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最最最新

    84、最最最新

    Part*8

    冰帝的生活虽然说不上有樱兰那么多姿多彩,但其实也并不无聊。毕竟对季如水来说,在哪读书都是读书,虽然少了Host部那群人在少了几分欢乐的气氛,但也多了几分安静。

    超级妹控的环闲的每天都要问几遍她在冰帝的况,吃的好不好啊,和同学相处的如何啊,有没有人欺负她啊之类的问题,甚至嚷着要以家长的份去看她上课况,被她斩钉截铁的拒绝了。

    和平常一样与须王环一同吃过早餐,喝下最后一口,季如水提起包包站起来。

    “我先去学校,今天我值。”

    “呃?啊,嗯,好、好的!去吧,如水加油!”

    看着有些心虚不敢看她的环,季如水冷眼。对于每天早上都要和她唠叨的环今早却异常的安静。有些反常……

    肯定要做什么心虚的事。

    相处了差不多一年,对于须王环那单纯简单的格她基本摸透了,她几乎能猜到须王环在打什么主意。但她也没多说什么,对他点了点头后就离开了。

    去冰帝已经待了差不多两周,在1班中,从一开始的陌生到后面慢慢的磨合,没有与谁走的特别近也没有特意将自己孤立起来,季如水在冰帝的生活已经进入了适应期。与忍足和迹部的相处更是和谐,除去偶尔迹部会被她气的眼角直跳。

    用季如水的话来说,叫相处和睦。

    用忍足的话来说,那叫相敬如宾。

    然后这话一出,立刻遭受到两人的冷眼。

    又到了每天的社团活动,季如水收拾着东西准备去插花社。

    看着在收拾着东西的季如水,忍足一笑,蹭了过去搭话:“哟,如水是赶着去插花社么?”

    自来熟的他早就将‘如水小姐’过渡到‘如水’,而过渡得一点都不生硬。

    “嗯。”季如水头都没抬的回答。

    “啊,这么说来,如水来冰帝那么久似乎都没来过我们网球社看过,真可惜。”

    季如水瞥他一眼,“可惜什么?我为什么要去看?”

    “呀咧呀咧,如水这么说可真让人伤心,都认识那么久了居然说这种话。”

    “……”她和他很熟吗?

    “难道你不想看看景吾在球场上的帝王英姿?说不定能让你倾心哦。”

    听着忍足那略带引质的低沉磁的声音,这回,她直接不回话,拿起包包看了看了他一眼便出去了。

    插花社在冰帝算是一个很大的社团,虽然与有两百多名部员的网球部略为逊色,但依然不能抹去插花社在冰帝也拥有很大的影响力这事实。

    与拥有两百多名部员的网球部比起来插花社的社员要少很多,只有还不足一百名的社员,但实力却没话说,在每年的关东地区初中组插花比赛中都能取得前三名好成绩,甚至有个别成员在全国插花比赛中得到不错的名次,这使插花社不止在冰帝,甚至在东京都拥有不小的名气。

    既然名气大了,那么收人也就有条件。为了确保成员的质量与素质,每个想要加入插花社的同学都要接受试验,既让部长看看你对花道有多了解,是不适合插花。当初季如水也是通过了这个测试才得以进入插花社。

    虽然她已经很久没接触过插花,但好歹也学过那么长的一段时间,再加上季如水本就拥有插花时那份清冷安静的气质,理所当然的,她通过了。

    跪坐在插花室的榻榻米上,季如水手里拿着剪刀细心的剪去栀子叶不要的部分,然后将栀子叶插到剑山最后方,给光秃秃的枝干瞬间添加了几分生意。

    微偏头,忽而注意到旁不知什么时候站着个影,季如水抬头看去,只见指导老师堂本老师站在一旁,脸带温和的笑意看着她的作品。

    “柳枝的线条非常的美丽,季的眼光很不错。”堂本毫不吝啬的给予赞美,随即,她低头看了看神淡然的季如水,后拍了拍她肩膀,“当然,整体也非常的漂亮,两朵秋菊错落的空间感非常到位,两朵康乃馨的插/入的位置也非常的好,既不喧宾夺主又给整体添了几分生机。只是……”她将视线移到还在一旁放着的花材,那是一朵橘色的天堂鸟,“这天堂鸟你是打算怎么处置?”因为主枝采用的是柳条,主花是秋菊,而装饰也有康乃馨,整体效果已经非常的饱满,如果还将天堂鸟插/入反而显得格格不入,破坏了整体的美感。

    “天堂鸟是做装饰的。”

    季如水如此回答着,然后将被栀子叶堆埋着的小剑山拿出来放在主体的斜下方,拿起剪刀将天堂鸟橘色部分剪下查到剑山上,再在旁边装饰上康乃馨的丛叶与栀子叶,随之,一个小小的以天堂鸟为主花的装饰完成了。

    比起刚才,有着橘色天堂鸟在一旁‘隔水相望’,橘色与秋菊的黄色辉辉相应,竟更添了几分调皮。

    这是一幅将、夏、秋完美糅合在一起的作品。

    “好,非常的好。”

    看着这幅几乎可以称之为完美的插花作品,堂本非常的满意,而且还带些讶异。

    对于季如水,从一开始时她就有着不错的印象。入部测试会给准备很多花材给学生自主选择,而眼前这个看起来冷冷清清的少女在众多花材中选择的是两种在里面最为普通的花材,绿色的水竹当主枝,白玫瑰做主花。非常的简单普通的直立型的作品,可是却意外的清秀可,像这个作品的主人一样,看起来简简单单、冷冷清清,可是却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美丽在里面。

    她一直以为季如水这种格淡淡的女生会一直做这种类型的作品,因为有什么样格气质的人就会会插出什么类型的花。插花这门艺术才某种层面上可以反映出这个人的格。而事实也是如此,往后好几次的社团活动中季如水基本都选择直立型的简单的风格,而今天突然插出这么一副如此有活力的作品,的确让她很惊讶。

    而作出这个让她很讶异作品的人正跪坐在原地,面无表,耐心的等着正在无比走神的指导老师回神。

    其实,堂本老师真的误会她了。的确,如果是季如水本人她是绝对做不出这样的作品,因为这个作品是她前几天上网查资料时看到,觉得喜欢,然后刚好今天看到花材里有棵有着这么漂亮线条的柳枝,所以干脆就试试插插看,没想到居然还引来了她……

    季如水轻微动了动已经跪坐的麻掉的腿,继续面无表

    早知道就不应该手试了,应该要像之前那样做个简单容易的作品就好了,那样就不用跪那么久受苦了……

    ……

    所以说,堂本在某些方面上……真的……完全误会看高了某少女……

    五点,基本所有社团都结束活动,社团里的人都散的差不多,季如水捧着今天备受堂本喜欢的作品往外走。

    因为备受喜欢,所以堂本让她部活结束后端到她办公室送给她。

    某种程度上,这算是自作孽不可活……

    办公楼在文化楼的后面,很近。将东西小心翼翼的放在堂本的办公桌上后就给司机打电话让他来接她。

    从办公楼到校门口最快的捷径就是穿过网球场的那条路,想到这个,她想起了不久前忍足对她的抱怨。

    司机到学校也要二十分钟,或许,可以顺路去看看他们?

    这么想着,季如水走出办公楼就往网球场的方向走。

    网球场的路对季如水来说有些陌生,因为她在冰帝读了差不多两周却从来没来去过网球场,她在冰帝的活动范围基本是教学与文化楼,偶尔会去去办公楼和图书馆,但却从来没去过网球场。

    唔,应该说,冰帝其实很多地方她都没去过。

    “啊啊啊啊!!!迹部大人!!!”

    “迹部!迹部!迹部!!!啊啊啊”

    还没到网球场季如水就听到了一阵阵激动的叫喊声从那边传来,走近一看,季如水才发现在网球场外围里三层外三层的挤满了人,还一直嚷嚷着什么,等她仔细一听,才发现,原来都在喊迹部景吾的名字。

    突然,哄闹的人群静了下来,静的连一点的声音都没。大约过了三秒……

    “啊啊啊啊!!迹部大人!!我你!!!”

    “迹部大人!冰帝必胜!!迹部必胜!!!!”

    激动的叫喊声、欢呼声再次在人群中爆发了出来,比刚才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季如水默默的路过站在网球场外最最外面,听着那一阵比一阵激动的叫喊声有些默默无语。

    忍足侑士还几次邀请她去看他们打网球,但按她看,就这人群她看到就已经有直接掉头走人的冲动了。看这这阵势,里面真的在网球训练而不是耍杂技或者明星巡游??

    心里默默的吐槽着,季如水打算放弃之前决定去看看忍足迹部他们的打算准备无视那边的任何一切东西与声音摸摸当个路人路过就好。然而,刚刚再前走几步时她的脚步突然就停了下来,然后视线定在在人群最外围那几个穿着冰帝中等部男子校服与激动的人群对比显得格格不入的几人。

    看着那几个看奇怪行为古怪的人,一眯眼,季如水面无表的走了过去。

    光:“下,你确定如水是在网球社?可他们喊得都是那个迹部的名字啊!”

    馨:“就是就是,这分明是男子网球社啊!”

    Honey:“说不定男子网球社和女子网球社是一起的呢。网球场就一个嘛……是吧,崇。”

    崇:“嗯。”

    绯:“……不对,重点不在这。重点是为什么我们要穿着冰帝校服鬼鬼祟祟的在网球场外围偷看啊!!!环前辈,我们还是快点离开吧,要是被如水知道了她肯定会生气的吧……”

    环:“哦不不不,绯,这是哥哥关心妹妹的一种表现,如水那么善解人意怎么会生气呢。”

    绯:“……要是这样为什么你要这么鬼鬼祟祟……”

    环:“……额……咳咳,这是给如水一个惊喜!”

    ……惊喜……我怕惊吓会更多好吧!绯默默吐槽。

    镜夜:“环,你是从哪里知道如水在网球社的?”

    环:“诶?我昨天问她时她自己讲的。”

    “是吗……”镜夜冷静的推了推眼镜不再说话。

    光:“话说真没想到如水会参加网球社这么血的社团。”

    馨:“啊,我也觉得。总觉得,难以相信的感觉。”

    环托下巴沉思:“嗯……其实我也有些难以相信……”

    “我更难以相信,你们居然真的摸过来了……”

    冷冷淡淡没有感起伏的音调在后突然响起,惹到前面几人(除凤镜夜)蓦然一僵,特别是环,机械一般的转过头,只见自家妹妹站在大约五米外,手里提着包包,面无表的扫了眼他们,然后将视线顶在他上。

    “如、如水……哈、哈哈……你怎么会在这里?”不应该在里面的吗!?

    环有些心虚僵硬着表打招呼。

    “嗯。”她神淡然的颔了下头,“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嗯,这个啊……嗯……因为大家没来到冰帝,所以,嗯……就是那个咧,就说,大家一起来看看……嗯,就这样。就是来,看看……”环心虚的眼睛乱转就是不敢看她。

    “不不,下,明明是你硬拉着我们来的!和我们完全没有关系哦!如水,是下拉着我们来的!”双子异口同声反驳环。

    听罢,环大怒,“光!馨!你们两个!!明明我提出的时候你们两个是第一个举双手赞成的!”

    双子:“下,这种事可不能随便污蔑哦……”

    “你们两个……恶魔啊!!”

    季如水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而三人的打闹声终于引起了前面人群的注意,不少女生都转过头来看着他们。

    “诶?他们……好帅哦。”

    “是啊是啊,是我们学校的吗?”

    “应该是吧,穿着我们学校的校服,可是为什么我完全没印象啊?”

    “我也没有印象。”

    “应该不是我们学校的吧?”

    “不是我们学校穿着我们校服来这里干嘛?

    “不知道,可是……他们好帅哦。”

    注意到自己引起了女生们的注意,环的牛郎气质就出来,一改之前失态的神,闪着一张神的脸几步跨到她们面前,然后牵起了其中一个女生的手。

    “美丽可的公主大人,真的非常的抱歉,我们唐突来访也许吓到了你们。但请相信,我们绝对没有恶意,特别是对像你这么可的女孩子,我们只是来找人的而已。请不要害怕我们,好吗?”说着,环已经一头拖着女生的下巴,整张脸靠近去。

    “诶?诶!!好、好的……”女生面红耳赤紧张的回答。

    ……周围围观的人群静了一秒……

    “啊啊啊啊!!好帅啊!!王子大人!!”

    “啊啊啊真的好帅啊!王子大人,请俘虏走我的心!!”

    看着又开始激动起来的人群,季如水:“……”

    她错了,她在看到他们瞬间就直接加快脚步赶紧离开而不是来找他们搭话的!

    场内——

    忍足侑士擦了擦汗,拿起谁猛喝了口,而在前面不远出的向岳人蹦蹦跳跳走了过来。

    “喂,侑士,外面人群中好像有些异常啊……”

    “异常?”忍足抬头看去。

    “嗯,感觉好像不知在叫谁,不像是迹部的名字。”

    哦?不是在叫迹部名字?

    这下忍足有些好奇了,他站起来往外看去,的确,在层层人群中有一处显得异常。他视线再往上移了些,因为站的离人群较远,所以他几乎一抬头就看到那个清冷的影,一愣,然后轻笑了出声。

    啊,还说不来,这不来呢?

    女人啊,果然是口是心非的生物啊……

    想着,他走到一旁迹部的边。

    “哟,景吾,你看看,那谁来了?”

    迹部皱了皱眉朝着忍足所指的方向看过去,然后毫无阻碍的看到那个熟悉的影。他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因为他实在想不到以季如水那种格会像别人的女人一样守在网球场外围花痴的叫喊着。

    然而,当他看到被人群中淹没但偶尔露出的有些耀眼的金黄的发色时他恍然明白。

    原来是须王环来了。

    迹部景吾沉思了会,迹部家与须王家,冰帝与樱兰,于于理,他都应该要去出去招呼一声吧?

    想着,他球场外走了过去。

    而一旁的忍足侑士看着迹部的背影有些吃惊,景吾他看到季如水后居然放下训练走出去?难道……

    想着,忍足侑士挂着兴趣十足的笑容也快步跟了出去。

    看着已经引起小轰动的须王环,季如水抖了抖眉头,在想着要不要直接走人不管他们。

    “啊啊啊!迹部大人!!”

    “迹部大人!!迹部大人!我你!!!”

    就这么想着的时候前面再次动了起来,季如水抬头看起,之见之前被围得水泄不通的人群突然分出了一条道,而迹部景吾正不紧不慢的朝他们走来。

    看着穿着冰帝校服的Host部几人迹部景吾怔了下,“啊嗯?须王你这是……”突然,他看到了不远处的季如水,思及两人的格,然后下一秒他几乎明白是怎么回事。

    “哦,迹部君。真的非常的抱歉,今天打扰到你们训练了。”环非常绅士的向迹部行了个礼道歉,仿佛只有在这些时候须王环才不会犯二。

    “嗯哼。”他哼了声,然后看向季如水。

    ——说说,这有怎么回事?

    季如水微耸肩。

    ——不知道。我路过的而已……

    于是,当忍足从里面跟了出来了看到的就是迹部与季如水隔着差不多五米远的距离互相看着对象在‘眉目传’。

    他忍不住扯了扯嘴角,故作冷静的推了推眼镜,然后将视线转移到host部几人上,“哦,原来是host部成员。你们是来看如水的吗?”

    “是的。我是来向你们道谢,我家妹妹承蒙你们的照顾了。”

    “没有的事。”忍足绅士的回道,然后看向一直站在五米外面无表看着这一切的季如水,嘴角微挑,道:“如水,怎么今天来看景吾了?不是说不来的吗?”

    季如水心如明镜知道忍足在想什么,她看他一眼,淡然道:“我只是路过的而已。”

    她说的是实话,比实话还实话,她的的确确是路过的而已。可是这句话没有错,错的是这句话被用过太多次来当傲的借口,所以,理所当然的,忍足也把这话当如水傲说的借口。

    “路过吗?”忍足还想开口调侃几次,忽而看到了迹部投来警告的眼神,一顿,连忙笑眯眯改口道:“好的,我明白了。”

    明明是明白的话语,却硬是被忍足侑士说的意味深长。

    而在一旁的须王让看着三人的互动,他看了看迹部景吾傲然的神,又看了看如水平淡的神,不知怎么的,他突然想到了一向不衷运动的如水居然参加网球社,还有刚刚忍足与如水的对话……

    蓦然的,他突然发觉自己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一盏比100瓦还亮的灯泡在他脑海里突然亮了起来,须王环知道自己发现了什么了!一个无比震撼的信息!!

    如水喜欢迹部景吾!!!??

    因为这样所以如水才参加她很讨厌的运动、所以才什么都不告诉他关于社团的事?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他明白了,他明白了……

    须王家与迹部家的事他是知道的,如水以后要嫁给迹部家的时他隐隐约约也知道些,但他一直没说,因为他希望如水能够按照自己意愿嫁给喜欢的人,可是家规……

    可是现在,不要担忧了,因为,如水她注定要嫁给她喜欢的人——迹部景吾了!

    噢~这真是太完美的结局了!父亲大人所做的决定果然是对了!

    想到这,须王环很兴奋,虽然如水出嫁后就不止是只是自己的妹妹了,可是如果如水幸福的话他做哥哥的也会衷心祝福的!

    “如水,我明白了!”说着,他几步走到季如水面前,一把拉过她的手。

    “你明白什么?”季如水一愣,但因为是环所以也没有甩开。

    “你的幸福就是哥哥的幸福。”

    “什么?”听着环说得莫名其妙的话,季如水突然有不好的预感。

    果然,须王环将她拉到迹部景吾的面前,然后突然抓住迹部景吾的手,迹部完全没有防范,应该说,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他将季如水的右手轻轻的交到迹部的右手中,然后一副沉重的语气道:

    “迹部君,我家如水的幸福就交给你了……”

    “……”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字数爆满了…………

    环大人,求求你别犯二的好不好!(环:……

    谢谢沐景——小景的地雷!谢谢根号三——阿三的地雷!谢谢紫綾飄雪——阿雪的地雷!

    阿林你们=333=

    留言的亲,阿林也你们!!!=333=

    不要大意的让阿林更你们吧!

    所以都不要大意的留言吧!!

    滚地求留言!!!=33333=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