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103、更新更新

    No.11

    季如水和好坐在客厅里聊了好一会,到了差不多七点,我财鸫擦耍她自觉地想起给两人去弄早餐,但却被胃嬷,由于好喜欢吃面包,所以家里会常年囤积着新鲜的面包,而他们的早餐便是这些面包。

    听到这话,季如水难得有些失语。

    好对面包到底有多执着啊喂!

    草草解决完早餐,之后便是一个上午的开始。说到做到,既然说要一个人去走走看看,所以季如水吃完早餐没多久休息了会便准备出门了。

    “嗨,这个如水拿着。”出门之际,送她出门的好靠站在门口,然后从袖摆中突然抽出一张东西递过去给她。

    “这个……”看着好伸过来的东西季如水怔了下,“救命符?”

    “嗯。”看着她伸手接过,好满意的笑了笑将手又插回衣袖中,“这个世界对于现在的如水来说多少有点危险,是现在的你应付不过来的,所以遇到什么连他们都解决不了的事记得一定要用救命符召唤我。”

    “他们?”她有些疑惑抬头看向他。

    好有些神秘地对她笑着,但似乎又并不打算多透露什么,“嗯,他们哦~这对你来说会是个惊喜。说来,这次如水绝对不能像上次那样乱来啊,都伤成那样却依然不用救命符。”说着,他微收敛起嘴角的笑意,眼睛微微眯起,眼里带着不明的思绪。“这样乱来可不行啊。”他轻声道。

    “……”看着好嘴角的微收敛的笑意季如水有片刻的失神,似乎在体会着他眼底的那抹深意。但她很快回过神来,淡定的将救命符收进怀里,“当然,我还是很珍惜自己的命,所以自然不会乱来。”她平静地回答着:“至于上次……只不过不小心忘记了。”

    说来自己也不信,这么的东西到最后关头自己还真忘记的差不多了,要不是当时呕出的血顺着雨水流入襟,后果的确有些不堪设想――要么去见马克思,要么肯定还待在医院养伤。

    “唔,忘记了啊……”听到她话,好没有表示惊讶不满,但脸上的笑意也没有加深,只是望向她的眼神更加的深邃,带着丝不易看透地深意。突然,他抽出了手,修长的手指伸到她面前轻轻挑起她的下巴。

    “如水应该很清楚地知道了吧,未来的你已经是我的妻子。所以,即使是你自己也不能随便剥夺你自己的命。因为……”他微弯腰拉近两人的距离,那双如一潭墨池的黑眸定定地望进她的眼底。“不管是你的现在还是未来,它都是属于我麻仓好的。”

    ……

    听着对她来说并不算陌生的宣言,季如水抬头毫不闪躲的直视那双深得如同黑潭的眼睛。她感觉到扣在下巴的手并无用多大力,但却又带着让人无法抗拒与躲避的力量迫着她无法逃离他的视线――即使她并无躲开的打算。

    抵在下巴的手指有些微凉,如同这双手的主人一般,虽然本温柔,但却又矛盾地有着与她一样薄凉的一面,让人有些难以猜透。

    这句话他曾经对她说过,十年前的他。那时候她并不知道十年后自己与他的关系,所以也就把那句话归类到不过是好中二病一时发作的产物并没有在意,而现在,十年后的麻仓好再次对她说了一遍,此时,她知道自己无法再将这句话不在意的认为是好抽风时随口说的,因为感觉得出,麻仓好他说的很认真。

    但就是因为如此认真,所以她才一时无法理解这种认真,也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这种认真。

    没办法,你们不能要求一个连人际关系都如此惨淡的人一下子能理解这种更复杂更深层次的男女关系呢,是吧?r(st)q

    所以两人的视线仅仅对视了大约五秒,季如水率先开口。

    “最没资格说这话的是你吧。”没有挥开扣住下巴的手,她抬头平静对视着好的眼睛:“你是不是要好好回忆一下之前差点夺走我未来的人是谁?”

    好听罢一笑,“所以啊,如水的命是我留下的,所以除了我没有谁有资格随意夺走,连你自己也不可以。”

    “……”真是任自私又霸道的话啊。

    她看了他一眼不再回话,然后伸手轻挥开了还扣在下巴上的那只手,后退了半步,随后毫不犹豫的转挥手离开。

    “我走了,什么时候回来还不确定,不用等我用餐。”

    毫不在意的收回被挥开的手,好站起朝她离开的背影微笑着,突然,他将视线投放到了前方的不远处,目光不经意的闪了闪,过了会,不轻不重的回应才冲微微挑起的唇角飘出:

    “路上,一定要小心哦……”

    *

    离开了好家,季如水有些有些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虽说想一个人静静的走走看看,但其实具体需要走去哪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在东京住了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半年的时间,但这半年里她所到及的地方其实很少,最熟悉的地方也不过那几个,**家、SPR事务所、须王家、樱兰,冰帝勉强算个,而算得上能让她有归属感而不舍的就只有**家和须王家,然后便没了。

    缓缓停下脚步,她无意识的伸手摸了摸下巴,似乎在回想着不久前抵在下巴的那阵微凉。想到那双充满侵略质望进她眼底的眼神,她知道,从得知未来的自己留了下来成为好的妻子的那一刻时她便已经知道,能留下来的不是这座城市,也许**和须王家会占些许因素,但那个男人却绝对占了90%的原因。

    “……呼……”

    闭上眼睛深深呼出一口气,每次想到关于麻仓好的事她的思绪总会被搅得紊乱,

    她尝试将那扰乱自己思绪的想法抛诸脑外,过了一会,她才睁开眼睛。

    既然这件事已成事实那么也没有多少必要一直想着了,现在她还是‘现在’的自己,应该把握住现在的事,而眼下最需要“把握”的事便是她今天的目的地。她抬头环视着周围,不知不觉中她已经走出了住宅区,而她此时正站在一个十字路口,向左是须王家,向右是涉谷。

    她看了看两边,她已经听翁崞鸸环了,虽然不知道是因为须王环的原本就存在于‘通灵’的世界还是怎样,但起码可以肯定须王环定然是存在在十年后的现在,但是**他们……**他们已经被她确定了力量源不同的而与‘通灵’分别处于不同的世界,而现在麻仓好存在于这个世界了,那么十年后**他们便不知道是否还与‘通灵’的世界混在一起。所以犹豫了会,季如水还是选择了往左方向拐了进去。

    既然不确定,那么就先看看确定的再去看不确定的吧。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喜欢比较清静的地方,好的宅子处在离并盛很近却离中心区较远的算不上偏僻但也十分的宁静近郊处,而须王家又处于东京最繁华的中心地带,所以从这过去中心区还是有一段的距离。

    季如水边走向电车站台边猜想着十年后的须王环会是怎样,虽说她现在往须王第二邸出发,但她却没有要与须王环与须王让见面的打算,只是出自一种想看看的心里,想看看他们现在怎样,想知道十年后的他们变得如何,仅此而已。

    穿过斑马线,季如水朝一旁的商店走了过去,然后停在了一家服装店的橱窗前。

    橱窗内摆放着三个人形女模特,打扮十分的时髦。

    季如水紧紧的看着橱窗,似乎在看着橱窗内其中一件短至大腿的迷你裙,而玻璃橱窗反出她那张清秀而平淡的脸容,还有她旁来来往往路过的人群。

    季如水看着橱窗上反出的后的人群,虽然不能清晰的反出每个人的模样和神,但却能看到清楚的轮廓。

    那个男人……

    她将视线定在一个站在她后不远处靠在栏杆处假装抽烟的穿西装的男人,这个男人从她离开好家时便一直跟踪着她,她很早便已经感觉到了,但她看他没有任何动作所以也没理会,但显然他已经跟了她一路,接下来似乎也要跟到底……

    是谁……?

    她有些疑惑,照道理来说她到这个世界不过第二天,不可能被谁看上,但这个男人似乎一早就已经埋伏在了门口,并不像是普通的流氓痴汉,而且……她细细打扮着男人的装扮,男人装着全黑的西装,戴着黑色墨镜,头发梳着一丝不苟。

    这怎么看都像那种**的打扮啊!可问题是她什么时候被**看上的?难道十年后的自己和**有什么关系?

    ……等等,十年后的自己?

    一怔,季如水突然反应过来,她记得那个彭什么列似乎就是什么黑手党?她是不知道黑手党是什么东西,但是现在想想,也许黑手党就是**?那难道……她看向橱窗内反出的男人的影,难道那个是那个什么彭什么列的人?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偷偷跟踪她呢?

    她看着反出来的影思考着,过了会,她再次行动了起来,而那个男人泯灭烟头站了起继续跟了上去。

    ――**寻夫(2)――

    “好久不见?”看着带着一副怀念语气的十年后的季如水,酒吞微挑了下眉,“什么叫好久不见?我和你不是才初次见面吗?”

    “……”

    季如水没有回答,她只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原先所有带着怀念的悲伤的绪在一瞬间掩饰了起来,脸上又恢复一派淡定自若。

    “好的,初见。”她平静的回答。

    听罢,酒吞似是满意地扯了扯嘴角,他动了动唇,然而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眼前的人已经再次开口了。

    “所以,初见的酒吞,请你快点把衣服贡献给你初见的主人。”

    酒吞:“……”

    “别那么小气,我不想动手抢,你懂得……”

    酒吞:“……”

    “快点,不然我就告诉你十年后的你暗恋了我很久这事。”

    “……”——

    作者有话要说:阿林归来啦!!!!

    本来是打算缓慢更新,但前段时间连着几场考试实在忙不过来,所以就放下了更新了,阿林向大家道歉!(鞠躬)

    不过我已经考完试啦~放假啦~哦也~撒花~~~~

    如无意外以后就恢复隔更或者更的速度啦!~\(RQ)/~

    大家一定要记得多多支持多多留言哦!

    显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