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

    98、更新更新

    No.6

    又修复了一个时空断层,这无疑给季如水带来莫大的希望与动力。如果说之前她得需要靠总是不定时出现的尤金被动的寻找,那么经过这次的杉并区的事后她便可以化被动为主动。

    以前,她一直捕捉不到时空断层是因为她总是下意识的认为时空断层是一个无形无态没有具体界限的东西而让自己属于‘被动’的一方,但现在不同,现在,她知道了时空断层虽然依旧没有明显的界限,但是却有明显的承载的标志,而那个标志是具体的事物,起着分割两个时空的作用,而这个‘分割’还是眼可见的。所以,只要在上空寻找那两处有着明显的景色的不吻合与不协调,那么无疑,这两处的交汇点必然是时空断层。

    不过,这是办法麻烦就麻烦在寻找的范围太大太广,如果按照上面的方法在上空寻找,那么她得飞多少个地方才能找到?所以,这个方法不到不得已还是不会作第一选择。

    和好一同从并盛回到东京,环还没有回来,因为为了让季如水没有时间宅在家里悠闲,所以当时环订的的时间是三天两夜,温泉回来第二天便是开学。

    看着少了那个总是吵吵闹闹的影,季如水很满意的点了点头。在他们回来前她总算是有个安静的一晚了。

    季如水如此想着,但显然,他小看了环妹控的能力,因为下午六点还没到,正准备吃晚餐的她正看见环风风火火的赶了回来。

    “……”

    看着冲进来见着她又是放心又是一顿念念碎的须王环,季如水面无表的看了须王环一眼,随即,低头又看了手中的叉子一眼……

    要不要帮某人来个一了百了呢?

    最后,放弃了那个恐怖的想法,季如水以开启全面告急自动无视模式来熬过了环必不可少的环式炮轰念念碎。如往常一样又在家宅了一天,然后,她平静(?)而闹(?)的寒假就这样在划下了自认为还算完美的句号。

    ――修复了一个时空断层,对她来说能不完美吗?

    寒假过后必然是开学。

    1月13,为期20天的寒假终于结束,迎来了新学期的一天。这天,在被再三叮嘱要好好和迹部景吾解释一番下坐上了私家车挥别须王环,在车上,季如水轻打了个哈欠,然后视线一斜,她看了眼坐在一旁正对她幸灾乐祸的酒吞,冷眼,然后无视。

    所谓新学期新气象,虽然寒假只有短短20天,而这新学期也就只有41天,但这并不妨碍冰帝上下一片对于新学期到来的期待。

    与上学期无异,她依然是在三年A组1班里,她的邻座依然是迹部景吾,邻座的邻座依然是忍足侑士。

    “很久不见,新学期还有请如水多多指教哦。”扶了扶眼睛,忍足侑士朝她笑了笑熟络地打招呼。

    季如水看了他一眼,然后扭头。她决定不理会这个明明两天前还见过两天后居然面不改色睁眼说瞎话说‘好久不见’的人。

    看着不理会自己的季如水,忍足侑士也不在意,他看了看她来之前就因为学生会的事离开而空出来的迹部景吾的位置,他勾了勾唇角。

    “说来,前几天温泉乡里明明那么巧合遇到如水,如水居然一个人先走了,真是可惜。”

    “是吗。”季如水漫不经心的回答。

    “嗯,因为如水没能看见在知道你离开后那黑下去的脸……”想起迹部那天听到须王环那声惨叫后的脸色,忍足脸上就有忍不住的笑意。他认识景吾那么久真的从来没见过他脸上会出现过那种神,他看向依旧一脸无所谓淡然冷静的季如水,眼底笑意加深。能让景吾露出那样的表的天下估计就只有季如水一个人了。

    忍足侑士就这么想着,然后只见季如水突然抬头看向他的后方,不用多猜,忍足推了推眼镜,微收敛了下脸上明显的笑意,回头过。

    “回来了,学生会的工作交接得如何?”

    “嗯哼,本大爷亲自完成肯定是完美无缺的。”迹部挑眉无比自信的回答着忍足,一顿,他看向坐在座位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的季如水,两人对视了一眼,什么都没说,他走到座位上坐了下来。

    “季如水。”压低着声音,迹部景吾的声音了多了几分不可违抗的语气,“你最好想好怎么给本大爷解释。”

    虽然不是喜欢这个女人,两人间的婚约也是权宜之计,季如水喜欢的事他不管也没兴趣去管,但是,既然两人的份与关系如此明白对外公布着,这么明目张胆在别人面前给他戴绿帽子他迹部景吾怎么可能接受得了这么不华丽的事!但是――看着季如水那迷惘而又无辜的眼神,迹部景吾有些牙痒痒。

    “需要本大爷提醒你吗?三天前的事!”

    三天前?温泉乡……联想到这个,季如水恍然,随即看向他,“当时不说了吗?是误会。”

    “误会?”迹部景吾高高挑起眉,“误会到私奔?”须王环那声惨烈的叫声到现在他可忘不了啊!

    私奔……

    听着迹部景吾的话季如水沉默下去了。因为,按当时况来说,她和好,看起来的确有私奔的赶脚……虽然事实她和好两人都明白,但这事要怎么别人解释呢?而且,为什么她和好两人间的事要和别人解释呢?

    这厢季如水在纠结着,那厢,迹部景吾看着季如水那张沉默着清秀的侧脸,同时也沉默了下去,然后若有所思……

    由于本的新学年是在每年假过后那段樱花开得最为繁盛的时间段――三月中上旬,所以这1月中上旬到2月底这段为期40天的时间是中三在中学的最后一个学期,在中国来说就是所谓的“中考”了。

    季如水今年本应该也准备面临着中考,但因为初一暑假就被赶鸭子上架的**穿越去修复时空,而来到这重新读书也是跳过中二中三直接到高中部一年级,所以,对于这次难得能体验一把升高中时那种紧张的学习气氛,对此季如水有些小期待。但事实上,这种期待有些落空。

    三年A组1班,三年级中最优秀的班级,因为优秀,所以他们几乎不用担心升学,因为冰帝有高中部,而这些1班大部分学生早已经被高中部内定直升,所以班上学习气氛依旧如往常一般,没有因为最后一学期而变得紧张起来,但也没有因此而变得松散,与平常完全无异。

    但是,比起其他学习,迹部景吾显然要忙上很多。因为迹部是学生会会长,昨晚将要毕业的会长,他需要与下届做好交接的手续,而网球部的训练也并没有全国大赛的结束而停止掉训练,而最近还要忙多一项,那便是准备婚礼。

    没错,就是婚礼!

    两人的订婚仪式定在2月4号,也就是大约半个月后,虽然只是订婚,但怎么说都是七大名门的迹部家和须王家两家的联姻,而且是两家隔了一代后再次联姻,所以即使是订婚也会非常的隆重,以至于现在便要着手准备,宴席、宴请名单之类的东西都统统都需要现在开始准备,所以说,迹部景吾真的很忙。

    那边迹部景吾很忙,而另一边婚礼的另一个主角却是很闲,而且还是非一般的闲,婚纱鞋子是名牌设计师上门量订做,宴请应酬因为什么都不太懂所以也不需要她去。简单说,就是整个婚礼都被姓迹部的和姓须王的包办了,她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姓季的新娘就等着当天过过场就好了。

    外人如此想,迹部家与须王家的人如此想,连季如水都如此想,但显然,有一个人不是这么想。

    不知道是看不过自己妹妹过分清闲还是因为不想让她有种置事外的错觉,所以,18那天一大早的,须王环将原本自己包揽下来的买耳环戒指的任务甩给了她,然后拍拍手将她送上了百忙中还要抽出时间来去‘陪她’选戒指的未婚夫――迹部景吾的车上。于是,坐在车上,两人一路无语。

    季如水从来不懂有钱人的世界,所以对于这个被甩在自己上的任务基本等于是迹部一个人完成,她需要的只是乖乖的跟着,然后在量手指size时伸出手指。

    迹部景吾坐在一旁看着一路上看似乖巧听话的季如水,她的表平淡,不喜不厌地看着手中的婚戒。

    看着季如水的神,迹部景吾扬了下眉,他转目看向她手中那个镶嵌着一颗大钻石的戒指,“这样真的可以吗季如水,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听着迹部景吾的话季如水怔了怔,转头看向他,“后悔?”

    迹部景吾伸手抚上泪痣一脸高傲而自信的看着她,“你骗不了本大爷的眼睛,那时那个男人对你来说肯定有特别的意义。就这样连反抗都不反抗就平静接受这场订婚真的好?”

    看着迹部景吾脸上那一脸了然的神,季如水有些不知道需要摆什么表去面对他。

    在她刚才想着这婚戒能不能带回她的世界卖的那段时间内迹部景吾这家伙到底对她脑补了什么东西啊!

    看了迹部景吾一眼,季如水将盒子里另一只男款婚戒推了过来。

    “不要以为现在劝我几句就能逃避付款,与其说些废话你还不如早点试完size早点回去吧。早死早超生。”

    “……”

    迹部景吾觉得,他和季如水这女人真的没有共同的话题……

    试完婚戒,又跟着迹部景吾去挑了几对耳环,等两人将这两个看似简单的任务完成的时候已经中午11点多。

    两人购物的地方是有钱人的天堂――银座,季如水想念着而因为银座离涉谷很近,而自己也很久没去过SPR了,在须王家闲着也是闲着,反正也出来了,所以顺路去事务所坐坐看看**和那鲁他们也好,毕竟她现在虽然属于暂时离职,但也好歹也在人家那挂了个名。

    与迹部景吾说了声分开行动,季如水便朝着目的地出发。然后,有时候打算真的只是只能‘打算’,它并不一定能够实现,就像现在……

    季如水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人愣了愣,似乎有些不知道他为什么在这。

    “你怎么会在这?”

    好笑眯眯,“当然是来找如水的啦。”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预订不应该卡在这里了,但我实在受不了了(看更新时间)

    因为今天宿友生帮她庆生所以一直没时间码字所以只能熬夜码,TAT明天还要上课啊!

    晚上还有一章,真是赶榜单的孩子你们伤不起啊!!

    不行了,阿林我滚去睡觉了,大家晚安!!!!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