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番外:10+如水与10-好不得不说的事(二)

    番外:10+如水与10-好不得不说的事(二)

    “真叫我有些吃惊呢,如水说的那句话。”

    从餐馆里面出来,两人并排走着,好抬手撩拨了一下额前被吹得有些凌乱的头发,语气着带着淡淡的趣味。

    “是吗,但我看你样子也没多吃惊。”目视着前方,季如水平静的回答。

    “不哦,真的很吃惊哦。”他笑道。

    这是实话。适才季如水在餐厅里的那番宣言不止让他有些吃惊,还让他有些不解。虽然现在看起来两人的相处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但只有他们两人知道,经过第一次见面的那番谈话怎么可能会没有任何芥蒂?只不过那种东西存在在两人所熟悉却不明显的角落暗暗的斗争着。

    正因为这样,对于上次见面还一脸淡定说着十年后的他为了留下她而放弃了成为通灵王的季如水居然站在他面前,向别人,甚至是向他宣言,成为通灵王的人一定会是他。

    到底有什么目的……?他转头看向边的人。

    “你的目的是什么?”

    “目的?呵,真是难得,也有你看不透我的时候啊。”轻声重复了一遍,突然,她轻笑了一声,转头看向他,“没有灵视的你自称比我自己更要了解我,而现在有灵视的你却开口问我目的……”嘴角微挑,明亮的眸子里带着淡淡的笑意,而眼角的那颗泪痣被衬出无限风,“如何?看不透人心的感觉……”

    “……”没有回话,他回视着她,眼角轻挑,看起来似笑非笑。

    季如水淡淡看了他一眼,无视那双看似充满笑意眼睛里渐渐冷下来的寒意,她回过头看回前方,恢复原本平淡的神

    “没有为什么。不好吗?不正如你所愿。”她答道。

    如他所愿?他深深看了她一眼,“你这是后悔吗?”他突然接道,“是后悔让我没有成为通灵王,抑或……”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在后悔留在这个世界?”

    后悔……

    听到这个词季如水愣了愣,她想起了昨晚的那个梦,或者说……很久前那段记忆。

    ——所以,你真的后悔了?

    ——那你呢?会为了留下和你放弃的东西完全不等价的我而后悔吗?

    好问她,然后,她反问了好。

    然后呢?然后好怎么回答来着?

    噢,她想起来了,想起来了……

    好他说……

    “不悔。”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响起,带着与平常无异的平静。“你曾经问过我这个问题,那时我反问了你。”她转头看向他道,“那么现在,我用那时你的回答来回答你,不后悔,因为我不做让自己后悔的事,也只有我认为有价值的事,因为这事于我来说有价值,所以我才会去做。”说着,她突然转头,将视线放在那无论看多少次都能让人震撼的巨大光柱上。

    “我不过,想试一试。”

    “……于我们两人间可以再完美些的结局。”

    好怔了怔,他回头,只见说出这话后似乎突然缓了口气的季如水。

    “是的,原来真的不是后悔。”她松了口气,低声重复了一遍,“我只是……不想欠你什么而已。”

    “不想欠我?”他挑眉。

    “是的,不想欠你。”她缓缓坚定了语气,“你用放弃与错过来挽留我,那么……我便用过去与未来作赌注。不过……”一顿,她回头看向他,“不过,虽然我跟安娜他们宣言了承认你会成为通灵王,可是,我依旧不同意你的做法成为你的同伴。我会用我自己的方法去做我想做的这件事。”

    “不过,有一点你可以尽管放心,这次,不会有人能成为你的威胁。”

    缓缓停下脚步,她抬头看着比她迟一步停下回头看着她的麻仓好。

    “即使那人是我自己。”

    望进那双埋藏着许多许多绪的眼底,她平静而轻缓地说道。

    *

    季如水不知道好突然出现在餐厅的目的是什么,虽然是和好是一同走出餐厅并一同并行走了一段路,但最终,他们还是不同路。

    “按如水说,你千里迢迢来找我,我还以为如水会和我一同行动呢。”停下脚步,好回头笑眯眯对旁的人道。

    “嗯,原来在找到你前是这么打算着,毕竟谁让你是我老公。但第一次会面实在太令我心酸了,我已经不起来了。”摊了摊手,季如水瘫着脸用着平静的语气说道。

    “是吗,真可惜呢。”丝毫没被动摇到,好一副可惜的语气同样摊了摊手,“我还以为如水对我的是很强烈的呢,不然怎么会留在这个世界呢。”

    季如水瞥他一眼,再次摊手瘫脸:“我觉得,再强烈的在看到自家丈夫兴致勃勃地调戏弟妹时也会振作不起来的,就像你裤子都脱了但发现躺在你上的是比你还老上半个世纪的大妈时瞬间【哔——】不起来一样。”

    “……”

    喂喂,是不是有什么节掉光的句子混进去了?这样子轰多尼大丈夫吗作者!

    “啊,不对。”一拍掌心,某人突然一脸后知后觉的表,“抱歉,我忘记了你实际年龄已经一千多岁了,所以再多半个世纪也没什么关系了吧。”

    “……”

    和最后只是扯了扯嘴角没有说话的好挥手告别,季如水漫步走在回旅馆的路上。

    “……你绝对你是故意的吧。”酒吞的声音突然在旁响起,带着微微无语和幸灾乐祸。

    季如水瞥他一眼,“不是,我是无意的。”

    “……”无意的话你会明白他讲得是什么意思吗!

    挑了挑眉,酒吞还是决定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了,果断进入换话题,“哼,那你另一件总是故意的吧。”他挑起薄唇,“你忽悠人本领长进了,连麻仓好也被你忽悠过去了。”

    麻仓好问她目的是什么,她的回答是不想欠他,这又算什么目的呢?也许是答案之一,但却并不会是最重要的答案。他没想到的是,麻仓好居然也就这样被忽悠过去了。

    “没有。”

    酒吞一愣,“什么?”

    没有?没有忽悠?

    “好他没有被我忽悠过去。”季如水平静的回答,“但他就是因为知道我忽悠他是因为不想回答,所以他也没有再问下去。而且……”顿了顿,“那个答案也不算为了忽悠而说的,里面有答案的。”

    如果好能承认她与他之间的感,不用很困难,那个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就像十年后的他,她相信,他一定知道她要做什么。只是……

    “但是……现在的好,还暂时明白不过来……”因为不承认,所以他根本猜不到也不会相信她会这么做吧。

    可是……她低下头,左手的无名指上什么都没有,但是,那里却系着他和好之间的连心结。

    轻轻动了两下无名指。她相信,总有一天,现在的好一定会自己猜出那答案的。

    酒吞静静的看着低着头的季如水,再顺着她的目光看向那什么都没有的白皙的无名指,他的目光闪了闪。

    这个是,未来的……季如水。那个不是因为奴契,而为了他的愿望几乎付出去生命的季如水。

    酒吞缓缓抬眸,目光落到女人明明清秀却硬是被眼角泪痣带这些媚气的面容,而就是这张脸总是用着一脸平淡冷静的神说着似是无所谓般玩笑的那句话:

    ——未来的你可是深深地迷恋着我呢。

    ‘喂,季如水,是真的吗?’

    注视着那张脸,他动了动嘴唇。

    ‘你真的为了我而差点葬送了命吗?未来的我……真的喜欢上了那么薄的你吗?’

    可是……他感觉到自己的嘴唇在张合了两下,还是最终还是合上了。

    蓦然,季如水突然回过头来。

    “你是不是想说什么?”她直直看着他的眼睛道。

    他再次动了动嘴唇,“季如水你……你真的就这样和麻仓好分开行动到你回去那天?”

    他终是开口了,可是却不是那个堵在嘴边的问题。

    季如水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眨了眨眼睛,回过头去。

    “是呢,这个问题的确需要好好再考虑一下。”她抬起头,用举起的左手阻挡着美国渐渐开始猛烈的阳光,看着在强光下只剩下一团影的无名指。

    “我是不是也要为另一个自己好好努力一下呢……”

    而与此同时的另一边——

    麻仓好动作闲优雅的泡好一壶绿茶,轻斟了小杯,举起,慢慢送入口中。

    突然,毫无预兆的,左手的无名指突然快速轻跳了两下。

    抿茶的动作顿了顿,随即,清浅如风润如水的笑意瞬间染上那微抿的嘴角和温润的眸子,满目柔

    看来十年前的自己似乎真的不好搞了,不然从来不用连心结的如水突然动了两下表示想他呢。

    想到这个,他又不自觉的轻笑了一下。他抬头,看向坐在在大约一米外地方的少女,少女微低着头,额前刘海随着微风轻轻摇摆着,而她神一片平静淡然。

    “要好好加油哦,如水。”

    看着这样平静的少女,他低声道。

    “什么?”听到似是自己的名字,季如水回头看向他。

    他微笑:“不,没什么哦。如水也看了一个下午的书了,不如下几盘棋缓缓疲劳吧。”

    “……”

    还有什么比和你下棋更疲劳的么……

    作者有话要说:(捂脸)阿林发现番外我越写越悲剧……

    我的轻松恶搞小番外呢????为什么最后变成这样啊摔!!!!!

    话说十年后那两夫妇晒恩是不是晒得太厉害了?= =

    好吧,反正是番外,虽然和正文虽然有那么点关系,但无所谓了,……= =大家可以当看无责任番外……

    好了,下章我一定要努力OOC掉二好!(喂!

    虽然他似乎在这章更甚至在正文其他章里似乎没正常过(捂脸),但下章要更加OOC!哦也!

    所以看下章的一定要自带避雷针哦~

    我们的目标是——

    没、有、节、!!(喂!!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