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更更更新

    第3.章

    季如水回到基地时好正在基地里,他正坐在面对门口的板凳上,翘着腿,一手撑着下巴,一副等人的模样。

    “哦?如水回来了?欢迎回来。”看着进门的季如水,好笑眯眯的开口。

    季如水顿了顿,走进去,她环视了一下周围,发现除了星组成员外其他人全都不在,然后很快的,她想到刚刚袭击了道莲的力克拉姆四人的目的——给火灵狩猎食物。

    想到这,季如水的目光沉了沉,她抬头看向坐上的人。

    “是哦,他们还没回来。”好笑眯眯给回答她内心的话,“说来,如水这趟出去有收获到什么吗?”

    “我出去干了什么你不是清楚的吗?”走到一旁坐下,她给自己倒了杯水。

    就是因为清楚以她的能力什么都做不到,什么都改变不了,所以才这么无所谓的随她跟去。

    “道莲死了。”喝了口水,她突然幽幽开口。

    “哦,那可真是个坏消息啊。”

    季如水转头看向他,她没记错的话,在昨天麻仓叶还没比完赛看到人家道莲离开他就丢下比赛中的弟弟颠跟过去还说出‘莲,你迟早会属于我的’这种让人YY不能的话,不就才一个晚上过去而已么,怎么人家死了却一副毫无所谓的欠打模样?

    果然,二好心,海底针啊……

    看着一遍喝水一遍心里默默吐槽他的季如水,好微微一笑,“如水不用担心,有那家伙在,以他的格,不会轻易让那群人轻易死去的,说不定,莲还可以因此因祸得福哦。比起道莲,我更对如水难得会因为他们而插手我决定的事有兴趣哦。”

    季如水顿了顿,抬头与他对视,不语。因为有些事在他问出口时不必开口他便可一清二楚的知道,而她在等他知道后的反应。

    他们的世界是一场漫画,在没有她的原本世界里他确实成为了通灵王,他被洗白了,被他弟弟那一行人。

    好听着自他那句话后便不断从季如水脑海里传递过来的话,眼神渐渐沉了下去,很快,那双原本还含有丝笑意的眸子被一片沉寂与嘲讽所覆盖。

    “漫画吗……”嘴角挑着有些讥讽的笑意,好垂下眉喃喃了一句,

    季如水安静的看着反应比想象中要平静些的好,听着那句低声喃喃自语的话,怔了怔,然后陪着他一同沉默。

    “我回房,你自便。”好一会,她站起,转离开了现场。

    由于对于陌生环境的不习惯导致昨晚失眠,再加上今天发生的乱七八糟的事,躺在上,季如水很快就感觉到一股倦意袭来。

    “酒吞。”低声唤出那个从头到尾都一直陪在自己边的男子,看着那抹艳丽的红出现在渐渐模糊的视线中,她微微有些安心。

    “拜托了……”说罢,便陷入了沉睡。

    酒吞看着那伏在上失去意识的少女,眼底绪微起。

    不知何时起,季如水已经那么相信他,也许经过那么多事,季如水已经对他没有芥蒂了,也也许在这个满是比她强的通灵人的陌生岛屿,只有为奴式与她命相连的他比较值得信赖。

    季如水是个对周围环境很敏感的人,到了这个地方,也许是不安,这两人几乎都一夜无眠,而好不容易睡着时也会让他守着。

    这是出于一种不安全感。他不知道她在不安什么,但是……

    几步走到边,看着那张熟睡的面容,酒吞眼底一片平静与坚定。

    既然她需要他的话,那么,他便暂且被她依赖一下吧,就算……还她那个‘未来’的人……

    此时,外头有酒吞守护而安心陷入沉睡的季如水,此时,正陷入一片混沌中。

    “这……真是个奇特的婴儿啊……”

    “如水好冷淡,不想和她相处。”

    “如水总是和我们格格不入呢。”

    “……唉,这个世界……留不下那孩子。”

    ……

    各种面孔与熟悉的声音与对话如走马观花一样一幕幕掠过眼前,大脑似乎一下子被塞进各种各样的信息与画面,季如水觉得有些头疼。

    “季如水?的确是个很聪明的孩子,很勤奋,很好学。可惜……总觉得那孩子……似乎不是很合群啊。”

    “老师,我能不能不合季如水一组啊,感觉……相处不来啊!”

    “呐,要不要找上季如水啊?好歹班级聚会……”

    “诶,可感觉她不会去耶。”

    “是啊,之前问过一次都没去。”

    “……那好吧。”

    看着那些被强塞进脑海里的画面与对话,季如水皱起了眉头。她知道那些是什么,那些是在她不知道况下别人对她的印象……可是为什么……

    “原来在这里,终于找到了。”

    突然,一把低缓而温和的声音缓缓响起,犹如三月的风吹过耳畔,带着一丝柔和和凉意,又如一潭清泉,沁人心脾。听着那把声音,季如水怔了怔。

    这……谁?

    “原来如此。放心,我一定会帮你的。这是……我欠你的。”

    ……什么?听着那温润好听的声音,季如水的眉头没有因此松开,反而皱得更紧。

    谁?谁在说话?明明没听过这个声音,但为什么……她觉得,在记忆深处,她记得这把声音……?

    “季如水?喂,醒醒。”

    “是缘是劫,一切看造化吧。”

    “季如水?快醒醒!”

    “放心,总有一天,我们还会相见的,所以,今天的事,便忘了吧……”

    “季如水!!”

    叫唤声毫无阻碍的钻进耳朵,季如水猛然睁开眼睛,那张妖艳得让女子都为之嫉妒的脸就这样占据整个视线。

    “哦?终于醒了?”

    看到下的人睁开眼睛,酒吞心里偷偷松了口气,随即立刻站起走到一边。看着季如水坐起,还有些失神的眼神,挑眉,所以作随意状问道:

    “难得见你睡那么沉。看你刚才眉皱得很紧,做噩梦了?”

    噩梦?撑起子,季如水抬手半捂住脸,微合着眼。

    梦?哦……对,她刚刚做了梦她记得,可是……她梦见了什么?

    揉揉还有些隐隐发昏的太阳,季如水发现,她竟想不起她刚刚做了什么梦!

    “喂,没事吧?”

    “……没事。”想了一会,确定想不出任何事的季如水决定放弃回想,她看向窗外,此时,窗外已经一片昏暗,太阳早已下山,连星星都开始出来了。

    原来已经那么晚了?

    “好他们呢?”边下走到妆台前整理了一下睡得有些凌乱的头发和衣服她边问道。

    “已经全出去了。”

    “出去?”季如水动作顿了顿,回头看向他。

    “嗯,他的同伴回来过一次然后又都出去了,听赤燕的意思,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东西。

    东西?她沉思了会,果断想不出好那人到底在打算着些什么,她走到窗边,推开窗,夜色朦胧,也许因为在无人岛,空气好,视野也好,头顶星星一片繁耀。

    “星星出来了,是个适合散步的夜晚呢……”

    (下面分析酒吞感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比较短,因为将内容凑到下章了,不然这样会太长。 = =虽然阿林一万字一章都写过OTZ

    咱们来分析一下酒吞的感

    其实我不想把酒吞的对如水的感直接定义为,不是说肤浅,只是觉得有些不适。

    毕竟季如水是个才15岁的少女,还没到那种成熟到能打动那么多人的心,所以,我想表达的酒吞对季如水的是那种……有些复杂的感

    不是,但也不是亲,只是因为季如水留下他,还说着要帮他实现愿望,他还知道未来的她为了帮自己还差点死去,所以多少,酒吞不可能说对季如水还是那种完完全全向一开始时那种冷漠的态度。

    也许,这能归类为一种认同,认同季如水在他心目中有一定的地位,有一定的重要,但这个重要有多重要,这个连他自己都有些不明白。

    唉,我也不知道怎么讲,反正我就是……也许以后酒吞会喜欢上如水,但起码,现在不是,所以希望大家不要这么认为先。

    至于梦的内容,的确和如水世有关。但别担心,这个世不复杂,应该说,基本不会涉及到正文。

    这个份只是给下文一些和这个文设一个背景,还有引一下阿林下章文。

    所以不用担心出现什么前世今生的复杂的这种世背景,不会的,绝对不会!

    以上!

    =333=明天见~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