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最最最新

    81、最最最新

    Part*5

    ——上个星期冰帝与樱兰开展了个交换生活动。而你,已经申请了,并且已经通过了。

    迹部景吾的话在耳边响起,季如水觉得,这句的威力某种程度上可以和铃木园子的那声尖叫声“媲美”了。

    她连听都没听过这个所谓的“交换生”的计划又何来申请?

    不用花费太多的脑细胞去多想与多猜,绝对是须王静的决定,而须王让只是负责服从,但他却找不到合适机会和她说。

    她算是明白了为什么须王静要让她参加这个宴会了,为什么须王让自上周起每次见到她都一副言又止的样子了。原来,还有这层事。

    听到这个消息,季如水只是沉默了一会,她转头看了眼一副饶有兴趣等着她反应的迹部景吾。

    “哦。”面无表

    迹部挑眉,“这是什么不华丽的反应?”

    季如水瞥他,“那你需要我什么反应?让酒吞轰了你们学校?”

    “……”这是威胁吗?是威胁吗??绝对是威胁吧!!

    “好像不错的活儿,这活我估计很愿意做。”听到自己的名字酒吞很应景的跑了出来靠在墙上笑得妖孽。

    季如水看了出来凑闹的酒吞一眼然后不再说话转过去继续往前走。

    这样被自作主张的调到另一个学校,说没有不爽那绝对是骗人的。可是即使这样又能怎样?她现在还不会和须王静撕破脸皮,因为现在须王家有两个让她留恋的人存在,和他们比起来,随意调学校这事自然也成了迁就了。

    交换生而已,这还在她底线内。

    由于后花园根本远不到哪里去所以两人加半途加入的一式神很快走到了另一个案发地点。去到时后花园的某个角落已经拉着戒线,前面站着好几个警察,那个胖胖的目暮警官也在。

    借着迹部景吾的面子季如水很轻易的混进了戒线内,然后几步走到地上躺着的女人的旁。

    依旧是那暗紫色紧晚礼服,那头漂亮光泽的棕色大波浪头发披散在迹部家后花园的早地上,上看起来并没有任何伤口,脸色也一如见面时带着微微的胭脂红,再加上那双紧闭的眼睛,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可她的心脏与脉搏早已停止,体在近十二月天的室外早已冻僵。

    根据推测说,五十岚结夕已死有近一个小时。

    近一个小时前,也就是说,与原辉介的死亡时间一样。是妖怪吸了原辉介的精气后杀了五十岚结夕?可是,这有必要吗?如果说是个靠吸取男人精气为存的妖怪为什么又要杀一个女人?而且这个女人的尸体还如此完整?

    这是继五十岚结夕上那股不协调感后的第二个让她万分不解的问题。

    突然,季如水的视线转了转,她注意到了那个一直蹲在五十岚结夕尸体旁的小小只影。

    哦,这不是那个自称是侦探的叫柯南的小孩吗?

    此时柯南正认真的检查者尸体的每一个值得怀疑的地方,忽而,他从口袋中抽出了一张白手帕在五十岚结夕的棕色的头发上拨弄了番,然后似乎扯出了什么东西。

    季如水眯了眯眼想确认那被扯出来的东西,那个东西不是……

    她走到柯南边,柯南似乎很敏感,很快反应过来连忙将手里的手帕往后藏了起来转过头看着她,然而一转头看到季如水的脸,愣了一下,然后一副恍然,似乎终于想起在哪见过了。不就不久前第一案发现场么……

    季如水没理柯南的表,她伸手指了指他藏在后的那只手,“能给我看看那个是什么吗?”

    “哈?”柯南干笑了两下,然后睁着那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她,“姐姐在说什么?我不懂……”

    看着柯南一副装傻的样子,她想了想,然后问道:“是白色的丝么?”

    听罢,柯南有些讪讪的笑了笑,“呵呵,原来姐姐你已经看到了。”说着,他把藏起来的白手布从后拿了出来。

    看着白手布手里那根白色的细丝季如水可以确认了,这的确是她在原辉介肩上看到的那根一样的。

    五十岚结夕上也有?这个白细线有什么作用吗?

    “蜘蛛丝。”

    酒吞的声音突然在旁响起,季如水转过头去看向他,“蜘蛛丝?”

    “蜘蛛丝?”柯南重复了季如水的话。

    “嗯。”酒吞点了点头,他转头看向那根蜘蛛丝然后突然轻笑了起来,“我就说怎么气息那么熟悉,原来是八足女。”

    “八足女?”听到没听过的妖怪季如水有些好奇,“那是什么?”

    “也就是蜘蛛精。真没想到,她居然能活到这个时代……”

    “你认识?”听他的语气似乎是认识的样子。

    “啊。”酒吞轻笑点了点头,“还在平安京时,她可当过我一段时间的属下。”一顿,他突然看向季如水,似笑非笑,“阳师大人,你这次的对手似乎有些棘手呢。因为,如果真的是八足女的话,那么到现在她至少有千年的修为了……”

    季如水愣了一下,千年前酒吞的属下,至今有千年修为的……蜘蛛精?

    千年修为,看来这数字的确有些不吉利……

    “姐姐,你在和谁讲话?”稚嫩的孩子音将季如水拉回现实。季如水回过神来看着正一双大眼睛看着她的柯南。

    “姐姐你刚才自言自语的在和谁说话?”见她不回答柯南再次问了遍。

    “嗯。”季如水不在意的点点头承认,“再和一个你看不到的生物说话。”

    某生物:“……”

    “看不到?鬼?”

    看着那双眼睛里明显闪过不屑与不信的绪,季如水眨了眨眼睛,再次点头,“不是,是妖怪。”

    “哦。”这次,柯南有些兴趣缺缺的应付似的哦了句。

    “想要看吗?”季如水轻声问道。

    一直站在后不远处沉默的迹部景吾在听到这句似乎很耳熟的话是终于忍不住抽了下眼皮。

    这个不华丽的女人到底怎么回事?智商成负了吗?妖怪这种东西是可以随便给别人看的吗??

    “季如水。”迹部两步走前去一把拉住某个试图循循善的某人,“是时候回去了,你忘了你出来的借口是什么了啊嗯。”

    “……好吧。”恶趣味被阻止的某人语气里难掩失望。

    迹部:“……”所以你这女人到底在失望什么啊?到底失望什么啊!!<请记住zybOok.net>

    既然已经得到了消息那么在这里也没有用,季如水很爽快的跟着迹部景吾回到大厅,毕竟如果再不回去她家那白痴哥哥估计就要抓狂的大嚷着要去找被妖怪抓走的妹妹呢。

    ……季如水很有理由相信,须王环绝对做得出上面那种事……

    回到大厅内须王环果然已经急着满大厅乱走,看到季如水和迹部景吾安全回来整个人扑了过去。

    “嗷如水!你们去了二十分钟那么久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我差点就要去跟父亲说你失踪了!迹部君,你们怎么去了那么久?”

    “嗯哼。”迹部哼了声,看向季如水,看她怎么回答。谁知季如水表现得毫不在意,还状似认真的点点头,“嗯。因为便秘了。”

    迹部:“……”他果然太高看这女人了……正常人会信这种借口吗!

    “什么?便秘?oh~我可怜的如水,哥哥桑明白那种感受!那现在好些了吗?肚子疼吗?现在舒服点了吗?”适时,环惊咋担心的声音在一旁想起。

    “嗯,好多了。”一本正经。

    “那便好……”松一口气。

    迹部:“……”

    他错了,原来他看高的是这对兄妹……

    由于凶手根本不是人类,所以警察们自然找不到什么有用的疑点与嫌疑犯,毕竟那时候每个人都有不在场证明。既然得不到任何有用的东西那么警察自然很快就放行了。

    回去时路程依然分两段,须王让和须王静回本家,季如水和须王环回第二邸。

    临分别时须王让摸了摸她的头叮嘱她早点休息,不要想太多。季如水自然明白须王让担心她对今天那事有心理影。

    显然,须王让太不了解季如水的心理强大到何种地步了,就她怎么可能会为了因为看到原辉介的尸体而失眠!酒吞会哭的……

    “反正明是休息,如水你就好好休息,明天我会去看你。……顺便,和你讲一件事。”

    感受着那只放在头顶有些温的手掌,季如水当然明白他明天要和她讲得是什么事了。

    她点点头,“嗯,我知道了。”

    “好。那你和环早点回去吧,我和外祖母回本家去了。”

    “嗯。”

    目送着须王让和须王静的车离开迹部大宅门口,季如水和须王环两人才上车坐车回第二邸。

    两人回到第二邸时已经差不多十一点半。经过这么一个晚上这么多事的折腾,再加上第一次穿高跟鞋后脚跟酸痛的折磨,季如水一回到第二邸就跟环打了个招呼就直接回房间里。

    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水澡,一出浴室就看到酒吞一红衣坐在沙发上一副大爷得不得了的模样。

    季如水看了酒吞一眼就不再理他,走到边将式盘抬上她开始每天的例行占卜。

    “季如水……”不远处传来酒吞的声音。

    “什么?”季如水头都没抬。

    “这次的事你打算插手下去?”

    “不插手。”

    “嗯。”酒吞轻嗯了声,似乎这才是理所应当的回答。

    “我不插手,因为这事本来就是我的责任,所以没有什么插手不插手之言。”两秒后某人淡然接道。

    酒吞挑眉,“责任?你别告诉我因为八足女在你眼底杀了他们所以你觉得对不起他们而打算帮他们报仇?”

    季如水抬头看了他一眼,“我把斩杀妖怪当责任有什么不对吗?”她反问。

    酒吞一愣,恍然的,他想起了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才十五岁的少女是一名出色的阳师。

    阳师把斩杀妖怪当责任有什么不对吗?

    不,完全没有不对。只是……

    “你觉得你是八足女的对手?”

    听到这话,季如水停下手中的动作,她抬起头来看着酒吞,酒吞一副慵懒的姿势倚靠在沙发上,似是无意的随意开口问着,可是眼睛却定定的看着她。

    季如水眨了眨眼睛,“你想劝我不要管这事?”

    酒吞看着她没有回答那个问题反而道:“八足女是从唐国逃到平安京的妖怪,她可以扼杀掉女子的灵魂然后通过丝占据她们的体利用来勾引年轻男子,然后以以吸食年轻男子的精气为食。”

    听着酒吞的解释季如水恍然,她算是明白为什么五十岚结夕明明不是妖怪但却依然让她觉得那么不协调,原来是妖怪用意识控制住五十岚的体!

    “嗯,原来如此。然后?”

    看着季如水先是恍然大悟然后又不甚在意的神酒吞微扬眉,“你到底明不明白我说什么?因为有那个能力,所以八足女是很少现真的,而且只要有蜘蛛的地方就有她的线眼。我不能否认,你的确很厉害。但是无论你怎么厉害你只是个人类,而她确实有一千年修为的妖怪。”

    “一千年,可不是一个人类可以随意追上的程度……”

    看着难得如此认真看着她与她说话的酒吞,他说:

    ——但是无论你怎么厉害你只是个人类,而她确实有一千年修为的妖怪。

    他还说:

    ——一千年,可不是一个人类可以随意追上的程度……

    听着那些话季如水眨了下眼睛。

    “酒吞,我可以理解你这是关心我吗?”她微歪了歪头轻声道。

    听到这话酒吞怔了一下,随即,他嘴角扯出一个略为嘲讽的弧度,低沉着声音,“呵,你别忘了我的命还绑在你上。”

    听罢,季如水恍然,她了然的点了点头:“的确,差点忘了。吓到我,还以为你上我了。你知道的,我们是没有结果的。”

    酒吞:“……”

    看着一脸正经的说着让人牙痒痒的话的季如水,他算是有些明白那个叫迹部景吾少年的心了。

    “放心吧。”轻缓的声音再次响起,酒吞抬头看去,只见上的少女已经收回了视线低头看回式盘,然后平静而淡然道:“我也很惜自己的命,没有把握的事我不会乱来的,而你也安定好心,答应过你的事我也一定会做到,所以……”说着,她抬眸看了他一眼,“与其花时间去劝我放弃还不如花多点时间想想怎么好好遵守奴式的责任帮我解决困难。”

    酒吞怔然,他看着她那平静淡然的神,听着她说‘你也安定好心,答应过你的事我也一定会做到’的话。明明用着清冷又毫无起伏的语气,可是却偏偏又带着淡淡让人信服的力量。

    突然的,他想起了一个月前看见那个男人的场景。

    穿着浴衣的长发男子手里抱着浑泥迹昏睡过去的少女,他动作轻缓而小心翼翼的将少女放到他怀里,然后抬头,笑眯眯的对他说。

    “现在,我将如水交付给你。”

    “当然,这是暂时的,迟早有一天我会重新把她接回来。……这个时代的我。”

    “既然暂时将如水交付给你,那么,暂时,请你好好照顾她。”

    “不是因为奴契,而是因为,你怀里的人在未来某一天,她为了你的愿望几乎付出了命。”

    作者有话要说:更!!很久没更了有木有!

    长评激发了阿林的斗志啊有木有!

    谢谢夫人阿夜的长评!于是,双手奉上最新更新。

    这章是为了报答赤司夜——阿夜夫人的长评的。=333=你!!

    于是,最近留言越来越少了TAT

    打滚求留言求留言求留言~~~

    PS:最近写完直接上来更新都懒得重新检查一遍捉虫了(瘫地)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