水的感

    他——!!

    “……母亲。”回过头,酒吞看向母亲,那双与她神似的面容已经没有了之前的迷茫,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坚定。她许久不见的坚定。

    是呢,她想起来了,她见过这个眼神呢。在很久很久以前,那孩子曾用过着眼神和她说过:

    ——放心吧母亲,风丸会很快长大,变强,然后会一直保护母亲!

    真的……让人怀念呢。现在,这孩子的确长大了,变强了呢。然后……

    “嗯,去吧。”

    然后,有了想要保护的人。

    她笑着,看着他,目光满是温柔与慈:“走吧,走上那条让自己不后悔的路。这次,就让母亲看着你走完。”

    “……好。”

    看着母亲,看着她那温柔的笑容,酒吞点了点头,看了她最后一眼,一凝眼神,转,他抬脚一步一步的离开。

    他感觉到了后的目光,他甚至能想象出后母亲那温柔的神。他知道,她总是那样,不管什么事,母亲总会温柔体贴的注视着他,然后成为他所有行为的精神动力。这次也是!所以,他会走下去,这条路,他会走下去。虽然没能和母亲一起走很遗憾,但他知道,如果真跟了母亲走他更会后悔。在遗憾和后悔之间,他选择了遗憾。所以,一步一步,他走的毫无停顿,也毫不回头,因为他不止要告诉母亲,也要告诉自己,这条路是他自己选的,他不会回头,也不会后悔。

    他,风丸,不后悔为母亲走上妖魔之路。

    他,酒吞童子,不后悔此时为季如水与母亲走上永别之路。

    他抬着头,看着面前那个巨石之后,想象着那之后的那个影,然后一步一个坚定,印在小道冷硬的石板上。然后,他走到了那个人的边。

    “哦?已经说完了?”感觉到他的走近,季如水从巨石后走出,她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百米之外那个似乎定定遥望着这边的红色影,再看了看一直看着她却似乎完全没有回头迹象的酒吞,她眨了眨眼睛。

    “那走吧。”似乎明白什么,她并没有多问,只是点点头,然后转带头离开。

    酒吞静静看着走在面前的人影,感受着后那似乎一直未曾移开的温柔的注视,他垂下视线,然后几步跟了上去。

    “很让我吃惊。”感觉到酒吞跟上来,季如水双手被在后平静地说着:“我还以为像有那么严重控母节的你会跟着你母亲离开。”

    “……”

    季如水看了眼不说话的酒吞一眼,眨了下眼睛,回过头,也不说话了。

    两人并排不知道走了多久,久到都让季如水怀疑好是不是打算就这样将她和酒吞扔在地狱里让他俩自生自灭时,酒吞突然停下了脚步。

    跟着酒吞一同停下,她回头看着他。

    “季如水。”

    “嗯。”

    “我们的奴契解除了。”

    “是的。”

    “你能放我离开?”

    “当然。”

    “好。”一点头,酒吞直视着她,语气平缓而坚定,“一回到去,我便打算离开。”

    她回视着他,两秒,然后点头:“……好。”

    作者有话要说:嗷嗷嗷!!亲们!阿林回归啦~!!!

    真的非常的抱歉!!在这两个星期内本说好尽量更新却一章都没更新!!

    但阿林实在没办法啊,我每天八点上班,晚上八点到回到宿舍,排队洗个澡来都十点多了,根本累到没有时间,也没有心码字了,这几天连电脑基本都没开过,所以连上晋江写请假条的时间都没。

    有一天阿林还上到晚上11点多才下班,地铁都没,还要自己坐的士回宿舍QAQ超惨的有木有!

    于是,为了补偿大家嘛,阿林已经很努力在这两天内码出这章六千字呢!!

    然后谢谢叉子小姐在阿林断更这段时间还扔了个地雷!谢谢大家在这断更期间继续的支持!真的非常感谢!!阿林你们=333=

    然后给大家看看定制印刷的封面,很单调简单,因为是随意让人免费做的→→

    不过阿林还是喜欢效果图出来的感觉的!干净简洁的!我觉得有感觉的。就是太过简单了些而已→→不过毕竟是让人免费做的,也不好意思多加什么要求啊,是不是?

    因为字数多,所以肯定需要印刷两册。

    第一册:

    第二册:

    效果图:

    颜色参照效果图的蓝色,两册的蓝色都参考效果图的蓝。

    最后!谢谢十月四亲做的封面!!非常感谢!!!

    虽然吧,我觉得似乎真的不会有人买,→→但阿林还是会努力修文的。

    最后!谢谢大家的等待!!!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