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

    95、更新更新

    No.3

    季如水顺着那不明显的妖气一路寻找到另一头的房间。站在房间门口,确定妖气是从这个房间若隐若现传出来,而房间内似乎并没有任何动静,应该是去泡温泉去了。

    季如水站在门口思考着到底是趁现在没人的时候去解决掉妖怪还是等房间里的人回来告诫他们后再解决呢,毕竟如果她正好在解决着妖怪的时候别人就回来了怎么办呢?

    事实上,她的顾忌是正确的,因为就在她还没来得及下决定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轻缓的脚步声,然后没多久,一人一猫缓缓踏入视线。

    夏目贵志对于那个突然出现在自己房间门口的陌生少女愣了一下,但还是礼貌的问道:“那个……请问有事吗?”

    季如水看了眼那个面容清秀看似温柔宽厚的少年,然后将视线移到他脚边那只胖乎乎的招财猫上,一眨眼睛。

    盯……

    这只猫……

    而猫迎着她的视线眯眼回视,然后也同样看着眼前盯着自己的少女。

    盯……

    这个小丫头……

    一人一猫若无旁人的对视着,同时都敏感地发现了到了对方上那股天生敌人的气息。

    ――也许这就是所谓对于天敌的天生的敏锐感吧。r(st)q

    夏目在一旁感受着现场有些微妙诡异的气氛,虽然有些疑惑,但他还是连忙打断了两人的‘互动’。

    “阿诺,不好意思。”看着少女的视线从猫老师上移到他这,夏目暗松了口气,“请问,你是……?”

    将视线移回那个少年上,季如水细细的打量起眼前的少年,少年长得很清秀偏美,亚麻色头发和棕色的瞳孔,让少年原本温润的气质上更添加几分柔和。

    宽厚温柔。这是季如水对眼前少年的第一印象。

    她看着少年,又看了那只用着招财猫壳子的妖怪。

    虽然披着躯壳但也绝对隐瞒不了季如水,那只“招财猫”是妖怪,而且是只非常强大的妖怪。虽然她是阳师,阳师的职责是消灭妖怪,但是她也并不是什么古板无的人,她知道世界上有许多好的妖怪,而如果真的能确定这个妖怪并无害人之心那么她也无需花费力气去消灭它。而眼前这只用着‘猫’的躯壳待在少年边的‘大妖怪’,她是没有在它上感受到一丝一毫的恶意。相反,非要说的话,她反而觉得这只妖怪更像是以守护者的姿态待在少年的边。

    妖怪从来都不屑与人类为伍,更何况是强大的妖怪?她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强大的妖怪要待在人类边,但显然,现在这个少年有这么个大保镖在边根本不用担心发生什么事。

    “没有,只是随便走到这里而已。”季如水随口回答。

    “……额”对于明显说谎但依旧面不改色一脸淡定的少女,夏目有些不知道说什么。

    “打扰了。”朝少年轻点了下头,季如水向猫处再看了眼,然后什么都没说的直直越过少年,然而,在经过少年旁的时,她微微顿了下脚步。

    这个少年上带着淡淡的妖气,不是那个‘猫妖怪’的妖气,而是混杂着很多妖怪的气息,但因为很淡,所以刚才在那么远的位置上一点都感觉不到,而只有在靠这么近时才能清楚地感受得出来。

    ――这个少年长期都在与妖怪打交道。只有长期与各种各样的妖怪打交道才会在上残留下这些杂乱的气息。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这样一个看似亲切温柔的少年为什么会和妖怪如此频繁且亲密的接触,但季如水的脚步也只是顿了顿,侧头看了眼少年,然后什么都没说的越过他,离开了。

    ――这些都是那少年的事,她一点过问权利都没有,于两人来说,他们不过是个

    陌生人罢了。

    不过即使如何,她还是把酒吞留了下来,并让他切莫打草惊蛇一有什么动静立刻向她报告。

    叮嘱万酒吞后便收到环的信息说他们等会要去另一头的休息厅,然后让她先去休息厅等他们。思考了一下现在反正还早,所以她答应了。

    便朝休息厅走去边想着那个封印的事,封印也许会在有人气的况下会突然解封,为了安全着想,她还是得给环他们房间下个结界。幸好他们都住一起,这样保护起来也比较方便,而那个少年有那只大妖怪在边暂时是不用担心的,然后,还有一组人……嗯……

    边想着到时候让赤燕听听还剩下一组人住哪,季如水唰的一声拉开休闲厅的纸门,然后,静――

    好了,看来赤燕又没机会出场了……

    “啊!迹部的未婚妻!”

    妹妹头向岳人指着突然拉开门的人惊讶地大叫,打破了刚才瞬间寂静的气氛。网球部的其他成员也回过神来有些惊讶地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季如水。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跟踪!?

    众人从一直都是喜怒不形于色总是一脸淡然的季如水脸上看不出什么,扭头又看了看只是挑了下眉但并没太过诧异的迹部,然后瞬间恍然。

    ――感人家两夫妻是约好的?这是人家两夫妻间的……趣?

    ……

    ――澹抱歉,他们被雷到了,请让他们失态一会……

    不管正在自雷的众人们,季如水与迹部景吾两人视线对上的瞬间,然后基本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了。

    须王环带自家一个寒假几乎没出过门的妹妹去泡温泉,而这个消息被须王让卖给了迹部真佑,迹部真佑对于自家宝贝儿子一整个寒假除了圣诞那天外就再也没约过自家未来儿媳出门这事感到痛心疾首,于是把自家儿子给坑过来了。迹部景吾隐约能猜出自家老爸打着什么算盘,所以同理把自家部员给坑了过来。

    于是,况就是这样了。……什么?你问我为什么这两人对视这么一眼就能知道这么多东西?拍肩,亲,你不知道很早前他们就已经炼就了心电导波了么亲!

    “咳咳,啊,如水,你也在这里啊。”忍足侑士扯下向指着季如水不怎么礼貌的右手,率先朝门口的人打招呼。

    为迹部好友的军事忍足侑士自然是能猜出大概发生了什么事,既然两位主角都不说话那么就只好委屈他这个除主角外最明白一切事的人开口给两人搭台了。

    “说来真巧呢,难道是你们两人的缘分么?”一推眼镜,忍足调侃笑道。

    “……”

    ……你这是给别人搭台么?你这明明是掀台啊口胡!

    季如水瞄了眼一脸看戏的忍足,面不改色淡定地点点头:“嗯,缘分来了谁也阻止不了,我也没办法,是吧。”她看向一直没说话的迹部景吾,“大爷。”

    “……”扯了扯嘴角,迹部大爷开启自动过滤模式过滤她的话。

    “……一个人啊嗯?”,过滤下来发现没有一个字中听的迹部大爷开始转移话题。

    “不是,他们等会就到。”虽然知道这是转移话题但她还是摇了摇头回答。

    然后,说曹就到,在她刚回答完迹部的话没多久,一阵吵吵闹闹的说话声由远至近的传来……

    “啊!如水。”大老远的看见自家妹妹站在门口的环从迅速地跑了过来,“如水如水,我告诉你,馨和光好过分,他们说为了你好要我怂恿你甩掉好让你和迹部君在一起!”扑过来的环一脸气愤与委屈的朝她抱怨,“虽然这么说很对不起迹部君,但哥哥桑还是不希望你这么伤害一个这么温柔善良少年的心,所以你一定要好好考虑好,按照自己所想的去做!哥哥桑一定会一直支持你的!!”

    啊?

    听着环的话季如水怔了一下,然后恍然的,她想起了好那货在之前给她扔了个大麻烦过来。

    ……真是上辈子欠那货的,她还要为好闲得蛋疼干的事收尾!

    “如水?”看着沉默下去的自家妹妹环有些疑惑的唤道,“话说你到了很久吗?为什么站在门口?外面比较冷,快点进――=口=”那瞬间,环的表瞬间僵硬。而host部众人走过来时看见的就是环抱着脸一副《呐喊》的神石化着,顺着环的视线看去,赫然看见休息厅内的一群人。

    “……下真是个笨蛋啊……”双子真心的感慨。哪有人不看清楚况就随便怂恿妹妹劈腿的?看,被妹妹的未婚夫看到了吧r(st)q

    “呐,侑士,迹部未婚妻的哥哥的话是什么意思啊?”向岳人用肩膀推了推自己拍档问道。

    忍足推了推镜框,然后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并没有回答他,因为,此时的他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啊啊!

    “啊,啊哈,啊哈哈,迹、迹部君,好久不见咧,你怎么会在,这的?”环回过神来僵硬得朝里面那位抚着眉仰着头的少年打招呼,“阿诺,嗯,诶多……你,嗯,刚刚的话,听到了?”

    迹部挑着眉看着须王环,淡定的点了下头,“嗯哼~”

    于是,环又石化了一秒,但是,在那瞬间想到了自己闯的祸可能给妹妹带来的麻烦,他又在瞬间振作了起来,连忙解释:“不不,迹部君,刚刚我说的话都是,嗯,都是……嗯,都是……排……排……排话剧!啊!对,排话剧!host部的新话剧!刚刚都是在排话剧!所以别想太多,嗯哈哈!”

    “……”

    听着自家king编出来的烂借口,host部众人捂脸不忍再看。

    ――下你的借口还可以再假一点啊!!你刚刚的‘话剧’可是都点名道姓了啊喂!

    “话剧……”迹部高高的挑了下眉重复,嘴角轻扯了下。视线一瞥,看着一脸坦然的站在一旁的季如水,“那‘好’在话剧里饰演什么角色啊嗯?”

    他和季如水见的婚约本就是个合作,不存在任何感,但现在起码这女人对外是挂着她的‘未婚妻’的头衔,就算是假的他迹部景吾也不许自己莫名其妙带顶绿帽子!

    “好、好是……好是……”

    在一旁看着须王环那急得不得了的样子,季如水心里扶额,她都有些不忍直视了有没有!

    她转头看向迹部现在先糊弄一下现场的人之后暗地里再和迹部详细解释一遍,然而她还没来得及开口,一把让她熟悉地抽了一下眉角的少年的嗓音从走廊的一头传来,带着满满地愉悦。

    “哟,大家在这里干什么呢?如水的哥哥是在喊我吗?”

    环:“……”

    看着突然非常‘应景’蹦出来的好,环以“呐喊”的姿势,风化成尘……

    季如水:“……”

    她就知道,麻仓好从来都是那种别人的事不嫌乱还要凑一腿的人……

    “唔,原来如此……”无视已经扶不起来的环,好将视线转向厅内那名在普通人类中的确算得上出色的少年,似笑非笑的勾起唇角,“原来那就是如水的未婚夫……”

    迹部景吾托着额角回视着那名突然冒出来有莫名压迫力的名为‘好’的少年,同样细细的打量着对方。

    这个看似柔弱的少年似乎不简单呢啊嗯。

    季如水站在一旁冷静的看着两人的互动,没有做什么动作也没有再说什么话,她在想,这样诡异的气氛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她也不担心好会做什么事,毕竟以好的格,他根本不屑也看不起他们这些‘渺小的人类’。

    但是……季如水伸手摸了摸有些发凉的手臂,但是,即使没事也不要一直站在外面啊,她很冷的好不好!

    她微皱了下眉,走前一步正想说些什么,酒吞的气息突然出现。

    “你――”

    一阵光影,酒吞妖魅的紫色影在本来就诡异的气氛中闪现,刚张口说一个字酒吞突然注意到了现场的况,几乎在一瞬间他便看到那个站在季如水边一白色浴袍看似纤弱但却嘴角勾起似笑非笑的少年。

    麻仓叶王的转世――麻仓好!

    在那瞬间,季如水明显感觉到了本来就诡异的气氛越加的诡异了……——

    作者有话要说:也许很多亲都知道,但还是说一下,《呐喊》是一幅画,不知道的亲可以去百度一下就可以想象得出环的表了~

    于是,也许这是阿林最后一次更新了,因为,明天就是末了……

    祝,大家冬至与末快乐……(哽咽)

    希望明之后还能与大家相见……(挥手帕)

    如果能回来的话,你们就能看到这三大对立的后续了……

    对于一直给阿林喂食丢地雷的飘雪,阿林你!!!!!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