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更更更新

    第2.章

    第五场比赛结束,毫无意外的,好以压倒的气势赢得这场比赛。赛后,赛场上一片混乱,为了进行维修,原本的第六场比赛也因此往后推了。

    “虽然出了点意料外的事,但总的来说,这场比赛很让人愉悦呢。”

    走在回基地的路上,打发其他人先行一步,好与季如水并排悠闲的走着,根本看不出就在不久前还大战了一场。

    还拿着之前买的罐装饮料,季如水微垂下眉不紧不慢的和旁的人努力保持着并排走的行为。大约几秒过后,她突然停了下来。

    好微微顿了下脚步,回头看向突然停下来的人。

    “开心吗?”她突然开口,声音很低,带着不明的绪。“那场比赛,真的让你那么愉悦吗?”抬起头,直视着那双之前杀人时完全没有丝毫犹豫的眼睛,她平静的开口。

    看着那双直视自己的眼睛,好微垂下眼帘,嘴角轻微挑着:“……诶,很开心哦。”

    “骗人。”毫不犹豫的,反驳的话从季如水嘴里脱口而出。

    好抬眸看过去。

    “骗人。”她重复道,直视着他,眼神里平静中带着坚定,“说开心这样来骗我,骗你自己,有意思吗?”

    好微眯了眯眼睛,“什么意思?”

    “这样做是不是真的开心你自己最明白,如果真的开心,为什么露出那样的眼神?好……你根本就不——”

    “嘭!”

    话还没说完,好突然向前走了两步倾将她压在一旁的树上,一手将她固定在膛前,一手紧紧抓住她拿着饮料的那只手。

    “咚——”

    “……嗯。”

    饮料从手里掉落倒了一地,因后背重重撞在树干上而产生的疼痛一下子袭来,疼的让她忍不住哼了出来。

    “不开心?”压低着声音,好俯□靠近那张清秀的脸,他微眯着眼神,嘴角依旧上挑着弧度,但却毫无笑意,只剩一片冰冷。

    “如水,你认为你自己有多了解我?”说着,他加大力气捏住抓在手里的那只在他眼里可随时捏掉的柔荑。

    季如水眼神沉了沉,但这次却并没有发出声音。

    “不了解。”毫不避让的直视着那双眼瞳,那双眼睛里没有丝毫的温度,但也没有一丝的杀意。“我承认,我并不了解你。”她冷静的回答。

    她并不了解他,或者说,她并没有十年后的自己那么了解麻仓好,十年后的自己可以单凭一句话,一个眼神便可以知道他在想什么,要做什么,但她不能,说到底,只是因为她并不了解他。但是……

    “但是,即使如此,此刻的我却能清楚感受到你在说谎。”

    这是没有理由的感觉,非要说的话,也许是……第六感?

    直视着好的眼睛,她看不穿那片如泥潭一般的黑瞳下面藏着什么,但她却能清晰的看到那双黑瞳里映出的自己的平静的面容。

    “好,你在骗我前骗过你自己了吗?

    你在骗我前骗过你自己了吗?

    好怔了怔,忽然,她想起了不久前10+季如水那句话。

    ——希望你说的理由能说服你自己。

    一模一样的眼神,一模一样的语气,还有几乎相同的意思。

    想着,他突然勾唇,低笑了一声。

    被人如此看透,这种感觉果然让人觉得不爽啊。可是……

    松开那只被自己拽红的手腕,从紧贴着的人上离开,站直体,好又恢复了之前的没心没肺无所谓的笑容。

    “既然如水说我骗你就当我骗你吧,我很大方谦让女生的。”朝她眨了眨眼睛,他转继续往前走。

    “我们快点回去吧,刚刚爆炸被弄了一火药味呢,反正这里那么多温泉,要回去好好泡个澡先啊。如水要一起来么?”

    揉着刚刚几乎被拽断现在仍隐隐作痛的手腕,季如水抬头看着眼前的人的背影。一会,她才几步不急不缓的跟了上,走在那人的旁。

    “随便邀请女生一起泡温泉什么的,好,你果然是个没节的男人。我是有未婚夫的!”

    “嗯,我知道如水很有节,丢下未婚夫千里迢迢找别的男人。很有节的哦~”

    “……”

    说去泡温泉,好那货就真的去泡温泉了。

    “唔,如水真的不一起吗?天然温泉哦。”脱下斗篷,好试图再次惑某人下水。

    季如水冷瞥了他一眼。

    看见季如水的眼神,好也不介意的笑笑,耸耸肩,“是吗,真可惜啊,还想着可以和如水一起呢,欧巴裘也希望吧?”

    “嗯,欧巴裘喜欢女王大人,女王大人也一起吧。”一旁的欧巴裘纯洁的看着她道。

    季如水:“……”

    女王大人是什么啊喂!还有好不要教坏小孩子啊!最后!麻仓好,快把你掉了一地的节捡起来吧你都快要奔了啊!

    给好翻了个鄙视的眼神,不理会一大一小的眼神,季如水果断转离开。然后刚走没多远,前方便迎面走来两个装扮眼熟的影。

    嗯?那不是……

    看着那独特的服饰季如水顿了顿,然后和两人擦肩而过,而从头到底,两人的眼神看都没看她一眼便直直过去了。

    她停下脚步,转回头看着刚刚那两人背影。

    十祭司?作为主持通灵王大赛的十祭司不应该是持于中立的态度吗?为什么会和好有关系?

    看着两人影消失在巨石后面,季如水若有所思。

    *

    “轰——!!”

    巨大的轰然声在河岸响起,扬起一阵阵烟尘。

    “莲!!!”

    看着那个瞬间被烟尘淹没的影,霍洛霍洛和卓高拉布紧张的心脏都快吊到嗓子口了。

    “奇怪的招式呢。”霍然,原本被烟尘淹没的道莲突然出现在了达巴尔的后,“那就是你的媒介吗?你的持有灵是什么?”手举大刀,直直的劈了下去。

    “啧。”达巴尔抬手挡住攻击,反手,又将手心对准道莲,“光!”

    说罢,一道光束又向道莲。

    道莲眼神一沉,一个翻,在空中完全避开了光束跳到巴达尔后,一刀挥了下去。

    “啊!”滚了一圈,达巴尔向贝约迪相反砸了过去。

    “原来如此……”一直在桥上方观战的力克拉姆笑了一声,“能在任何况下看穿敌人无力的变化,然后根据此来做出自己应该走的方向,那就是超占事略决的方向战术——巫门遁甲。道莲,你真是个了不起的家伙啊,单凭这样都可以找到巫力的波动。”

    霍洛霍洛:“超占事略决?”

    道莲抬头看着上方的祭司打扮的力克拉姆,“你也知道?所以你才会露出这么轻松的表?”

    力克拉姆冷笑一声,笑容里带着些轻蔑与自傲:“那是当然。因为……巫门遁甲是好大人最初教我们的技能,已经没有人不会了。”

    达巴尔:“其实……以道莲的实力,原本凭着刚才便可以杀死我们……就像当时。”一顿,他看向力克拉姆,“杀死那家伙,十祭司力克拉姆的哥哥一样。”

    “!!!”

    达巴尔的话一出,三人震惊!

    道莲睁大着眼睛看着桥上的人,一脸震撼,“……什么!”

    “啊啊,别在意,道莲。”俯视着下方的人,力克拉姆笑着,带着轻蔑与疯狂,“因为我的哥哥克罗姆,不过是甘愿接受考验而惨遭杀害的战败者而已……”

    “噗……!”

    在力克拉姆话音刚落下,锐利的刀锋已经直直刺入了道莲的心脏,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鲜血,顿时四溅。

    “轰!”

    用还此在膛的刀提起道莲,一甩,轰一声,道莲整个人砸进了一旁的石壁里。

    “永别了。”

    “……莲?”颤抖着声音,霍洛霍洛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倒在地上已经一动不动的道莲。“喂,开玩笑的吧?这一定是你的超越灵魂吧?”

    “哈哈,是啊,起来吧,莲,这笑话不好笑。”卓高拉布勉强笑着,同道。

    “呵呵,没用的。”力克拉姆冷笑着,“那就是他本人。来,贝约迪,顺利将那两人一起解决了吧。”

    “开什么玩笑!!!我们会带莲去治疗的!”

    话音一落,霍洛霍洛和卓高拉布唤出持有灵猛然攻击了过去,带着无人能比的愤怒!

    “2100,1975。看着神谕呼叫器里显示的两人的武力值,力克拉姆冷笑着,轻蔑的看着两人,“哈哈,简直……不知所谓啊。”

    “什么!?”被这个数值怔在原地,两人有些发怔的看着上方的力克拉姆。

    力克拉姆:“呵呵,我说,你们的巫力值也就两千上下,你觉得你们能走下去吗?顺便一提……”轻勾唇角,力克拉姆语气中带着深深的崇敬与骄傲:“好大人的巫力值可是125万啊……”

    “……”

    呆呆的看着上空,两人已没有任何反应,仿佛失了魂一般。

    “当这班家伙的对手真没意思啊。杀掉他们吧。”拉过自己的武器,湛滋兴趣缺缺的说着,“……再见了。”

    说着,他举起了武器……

    “住手吧。”有些清冷的女声突然随着一阵风送不远处吹散了过来,在场所有人一怔,皆向声源处看过去。

    “酒吞。”轻唤声,酒吞应声将怀里的人放下。

    季如水走下地向前走了几步,她扫了一眼好的那几个同伴,再看了眼已经渐渐回过神来的霍洛霍洛和卓高拉布,最后,将视线放在了倒在石壁旁一地鲜血的道莲,眼神蓦然沉了下去。

    来迟了吗……

    “女人,是你?你来这里做什么?”看着突然出现的季如水,湛滋一把扛起武器有些不屑的看着她。

    “好大人让你来的?”从上方看着季如水,力克拉姆问道。对于季如水他还是记得的,而且印象很深刻,一个敢直呼好大人名字敢和好大人对呛的女人,最让他深刻的是,这个女人在两天前明明是个二十多岁实力不可估量的女人,但一下子却变成了根本丝毫没有能力的一个普通十五岁少女。

    季如水抬头看了站在桥上的十祭司一眼,“不是,我自己来的。”她淡然的回答。

    因为有些在意所以自他们从温泉里出来后便一直让赤燕跟着他们,一直跟到这,而听着赤燕带回来他们要杀道莲三人时她和酒吞便立马赶了过来。

    季如水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赶过来,她从来不理会通灵大赛这些事,也不理会好的这些事,只是在听到这个消息时她第一个想到的便是扇川和她说的没有她在这个的那个漫画的结局。

    五战士拯救了世界,拯救了好。

    她明白,十年后的自己要改变已发生的未来让未来跟着最原始漫画的结局走,以得到好成为通灵王这个结局,那样的话,五战士便绝对不能有事!

    她没有义务一定要按照十年后自己意愿行动,但是却下意识的想着,没有了她的存在,如果他们真的能拯救好的话,那么……她愿意去推动一把。只是……

    她看着明显已经没有生命迹象的道莲,微皱了下眉。

    道莲死了?为什么?难道因为她所以命运还是改变了?

    “女人,你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吗?”力克拉姆冷眼看着季如水,语气不善地问道,“你是想要背叛好大人吗?”

    “背叛?”她轻动了动眉,抬眸看向贝约迪,“我对好从来没有忠诚,何来背叛?”

    季如水话一出,在场众人一怔。

    卓高拉布:“……这是什么?内斗?”

    霍洛霍洛:“不、不知道。不过这女生看起来好眼熟……”

    “哼,果然如此。”贝约迪冷笑一声,一双眼睛如同锐利的刀锋狠狠看着季如水:“早便觉得你这女人古古怪怪,突然出现,一会少女一会成熟,原来一开始便是叛徒!”

    “叛徒?我们从不以同伴相称,又哪来叛徒之说?而且,你们也从来没把我当你的同伴吧?”

    “你——”

    “好了,贝约迪。”出声打断贝约迪,力克拉姆冷笑着看着她,“不要再和她多费口舌,反正,和好大人为敌的都得死。湛滋。”

    “哼,也是。你便和他们一起去死吧!”一声落下,湛滋再次举起武器要朝季如水三人甩了过去。

    “停手吧。”低沉的声音忽然在后传来,“如果……你杀了他们,你便会被杀。”

    低缓,却充满着让人无可违抗的气势。

    听到这话,湛滋顿时僵住了动作,冷汗渗了出来。

    好!?他一脸诧异与惊恐的转过头。

    而季如水在感受到后那个有些熟悉的让人无法忽视的压迫感时也一怔,猛然回过头去,然而,看到后的那个人时却是又怔了一下。

    “……叶。”

    看着及时赶到的人,霍洛霍洛和卓高拉布都露出了惊喜的表

    “你们做得很好,莲还活着。”抬起头,麻仓叶朝他们三人看了一眼,然后举起刀,在一眨眼的时间……

    “轰!!!”

    刚刚还屹立在一旁湛滋、达巴尔和贝约迪的超越灵魂轰然倒下,溅起一阵水花。

    看着一招解决了所有人的麻仓叶,季如水缓缓收回手里的映,手心里一片冷汗。

    要是麻仓叶不及时赶到,她根本没有把握能挡住这些非人类的攻击啊。

    她转头看向解除了超越灵魂状态的麻仓叶,看着那张几乎和好一模一样的脸。

    刚刚在那一瞬间,连她都以为是好。果然,不愧是双胞胎么?抑或说,不愧是主角?

    接下来的事根本用不到她插手,力克拉姆不甘心的再想挑战,好同伴三人的退却,而麻仓叶的另外两名同伴也赶到了,一时间势完全颠倒了过来。

    “加把劲温泉队……”看着赶到的两人,力克拉姆怔怔道。

    “喂!!!”将木刀一抗,龙霸气十足的叫道:“想开打吗?”

    “切!!跟他们巫力值上差了很多,不能让好大人的同伴就这样在这里损失。”不甘心的切了声,力克拉姆突然看向一直站在一旁的季如水。

    “喂,女人!你给我记住了,背叛好大人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好大人……他最讨厌就是背叛了!你们都给我小心点了!!”说着,他便立刻逃了。

    季如水抬头看着力克拉姆离开的方向,想着他朝她吼的那句话,目光微闪。

    低头,看着那个医生宣布道莲已死亡而备受打击的众人,季如水想了想,她转离开。

    能办的事她已经办了,虽然很可惜,但起死回生这种事她无能为力。

    “如水小姐。”

    麻仓叶的声音突然响起,季如水顿了顿,回过头去。

    “你认识我?”

    没记错的话,她和麻仓叶应该只有在医院时那一面之缘,不可能认识吧?

    “嗯,这个……”叶挠挠头,有些困扰:“怎么说好了……这个……”想了一会,想不出说什么,叶果断放弃回答。

    “如水小姐就这样回去可以吗?好他……会不会难为你?”如果力克拉姆说的好讨厌背叛这事是真的话,那么季如水的处境现在的处境一定很危险!

    季如水淡淡看了他一眼,“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

    她要做什么会瞒得过好的灵视吗?知道她要来却也没阻止她,某种程度下,他是默认了她的行为。她看了道莲一眼,也许……就是因为他知道她是那么都做不了才默许吧。

    “这样啊……”叶轻回答声,看着她看向莲的目光,叶朝她一笑:“不用担心,莲会没事的。然后……谢谢你,如水小姐。”

    看着麻仓叶的笑容季如水怔了怔,然后,她转过头,离开。

    “不用谢。”

    一步一步走出麻仓叶的视线,想到麻仓叶那让她也错以为的魄力和那个笑容,季如水目光闪了闪。

    也许……麻仓叶真的能够拯救好。

    (下面有漫画剧讲解)

    作者有话要说:又到剧解说啦,这次阿林就解说的多一点。

    先来介绍几个人物先啊,一个是文里的卓高拉布,其实就是巧克力

    动画里巧克力似乎只是个小偷?但漫画里,遇到那个老伯前的卓高拉布其实是个黑道杀手,还是杀人不眨眼的那种。

    然后第二个人物:就是和漫画后半段剧紧紧相扣的两个小孩:一个叫鲁德罗布(哥哥,男)一个叫茜拉姆(妹妹,女)

    两小孩是一天才科学家的孩子,这个科学家制造出了一个机器人,机器人叫哥雷姆,反正很牛。然后在一天,这个科学家被巧克力和他同伴杀死了(在两小孩面前!所以妹妹后来都不会说话了),后来,两小孩带着机器人遇到了叶的爸爸(麻仓干久),叶的爸爸就带着两小孩参加了通灵王大赛。

    上次剧讲到星组和X-LAWS那组的比赛,之后,就是叶向众人解释他和好的关系。这里又和动漫不一样。

    动画里大家是一起在山洞里学了占事略决,而且,动画里占事略决的东西很模糊,只是说他们增加了很大的巫力。但漫画里是大大不同!叶是在到帕奇村两个月内学的,连同龙和那个医生(浮士德,动画也叫法斯特),而期间,莲组是完全不知道有占事略决这事存在,还是在好比赛后叶讲出来的。

    然后就是为了打败好,道家和麻仓家决定联手,就是叶的爸爸去教道莲占事略决。(就在那个叫力克拉姆站的那个桥上)

    然后几人打累了,就在桥下修养,而此时,好泡完温泉就让手下们出门“觅食”,就是找火灵的食物(灵魂)

    然后就有了文上那幕,而此时,花组在另一边找上了两小孩,要机器人,(因为机器人有好几十万的巫力,火灵吞了能让火灵更强大),所以本和莲在一起的叶爸爸担心两小孩就被莲赶走了去救两小孩。

    然后就是道莲被杀啦,(是真的死了。)之后叶为了救道莲就去求X-LAWS,贞德答应救道莲,但条件是要叶退出比赛,叶答应了。

    然后就是另一头,同一天,霍洛霍洛被自己那么低的巫力值给打击到了,然后走到海岸,遇到了一组人,而这组人被好的同伴拦截了,霍洛霍洛去救,然后赢了,之后霍洛霍洛要走时被那个好同伴想偷袭,然后李塞鲁出现重伤了好同伴就走了霍洛霍洛。

    后来,前面那三个人(就是湛滋,贝约迪和达巴尔)感到海岸看到被重伤的同伴,就说要去报复,然后找到了叶的旅馆,然后叶他们就开始逃啦~

    逃啊逃,然后龙就选择留下来对抗他们,然后龙不敌,死了,然后被干达拉救活了。

    而逃时巧克力在途中下了去找以前的同伴(同伴是以前黑道的人,后面巧克力遇到老伯,被洗白,不干杀手了,黑道的人就来杀了老伯,后来黑道的人悔悟了,在老伯坟前发誓再也不杀人,和巧克力成了朋友),然后发现同伴都死了,原来是两小孩干的,两小孩和巧克力打了起来,然后巧克力死了,然后去了地狱,然后复活了。= =

    而在巧克力死了的期间,叶出现了阻止两小孩,阻止成功,男孩(哥哥)放下仇恨,后悔,但此时机器人暴走,重伤了叶,然后好就出场救叶了。

    好了,这期剧讲解结束啦~打得我真累。= =

    都不知道你们看不看得懂……

    没办法,在文里不能太过响起讲解漫画内容,不然被当骗钱就不好了……= =

    我真心觉得这漫画的时间牛死了!上面那么多内容,居然在同一天!!同一天啊!!!

    花组比赛,好比赛,莲被杀,莲复活,霍洛霍洛成长,叶被追杀,巧克力死亡,叶阻止暴走机器人。这么多内容居然在同一天!!同一天!!!

    尼玛这一天到底有多长啊!!!!OTZ

    弄得阿林好难安排时间啊混蛋!

    好了,今天的讲解到此结束,欢迎下次收听!=333=

    最后,谢谢上章大家的留言=333=

    也谢谢苏小四同学的火箭炮!!!死你了!!

    还有阿纸的地雷!!你们!=333=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