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最最最新

    83、最最最新

    Part*7

    交换生开始的期是下个星期一,其实时间有些紧凑,但对于根本不需要作什么准备的季如水来说当然就没那么顾虑了。

    在樱兰里待了本学期的最后一个星期,星期五那天,冰帝的校服送到了家里。

    比起樱兰的那件鹅黄色淑女装,冰帝的校服更趋向于平民化,与其他学校一样是水手服。白色的衬衫,棕色的裙子,还配有一条棕色的领带。总的来说,虽然有些普通,但总体还是不错的。

    终于到了星期一那天,当天的天气与上个星期比起来冷了些,毕竟已经要进入十二月了。

    同往常一样与须王环一同吃了早餐,之后便是各自司机接送上学了。当然,穿着那服装理所当然的又得到了环的一顿赞美。如果说季如水穿着樱兰的校服用“优雅的淑女”来形容,那么穿上冰帝的校服后的她便是“清纯的少女”了。

    喝着,季如水扯了扯坐下后还没到到大腿三分之一的短裙,面无表

    清纯少女……呵呵,还真是够‘清纯’的。不止‘清纯’,还特别‘清凉’……

    早餐过后,在环的万分不舍与怨念下,季如水坐上另一辆车离开了第二邸,毕竟今天开始到来年的三月她与环都不同路了。

    冰帝与樱兰的方向有些相反,各自分布在东京两个相对较远的地方,就好像如果冰帝属于东京北面些,那么樱兰就属于东京靠近北边的南面。不过幸而的是,第二邸刚好卡在两间学校中间,如果说去樱兰只需要15分钟,那么去冰帝也不过20分钟。

    下了车,跟司机叮嘱一声等自己电话再来接她,看着年轻的司机微笑点头应了然后扬尘而去后她才转过头看着眼前的学校。

    并没有樱兰那样夸张的建筑与面积,但从门口往里面看去,里面的建筑亦是气势雄伟,格调华丽精致,而宏伟的大门门口偶尔有几辆名牌小轿车停下走下穿着校服的少男少女,亦有不少的的人是徒步从不远处走来。

    看着这样的场景,季如水真心觉得,这才是像上学的样子啊……

    冰帝现在虽说是名校,但冰帝并不像樱兰那样是纯贵族学校。冰帝一开始只是一个比普通学校好那么一些,后来被迹部家看中,对它进行了投资与赞助,之后冰帝的名声与等级才逐渐上升,渐渐吸引了不少有钱人来上学。而冰帝的学费也不过比普通学校贵一些,一般的小康家庭都能支付得起,所以冰帝中‘平民’与‘贵族’各占一半。

    作为交换生,季如水当然不是一去到冰帝就往分配好的班级走,而是得需去校长室报道,然后才跟从所分配班级的班主任前往教室。

    季如水在樱兰就读高中部一年级,但悲催的,为了加强她与迹部两人的关系,须王家也不知道搞了什么手段硬是将她一个在高一读了半年的她降级到中等部三年级。

    中等部三年A组1班——迹部景吾所在班级。

    站在讲台上,季如水几乎一眼就看到了即使坐在人群中也依然散发着一股王八——咳咳,王者之气的迹部景吾,而他左手边的是忍足侑士,他正推了推眼镜,一副理之中又意料之外的神看着她。

    “季如水。从今天起往后的三个月请多多指教。”听从班主任的话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自我介绍”了一遍,现场冷场了三秒。

    “咳咳……”班主任的干咳了声打破气氛,自以为为了不让季如水尴尬而转移接道:“嗯,那样的话……”班主任伸出手指向台下指了指似乎在寻找座位。许是被暗示或明示过,最后,班主任指向一个让在场除了三人外都意外的座位。

    “季同学就做迹部同学旁边的位置吧。”班主任朝迹部景吾右手边空出来的位置指着对旁的人道。

    季如水顺着班主任所指的方向看过去,正好与迹部景吾那双耐人寻昧的灰蓝色眼睛对上。

    静静的对视两秒,季如水不着痕迹的移开视线。

    “嗯。”轻声应了句,在全班人的注视下她缓缓走到了迹部景吾旁那唯一一个空出的座位上,拉开椅子,坐下。动作一气呵成,表一成不变的淡然,

    没理会依然偶尔投过来的视线,季如水转头看向一旁的迹部景吾微点了点头算是打了声招呼,毕竟迹部也算是与她半熟了,还帮过她几次忙,现在都同一个班还是邻居,怎么说打声招呼都是应该的。而看到季如水的招呼,迹部景吾微扬扬眉算是回应。

    比起两人不动声色的暗地里打招呼,一旁的忍足侑士倒来得大方得多。

    “嗨,如水小姐,我们又见面了,往后还请好好指教。”忍足侑士朝她亲和的笑了笑,一副好好学生的绅士模样。

    “好。”季如水向他轻点头算是回应,“原来你们同一个班。”难怪感这么好……

    “诶,如水小姐对看见景吾一点都不惊讶,倒是看见我就惊讶,这么可让人很伤心的啊。”忍足用着半调侃的语气轻笑道。

    听罢,迹部瞥了他一眼,“嗯哼,你现在很闲是吗?现在是上课时间,有事下课再说。”

    “啊,是是,知道了知道了,伟大的会长大人……”忍足毫不介意的耸肩笑笑,然后微低头朝季如水低声做了个口型——下课再说。

    于是,刚做完这个表的他发现坐在隔壁的隔壁座位新来的那位少女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就再也没理他了。

    忍足伸手推了推眼镜,嘴角扯了扯。真是自讨了个没趣……

    而坐在他们前方的同学们无声的看着三人的互动,直到老师说翻开书本时才转过头去,各怀心思……

    A组1班是三年级中最好的班级,不是指家世,而是指成绩,基本每次考试全校前三十名都被A组1班所包了。季如水虽然跳过初三直接上高一让她一开始落下了些初三的知识,但在高一也好歹待了半年,还有绯这个年纪第一在前方镇压,再加上原本她就是个肯学的人,所以之前落下的知识用了还没两个月就全部补上了,还将所有当时学的高一的知识都跟上,让双子在那段时间一直“天才妹妹,天才妹妹”的叫。

    有了之前学习过,所以现在即使坐在这个学习氛围超浓的班级中季如水也没感觉到有什么压力,但也认认真真的听了下来。

    对于学习,季如水从来不会去怠慢,不是因为什么争名夺次,而是对她来说,学习是一种尊重。孤儿院原本经济条件本就不算太好,可是院长对于每一个孩子还是坚持让他们读完小学,而她和如水更是因为成绩优异被院长送去区里读书,这无疑对孤儿院背负上更大的负担,可是院长依旧坚持让她们读下去。不图什么,院长图的不过是她们以后能够过得更加的好。所以对她和如雪来说,只有好好读书才是对院长的尊重与报答。

    在平安京时实在因为无奈而辍学了一年,而现在有机会好好学习她是不会怠慢任何可以学习的机会。

    1班上课时的课堂气氛非常的好,既不会过分严肃正经也不会过于松散,同学们积极活跃地配合老师各种提问。看着周围同学们上课的况,季如水想,这1班的确完全不辱“全级最好班级”这和称号。

    认认真真上完一节课,一下课迹部就因为工作的事出去了,而对于季如水这个一来就坐在迹部景吾旁边还和迹部景吾与忍足侑士认识的交换生大家多少抱有些好奇,虽大部分人抱着静观其变的态度看戏,也有几个开朗的女生直接跑过来和她搭话。

    “呐呐,季桑是从樱<请记住zybOok.net>兰转过来的?是那个非常有名的贵族学校吗?”女生A手撑着下巴一脸好奇的看着她问。

    “嗯。”季如水淡然点头。

    “所以季桑才会和迹部大人和忍足大人认识吗?”B女生俯□小声的说道。

    迹部大人和忍足大人?一挑眉,立刻反应过来说的是谁,她继续点头:“算是。”

    “话说我刚才看季桑好认真,好像都懂了。季桑在樱兰肯定是非常厉害的吧?不然怎么会当交换生呢。”女生A继续一脸好奇的问。

    听到这问题季如水顿了顿,因为这问题实在不好答,总不能说她都懂是因为她在樱兰上得是高一,她之所以来冰帝当交换生是因为须王家与冰帝家联姻关系吧?

    思虑了一下,季如水还是继续点头,面如一如以往淡定:“嗯。”

    “噗。”

    就在季如水点头瞬间,旁边不远处一声忍俊不的笑声突然响起,女生A,B皆一愣,而季如水直接扭头看向在隔隔壁桌一直偷听还兼偷笑的某人。

    “忍足大人?”女生A,B有些惊讶。

    “啊,抱歉抱歉。”忍足状似很有歉意的道歉,正想开口调戏两句忽然看到季如水那张没有什么表的脸,一囧,知道这妞某种程度比迹部还恐怖就赶紧敛了敛脸上的笑意,认真道:

    “嗯,我是不小心听到的,希望你们不要介意。”

    “怎、怎么会呢。”

    “那就好……”

    看着不知不觉被忍足转移了目标的两个女生,季如水看了眼正和女生聊得开心的忍足,突然觉得,刚才那笑声也没那么刺耳了。

    忍足,做得好!以后也拜托你了……

    被某人心里默默地“拜托”了的忍足侑士突然感觉到脖子处一凉,他赶紧伸手摸了摸,有些疑惑。

    咦?刚刚的是错觉吗?

    冰帝的作息时间安排和樱兰的差不多,都是从早上九点上开始上第一节课到中午十二点五十分结束上午课程,每节课50分钟,课间休息10分钟;下午课程只有一节,从十四点二十分开始到三点十分,之后便是社团活动。

    说到社团活动,冰帝和樱兰的又有些许不同,樱兰并没有硬规定学生一定要参加社团活动,全凭自己的好,所以每次host部营业时才会有那么多女生啊。而冰帝却不同,为了培养学生们的的兴趣与丰富学生们的生活,所以硬规定了每个学生都必须参加一门社团。

    季如水虽说是交换生,但毕竟也要待三个月!所以不管怎样她都逃不掉这个梗。

    季如水她从来没有参加过这些东西,事先也因为懒没有去了解冰帝,所以,当班长拿着社团申请表过来找她时,季如水瘫着一张脸纠结了。

    她对这些社团活动了解和接触实在不多,非要算的话也就算半个host部成员吧,可是Host部的质与冰帝这些社团的质显然差了个十万八千里远。

    看着表上各式各样的社团名字,什么摄影社、新闻社、篮球社、剑道社、网球社,她视线略过一排排的社团名字,然后最后,视线定在某个名字上面。

    ——插花社。

    插花?

    视线略过这个名字时停住了,因为在以上那些根本没接触过的活动相比,这个倒是意外的显得亲近熟悉,因为她学过一段时间,在千年前。

    那时候住在安倍家,露树夫人闲来有空时会插插花,因为那时候插花算是妇女在闲来无事时一个打法时间的好办法,即文雅又培养心。当时露树夫人听到她不会插花时还有些惊讶,因为她知道季如水是从唐国来的,而花道正是唐国传进本,当时花道都已经在京都普及,不可能唐国人还不会?

    事实上,季如水还真不会,而且是完全没接触过,甚至露树夫人不说她都不知道原来花道还是中国传过本。虽然说季如水并不是什么愤青,但显然这事微微刺激到她了,所以在之后一段时间内,只要有空她都会找露树夫人教她插花。

    虽然是式插花……

    看着插花社这个选项,季如水略微思考了会,最后还是在前方的框框上打了个勾。

    “插花?嗯……这个选择的确意外的适合如水小姐呢。”略有些磁的声音在旁响起,季如水微抬眸看过去,忍足侑士正站在她旁看着她手里的申请表,注意到她的视线,他对她一笑,然后回头看向迹部,“是吧,景吾。”

    迹部景吾左手抚着眼角,似乎也看到了她的选择,微挑眉,略微满意的点点头:“嗯,对你这个不华丽的女人来说的确还算是个华丽的选择。”

    季如水点头,“嗯,我也觉得这个选择很华丽。”

    迹部:“……”前半句也很的你不要随意就这把它忽略过去好吧!

    作者有话要说:为什么是插花社呢?因为阿林的修选课就是插花课……==

    不过阿林学的是中花,还是皮毛皮毛的一点。

    我没接触过式插花,所以(掩面)如果真的会写的设计到插花方面的知识,阿林会以中花的插花来写,千万不要打我(抱头)

    不过如果可以的话尽量会尽量带过去,毕竟也不……

    最近盗文猖狂,更还没二十分钟就已经有盗文了!各种无耻啊有木有!

    盗文的各位亲们,留条后路给阿林走吧,起码手脚别那么快,晚那么个两三天可以么??

    于是,阿林在琢磨着最近要不要来个防盗章节……

    于是,滚地滚地滚地求留言啊啊啊啊!

    最近留言少爆了有木有啊!!!

    嘤嘤嘤,各种伤心啊有木有!!!!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