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

    105、更新更新

    No.13

    泽田纲吉这名字季如水是没听过,但是“彭格列”这三个字倒是很清晰的钻进了她的耳朵里。

    “彭格列?”边咀嚼着这三个字,季如水边细细打量起眼前的青年。好说过彭格列是‘黑手党’,她是不知道黑手党是什么玩意,但显然听名字也知道不会是什么好玩意,但是,她看着眼前气质温和的青年,她显然看不出这个看起来明明柔柔弱弱的清秀青年和‘黑手党’或者‘**’这三个字搭上关系,而且……还是首领?

    泽田纲吉看得出季如水的警惕与怀疑,他了然不在意的朝她笑了笑,然后伸手往口袋里摸了摸。他有些庆幸10+季如水有先见之明给他留下了信物,抬头看着因为他的动作而警惕往后退了几步冷眼看着他的季如水,泽田纲吉朝她露出一个善意的安抚的笑容。

    “十年后的如水小姐交代过,等见到十年前的自己后一定要将这样东西交给你让你替她回收。”说着,他摊开手,将握在手心的东西展现在她面前。

    红发带。

    看着泽田纲吉手上的东西,季如水眼里闪过一丝诧异。她明白昌浩送的红发带对自己来说有多大的意义,那是她除了院长如雪外收到的第一份生礼物,也是唯一一样从平安京带回来的东西。她抬头看了看眼前的人,既然十年后的自己将如此的东西交给他当信物,那么就是说十年后的自己肯定很信任这个人。

    “如水小姐。”泽田纲吉举着发带轻喊了声。

    季如水认真的盯了他一会,确定看不出什么端倪后才卸下防备朝他走去接过发带。

    发带很新,那红色依旧十分的鲜艳,完全看不出已经有十年长的时间。看得出,十年后的自己的确非常重视这份昌浩送的礼物,不然也不会保藏得如此崭新。

    看着季如水接过发带,泽田纲吉收回手,继续低声温和道:“既然信物平安送到如水小姐手里,时间不多,我们便好好谈一下正事,如何?”

    正事……想到她被莫名其妙换到十年后的理由,季如水恢复原本冷淡的神,收好发带,然后朝他点了点头。

    “嗯。”

    看着季如水点头,泽田纲吉无声的露出稍微宽心的笑容。

    “好的。不过现在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先换个安全点的地方吧。”

    “嗯。”

    虽然说时间不多,但季如水还是选择先等勾阵追上来再出发,幸好,勾阵很快就跟了上来。

    勾阵是最常跟在季如水边的十二神将之一,所以对于这个委托自己主人的男人,勾阵自然是认识的。得到了勾阵的确认,季如水才将最后一丝怀疑消除,然后静静的跟在泽田纲吉的后。

    泽田纲吉似乎对这片区域很熟悉,驾轻就熟的带着她穿梭在各个巷子间避过了好几批黑魔咒的人,这让她对这片地区感觉越发的诡异。

    集中了这么多奇怪的穿黑**的人却似乎对外面世界丝毫没有影响的街道,还有那似乎拥有奇怪能力的火焰,这些无疑将答案指向一个方向――这是另一个平行世界。

    再次躲过一批黑魔咒,快速穿过一条不长的巷子,泽田纲吉带着她在一条石梯上停了下来。

    抬头看着鸟居上的字样,季如水愣了愣。

    “并盛神社?”

    听着她有些惊讶的语气,泽田纲吉回过头来,“如水小姐知道这里?”

    “……嗯。”当然知道,她可是来过两次啊,只是没想到原来她乱打乱撞居然跑到了并盛町来了。……等等,这个区域是另一个世界,也就是说,并盛是另一个世界?难道……她猛然抬头看着眼前的神社,难道并盛神社依旧是并盛与另一个世界的断层?

    “如水小姐?”向石阶走了几步发现后的人没有跟上,泽田纲吉回头有些疑惑的看着季如水。

    回过神来,季如水几步跟上,“走了下神。”

    之前季如水一直在想神社内到底有什么‘安全’,但是,当看着泽田纲吉整个人突然消失在空气中,她恍然明白过来,居然有结界阻隔着入口迷惑视觉,那么的确是很安全啊。

    跟在泽田纲吉后面进入结界,两人被一个顶着飞机头的男人恭敬的请进屋内。穿过一个走廊,叫草壁的男人用手放在门旁的一个巴掌的凹槽里,看起来厚重的铁门自动打开。

    “请两位稍等一会,我马上去叫恭先生。”将他们领进与外面完全不同风格的一间和式房间内,草壁转准备出去。

    “不用了。”清冷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门唰得一下被拉开,一个穿着灰色和服俊美的男人赫然出现在门口。

    “啊,恭先生。”草壁微弯腰行礼道。

    “云雀前辈。”看见来人,泽田纲吉露出一个笑容。

    云雀恭弥视线居高临下的扫了眼房间内的两人,然后灰紫色的眸子定在季如水上,季如水仰着头,同样神淡漠的回视着他。

    “哲,先退下。没有我的指示不得靠近。”过了会,他边走进房间边吩咐道。

    “是。”

    待草壁退下,房间内便剩下了三人。空气有些沉闷,隐隐有冷气在周围围绕。

    “咳咳。”泽田纲吉轻咳了声打破现场有些诡异的气氛,然后有些无奈的笑了笑率先开口:“云雀前辈,这位便是扇川小姐提到的能帮我们稳定时空的十年前的如水小姐。”

    云雀恭弥视线瞟了季如水一眼,施施然端起茶杯,“这个不用你说,我当然知道。”

    似乎习惯了眼前的人的语气,泽田纲吉不在意的笑了笑,然后转头看向季如水,“如水小姐,这个是我的学长云雀恭弥,同样是拜托你帮忙的人之一。”

    “之一?”季如水微抬眸。

    “是的,这件事由我、云雀前辈和正一密谋,但由于正一打入敌方阵营不便出现,所以便只有我和云雀前辈来说明。”

    “哦。”季如水有些无所谓的‘哦’了声,然后突然转眸定定看着泽田纲吉,“我能问一个问题吗?”

    “当然。”

    “你刚才那句‘扇川小姐提到的能帮我们稳定时空的十年前的如水小姐’是什么意思?扇川是谁?”她似乎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诶?”似乎没想到季如水突然问这么个不相干的问题,泽田纲吉怔了怔。

    “柳扇川,一个自称与你关系很铁的女人,就是她告诉我们如果需要将十年前的人召唤并滞留在十年后就必须通过你的许与帮助。”坐在一旁的云雀恭弥替泽田纲吉淡然解释道。

    听着云雀恭弥的解释,季如水愣了愣。自称和她关系很铁,而且还知道她有稳定与穿越时空的能力,的人……

    柳扇川……

    ……扇川……

    突然,季如水猛然想起这个名字在哪里听过了,翁峁这个名字,因为但是好家里唯一一间和她穿的衣服便是这个叫‘扇川’的人留下的!

    此时,泽田纲吉已经回过神来,“是的,如云雀前辈所说的一样,扇川小姐是彭格列的朋友,也是如水小姐的朋友。难道扇川小姐没有去找你吗?”他看着有些沉思的季如水问道。

    “没有。”季如水果断的回答,“我昨天才来到这个世界,今天就被那些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人追杀。”

    “追杀?”这下,转下头来看向泽田纲吉的是一旁的云雀恭弥。

    说道这事,泽田纲吉微收敛了一下脸上的笑容,神变得稍微严谨了起来,他看着云雀,有些严肃地点了点头:“嗯,这是真的。黑魔咒的人不知道为什么会对如水小姐下手,可问题是之前密鲁菲奥雷根本不知道如水小姐的存在,为什么十年前的如水小姐一来便被盯上了?云雀前辈,难道是白兰知道了什么吗?”

    云雀双手交叉插在袖摆里思考会,他看向季如水,“你有接触过什么人吗?”

    “什么人?”季如水挑眉,她认真的回想了一下,突然,她想起了那个西装男人在拿出那个盒子时似乎说了句话,说她与G川京子有接触……

    “G川京子……”无意识的,她将这个名字低喃出声。

    “什么?”泽田纲吉一怔。

    “G川京子。”季如水重复一遍,抬头看着泽田纲吉肯定道:“昨天在超市与一个叫G川京子的女生聊了几句,而最开始跟踪监视我的那个男人也有提到这个名字。”

    “京子……”泽田纲吉低声念了一遍那个名字,他抬眸看向云雀,“看来密鲁菲奥雷那边已经开始行动了。”

    “意料之中。”云雀嘴角挑起抹嘲讽的弧度。

    “非常的抱歉,如水小姐。”泽田纲吉看向季如水,脸上带着深深的歉意,“将你连累进来了。”他实在没想到白兰已经那么快将注意力放到和彭格列的相关人士上。

    看了泽田纲吉一眼,季如水扯了扯嘴角,想说出什么却又没有说出口。收回视线,她淡然道:“这事不是在你们找十年后的我时就已经将我连累进来了么?现在说这些也没用。”而且,她不信十年后的自己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在考虑过后依旧选择将她替换过来那就说明了十年后的自己是非帮这个忙不可。

    “与其说这些,不如我们开始说些正事。”她看向两人接道:“比如,我需要帮你们什么?”

    ――**寻夫(3)――

    默默地跟在季如水后,酒吞静静地看着眼前那个披着他那件紫浴衣的背影。

    季如水长高了,原先纤瘦的小板一下子拔高了十多厘米,看起来也没有那么弱不风。

    季如水变成熟了,原本还带些青涩的清秀面容一下子褪去了所有的稚气,眼下的泪痣也越发的妩媚。

    十年间,眼前的人正的变了许多呢。

    看着眼前的人背影,酒吞有些忍不住轻笑了起来。冷不丁的,一直走在前面的人突然毫无预告的转过头来,快到他还来不及收回唇角的笑意。

    看着酒吞嘴角那掩饰不及的弧度,季如水深深看了他一眼,意义不明。

    “我知道你暗恋我,但也请别这么明目张胆,你那双充满的眼睛时打算把我看穿个窟窿吗?”

    “……”

    微抽搐了下嘴角,酒吞还发现了,十年间,季如水的脸皮长得速度也不是盖的……

    尽量无视她的话,酒吞抚平嘴角的抽搐,跟在她后懒懒道:“你打算去哪?回须王家?”

    没记错的话刚刚他们似乎故意错过在并盛神社下方的等着季如水的私家车。

    “你是想我被送进研究室吗?”季如水瞥了酒吞一眼,“抑或是等十年前的我回来后被送进研究室?”

    “……”扬了扬眉,酒吞自动无视这句话,“那你现在打算去哪?”既然不回须王家那么她根本就没地方落脚,难道是去找那个什么**?

    季如水呵了口气到手上搓了搓没有回答,虽然酒吞离开她离开得早,但好歹也相处过三四年,所以对于此时酒吞在担心什么她自然是知道的。

    挥手再给自己加了层神力结界,季如水拢了拢披在上其实起不到什么保暖作用的浴衣。

    “找电话亭打电话。”过了会,她才回答他。

    “电话?”酒吞挑眉,有些不解。

    幸好电话亭这种东西并不少见,所以没多久便找到了。

    季如水快速闪进亭内,投入个100块的硬币,然后拨通了电话。

    电话那头响了好几声,但一直没人接,季如水了解那个人的格,所以她耐心的挂了又打了一遍。话筒内依旧是冗长的嘟嘟声,并没有要被接起的迹象。季如水挂了,再拨。不接,再拨。不接,再拨。直到第十六次,话筒内“嘟嘟”响了两声,然后――。

    “啊嗯~”电话被接通了。

    “在电话亭里打电话给本大爷的你如果找不出一个非要本大爷接电话的理由,那么你给本大爷悠着点啊嗯~”‘啊嗯’的尾音被扬得很高,昭示着语气的主人非常的不悦。

    电话的这头静了静。

    迹部景吾听着电话那头安静了下去,他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陌生电话,皱起了眉头,正在他准备再次挂电话的同时,熟悉的冷清的声音悠悠在那头响起。

    “嗯,是我。”

    “……”这下轮到这边安静了下去。

    “……季如水,你在搞什么东西?!”一会,他才听到自己有些咬牙切齿的声音响起。

    “我在思考着你的话。”

    “我的话?”迹部景吾一怔。

    “嗯,在思考着要用什么理由来让你非接在电话亭里打电话给你的我的电话。”

    “……很好,那你想出什么理由了吗?”

    “想出来了。”季如水的声音不急不缓的在手机另一头响起,“你好,迹部景吾,我是十年后的季如水,初次打电话,请多多指教。请初次接我电话的迹部君你能接一下再寒风中抖瑟的来自未来的初次给你打电话的我吗?”

    迹部景吾:“……”

    酒吞:“……”——

    作者有话要说:(敬礼)报告,**寻夫字数上补上了!希望各位看官满意!

    ……突然觉得把10+如水越写越二了(捂脸)

    近墨者黑啊!!!都是二好的错!(殴!

    最近读者都好少哦,是因为最近期末吗?

    各位考试加油!!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