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

    96、更新更新

    No.4

    感受着现场的气氛欢脱地朝诡异的方面撒丫子奔去,季如水有些疑惑。到底是什么事才能让这三个男人凑在一起制造出如此微妙气氛?她可以自恋的认为……是她?

    唔,什么时候她魅力如此大了?

    这厢她在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沉默着,那厢的Host部众人拉着想要开口的绯悄悄远离了是非中心站到一旁,剩下环一个人在‘漩涡中心”继续风化。

    但环并没有失意太久,他很快就回过神来,他看了看正在互相打量着对方的自家妹妹的‘新欢’与‘旧’,心里一团乱。上前一步,他急忙开口:

    “其实这事……”

    “其实这事简单。”察觉到环又要开口‘解释’,季如水率先打断环的话。她瞥了环一眼,已经见识到了环那惹祸无敌的嘴巴,要是再让须王环她就不信季!幸好现场的人除了好之外都看不到酒吞,不然现场估计还要更乱……

    她给了个眼神让酒吞先退下,酒吞有些警惕地朝好看了眼,然后还是隐去了。

    看着酒吞影消失,季如水才转头看回迹部景吾。

    “误会。”她道。

    其实这事本不过是好一句玩笑的话,只不过被环那笨蛋一弄,倒是朝着奇怪的方面神发展了,但事实上也是根本没有任何可以说的地方,那么她也根本用不着心虚地急着去解释什么东西。只是,她也知道现在自己顶着什么样的份,就算是她与迹部景吾间不需要解释什么,但在这些‘观众’面前也要稍微解释一下。

    她伸手指了指在一旁从头到底都笑眯眯的好,“好,闲人一个。”

    额……

    众人看着被指着说是闲人却依旧笑眯眯毫不在意的少年,一阵无语。而季如水没理会众人的表,回头看着那个‘闲人’。

    “闲人。”看着好,她面无表,“你真的很闲?那很好,合你意,你就在这里陪他们聊天吧,我就失陪了。”

    说罢,她再次扫了眼在场的人一眼,朝他们微点头示意了一下便朝着来时的方向离去了,留下一群少年们一愣,然后面面相觑……

    独自一人抽离开那个是非的中心,季如水没兴趣去演一场NTR的戏去给别人看,而且想到酒吞既然那么快回来肯定有什么紧要的事,所以等稍微远离了休息厅后她便把酒吞唤了下来。

    “怎么了?”看着被唤出来的酒吞季如水问道。

    酒吞目光微闪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才不急不缓的开口道:“你让我关注一下另一组的事,所以我去看了下和那少年同行的另一个人,发现那个男人似乎也不是普通人,他在另外一个房间画阵,虽然那个阵法没看过,但应该是结界没错。”

    结界的阵法?难道,也是阳师……?

    季如水思考了会,过了会才抬起头来,“带我去。”

    阵法设在二楼走廊尽头的一间偏角落的房间,那件房间与其他的房间有些不同,别的都是纸糊门,而唯独那间是木拉门,所以一时间她也不知道里面到底在干什么。

    “如何?”酒吞站在她旁低头询问一脸沉思的少女。

    季如水站在原地思考着。既然那么早就着手画阵法,那么这个人肯定知道一些隐,甚至知道,今晚封印会被解开。

    ――那样的话何不等晚上再来看戏呢?

    “走吧。”如此想着,她干净利落的转离开。

    *

    零时三时,月亮渐渐朝山里西落,但离黎明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此时夜很静,静得连一丝声音都没有。

    此时正是人们进入深度睡眠的时辰。

    “喂,醒醒。”

    感觉耳边似乎有谁在轻声唤道,季如水缓缓地睁开眼睛,然后入眼的便是酒吞那张放大版的妖孽的容貌。

    看到她睁开眼睛,酒吞扫了眼她的脸然后边直起子站在一旁边道:“那个妖怪的封印被完全打开了。”

    瞬间,那双眼底原本还有些散不开的睡意与迷糊被一扫而空,熠熠生辉。

    在那间最特殊的木制拉门门前,一个着红衣的女人站在门口,披散着的黑色长发在那没有光亮的走廊处显得几分诡异。

    “我要吃了你们。要吃光所有的人类……”

    女人带着低沉暗的声音缓缓响起,她伸出手拉开门……

    “什么?”

    在拉开门的瞬间,一条连着的纸人顺着门缝伸延出来,然后紧紧的将女人住了!

    “不能动了?”女人略有些惊讶的声音响起。

    屋内两名长相清秀的男子站在房间正中,最前面的戴眼镜的男子手持着纸人的另一端。听着女人的话,他稍稍露出一丝笑容,然而,还没来得安心多久,女人突然狰狞的笑了起来。

    “跟你开玩笑的……”说着,女人的体像能**蠕动一般挣脱了出来,然后直直朝两人扑去!

    “被溜掉了?”男人有些难以置信,看着扑过来的妖怪,他转挡在了有些愣住的少年面前。

    “名取先生……”

    少年有些诧异的看着突然挡在自己面前的男人,但顾不及多少,妖怪已经持着狰狞的面孔与笑声朝他们飞扑了过去,他睁大了眼睛……就在那瞬间,妖怪的上面突然出现了一团火,一只巨大的手从火圈里伸了出来,一把抓住了女人的头。

    “我不许你伤害夏目大人……”

    “!”

    看着房间里的突然剧变的势,躲在一旁的季如水怔了一下,原本打算甩出符咒的手也硬生生的顿住了。

    这是什么况?一个大妖怪突然冒出来阻止了同时妖怪的女人然后救了两个人类?说实在,这是季如水当了阳师这么几年里从来没见过的况。

    缓缓收回符咒,看着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大妖怪将那个女人带走,季如水心里有几分难以说明的心

    频繁与妖怪接触的少年,会筑结界的灵力弱小的男人,以猫的体守在少年边的大妖怪,阻止同伴并称人类为“大人”的大妖怪……这一切都与季如水以往所了解的有些出入,虽然的确也可以归类为她见识少,但是……现在将这些全部结合在一起,她突然感觉到了一股违和感。

    和自己所处的世界的违和感。

    难道……

    “啊,是你……”

    在季如水在想着那个可能的同时,少年和那个男人已经走出了出来。

    对于那个傍晚时莫名其妙出现又莫名其妙离开的少女,夏目还是有些印象的。

    “嗯?是夏目认识的人吗?”名取周防看着夏目的神有些疑惑的问道。

    “啊,不,这个女生在傍晚时来到……”一顿,夏目恍然,难道,那个时候这女生来是去看那个封印的?而现在也是……

    莫非……她,也和他一样?

    夏目抬头看着眼前的少女,神难以言喻。

    季如水没有灵视,她自然不知道眼前的少年的心,而此时的她心里也已经有了个打定。她朝两人礼貌的点了点头。

    “失礼了,晚安。”

    并没有什么需要向他们解释她为什么在这,既然妖怪被解决了,那么也不用劳烦她心。朝他们打了个招呼,她便转准备离开回去被窝继续睡觉。

    “请等一下!”看着少女转离开,夏目下意识的叫住了她,然后在开口之后自己也愣了一下,同时也有些懊悔自己口快。

    名取周防:“夏目……?”

    季如水停下脚步,回头看了叫夏目的少年一眼。

    “有事吗?”

    看着少女淡然的表,夏目连忙摇头道:“不,对不起,什么事都没有!晚安!”

    看着少年有些紧张又有些不好意思的神,季如水眨了眨眼睛,微点了下头,然后才转离开。

    ――难道……这少年是对她……二见钟?唔,最终自己的美丽是越来越大了……

    转之际,某脸皮越来越厚的少女如此自恋地想着离开了。而夏目看着少女离开的背影,最终沉默了下去。

    有些事知道了答案又怎样,确实和他没有任何关系。或许少女真的和他一样,和他一样看得见妖怪,并因此受到伤害养成如此冷淡孤寂的格,但他问出口了又如何,如果真如他所想,那么那种话这对于那女孩来不就成了一种伤害?

    因为自己从小到达都是如此过来,现在,碰见一个也许与自己一样看得见妖怪,并也许和自己经历了一样的事的人,所以,莫名的,这让他怀有一种复杂的感

    一种同病相怜的‘同伴’之,还有一种更为深刻的伤感。他碰到了那两个认同他,关心他,待他温柔体贴如真正家人的藤原夫妇,那她呢?那名眼底只有一片淡然的少女也有他如此幸运吗?

    那种话,问不问出口已经没有意义了,就算那女孩真和他一样,但是他们其实,也不过是陌生人而已吧。

    一个在温泉旅馆偶尔遇见的陌生人。

    第二天,一大早,收拾好东西,夏目跟在名取周防的后弄好退房手续,走出温泉乡的门口,他回来看了眼那栋漂亮的和式建筑。

    ――虽然也许见不到那个女孩,可是,他衷心的希望,她能遇到认同她,接受她的,温柔的人……

    然――虽是这么说,但夏目没想到,他又见到那名少女了,而且还是如此短的时间内……

    看着站台前戴着围巾手,穿着厚厚的毛衣的少女双手空空站在那里,夏目有些诧异。

    “啊,这不是昨晚的女生吗?你好,你也是今天回去吗?”虽不认识,但毕竟昨晚还打过招呼,所以看到季如水,名取亲和地主动的朝她打招呼。

    季如水抬头看着他们,轻微点头回应:“你们好。算是……”

    “这样啊,你回哪里?”

    “杉并区。”

    “诶,真的?我们也是回杉并区呢。”名取有些吃惊,然后温和地笑了笑,真心建议道:“那小女生自己一个人不安全呢,要是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们一起。是吧,夏目。”

    “啊?嗯、嗯。”夏目跟着点了点头,他看向季如水,笑了笑,带着暖暖的笑意:“我也是这么想的。”

    看着两人,季如水眨了下眼睛,假装思考了会。

    “好的,谢谢。那么便麻烦你们了。”过了会,思考完毕她朝他们微鞠躬感谢道。

    另一边――

    “诶?绯,如水没和你一起么?”环看着一个人出来的绯疑惑地问道。

    绯一愣,“没有,我起来时旁边已经没人了。我想她应该很早就起了。”

    环跟着愣,“很早起?可是刚刚也一直没看到她啊。”

    “啊?”

    似是想到什么,环的脸色突然难看了起来,“啊!难道如水被――”

    “不是。”环的猜测还没说出口就被凤镜夜冷静的打断了。看着缓缓走来的凤镜夜,须王环一把扑了过去。

    “什么不是!镜夜!如水不见了!绝对,绝对是被绑架了!!如水,如水!哥哥马上去救你!”

    看着边喊便转飞奔离开的环,凤镜夜推了推镜框,冷静道:“都说不是了,我去问过前台了,如水一大早一个人离开了。”

    环飞奔离开的脚步一顿,立刻又奔了回来:“什么?一个人??!为什么?”

    Honey穿着小号浴袍看了所有人一眼,眨了下大大的眼睛,“阿诺,我起时和崇一起去喊小好起,发现小好也不在了。”

    “……”Honey的话一落,现场随时一阵安静。

    “如水、如水和好君私奔了!!??”过了三秒,反应过来的环呐喊状惊叫。

    而后不远处,迹部景吾领着自家队员经过时就听到了环倍受打击诧异的话,面对着自家队员个个惊悚的神,于是顿时,大爷的脸黑了下去。

    而另一头――

    坐在前往地铁站的大巴上,季如水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不应该出现的人,一阵无语。

    “……你为什么会在这?”

    “唔?如水很过分咧,居然把我丢在一堆不认识的人里,所以就跟着来啦。”

    “……”过分你妹啊!

    于是,如水妹纸再次不淡定的爆粗鸟~——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阿林写的很欢乐,希望亲们也能看得很欢乐~~

    话说会不会把好写的太积极了呢?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