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更新更新

    No. 21

    虽然知道自己是被骗来这个世界的,但最后季如水还是决定遵守承诺等泽田纲吉的计划完成将十年前的他们平安送回十年前才回去。

    虽然处于同一个世界,但由于遵循着互不干扰的规则,即使并盛那边闹得几乎拆了天,但在好这边却依旧如平常那般安安静静。

    在这个世界待上近一个月,季如水慢慢接触了关于这个世界很多事物,比如说,她见过了赤燕,赤燕同样经过了神力的洗练从妖怪升级为神鸟,监听的能力自然是上升了近十倍,而且还具有一定的攻击力,现在是澪的持有灵。而后,她还和澪一同去过花的家。

    花的家离好的家并不算太远只隔了两条街左右。那是间并不大而且还有些旧的露天温泉民宿。老板娘玉绪是位很有气质而且非常漂亮的女,花叫玉绪为玉绪妈妈,而且似乎怕玉绪,所以季如水一开始以为玉绪是花的母亲,但后来澪才告诉她,花的父母常年在外旅行很少回家,而民宿则交给了花的母亲的师妹,也就是玉绪打理,所以花从小是玉绪带大的。

    听到这个,季如水看向那个始终带着淡淡笑容的看似柔弱的漂亮老板娘,一个如此漂亮的女人一个人看着一家民宿还要带大一个孩子,想到这,季如水不对玉绪有些肃然起敬。

    在民宿那,季如水还遇到了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好的同伴。其实一开始季如水并没有认出那三人,但后来因为她们对她明明有着明显的排斥,但却又带着若有若无的敬畏。对于如此矛盾的态度让她留了个心眼,事后找澪一问,才知道,原来她们曾经是好以前的同伴——花组。花组曾经死过一次,但被花的母亲安娜救活了,所以在好和她在一起后花组便到了民宿当侍女。

    听着澪的解释,季如水能明白她们对她的排斥,毕竟算是她拐走了她们的信仰,但是……那敬畏又是怎么回事呢?

    啊,说来,她们似乎也同样怕玉绪的?

    见过了玉绪与花组后,后来,季如水还见到了一个理中却意料外的人——迹部景吾。

    说来,会遇到迹部也是个意外,那时候她刚和澪一起去商业区购置好家里需要换用的东西准备回去,但却突然遇到了同样出来逛街的绯,幸好的是,那时候她走在后面所以绯并没有看到她,但却看到了澪。于是,避免被发现,澪朝她比了手势让她先走,所以她便绕了条路离开打算在电车站等澪,但还没走到,便被叫住了……

    “啊嗯,季如水?”

    “干嘛?”

    听到那个熟悉的上扬的语调,季如水几乎是下意识的回答然后转过头去,然后当看见那一西装迎面走来的比记忆中明显成熟了许多的俊美的男人和他后那高大强壮的另一个男人时,她才恍然反应过来,她似乎还是被发现呢?

    啊啊,今天走了什么狗【哔——】运啊,熟人都集体出来压马路?

    心里默默念念碎着,季如水脸上依旧不动声色的看着迹部。而迹部景吾看着明显比年轻了这么多的季如水挑了一下眉,“你这又怎么回事嗯?”

    季如水巴眨着眼睛看着他,想了想,还是认真的回答:“其实,你现在看到的我不是现在的我,现在的我其实是过去的我。”

    听着在他耳朵里明显是忽悠他的解释迹部扯了下嘴角,然后决定不追究这事,毕竟和她认识那么多年,经过十年的被摧残,迹部早就学会淡定面对一切关于季如水的不正常了。

    “……哦?还真是符合你的不华丽的回答啊。呐,桦地。”

    “是!”

    “本来打算过多几天再找你,既然在这里看到你就顺便了,桦地。”

    “是。”回答着,桦地伸手在口袋里拿出一份被包装得非常精致的盒子递到迹部伸向他的手。

    “这个,拿着。”迹部将接过来的盒子甩给了季如水。

    季如水接着甩过来的礼物盒怔了怔,“我拒绝!”几乎下意识将盒子甩回给迹部,她看着他斩钉截铁道。

    接着又被甩回来的盒子轮到迹部一怔,“你拒绝什么?”

    季如水眨了下眼睛看着他,“你不是向我求婚吗?我拒绝。”

    “……”迹部伸手按住有凸起迹象的额头,深呼吸了口气,试图冷静道:“这不是给你的,是给麻仓澪的!”

    给澪的?季如水继续一怔,“我拒绝!”她再次斩钉截铁的开口道。

    “……你、又、拒、绝、什、么!”

    季如水义正言辞道,“虽然澪不是我女儿,但也是未来的我的女儿,我拒绝我未来的女儿嫁给一个比她大二十岁的男人!”

    “……季如水,你智商被狗吃了吗?”

    “……”季如水冷冷瞥他一眼没有说话。

    迹部景吾抽了两下嘴角,最终还是还是开口道:“这是给麻仓澪的礼物,生礼物!麻仓澪不是下个星期三星期吗?别告诉我你不记得了?!”刚说完,他便看到了季如水有些发怔的神

    “……”迹部景吾突然有些无力的扶额,“季如水,你果然是这个世上最不华丽的女人了!呐,桦地!”

    “是!”

    “拿着。”说着,他又将礼物盒放到了她手中。

    季如水抬头看了看迹部。又低头看着被塞回手里的礼物盒。

    下个星期三,也就是……还有六天。还有六天就是澪生,但澪却从来没有和她提过,好也是……

    看着低着头的季如水,迹部闪了闪眸光。抬手抚眉,他居高临下看着现在还不到他肩膀的季如水,“嗯哼,一个不在意,两个也都不在意,真不知道你和麻仓好是怎么为人父母的。你们,有真正的去了解过你们女儿真正的心吗?”

    抬头看着眼底有着掩不住嘲讽的迹部,季如水动了动嘴唇,最终反驳的话还是没有说出口。

    她有理由反驳迹部的,而且还是十分正当的理由,现在的她并没有澪的母亲,所以她不了解这一切不是理所应当吗?可是即使如此,这样的话却依旧说不出口,因为……澪的母亲是未来的自己啊,那一样是自己,所以她也没有任何理由反驳。因为她知道,像迹部所说,未来的自己和好也许真的根本没有真正了解过澪真正的心

    她无法为未来的自己脱罪。

    平静下心,和澪一同回到去,然后又继续以往平淡的生活。澪和好依旧没有向她提起过澪生的事,而她也没有开口问,因为她已经默默下定一个决心,今年的话,就让她代替未来的自己给澪补偿一个生吧。

    季如水是如此打定着,她甚至抱着这样的期待等待着澪生的到来,然而,现实始终有些事与愿违。澪生前三天,让一直关注并盛那边消息的赤燕带回了消息,十年前的泽田纲吉已成功打败白兰,准备回到过去。

    听到这个消息时季如水怔了一下,然后在好那似笑非笑的眼神下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

    在得到这个消息的第二天,季如水再次见到了那个温润如玉的男人。

    “对于这次如水小姐的帮忙,我代表彭格列感谢您。”泽田纲吉着一西装朝季如水微微弯了弯站得笔直的腰表示谢意。

    季如水摇了摇头,“不用谢我,其实我什么都没做。”

    泽田纲吉微微一笑,“怎么会呢,只有如水小姐在这我们才能这么放心进行跨越时空这么危险的行为,如水小姐的存在就给了我们最大的安心。”

    看着眼前温柔体贴的男子,季如水眨了下眼睛,最终还是接受了泽田纲吉的谢意。

    完成了对泽田纲吉的承诺,那就说明了季如水完成了10+季如水交给自己的任务,那也就等于应该是时候回去的时候。所以,在当天晚上,吃完晚饭没多久她便宣布了这个决定。

    “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所以,我打算明天离开。”坐在两父女面前,季如水平静的说道。

    “唔,明天吗……”对于她的决定,一向最了解她的好并没有任何惊讶,只是在听到这个消息时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

    而澪愣了愣,几秒后才反应过来那句话的意思,“明天?那么快?”澪张大着眼睛紧紧看着她,“一定……要明天吗?”

    “嗯。”直视着澪那双墨黑的大眼睛,季如水轻点了下头,“我想尽快回去,而且……留太久的话,那边也不好办吧……”说罢,她便看到了澪的黑沉的眼睛里似乎有什么泯灭了,然后黯淡了下去。

    “……我知道了。”

    由于来时是10+如水引导她发动接替,所以需要借助神社的力量,而回去时是她不用经过任何人引导而发动,也就不需要借助神社的力量。所以第二天,麻仓家后院——

    按照十年后的自己留下来的方法成功发动界膜,随着一阵反光,季如水看到了一层薄薄的光膜覆盖在了院内两棵树之间,反的淡淡的白色光芒。

    看着成功发动出来的界膜季如水怔了怔,的确就是这个了!当时在并盛神社看到的光膜,那就是说,只要像来时那样轻轻一碰,她会可以回到过去了……

    想到这,季如水顿了顿,她回头看向站在后三个送行的人。

    “这段时间,谢谢你们的关照。”她朝他们轻点了下头示意。

    “如水在说什么呢,这不是应该吗?”好双手插在袖摆里笑眯眯回道。

    “如果要谢谢的话,如水回到去便要努力找到我们。”勾阵单手插腰轻笑道。

    “……”澪只是直直看着她,没有回话。

    将视线放到澪上,面对澪那毫不躲避一片平静的眼睛,季如水顿了顿,她走到她边,弯腰蹲下。

    “澪,生……快乐。”

    澪愣了愣,原本平静的眸子里划过一丝讶异,“妈妈你,知道今天……”

    她点了点头,“嗯,知道。所以我才决定今天回去,这是……礼物。”

    “礼物?”澪一怔,随即反应过来,“……妈妈?”

    “……嗯。”她点了点头。

    她想明白了,即使十年后的自己依旧是她自己,但澪的妈妈却就只有十年后的自己,那是即使是现在的她也无法代替的。所以,她决定,既然澪生,那么便在她生那天将她妈妈送回来,这才是最适合澪的生礼物。

    看着依旧有些失神的澪,回想起这近一个月的相处,犹豫了会,季如水抬起手,小心翼翼的摸了摸澪的头。

    澪的头发很细很柔软,在阳光下折出耀眼的酒红色的光芒,让季如水不自觉的摸多了几下。

    嗯,不知道好的头发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呢……

    这样想着,她不自觉的微笑了起来,然后抬头,毫无阻碍地撞上了一旁的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

    “……”缓缓收敛回笑意恢复平淡,季如水一边站起一边小庆幸好没有了灵视。

    “那……便这样吧。”她朝他们最后点了点头,看了眼低下头沉默的澪一眼,然后转,走向界膜。

    “没有!”

    一声焦急的呼喊突然响起,在季如水还没反应过来时,一个小小的温软的小手已经紧紧的拉住了她准备抬起的右手,大声而又坚定又的重复了一遍,“没有!澪……从来没有怨恨过妈妈!”

    怨恨?季如水一怔,然后突然想起了她来到这里第一个晚上时问澪的那个问题。

    ——怨恨吗?没有给你完整幸福的父母。

    没想到……

    季如水转过头去,澪抬着头仰视着她,左手紧紧拽住她的手,而那双一直都是平静深沉的眸子此时却出奇的明亮,像块被精心打磨的黑曜石散发着夺目的光彩直她眼睛。

    “澪……”

    “扇川姐在走前和我说,对于重要的人的重要的心一定要及时说出来,不然对方一定不能百分百了解。”

    柳扇川?她想起来了,柳扇川临走前的确有蹲□与澪说了悄悄话,原来是这句,而且居然……也是这句……

    “妈妈那晚问我,怨不怨恨没有给我完整幸福的你和爸爸,其实那晚,我并不是在想着怎么回答你有没有怨恨,而是在想着,我幸不幸福。”她垂下了眸子,“我想了很久很久,然后,我突然想到……我应该是幸福的,因为勾阵说过,爸爸和妈妈,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澪的两个人。”说着,她抬头,“是吗?妈妈?”

    迎着澪的目光,季如水抬头看了眼勾阵,再看了眼好,她想了想,转蹲下齐视着那双眼睛,“你父亲那我不敢肯定,但如果是你母亲那……是!”她重重点了点头,用着同样坚定的目光柔和的看着眼前的小女孩,满暖意的笑容渐渐染上嘴角,“澪的母亲,一定是世界上最你的人。”

    听着她的话,季如水清晰的看到那双眼睛里瞬间溢满的阳光。

    “嗯。”澪缓缓点头,“我也是。所以,所以……”突然,她感觉到握着右手的小手突然又紧了紧,“妈妈回到去,我还能继续当妈妈的女儿吗?”

    诶?

    听到这个要求,季如水怔了一下,她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好的方向,而好依旧双抽交叉插在袖摆中笑眯眯地看着她,似乎也在等着她的回答。

    缓缓收回视线,季如水缓缓抽回被澪握住的手,在澪渐渐黯淡平静下去的眼神下道:“对不起,这个……我无法给你承诺。但是——”一顿,她突然执起澪之前牵住她的那只左手的尾指,然后轻轻勾上自己的尾指,“但是,我答应你,我会尽我最大的能力去努力。”

    她无法给澪作出这种完全不能肯定的承诺,即使是欺骗也无法,如果未来真的被改变了,好真的成为了通灵王,那么她呢?她又如何?这种连她自己也不能确定的未来,她无法给澪任何承诺,但是……她却可以承诺她,会尽她最大的努力。如果好他……

    如果好他……

    缓缓松来勾住的尾指,她站起,回头,她看了所有人一眼。勾阵,澪,还有好……然后她转再也没有回头与犹豫的伸出了手,轻轻触碰了一下界膜。

    在她触碰到界膜那一瞬间,整张界膜突然发出了强烈却并不刺眼的光芒将季如水整个体融入在光团里。等光芒渐渐散去,原地小的影突然拔高了十几厘米。

    一样的脸,一样的神,但略更加成熟稳重的气质。

    “欢迎回来。”第一个开口的是勾阵,季如水朝她轻点了下头。

    “妈妈,欢迎回来。”第二个开口的是澪。她低头看着直直看着自己的澪,不知是不是错觉,她似乎觉得,澪和她离开时的感觉……不太一样?

    那边季如水在疑惑着,这边,好站在原地看着那张还有些稚嫩的脸一下子变成明明与刚才那张脸一模一样但却总感觉已经许久不见的熟悉的脸,不知怎的,他突然轻笑了一声。

    听着那突然低低的笑声,季如水转头看过去。

    “有什么不妥吗?”她问道。

    “不,没有哦。”他摇头,然后微微眯起了眼睛,朝她露出这世界上只对一个人露出的最真实的温柔的笑容。

    “辛苦了哦。欢迎回来,如水。”他轻声道。

    看着好的笑容,她怔了怔,然后才缓缓点了点头。

    “嗯。我回来了。”

    而另一边——

    穿过界膜,闭上眼睛等白光渐渐散去,季如水缓缓睁开了眼睛,然后……她又重现了刚去到十年后时神

    ——愣……

    因为站在她面前的人的脸依旧是那张十年后第一个见到的那张,也是最后一个见到的那张……

    “哟!”笑眯眯的看着仍在呆滞中的季如水,麻仓好非常愉悦地伸出带着厚大手的手朝她打招呼道:“辛苦了哦,欢迎回来,如水。”

    “……”

    明明同一张脸说的同一句话,为毛一个效果是温馨,而另一个效果……是惊悚呢?

    ——钞内’小剧场——

    回去当天晚饭过后……

    “如水。”

    季如水抬头,只见看着勾阵递过来的一封信了一个礼物盒,她怔了怔。

    “什么?”

    “你让我转交的。”

    她?十年前的她?她接过,展信。

    ——礼物是迹部给澪的,转交。

    ——今天是澪生

    ——重要的人,重要的心,不说,没有人能明白。

    ——我很喜欢澪。

    内容很短,只有了了四句,但看着手中的信,她沉默了很久。

    当晚。

    正在收拾十年前季如水留下的衣服的澪突然听到门外传来很轻的脚步声,然后门被轻轻敲响。

    澪愣了愣,然后开门,只见母亲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个非常精致的礼物盒。

    “妈妈?”澪有些疑惑,因为一各自回房,他们都很少会来敲门。

    “这个。”季如水将手中的礼物盒递出,“你迹部叔叔送你的生礼物。”

    额?她又怔了怔,“哦,好的。”随即才接过礼物盒,然后抬头,她发现她母亲竟然没有丝毫要离开的迹象?

    “听说,之前澪都是和十年前的我睡?”她问道。

    “……嗯。”她点头。

    “那好吧,今晚我就在这睡了。”

    “!”瞬间,她抬头诧异的看着她,“……妈,妈?”从她懂事到现在,母亲从来没和她一起睡过,一开始怕的时候都是勾阵在一旁守着,后来稍微大了些不怕了,便是一个人了。

    季如水举起右手食指,然后歪了歪头,平静看着她道:“……生礼物?”

    澪怔怔的看着眼前人。……良久,她才找到自己有些发涩的声音。

    “……嗯!”

    这是她一生中,收到的最宝贵的,两份生礼物。

    而走廊另一头——

    隔着黑暗听着两人对话,麻仓好靠在门边轻笑了起来,眼眸与嘴角都带着即使黑暗也遮掩不住的温与柔意。

    一会,待走廊那头对话结束,轻轻的关门声响起,他才站了起,转走进房间,然后也轻轻拉上了纸门。

    今夜,是个宁静而又明朗的夜晚呢。

    作者有话要说:好了,本卷正文内容最后一章以温的路线走完了。10+迹部最后还出来酱油了几句= =||

    下面应该还有10+如水与10-好的常……

    不算正文,会以番外形式出现,应该不会很长,目标2-3章内写完,但实际写起来就不知道了。= =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