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番外: 10+如水与10-好不得不说的事(完)

    番外: 10+如水与10-好不得不说的事(完)

    这届的通灵王大赛全名叫通灵王激战IN东京,所以,即使第二场测试主要场地美国进行,但在第三场最后一场激战中,真正的通灵王激战兜了一圈又回到了东京。

    五月,等来最后一批到达帕奇村的参赛选手,22,整顿好一切,坐上帕奇村提供的直升飞机,63名参赛选手再次一同飞往了东京。

    5月24,东京无人岛——

    有些昏暗的宽敞而壮观的竞技场,层层围绕着赛场近万个观众席几乎座无虚席,熙熙攘攘坐满了人群,嚷嚷声,呐喊声,助威声顿时回在这个圆形露天的竞技场上空。

    季如水坐在上方的其中一个座位上,看着几声啪啪声,然后一个自称主持人的男人出现在灯光下,然后便开始介绍比赛规则。

    其实比赛规则很简单,就是有点类似淘汰赛,63人,21个队伍,最后只会剩下进入四强的四个队伍既12个人才能晋升为下一个比赛。

    很简单,但也很残酷。

    看着下方叫拉积姆的主持人仿佛用生命在吼着参赛规则,调动着现场气场,季如水心里有些感慨。

    真的是激战赛啊,连主持人都如此‘激’呢。

    “帕奇村的祭司还是那么可呢。”

    好的轻笑声在旁传来,季如水头都没回:“是啊,你无非是夸你自己曾经当过这么‘可’的一族吧。”

    “呵呵,是呢,五百年前啊。”

    听着好那略带感慨的声音,季如水忍不住回过头去,然后刚好捕捉到那双眼睛里一闪而逝的绪——怀念,与淡淡的悲伤。

    但那丝绪过的很快,几乎是一眨眼的时间,那双眼睛又恢复以往深不可测的深沉。似乎注意到她的目光,他抬眸:

    “怎么?”

    “不,没什么。”她回过头去看向场内,“突然觉得我自己是在太亏了而已。”

    好挑眉,“嗯?”

    “千年前你有没有子嗣这事我就不说了,但五百年前你的的确确结过婚了。嗯,据说现在还有个子孙叫……席巴?哦对,就是席巴了。”

    “是呢。”毫不在意的点头,他看向季如水,似笑非笑,“怎么?如水介意?”

    “废话!”季如水几乎要给他一个白眼,“当然介意!如果让你十九岁,然后让你娶一个一千岁的老家伙,而且这老家伙还不是个处,你介意吗?”

    “……”

    为什么你非要用这个年龄梗举例?你到底对年龄有多怨念啊?还有你介意的就只有这个吗?真的只有这个吗??

    看着沉默下去的好,季如水摸了摸下巴,认真思考了会:“好吧,换个说法,反问,如果十年前的我真的和迹部结婚后再和你一起,你介意吗?”

    “迹部?哦,如水的未婚夫?”只顿了一下,好很快想起了在脑海最角落的那个在温泉乡内只随意看了一眼的在那个普通人类中算是出色的男人。

    想起这个,他突然想起了当时季如水与那个叫迹部的男人站在一起的场景,虽说不上郎才女貌,但两人气质却是意外的和谐。想到这个,好眯了眯眼,眼底闪过一丝寒意。

    “当然介意了。”他勾起唇角:“既然是我的人,那么我便不会许她随便嫁给别人。”

    看着好唇角的冷笑,听着那充满占有的话,季如水怔了怔,随即,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在眼底划过。

    “你居然记得迹部,还记得他是我未婚夫。”她低声说着,转头,她深深看了他一眼:“希望你说的理由能说服你自己。”

    好怔了怔,然后下意识的微皱起了眉,是的,他居然记得迹部,记得迹部的样子,记得他与如水站在一起时的景,即使那个男人在普通人中算是非常出色,但也不过是个普通人,是个渺小的人类,可是他却记住了那个叫迹部的男人,因为那个男人……是如水的未婚夫。

    他抬头看向季如水,季如水脸上的神如平常一样的平淡冷静外,这种冷静在他眼里却是仿佛对一切了如指掌的淡定自若。

    似乎有什么在掌握外的事要发生。

    “那么马上为大家介绍选手吧!是伟大精神的一团糟中选出来的第一个队伍——队伍‘the莲’队!”介绍完比赛规则,主持人突然拔高了声音。正在对视的两人拉回神来,两人一同看向场外,原来比赛已经马上要开始了,现在正在介绍着第一场参赛队伍。

    主持人继续介绍:“the莲是什么意思呢?他是个用自己做队名的可怕小子,他不止自大,还浮现出无所畏惧的笑容……”

    随着主持人的介绍,三个明显看似年龄不太大的小孩从台上一边出现,虽年纪轻轻,但气势却并不低,尤其是走在最前方的紫色头发的男生,脸上带着无懈可击的笑容。自信,从容,狂妄。

    “诶,很不错的表呢。”抛弃刚刚的话题,看着道莲的笑容,好微眯了眯眼,随即笑道:“不过,还很弱啊。”

    “嗯。”季如水毫不犹豫的点头,“现在的道莲的确还很弱,但是他的潜力确实很大的。”她可还记得道莲在后面是有多强悍,强悍到连好都想拉他进来啊。但,现在的莲的确没有往后那么强大,可是……

    “那么,这次到对战对手入场!就是他们啦!!!”

    “哦耶!!耶耶!”

    “耶!大家一定要支持我们!”

    看着不断朝着观众席呼喊的自嗨起来的善良组合,季如水挑了挑眉。

    “但是……the莲队一定比土组强吧。”她肯定道。

    “不一定哦,贝约迪也很厉害的,比起巫力的话,贝约迪比他们可是足足高了一倍吧。”

    “一倍?”她回头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你太小看道莲了。而且,巫力高不代表真正的强大。”

    好挑眉,“哦?那如水认为什么才是真正的强大?”

    季如水回头对上他的眼睛,直视着,“人心。”她平静的回答。

    世界上没有比‘人心’更强大的事物,因为这个地球被人类主宰,只有‘人心’才能驱使‘人’去做事,善良而强大的人心做善事,邪恶的人心做坏事。

    她和道莲、霍洛霍洛与卓高拉布相处过,她知道他们真正强大之处在哪,他们都有一定不能输的信念支撑着,所以与贝约迪比起来,显然,贝约迪是赢不了的。

    “人心吗……”好低下头沉思了几秒,随即突然轻蔑冷笑了声:“真是无聊的东西。”

    看着好,季如水没有说话,她缓缓转过头看着场内进行着正激烈的对战,她目光一一扫过道莲、霍洛霍洛和卓高拉布。

    只有‘人心’才能拯救‘人心’,按扇川所说,最原本便是这群人拯救了好,只是因为她的介入变成由她来拯救,但是……那是存在在已经开始改变的未来,而这个链接着未来的现在,兜了一圈,又将要回到他们头上了。

    他们是她最大的筹码之一。

    比赛毫无悬念的,像扇川所说,反派的配角与炮灰永远都是主角成长与变强的垫脚石,虽然一开始the莲队处于绝对劣势,但很快的便被掰了回来,一招定成局。

    “5721。”好看着神谕呼叫器上显示的道莲的巫力值,好低声念了出来。

    “5721?”拉基特有些惊讶的重复了一遍,“不,好大人,我记得以前道莲的资料……他的巫力值还不到一千啊。”

    他低头沉思着,“啊,在这两个月内涨到5千多。因为……伟大精神……”突然,他抬起头,“原来如此,他很好抓住了伟大精神给予他的恩惠呢。”他看向抬头看着天空不知在想什么的季如水,“这就是你说的……不能看小的意思吗?”

    将视线缓缓收回,她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一会,她才耸了耸肩,“撒,谁知道呢,比赛既然结束了那么我就先离开了。”说罢,挥了挥手,她转头也不回地走下观众席离开了。

    好看着季如水离开的背影,又看向场内抱着向叶下挑战宣言的道莲,一抹笑意悄然挑起:

    “唔~那家伙……下次试试劝他加入吧,哈哈哈……”

    东京无人岛在距离东京南面八百公里的海上的海岛,虽然叫无人岛,平常也的确无人,但每逢夏天的观光季节既会有不少的旅客来岛上,所以岛上也建有不少的住宿设施,设备也算很齐全。

    参赛选手的住宿是帕奇村所包,安排在了温泉旅馆。季如水不是参赛选手,肯定没有在‘免费提供’的名单的,一切自己掏腰包,不过一样同住一间旅馆便对了。

    从赛场上回来,美美的去泡了个温泉,等出来时好等人已经回来了。

    “哦,回来了?”季如水边用语音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边走向中央问道,她扫了一眼屋内所有人。

    “土组都没回来?”

    “嗯。”好无所谓的轻嗯了声坐下,“贝约迪在送去治疗,BOY'Z已经离开了。”

    停下擦头发动作,她转头看着笑眯眯似是毫不介意的好一眼,“不在意?”

    好一顿,抬眸回事着他,嘴角若有若无的上挑着,“不在意。”他轻声回答。

    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对视了几秒,她收回视线,无所谓耸了耸肩,“哦,是吗?给你一个忠告吧,这么冷漠的话,小心被反咬一口。”

    “是吗,那我期待着。”

    看着似乎完全不当一回事的好,季如水也不再在这话题上多说什么。

    “随便你,忠告给你,听不听是你的事,反正我也看不到那事发生。”

    “看不到?”

    “当然,你忘记我为什么这里了吗?看时间十年后那边也应该快要完成任务了,到时候就会回去了,估计……很快了吧。”

    好顿了顿,“是吗,那真是遗憾了,还想着让你亲眼看着我如何成为神呢。”

    季如水看了他一眼,“看你成为神这种机会不管是我还是十年前的我都是没这个机会的了,不过……估计她还会陪你走多一段时间的。”

    她?好目光闪了闪,“十年前的?”

    “当然。”放下浴巾,她站起来,“像十年后的你自己所说,世界上就只有‘季如水’这个女人无论对错都以这样的形式陪你走下去。换句话说,就是除了我似乎就没有女人能忍受你这种任了。”说着,她回过头,深深看了他一眼:

    “这次便好好选择,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因为……再也没有可以重来的机会了。”

    从大厅内走了出去,刚走出去没多久,酒吞便跟了上来。季如水瞥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对于酒吞近段时间的失常她已经习惯和明白了,酒吞在避免着和好直接接触,许是妖怪对于强者天生的一种畏惧。

    “有事?”她问道。

    酒吞看了她一眼,默默跟上。“你……快要回去了?”过了一会他才开口道。

    “当然,我在这也有三个月了,那边也是时候快结束了。”说着,她扭头看了他一眼,“怎么,就这么舍不得我?放心吧,不还有十年前的我让你默默暗恋一下么?”

    “……谁跟你说这个啊!!”

    “那你到底想说什么?”突然停下脚步,季如水转直接停在酒吞面前,直视着他,“从前段时间你便一副语还休难以启齿的样子,怎么?在犹豫着要不要和我表白吗?”

    “……”

    “好吧好吧,那你到底想和我说什么?要是现在不问你之后可能没机会了。”

    听罢,酒吞沉默了下去,过了好长一会,长到季如水都准备转走人的时候,他才缓缓吐出一句话:

    “十年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季如水一怔:“什么?”

    他抬起头看着她,“我见过十年后的麻仓好,他和我说过,你为了我的愿望差点失去了命。”说到这个,他轻微皱了一下眉,随即又舒展开来,平静地看着她:“为什么?”

    虽然一开始季如水就是为了要让他证明才留下他,但他也知道,季如水也绝对不是那种随便拿生命去做这种事的人。所以……为什么?为了被冠以‘奴契’之约的他这么做?

    听着酒吞的话季如水愣了一会。

    “好?”她低声重复了一遍那个名字,随即才抬头看向酒吞,眼睛里带着酒吞一时无法理解的绪:“他……真的这么和你说?我为了你的愿望差点付出了命?”

    看着季如水的反应,酒吞挑眉:“……不是?”麻仓好骗他?

    “他没有骗你,这事……不算全对,但也不算错。”

    “即是?”

    “即是很复杂。复杂到我懒得回答,反正那事你就当听听就好了吧。”随口回答着,她转继续走,“反正没什么意义了……”

    “……喂,什么意思啊?”他连忙跟上,“别说一半不说一半。”

    “没什么,不说。”

    “……季如水!”

    “叫我女王大人。”

    “……”

    瞥着那抹红消失在视线中季如水目光沉了沉。

    好吗……那个人居然早在那么早的时候便开始为她想着这事了。

    想到这个,她突然低叹了口气,真是的,他们两个某种程度上真像个笨蛋啊。

    嗯,有点,想另一个笨蛋了呢。

    *

    一天一场比赛,第二天,第二场比赛正常开始。第二战参赛是X-LAWS的“X-Ⅰ”与“尼罗人”,这是一场力量悬殊的比赛,某种程度来,这几乎是单方面的‘虐杀’。

    看着场内流着泪说着说着‘即使杀了你们也要前进着’的李塞鲁,季如水沉默不语。

    说到底,李塞鲁那孩子不够冷硬,如果真是那么冷漠的话又怎会流泪?又怎会迷茫?不过是一个被好,被仇恨得走投无路的孩子……

    这孩子,也是往后拯救好的筹码之一……

    “哈哈,那家伙真有一手,没想到他会那样做,不愧是叶呢。”

    愉悦的笑声在旁响起,转头看着一手拿着法式长面包一手拿着望远镜偷窥着坐在对面观众席自家弟弟的完全没关注过场上比赛的好,季如水扯了扯嘴角。

    麻仓好你还敢再没品点吗还有你那面包到底从哪里来的啊!还有!尼玛还敢说没JQ?你这一整痴/汉样啊,边啃面包边偷窥自己弟弟这到底是什么烂行为啊!!

    “好大人……”站在一旁的拉基特突然开口。

    “嗯,什么事?现在正在很有趣的时候呢,你也想看吗?”边啃面包边偷窥的好。

    “不,好大人,我现在……非常的愤怒。”

    好看了拉基特一眼,“又是什么无聊的事吧?”

    “不!!”拉基特激动的喊道:“X-LAWS那小子他在说好大人的坏话,好像在说你只是个杀人狂而已!”

    “那又怎样?”

    “那又什么?那小子对你的事根本一无所知!!”

    “太渺小了……别管那些事吧,事实就是事实吧。”好突然低声道。

    “……好、好大人……”

    “对我来说,无论哪个都是一样……”拿着望远镜,看着场内的人,好轻蔑地笑着。

    季如水看着好,看着他脸上那个仿佛什么都不在意的笑容,她没说什么,她回头看向场内,看着将心存迷茫的李塞鲁撞出去而从铁壁中浑是血走出来的铁处/女贞德,季如水抬头看了看天,站了起

    “嗯?比赛还没结束呢,如水要去哪?”放下望远镜,好看向起离开的季如水问道。

    “离开。胜负显而易见,我对接下来的虐杀血腥场面没兴趣,而且……我不是什么器量大的女人,没多大器量接受看完老公调戏完弟媳后又看老公偷窥弟弟这事”说罢,挥挥手,不理会后一群人的反应,她头也没回的离开了。

    “下、下场终于轮到我们了!”走在前头,龙抽着烟,紧张的连话都有些颤抖。“啊!你,你刚刚是不是瞪了我!?”看着一个路人瞟了眼过来,龙立刻瞪了回去:“你是不是对我不满啊?”

    “没、没有啊。”无辜的路人心戚戚的看着他。

    “够了龙。”走在一旁的安娜终于看不过去,冷声喝止:“真没出息的男人,就算因为下场比赛而紧张也不该拿别人发泄。”

    “嘻嘻嘻,算了吧安娜。”双手放在后脑勺上,叶笑嘻嘻跟在一旁:“那大概是龙放松和的方法吧?”

    “啪——”一声,这断手中的笔,安娜怒起:“但你也太过放松了吧!真是的,你们这群人都是这样!!”

    “哈哈哈……没关系没关系。”叶毫不在意的笑嘻嘻挥了挥手,突然,余光中看到正迎面走来的有些熟悉的影。

    “诶,那个不是……”

    “嗯?”龙伸回头来,“喂老板,那个不是……”

    安娜动作顿了顿,转头看向前方。

    “哦,是你。”看着眼前的人,她微眯了眯眼,淡然道。

    “你不是那天餐馆里好的同伴吗?难道好又让你来找老板麻烦??”看着季如水,龙语气不善。那天那个宣言他可还记得清清楚楚的!

    缓缓在三人面前停下,她看着一副戒备的龙、冷淡看着她的安娜,最后将视线定在有些疑惑但没有敌意看着她的叶上。

    “嗯,我的确是来找叶的。但不是好让我来的,也不是来找麻烦的。如何,能……聊几句?”

    “额。”叶怔了怔,看着一脸坦然平淡看着他的季如水,随即一笑:“啊,当然可以。”

    另一边——

    “好大人。”看着一同回来的三人,并没有去看比赛在旅馆内休息的众人一同喊了声。

    “啊,各位看家辛苦了。”好笑眯眯的边走进去边回应着,视线扫了一圈,没有找到那个熟悉的影。

    “如水没回来?”

    季如水?众人一怔,互看了一眼,然后摇头:“我们一直在这,并没看到她回来。”

    好眼神一凝,若有所思:“唔~没回来啊……”

    “啾~啾啾——”

    就在这时,清脆的鸟叫声突然响起,众人只看到一个小小个红色影一闪而过扑向麻仓好。

    看着赤燕,好挑了一下眉,伸出手。

    “啾啾!”赤燕稳稳的停在那伸出的手上,仰着头,朝他叽叽喳喳了一番。

    听着赤燕传的话,他目光闪了闪。

    “唔,这样吗……”

    再另一边——

    “突然就决定离开?这么急?”站在后,酒吞看着站在自己眼前背对着自己的人。

    “嗯,毕竟这个决定权不在我手上。”站在山边,季如水遥望着不远处那湛蓝的海回道。一顿,她回过头:“其实也不算突然,昨天早隐隐有感觉到时空震了,那时便猜测出泽田纲吉他们应该回来了,所以才让你早点说啊。”

    酒吞扯了扯唇角:“……啊,那还真是感谢你想得体贴周到啊。”

    “不谢不谢,你毕竟是我奴隶、哦不对,是奴式,应该的。”

    “……”

    “既然是奴式,那么便替我传一句话吧。”

    “传话?”

    “嗯,给十年前的我,你告诉她,想要回去的话,去找迹部景吾。”

    “什么意思?”

    “你只要告诉她,她便会知道什么意思的。”

    “……嗯。”

    “然后,酒吞。”

    “……什么?”

    “对不起。”

    “……”一愣,酒吞有些发怔的看着她。

    “我没有帮到你。”不管是未来的你还是现在你,她都没有帮到你。她承诺你的事,终究因为那个人而食言。

    “帮我什么?”看着季如水的表,他皱了皱眉。

    “虽然这样食言了,但是如果,我是说如果哪天,我还没帮你找到你母亲,但我却问你想不想离开的时候,你便离开吧,不要再待在我边了。”

    只有这样,她才不会欠你更多的东西,比起承诺,命这种东西冗重,那样她才不用花几十年的时间去愧疚。

    “季如水,你到底在说什么?!”

    “记住我今天的话便行,你以后会懂。”

    “季——”

    ‘季’字刚喊出口,一阵脚步声缓缓靠近。

    “唔,真快。”说着,她回头看向酒吞,“你先下去先吧。”

    “……”酒吞顿了顿,他深深看了她一眼,一会,他才隐去了。

    “唔,刚刚和酒吞在说话?”酒吞刚离去没多久,好便出现了。

    接住完成任务很开心扑过来领功的赤燕,季如水摸了摸那颗红红的小脑袋,让赤燕先下去,然后山地里又剩下两人。

    “嗯,交代些事。”她点头。

    “这样啊,要离开了?”

    “嗯。”

    “替十年后的我问声好。”

    “好。”

    一阵对话完毕,两人陷入一阵沉默。好一会,季如水才重新开口。

    “我听他说过,你和他之间有个赌?”

    赌?好顿了顿,随即想到了那时十年后的自己为了救下如水而和自己下的赌。

    “啊,的确是。”

    “过了那么久,现在,你觉得你能赢吗?”

    “当然。”几乎没有丝毫犹豫,挑着唇,他自信的答着。

    “是吗,我也希望你能赢。”面对好望过来的眼神,她补充道:“忘了吗?我这次的目的就是让你成为通灵王。”

    好一怔,随即笑了开来:“哈哈哈,的确是啊。”

    看着好,季如水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时她突然感觉到心神一震,口袋处有些微微发烫了起来。顿了顿,她伸手进口袋,然后取出口袋里的东西,映忽明忽暗的闪着白色的光芒,整个珠体流光闪动,非常耀眼。

    “唔,要走了?”虽然看不到光芒,但看她拿出映便已经猜出什么事。

    “嗯,那边已经搭好界膜了。”说着,心里默念了一句咒语,白光骤亮,不用多久的时间在她面前已经凭空出现了一个界膜,隐隐反着流光。

    看着界膜,季如水几乎能想象到在那个人就站在界膜另一边,用着满脸温和的笑容迎接着自己。想到这个,她的唇角便忍不住微微上扬。

    转过头,她看了眼站在后的。

    “后会无期。”她道。

    “……后会无期。”

    回过头,走到界膜面前,伸出手,然后,就在碰到界膜前一刻突然停下了动作。

    “好。”她突然开口喊了他的名字。

    “怎么?”

    她缓缓回过头,最后看了一眼好。

    “还记得我昨天问你的问题和你的答案吗?”

    昨天的问题和答案?他一笑,点头:“当然。”

    “那刚刚的问题和答案呢?”

    他轻微挑了下眉,但还是微笑点头:“嗯。”

    听到他的回答,她突然微弯了弯眉,浅浅一笑:“希望下次还有人问你这些问题时,你能找到自己真正的答案。”

    “什么……意思……”

    他的话还没说完,季如水已经将手覆盖在了界膜上,强烈的白光从界膜中爆发出来直接将她整个影淹没在光团里。麻仓好看着那个影渐渐消失在光团里,然后,一个比之前还要纤瘦几分的影突然出现在白光里,愈来愈清晰……

    看着那渐渐清晰的熟悉的脸容,看着那个看到他而露出诧异的神,不知怎么的,刚刚季如水说的话他已经不想去在意了,然后只看着眼前的人,伸出手,微微一笑:

    “辛苦了哦,欢迎回来,如水。”

    ——十年华胥梦(完)——

    (下方有剧分析)

    作者有话要说:嗷嗷嗷!!卷三终于完结啦完结啦完结啦!!撒花!!!

    太开心了,虽然最后一章长了那么点_(:з)∠)_但好歹是写完了和交代完了。

    终于可以进入下一卷了(泪流满面)

    然后阿林说一下剧吧:

    接着上面剧解说:第二场寻找帕奇村时间一共三个月,三个月后一共63参赛选手通过,然后一同做直升飞机去东京无人岛,进行第三场激战。

    里面没有准备交代时间,但我猜测是去到第二天便开始比赛了,而赛场是在那三个月期间做好的。

    漫画的比赛没有动画的那么混乱,比赛是按晋级样的淘汰赛,然后第一对就是道莲和土族,第二是X-LAWS和那个尼罗人,我记得漫画里,贞德和尼罗人打不是正式比赛吧?也不是在帕奇村里吧?但漫画里他们是正式比赛。

    还有要点一下,动画里把李塞鲁弄得太二了,很冷酷说出什么正义啊之类的话,但漫画里其实李塞鲁是很迷茫的,叶对他的影响很大,在开战前他还流泪了说出。

    还有,动画里他似乎还抛弃了他原本持有灵??但漫画里他一直都没有抛弃那个精灵,而且一直都用那个精灵为主,然后他还和叶一直有联系,经常一起聊天之类的。

    反正就是没那么二啦,所以我是不讨厌李塞鲁的。

    而且在最后,李塞鲁不是打着杀了好的心态去阻止好,而是“拯救”,漫画很明确讲了,虽然很恨好,但他知道,杀了好是没用的,真正要解脱只能拯救好的心。

    然后,还要说的是,结局。

    在漫画结局里,好是当好了通灵王的,但这个当上不是像动画里用火灵直接吞了伟大精神,而是舍弃了火灵然后很正式的当通灵王。

    然后漫画里是有三大势力,一个是好的星组,一个是X-LAWS,一个是佛教的。

    这个……嗯,又要到后面讲了→ →

    (本章剧主要在漫画13、14卷,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然后给大家送张图片,呐,就是文里提到的那个咧,啃着包面拿着望远镜偷窥自家弟弟那个:

    噗,我真想说,这个真心让我吐槽不能啊喂!!!

    然后——

    枫染绮罗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3-02-13 23:12:18

    枫染绮罗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3-02-13 23:11:17

    枫染绮罗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3-02-13 23:08:42

    枫染绮罗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3-02-13 22:55:03

    枫染绮罗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3-02-13 21:29:30

    枫染绮罗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3-02-13 21:28:14

    嘤嘤!!!谢谢绮罗的一排火箭炮和手榴弹TUT,人生第一次收那么多的!!!

    感动的要哭了有没有!!!!我你绮罗!死你啦!!!!TAT

    最后,今天人节,祝大家人节快乐!!!=333=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