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最最最新

    85、最最最新

    Part*9

    对于须王环,季如水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

    她在千年前过了差不多一年,在千年后什么都有的世界又过了差不多一年,在这15年的生命中,她见识过形形□的人,形形□的妖怪,她自认为她可以做到淡定的面对世界一切奇葩。可是须王环的存在在她重新刷新了自己的认识。

    看来,她还是小看这个过于**的世界了……

    对于那天的后续季如水已经不想提了,她权当又锻炼了一次脸皮。

    这年头想要活得淡定就得有子弹都打不穿的脸皮。

    虽然事后环弄清楚是自己搞出了这么个大乌龙,但他不知道的是那话在之后造成了怎样的后果。

    须王环的份就摆在那,又是一个如此耀眼的生物,所以在当时理所当然有人认出了他是须王家的继承人,然后顺藤摸瓜,季如水的份当然也被摸出来,连同须王家与迹部家那好几代前就规定下来根本算不上秘密的家规也被摸的一清二楚。

    虽然让很多女生都妒忌不甘,因为以季如水那清秀得勉强算上的秀丽的面容实在配不上冰之帝王,可是须王家的实力摆在那,同样是七大名门,虽然郎才女不貌,但当名当户对这个条件成立时,即使再不甘她们都得承认季如水的份:

    ――须王家表小姐,迹部家未来的女主人!

    而此时,绯闻中心的女主角,所谓迹部家未来的女主人正坐在须王家的大厅内听着须王让带来的消息――须王家与迹部家已定下联姻计划,暂定来年举行订婚仪式。

    听到这件事时季如水心里并没有多少惊讶,而脸上也并没多少表

    这是消息,是须王让带过来的消息,并不是所谓的询问。

    询问的意思是还会尊重你的来询问一下你的意见,而消息即是已经成了事实的事的信息。

    须王静以自己的手段来决定了她的人生,没有给丝毫机会给她思考与拒绝。

    季如水微垂下眼帘看着桌上的茶杯不语。

    须王静之所以有那么快有动作连交换计划都等不及结束结束,估计是听到了冰帝中流传的她和迹部景吾的事,然后趁打铁的决定下了这事。

    想来,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竟然是须王环那家伙……

    抬头看了眼坐在一旁听到这个消息后便异常安静沉默的须王环,似乎注意到她的视线,他忽然转过头看向她,纯粹的紫蓝色双眸静静凝望着她,带着不可言明的绪。

    季如水知道,那是内疚。环虽然平常傻傻二二,但其实内心是个比谁都要细腻的人,他隐隐猜得出自己那玩笑无心的话似乎给这个真心想要守护的妹妹添了莫大的麻烦。

    看着那双纯粹的眼睛,不知怎么的季如水心里就低叹了口气。

    她怎么可能责怪得起有着这样一双眼睛的人呢?

    须王让亲自给她带了消息后并没有留下多说什么,因为他知道,对于眼前这个有着与年龄不相符合的成熟冷静的女孩而言,此时任何语言都是苍白无力的。

    虽然看似那么冷淡,但是季如水的内心却有着谁都比不上的执着与傲然,有着属于自己那份谁都难以改变的原则与想法,他无法去过问与改变什么。

    须王让走了,坐在原位的只剩下环与季如水两人。各自沉默了会,最先开口的是环。

    “如水……”

    “不要多想那么多,这是某种程度上和你没有太大关系。”看着那双望着她充满忧郁与内疚的蓝紫色双眸季如水开口打断了环的话,看了眼被她打断的顿住的环,她继续平淡的缓缓道:“这不是须王家与迹部家定下的家规吗?外祖母早就做好这个打算,即使没有你那个乌龙联姻这事也迟早会发生,所以也没有说是谁的错。所以,收起你那个眼神,你没有对不起我什么。”

    “这样的眼神不适合你,所以,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听着她的话须王环怔了怔,然后他对她微眯了眯眼睛,略带些傻气的笑开了。

    “嗯。”环点了点头应道。忽而,他像想起什么似的突然激动的一下子蹦了起来,一脸期待兴奋的一边蹭过去一边看着她。

    “呐呐,如水你这是关心我吗?这是关心哥哥桑吧?呐?呐呐?呐呐呐?”

    “……”

    “啊啊啊哥哥桑好开心,如水终于懂得关心哥哥一次了~”

    “……”

    果然吧环,温什么的还是不适合你,你还是一边凉快去吧……

    第二天是星期六,季如水仍是待在须王家过周末。

    依旧是喝喝茶看看书,悠闲的不得了的样子,这让在一旁尽替她担心的须王环有些郁闷。好歹关于自己的终大事啊,怎么还一副淡定得不得了的样子!反而他在一旁干着急担心,搞得好像联姻的是他而不是她。

    那边环在干着急,这边季如水继续很淡定,不是因为认定的接受这件事,而是因为她在等,在等可以让这件事出现转折的人――迹部景吾。

    她不算是太过了解迹部景吾,但好歹相处了也差不多一个月,她相信以迹部景吾那颗高傲的帝王之心是不可能让自己随便接受这场联姻的,所以她在等迹部明确的态度与反应。

    事实上她的确等到了一个人,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季如水接过侍应端上的红茶,随即抬头看了眼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

    动作优雅高贵,灰蓝色的眼睛看似温和可也掩饰不了为商多年的精明与锐利,成熟刚硬的脸带着些岁月的痕迹,但丝毫不影响这中年男人是个帅哥的事实。

    季如水发现,原来迹部景吾和他父亲很像,几乎有五六成相似。

    注意到那道一直放在自己上的视线,迹部真佑抬眸对眼前的少女笑了笑,带着温和亲切的笑意。

    “突然约如水出来吓到你了吧?”

    收回打量的视线,季如水轻缓的摇了下头,“也不算。”

    与其说吓到还不如说有些惊讶罢了,因为她和迹部真佑就上次宴会见过一次面后就再也没有多少关系了吧?怎么突然就来找她说要和她聊聊呢?难道是未来公公要见未来儿媳妇?

    “那件事如水已经知道了吧,对于这事,你有什么想法。”

    听到这问题季如水怔了一下,因为对于有份决定这事的人来说问出这个问题总有些奇怪。

    “你们不都已经决定好了,现在来问我有什么看法有意义么?”喝了口红茶,季如水淡然道。

    似乎没想到季如水居然这么毫无顾虑的直接说出来,迹部真佑愣了一下,然后轻笑出声:“还真是像让说的那样,如水某种方面的确是完全集成了你母亲的格,执着、倔强,有时候做什么事完全不顾后果一根筋按照自己所喜欢的方面行动,这种格可没少让她吃了各种苦。”

    ……所以这男人是在掀她母亲的短顺便踩她两脚吗?不过……

    “你认识我母亲?”她问道。

    “当然。”迹部真佑笑了笑回答,“你舅舅没告诉你吗,因为两家的关系,所以我们三个是一起长大的,虽说没有血缘关系,但我一直把樱当亲妹妹一般对待。”说着,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他停了下来,脸上的笑意渐渐淡了下去,多了几分伤感。过了会,他才像是恢复过来,轻叹了口气,“但最终,说不定,害她的人反而是自私的我。”

    “如果当年不是一心想着反抗家规想与自己心女人结婚,我也不会一时鬼迷了心窍答应你母亲帮助她逃婚,而她也不会客死异乡了吧……”

    “……”

    季如水怔了怔,她觉得,这事是不是有些神发展了?

    迹部真佑是当年帮助须王樱逃离须王家的人?原来如此,那么季如水算是明白为什么就凭须王樱的能力能够办到让两大家族都无法找出她的行迹了,原来有当时接管了半个迹部家的迹部真佑相助。

    看着她沉默,迹部真佑像是回忆往事一般继续缓缓地道:“说来也奇,明明一起长大,明明两人感如此好,但我和樱之间始终无法产生类似于‘’之类的感,也许就是因为从小就一起,那种亲感已经在我们心中根深蒂固,所以才一直无法将这种感转换成。但那时候我和你母亲都觉得无所谓,因为从小我们就被灌输着要为家族牺牲一切的思想准备,所以那时候,我和你母亲都觉得,结婚了也没有关系,不过是在我们两人的关系上加多个称谓。于我,我依然待她如妹妹,于她,她依旧待我如兄长。这种思想一直到她十八岁那年。”

    “十八岁那年,让听从了须王老夫人的命令与一个自己不的女人结婚达成**婚姻。”他扯了扯嘴角有些苦笑,“你不知道,从小到大,你母亲有多你舅舅,那种对让的无比的敬让她无法接受有了她的牺牲为什么还要哥哥也要当牺牲者。”

    “其实我和你舅舅都明白,虽然你母亲那时候做好了牺牲自己接受命运的安排,但其实,她从小就比谁都向往**。她向往**,向往**的崇高的。可她知道自己根本没有资格谈这些,因为她的命运早就和我连在了一起。所以,自己无法完成的向往她便把这个任的加在了最敬的哥哥上,所以在得知让答应娶那个根本没见过的女人时你母亲才会如此的崩溃。”

    “所以,她来找我帮她逃离须王家。”

    “那时候的我23岁,一直乖乖等待接受命运的我遇到了人生中第一个让我心动的女人。明知不可能的感却依然飞蛾扑火一般义无反顾的往前扑。那是段让人绝望的感。可是,樱的要求却让我在那时傻得认为那是上帝给我开的一扇窗。但即使如此,我也没有立刻答应你母亲帮她,因为那不是一件简单的事,需要考虑的事实在太多了。可后来,我与我心的女人感越陷越深,而樱也一直恳求我,所以最终,我还是答应了她。”

    迹部真佑抬头看了她一眼,灰蓝色的眼神里汹涌着她无法理解的绪,“到最后,事实证明了那是我一生最犯得最大的错误,我没能与我心的女孩在一起,而原本答应要一直保持联系的樱也突然断掉了所有联系。”

    “**接受与另一个家族联姻、担心完全没有了消息的樱,那种痛苦、自责、后悔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我。那段时间是我最难熬的时间。”

    静静的听着迹部真佑那低沉而浑厚的嗓音缓缓叙说着那些回忆,季如水在整个过程中都低垂着眼帘听着,没有接任何话也没露出太多的神,只是默默的听着,然后沉默着。直到最后,迹部真佑那低沉浑厚的声音停下,季如水才抬眸看向那个从回忆中出来的男人,她伸手拿起勺子搅了搅已经没有气却依然还有余温的红茶,平静的问道:

    “为什么和我说这些?”

    迹部真佑一笑,“没有为什么,只是因为你是她的女儿,你有权知道这些事。”

    “……”

    “如水,我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所以,在做任何决定前我希望你能够好好考虑清楚。”

    “虽然我没有立场说这句话,但我依然想说,如果可以,我不希望你走你母亲那条路,因为那条路中,你母亲虽然有短暂的幸福,但最终却就这样离开,留下的是各种不幸福的人。”

    “这样的幸福,你希望拥有吗?”

    让那么多人不幸与关怀换来的幸福,这样的幸福,你希望拥有吗?

    回到迹部家,但环万分担忧的眼神中上楼回到房间。走到窗户旁,正好能够看到迹部真佑送她回来的那辆车离开须王家的大门。

    看着那辆黑色的轿车消失在视线中,季如水那双没有多少绪起伏的双眸黑色深沉。

    迹部真佑今天找她出去的目的她大概已经明白了,他在劝她不要鲁莽的做出像须王樱那种脱离家族的事,那是种以伤害换来的**。

    听到这种劝告,季如水很想叹一口气,因为,如果可以,她现在很想做这种自私的行为,那样就可以让她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可惜,现在的她要做这种事,有点困难。

    在须王家生活了近一年,从一开始的不习惯到渐渐的融入,她早就不可能将须王让与须王环这两人摆到‘无所谓’这个位置上。须王家表小姐?钱?权?季如水不屑为这种东西留下,如果一开始须王家给她留下的只是这样的感她大可在听到有联姻这个家规时拍拍股就走人,可是不是,对季如水来说,须王家这三个字对她来说早有了不同的意义,让她对须王家眷恋不舍的不是那个‘表小姐’,不是那强大的财富,仅仅是那种让她贪恋不已的‘家’的感觉,而让她有那种‘家’的感觉的便是须王让与须王环。

    她不是冷血的人,不是没有感的人,那么长时间的相处,那样尽心尽力的关心,这一点一滴早就融入她那总是缺少安全感的血脉中。

    季如水必须承认,对于这两人她早已无法他们摆放到‘无所谓’的位置上。

    以前季如水总觉得自己是不幸的,因为为什么偏偏她被选中?偏偏要她远离她所眷恋的温暖去陌生的世界?可是随后她发现,原来她是无比的幸运,因为她遇到了晴明、昌浩,遇到了须王环和须王让,他们为她在陌生的世界添置了另个让她留恋的‘家’。

    如果说原本世界的‘家’是支撑她回去的信念,那么安倍家与须王家便是在回去途中心灵的驿站。

    不是谁都可以那样关心你,也不是谁都可以把你当亲人,‘家人’这种东西也不是谁都能当。

    她把须王让与须王环当家人,而须王家便是他们的联系,所以,她不想随随便便就断掉这个关系,因为她知道,如果真的离开了须王家,那么她与环与须王让就真的没有任何关系了。

    季如水她不舍得。

    说她变得婆妈了也好,优柔寡断也好,不到迫不得已她不会选择那个决然的办法。

    嘛,反正现在连订婚仪式的时间都没定好,结婚这事估计就更远了,能拖就拖……

    ……能拖就拖?

    等等,忽然的,一个光线在她的脑海里划过。

    能拖就拖,她怎么从来没想过这个办法呢?

    这么想着,季如水立刻转走向,拿起丢在上没有带出去的手机,几下找到那个很久没有拨过的号码,按下。

    “嘟嘟――”几声响过,手机很快被接通,然后带着有些微喘但并不凌乱的呼吸声从电话那头传来,“啊嗯?找本大爷有事?”

    “嗯。迹部景吾,我们订婚吧。”

    “……什么?!”

    “我说,我们订婚吧。”

    “……”——

    作者有话要说:(掩面)没有以前那么果断的如水妹纸你们还喜欢吗?

    虽然我觉得这样的如水妹纸更像个正常点的妹纸……==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