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最最最新

    92、最最最新

    Part*16

    听着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季如水心里是一片平静的。

    这便是她不与酒吞商量她计划的原因,因为在这个计划中被她私心的夹带着一个豪赌。之所以选在东京郊外不过是为了想知道,于麻仓好,对于季如水这个人到底在不在乎,不这样明确的确定下来她心里总会犯堵。

    经历了决裂那件事后,季如水对于麻仓好的感其实有着很大的矛盾,因为除去决裂那次,好无论在千年前抑或千年后都帮过她许多许多的忙,甚至救过她好几次,就这些来说季如水欠麻仓好可不止一条命,可是,当真正面对想取自己命的人谁有能那么轻易过得了心里那道坎?

    因为季如水惜自己命,因为麻仓好于她来说总是占着特殊的位置有着特殊的感,所以她才无法那么容易释怀,所以才想要试着这么做一次确认。

    而事实证明,她赌对了。

    看着那把在头顶几寸被硬生生顿住的利刃,季如水趁这时间赶紧向后倒退了好几大步退到八足女的攻击范围外,然后才偏头看过去。那人的出场和以往好几次紧要关头救她时一样,一头长发与宽大的斗篷被夜风吹得哗哗乱摆,可即使如此竟然也无损他一丝一毫的从容与强大。

    季如水稳住子后才抬眸与好的视线对上,笑得微微眯起的眼睛与扬起的唇角,这个人的笑容与之前的完全没有变,依旧是看似温和,实则冰冷的笑容。

    “如水的命可是我留着的,所以即使是你自己也不可以乱来哦。因为,你的命早已经是我的了。”

    “……”

    看着有些危险眯着眼睛看向她说出如此宣言的好,一时间季如水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而两人便这样沉默的对视了几秒,一旁回过神的酒吞打破了这有些诡异而安静的气氛。

    “……麻仓好……”

    许是酒吞的声音带略着些诧异的声音,好移开对望的视线朝他的方便微微扫了一眼,没有停留多久的又将视线放在那个张舞着八只手的八足女上。

    “唔,千年前的妖怪吗?很难得呢……”看着八足女,好表现出一脸兴致勃勃的样子。

    “!”

    许是妖怪畏惧强者的本能,八足女看着那个看似笑的无害的少年却无意识的后退了几步,然后一脸警惕的看着他:

    “麻仓?haou?”许是想到什么,八足女的脸上闪现出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猛然看向他,“平安时期的大阳师麻仓叶王?不可能!人类不可能活那么久!”

    听罢,好很愉悦的笑了笑,“嗯,其实这个也没什么吃惊的,对我来说是很简单的。倒是你……”一顿,好勾起的唇角些微然了些冷意,“活上一千年可不容易啊,别随便惹你惹不起的人哦,很危险的咧……”

    “……!”看着那个充满威胁的笑容,感受着从好上隐隐直冲她的压迫感,八足女的脸色变了一下然后又后退了两步。

    这个看似无害的少年有着即使是她也无法克制的恐惧感!

    季如水在一旁看了看难得陷入难堪的八足女,又看了看不断施压一脸似是准备出手的好,一沉眸,果断出手挡在好前面。

    “等一下,好,不准对她出手。”

    “喂!你疯了吗?”看见季如水伸手拦住麻仓好,酒吞显然是无法理解她的行为的。

    没有理应酒吞,季如水毫不畏惧的地看着好,淡淡地道:“那个是我的对手。”

    这是她与八足女之间的比试,虽然她是故意选东京郊外测试他是否会出手帮忙,但并不代表她就需要他帮忙。

    虽然她总是怕麻烦,但季如水有季如水式的尊严。

    “这个是我的比试,请你暂时不要插手。”

    好微微睁开眯着的眼,看着那张淡然却有着毫不动摇的神的脸,他终是笑了笑,

    “好啊。”他如此笑着说着,体却往旁边退了几步。

    看着好退到一旁,季如水转头看了已经恢复冷静等着她的酒吞。朝酒吞轻点了下头,她转看向八足女。

    八足女虽然还有些忌惮好,但因为她说的话而又稍微恢复之前那个笑容,只不过眼底的绪稍微复杂了些。

    “你还真是个奇怪的小丫头。”

    季如水淡淡地看着了她一眼,“你是早知道的吧,我是故意引你出来又特意提出和你比试的事。”

    八足女一笑,“当然,正因为知道你故意,所以我才想看看你想打什么主意,只是没想到……”她的视线朝好那扫了眼,然后又转回来:“找到这么个好帮手不用反而坚持什么比试,所以才说你是个奇怪的小丫头……”

    “不奇怪,我从来不做麻烦又让自己吃亏的事。”季如水不紧不慢的说着,她缓缓将刀收入剑鞘,然后将那颗一直藏在怀里的被体温温的明珠拿了出来,“你奇怪我为什么能自信到用命去和你比试,那么,我用行动来告诉你,人类,并不比你这个千年妖怪弱……”

    ——(这里是战斗略写的分界线==)——

    看着八足女的尸体化作灰尘消散在空气中,季如水摸了摸额头上出得那层薄薄的冷汗。

    谁输谁死,这是一开始比试时说好的。而最后结果,八足女输了,所以她也必须在这个世界消失……

    扔掉断掉的倭刀,季如水拍了拍因为闪躲在地上滚了好几圈而沾了些泥土灰尘的外,将酒吞的伤治好,弄完一切后她才转看向那个一直站在一旁静静的等着、看着她的好。

    两眼对视,又是一阵相视无言。最终,季如水拢了拢上的外,抬头面无表的看着他道:

    “我冷,能找个地方落个脚取个暖再继续对视么?”

    “噗。”看着季如水那副明明怕冷的要命却又努力摆出冷静自若的神,好最终忍不住笑了笑,感受着季如水愈加清冷的视线,他才抬头对她笑道:

    “不远处就是我临时落脚的地方,如何?要去一趟?”

    “……当然!带路!”

    然后,当跟着好的后来到他所谓临时落脚的地方,看着河边筑起的白色帐篷,季如水算是明白这到底有多‘临时’了……

    “……你们都不冷吗?”

    “唔,完全不会哦。”

    “……”果然都是一群变/态……

    由于好的能力,冷风完全避过了他的周围,季如水非常满足的待在好的边跟着他在河边坐下。

    虽然避开了冷风,但空气中原本的冷空气是无法避开的,所以季如水还是尽可能的靠近那堆生出来的火堆,摘下手,搓了搓手。

    在这种天气下坐在这种空旷又寒冷的河边发呆还真是前所未有的体验啊……

    看着季如水那幅恨不得把整团火抱在怀里的表,好被逗笑了,“如水还真是和以前一样畏寒呢。”

    季如水瞥他一眼,“像你这种大冬天还只穿着斗篷里面什么都不穿的人还是闭嘴吧……”

    “唔,可是我觉得大冬天只穿着斗篷里面什么都不穿而不觉得冷总比大冬天裹得厚厚但依然还觉得冷这样好多了哦。”

    “……”

    卧槽!算你狠!你赢了!

    被好狠狠吐槽了一把,季如水扭过头不去看他。

    由于被好下了命令不准来打扰他们,周围除了两人便再也没有任何活物,那团寒夜中唯一一团火烧得噼里啪啦的,而耳边响起的实在外边呼呼刮过的夜风,除此之外,两人间之后再也无任何声音。

    静的让人心慌。

    季如水拿起手戴了进去,稍微往后挪了挪让体稍稍离火堆远些,然后坐到好旁的一块石头上。

    好微微转头看着在旁静静的坐着也不开口问任何事的人,笑了笑,轻声开口:“像八足女所说,如水果然是个奇怪的人。”

    对于好突然的话季如水一愣,转过头看过去。

    “明明之前我还要杀你,现在如水却毫无警备的坐在之前要杀你的人的旁,是说你太过天真的还是怎样呢?”

    季如水顿了顿,然后不在意的抬头看了眼一眼,“既然你当时放过了我,那么现在应该也对杀我这事没兴趣了吧?”

    “呵呵,如水可真对我很信任呢。”

    “嗯,我也觉得。”

    “……”没想到季如水如此爽快的承认,好明显怔了一下。

    似是没注意到好的神,季如水隔着手朝双手呵了口气,搓了搓,继而不急不缓道:“说实在,对于这个认知我自己也很吃惊,因为这样可是件很困扰的事。可是,既然相信你了便是相信你了,从你刚才出来救我时便不自觉更加相信你了这事我也是没办法。我无法得知你的想法,更无法阻止你产生想法,我是不知道未来的自己到底为什么能牛到能阻止你毁灭世界,而我也相信未来的自己这么做肯定有这样的理由,我不会为我未来所做破坏承诺的事而与你道歉,但是……”

    “但是,我很抱歉的是虽然总说将你当做挚友却无法与你并肩作战,可我还是要和你说最后一遍,季如水,永远不会和麻仓叶王为敌。”

    “这是现在的季如水,最真实的想法。”

    坦诚是解决矛盾最好的方法,她不知道好对于她的话报以怎样的心去听、去想,但想做的、想说的她已经尽力去做了,不管结果如何,季如水觉得起码她对得起那段特殊的感

    她转头看向一直微笑静静听着的好,酒红的长发在火光下显得愈加鲜艳,而那双沉寂的黑眸映出那忽大忽小隐隐跳跃的火苗。他转头对上那双与他同样被火光包围住显得明亮的眸子,最终,他笑了笑,微点头:

    “啊,我知道了。”

    他知道的,这少女心里那用语言也表达不出来的真是的想法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他比谁都清楚,甚至于她自己……

    看着好的笑容,季如水眨了眨眼睛,心里暗松了口气,“嗯,那便最好。”

    说着,她站了起,“既然我说了我想说的,你也说你明白了,那么我是该回去了。”她是偷偷溜出来的,要是被环发现估计又要闹一阵子了……

    “诶,这么早?不再坐多会么?”

    “……”坐多会喝多会西北风么?

    无视好的那句话,季如水拍拍裤子,“你自己慢慢享受吧,我不陪了。”说着便直接转离开。

    “啊,对了。”走了几步,她突然想起了什么,恍然的转过头去看着依旧坐在原位不动的人,“2月4号,也就是下个月,我的订婚仪式,欢迎大驾光临。”

    “订婚?”好顿了顿,忽而笑容更深了,“这个可不行啊如水,不可以随便和别人定下这种东西哦,你要知道,你现在可是我的人哦。”

    季如水斜看他一眼,“你的人?住帐篷喝西北风吗?如果你能有栋像样子的屋子的话估计我可以好好考虑。”

    “嗯?如水不知道吗?”好笑得眼睛微微眯起,“十年后,如水可是我的……”

    “啾——嘭——!!!”

    巨大的烟花在河的对岸炸开,五颜六色的光彩瞬间染亮了整个漆黑寒冷的夜空,好那温和清秀的脸孔也映上了烟花的光彩。

    季如水听着突然在耳边炸开的巨响愣了下,恍然想起今晚是新年第三天,抬头看了看在头顶的月亮,恍然这是零时烟花。

    低头看着好的嘴巴一张一合,听着最后两个字被烟花巨大的声响所淹没。等一连串的烟火过后,季如水眨了眨眼睛,歪头面无表的看着好。

    “你刚才,说了什么?”

    “……不,没什么了哦。”看着面无表的季如水,好最终笑了笑摇头,“凌晨了哦,如水还不回去?需要我让人送吗?”

    “……再见。”

    甩下决然的两个字,季如水挥了挥手,然后毫不犹豫的转离开了。

    看着最终被夜色所吞噬的季如水的背影,麻仓好勾唇笑了笑。

    嘛,反正还有时间呢……

    ——东京迷梦(完)——

    作者有话要说:OTZ|||

    这章偷懒了没有写战斗场面,最主要是时间不够OTZ||

    不过,我知道你们不介意的,是吧是吧是吧??

    其实这章有点感,有点没写到我想要的感觉,不过……也就这样啦~

    嗯,这卷完结了,终于要下卷了。

    ~\(≧▽≦)/~啦啦啦,超开心的有木有!!!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