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最最最新

    91、最最最新

    Part*15

    对于季如水的战书酒吞是嗤之以鼻表示不赞同的,因为对他来说,季如水这决定无意就是送死,所以当八足女走了之后酒吞嘲讽了她几句,然后用了复杂的神看了她一眼后便消失了。

    对于酒吞的间歇抽风季如水已经完全习惯了,所以她也并没有多说多想些什么。

    决战的时间定在了后天晚上十点,也就是距离现在还有近四十八个小时。

    四十八小时,两天两夜,足够季如水做全准备。

    其实说准备,她也并没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因为需要做的事再很早前便已经安排好,现在只需要在出发前24小时将剑印上咒术便可以,之后便是好好休息一番养足精神与那只千年老妖怪对抗了。

    3号那晚,新年第三天。

    天气依旧很冷,虽然没有下雪,但季如水依旧感到一阵阵寒意不断从脚底冒出。

    真不是人活的,难道黑寡妇冬天不用冬眠的吗?

    一边心里不满的埋汰着八足女一边给自己上一件件尽量暖而不厚的衣服,因为穿的太厚会影响行动,季如水可不想因为‘穿太多’这原因而死在八足女手中,那么她估计是死得最窝囊的阳师了……

    围好围巾戴好手,季如水看着镜子中包裹得似乎很暖和的自己,她尽量大幅度的伸展了一下四肢,确定并没有任何行为不便后她便从小布袋中抽出那条昌浩送她的红色发带,然后将头发牢牢束好。

    看着镜子中自己发上那条即鲜艳又显眼的发带,她甩了甩马尾。

    昌浩,希望你送我的生礼物能带给我好运吧……

    心里轻祈祷了声,她看了看时钟,八点五十分,是时候该出发了。想着,她便已经将小布袋揣进怀里,然后一手勾过放在桌子上的倭刀,出发!

    她们约定的地点是东京郊外,虽然东京郊外非常的广阔,但对这一人一妖来说根本无需具体的位置,因为只要谁先到,那么另一个绝对能感应到先到的那一方的气息,因为一个是妖,一个是阳师,她们天生便是敌人。

    对于敌人的存在,为另一方敌人的自己绝对是最敏感的。

    季如水是先到的一方,站在空无一人漆黑的郊外,那个几乎淹没在夜色中的影显得格外的孤独萧索。

    因为处于郊外,没有高楼大厦的阻挡,寒风更是从四面八方入侵她体中每一个毛孔,这样季如水不得不更加的尽量将自己体蜷缩得更紧凑。

    真是好选不选居然选了这么个鬼地方,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伸手相互搓着取暖,季如水面无表的心里吐槽自己。可是……顿了顿,她朝双手呵了口暖气。

    她希望自己是没有白白受这着苦的……

    正这么想着,突然一个带着有些熟悉气息的怀抱突然毫无预感的抱住她,然后转了个圈,她毫无保留的整个人扑在那个带着些暖意的红色膛里。

    季如水微怔,她下意识抬头正好看见那双微微上挑的好看的凤眼。

    “让你定下这鬼比试,到时候可别还没开始就病倒了啊,厉害的、阳、师、大人~”

    听着酒吞那总是略带嘲讽语气的话,季如水无辜的眨了眨眼睛,了解酒吞那时常傲的属,她理所当然把这话转换成怕她生病的意思。可是……手抵着那温膛,她在认真的思考着为女生的自己是不是应该羞涩的推开酒吞,然后再羞涩的说句“讨厌,男女授受不亲”之类的话呢?

    但——

    感受着前那一阵阵传来的温的体温,思考了两秒,季如水果断的扯了扯酒吞的衣服,然后整个人埋进那个温暖的怀里。

    要节还是要温度?两者之间季如水果断的选择了后者……

    人挡风板什么的不是个个都能有,对于正愁冷得没地方躲的她面对这自动送上门的挡风板+取暖机,她自然不可能那么轻易放过了。

    远在天国的害羞早与她八辈子无缘了……

    于是,当八足踏着时间正正准时赶到时看到的就是这么幅‘温馨’的场景,孤寂空旷的荒地上,少女弱的躯埋在青年那如烈焰的膛中,而青年紧紧抱住少女为她细心的挡住所有寒风,那一红衣在黑夜中如烧得旺盛的火焰,仿佛给周围寒冷的空气带来点点暖意。

    “还真是温馨的画面啊……”

    听着八足女那凉凉略带嘲讽的话,季如水从酒吞怀里抬头,然后看过去,只见八足女着着一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的黑衣站在不远处。看着那双眼睛里掩不住的讽刺与不屑,季如水轻轻推开酒吞的怀抱,但双手依然揪着他的衣服挡在风口,抬头看着八足女,淡淡地道:

    “哦,所以这是吃醋?”

    ……吃你妹的醋!

    看着那季如水那张神色冷淡自然的脸八足女心里忍不住爆粗……

    “真是主仆深呢,放心,到时候我会一起送你们相伴一起下地狱,这算是我对小丫头你看好的小小心意吧。”刻意忽略季如水那话,八足女挑唇挑衅道。

    “哦,那真是谢谢。”这回,季如水直接推开了酒吞,而酒吞则后退几步站到她旁,“为了报答你的心意我也会给你一刀痛快的。”

    说着,她抽出倭刀,翻手将刀刃向外对着八足女,朱砂泛着红光微微萦绕着整个刀,在冰冷的空气中又添几分寒意。

    看着举刀的季如水,八足女似是毫不介意平和地笑了笑,然而就在下一秒强烈的妖气与杀意混杂着寒冽的冷风朝季如水方面迎面扑去。

    战斗一触即发。

    八足女主要攻击远近皆成,远有带有麻醉成分的蛛丝,是将敌人食物用蛛丝麻醉卷至自己眼前,然后再用毒牙刺入静脉注入毒素。

    很简单的攻击方式,但也很难缠。季如水持有刀,所以面对蛛丝并没有什么困扰,困扰的是八足女会利用自黑衣隐入夜色,隐去妖气,然后在她出其不意掩其不备时攻击。不过也幸而她并不是一个人,酒吞虽然差了八足女一千年的修为,但好歹也是赫赫有名的鬼王一名,必要时他总会助她一把。

    两人配合的虽不算天衣无缝,但也相当有默契,所以与八足女交手十几招下来两方都都持平,没有丝毫落于下风的意思。

    “对于一个人类来说,小丫头你已经非常的不错了。”一手挥掉酒吞飞出去的细针,八足女对她笑道,然后退后了几步,又将体隐入黑沉的夜色中。

    “可是,人类就是人类,在具有一千多年的妖力的我面前即使有鬼王相助也显得无力,这就是实力的差距。”

    八足女那带着魅惑的声音在黑暗的四面八方传来,更完全隐去了气息,这让人难辨其方位。

    没有回答她的话,季如水右手持刀左手一下抽出六张符咒,因为有酒吞在后方做掩护,所以季如水可以对后方毫无顾忌露出空门。

    “归命!药叉天!束缚!束缚!三乘因行!成就吉祥!”

    向前跑了几步,将符咒一排甩出,符咒在她周围围成一个圈转了一圈然后泛着白光朝四周的黑暗飞出去。

    “咻——”符咒隐入黑暗没多久空气另一边便传来轻微的破空声。

    没来得及想太多,季如水提刀便往发出声音处奔了过去。

    “小心!”刚往前跑了数十步,酒吞略提高的声音在后响起。

    季如水一愣,在下一刻无数条蛛丝混杂着毒液从斜上方袭过来。

    “嗡克里克里洒洒杂物档。”立结界避开所有的攻击,但由于毒液具有强大的腐蚀,所以结界撑了大概三秒便被腐蚀穿透,但三秒的时候够她起,然后猛然向前一跃翻滚了几圈。

    “归命!持莲华!不空!尊胜伏!显现!显现!成就吉祥!”没有浪费一秒的时间,她在站稳体同时便抽出一张符咒贴到倭刀上,然后举刀迎击。

    “哦?居然独自一个人破掉蛛丝的防护玩近攻吗?”看着顺着蛛丝欺迎上的季如水八足女略有些吃惊,可是脸上的笑容依旧不慌不忙,“难道你认为你只要接近我就有胜率了吗?……太天真了……”

    “……!”

    就在季如水就要欺上将刀刃送上时,八足女的后两侧突然伸出一对手,每只手中还各持了一把刀刃,上面涂满着黑色的汁液。

    “哗——”

    多出的两只手持刀朝她挥去,季如水甩出张符咒抵制上方的毒液然后趁隙朝后方倒退了好几步,而八足女不放弃的一步步追上。

    “哗——”又一声利刃划破空气的声音,季如水抬头看着八足女后又新伸出一对白皙的手臂持着沾满毒液的刀的飞速朝她脖子处挥去,她下意识往后退,可是另一双持刀的手从上方袭来,她举刀抵抗住,而此时,第三双持刀的手已经准确无误的划向她脖子。

    糟了!

    就在心里暗叫不妙的时候她突然感到腰间一紧,然后一股重重的拉力扯着她往后退了好几步直至撞上那个温膛。

    “你到底在想什么?”酒吞微凉的声线在头顶响起,收起缠在她腰上的红线,他的声音带着隐隐的怒气,“跟你说了八足女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被酒吞批了顿,自知理亏的季如水没有反驳。轻声道了句谢后从她怀里站起来,伸手摸了摸在围巾下似乎有些微凉的脖子,她抬头看着站在前方生出八只手的八足女,皱了皱眉。

    她的确大意了,居然没有想到既然是蜘蛛精那么肯定是还有六只手。嗯,果然是电视剧误导她,因为看西游记时那里的蜘蛛精从来没有伸出过八只手……的说……

    不过……看着另外拿着涂满毒液的刀的六只手,有些不妙啊……

    “老实回答我,你对打败她有多少信心。”

    “……八成。”如果用那个的话……

    “八成?”这么高?酒吞有些诧异的低头看着她,见她似乎并不像什么玩笑也不似自满的态度稍稍沉思了会,一会,他抬头看着前方。

    “好,姑且信你一次。只有近才能赢,所以我打掩护,你伺机,尽快。”说着,在季如水还没反应过来时便一挥袖摆朝八足女袭了过来,等她回过神来那红色的影已经以极快的速度袭上与八足女黑色影纠缠在一起。

    “笨蛋!”

    暗骂了声,她根本不用他做掩护,因为她有另外的计划,她之所以没有跟酒吞说是因为说出来估计又要有一番争议,然而,看着突然决定冲在最前面做掩护的酒吞,季如水突然有些后悔了,因为她根本没想到酒吞会有这样的行为,因为冲在前方做掩护无疑就是将敌人所有攻击都放在自己上,这是非常危险的,要是以前,酒吞绝对不会将这么危险的任务揽在上,所以才说她根本没料到!而且就算酒吞愿意这么干她也不会这么安排,因为对上八足女,酒吞实在不是对手!像他自己与八足女所说,千年的实力距离可不是那么容易跨越的!

    果然,交手没多久,酒吞已经渐渐处于下风,季如水抿唇提刀冲进了两人的战场。

    “撑一会。”

    她朝酒吞喊了声便开始配合酒吞的掩护做辅攻。虽然酒吞不是八足女的对手,她应该阻止酒吞,但是,如果这是酒吞难得如此坚决下来的好意她是不会随意推开的。

    正因为以前的酒吞不会这么做,所以对于现在如此做的酒吞季如水不会去阻止,因此,她要做的就是尽快攻破八足女的防线!

    可是,显然的,她和酒吞都低估了马力全开的八足女,因为中了蛛丝的麻醉,酒吞的行动力降低了一半,对于迎头劈来的毒刀根本没有办法躲开。

    “小心!”

    站在酒吞不远处的季如水几乎是下意识的伸手推开了因为麻醉而体显得僵硬的酒吞,然而在那瞬间,不止酒吞,连季如水自己都愣住了,因为,犯大错了!

    那刀往酒吞方向劈去,虽然酒吞体被麻痹住无法完全躲过攻击,可是却能避开致命位置的攻击,事后虽然会中毒,但因为奴契的原因只要酒吞还有一口气吊着那么无论怎样都可以让他恢复最如初。可季如水不同,因为推开了酒吞,体协调让她无法躲开攻击,就算躲开致命攻击也无法完全避免被伤,那么她绝对会中毒!而她死了那么就真的死了,连同酒吞!

    八足女完全看穿了季如水那如果面对眼前的人有危险会下意识推开的格所以才这么做的!

    “蠢女人!!”

    “呵呵呵……”

    酒吞愤怒而焦急的声音和八足女愉悦的笑声在耳边响起,季如水抬眸眼睁睁的看着那近的刀,她还是下意识的举刀挡住。即使来不及……

    居然,一点都不害怕……看着那落下的刀,不知怎么的,她的心里依旧一片平静,因为在心里某个角落滋生着那个小小的安心。

    喂,好,我知道……你在,的吧……

    “哗——”

    在那句话在脑海中闪过的下一瞬间,一阵强烈的风不知从何处刮起,而那把让她无比熟悉的略低沉却柔和的声音被那阵强风由远而近的送到耳边。

    “真的是拿如水没办法呢。我留下你的命可不是为了让你救别的男人的哦……这样会让我很困扰的呢,我亲的如水……”

    作者有话要说:嘤嘤,好终于出场啦!!!!

    好吧,虽然只有那么一句话,但好歹也是出场了是吧……==

    依旧是英雄救美啊救美,没办法,阿林在努力补回二好的形象。

    好啊,你要好好珍惜这次机会啊,因为这是阿林在牺牲自己的形象来挽救你的形象啊!!

    我不会告诉你们,最后一句话我是故意的~\(≧▽≦)/~

    最后,谢谢小景的地雷!!谢谢飘雪的地雷!!谢谢阿音的地雷!!!

    我你们!!=3333=

    阿林会乖乖的,好好的更新的=333=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