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 最最最新

    79、最最最新

    Part*3

    季如水刚收回脸上的笑意没多久须王让的影已经穿过重重人群向她走来。

    “叔叔。”看着走到面前的须王让季如水轻喊了声。

    虽然须王让辈分上属于‘舅舅’,可是也许怕她一时接受不了,须王让一开始让她喊‘叔叔’便可,直到现在,虽然她接受了这个份,但喊了几个月‘叔叔’早喊习惯了,也就一直没改口了。

    须王朝她点点头温和的笑了笑,“来了?怎么一个人到这么角落的地方?”他看了看她周围,“环呢?”

    “……他现在有点无法抽。”斟酌了一下用词,季如水回答。

    须王让怔了一下,然后很快的反应过来她说的意思,思及自家儿子受欢迎程度,他了然的点点头,随即,他忽而注意到了今天季如水的打扮,笑了笑,“如水打扮起来还真的几乎与你母亲一模一样啊,丝毫都不逊色。”

    季如水眨了下眼睛没有回话,须王让继续道:“第一次参加宴会,如水紧张吗?”

    季如水摇头,“不会。”天皇、百鬼什么的都见过不少次了,就这宴会已经完全不可能震撼到她了。

    “这样啊,那便好。”须王让点头,然后抬眸,只见季如水眼睛直盯着他后不远处,他下意识转过头去。

    “母亲。”

    缓缓走过来的是外祖母须王静,她旁跟着一个中年男子,面貌有几分像迹部景吾。

    看着走过来的两人,季如水面无表

    这里不是偏角落吗?为什么能那么容易被找到??

    “……外祖母。”虽然须王静并不待见她而她也并不承认须王静,但毕竟还要在须王家混下去,所以看见已经走到面前来的须王静她还是乖乖的喊了句。

    须王静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回应她的话反问:“站这么偏干什么?

    季如水面无表,并不回答,须王让看了看两人,连忙开口:“母亲,如水也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宴会,怕生难免。”说罢,他看向站在一旁的男人,笑着点头打招呼道:“真佑。”

    “我说怎么谈到一半就走来了,原来是躲在这里来了。”迹部真佑半开玩笑道,随即,他将目光移到一直站在须王让旁的少女,一怔。

    “你便是樱的女儿如水吧?果然是很像……”须王真佑朝她笑了笑,“我是你母亲与舅舅从小玩到大的好友,如水可以叫我一声真佑叔叔。”

    季如水看着这个面对曾经逃了自己婚女人的女儿也丝毫没有介意与尴尬的迹部真佑,看来迹部家和须王家的交的确很深。

    “……真佑叔叔。”

    听到她的称呼迹部真佑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如水比樱乖巧多了,樱当年这么大的时候还是个任的小丫头。”说着,怀念般的笑了笑,“对了,你表哥环不是和你一同来的吗?怎么丢你一个人在这?”

    须王让回答道:“环被绊住了,不然他哪会让如水离开他视线。”

    “这样啊。”迹部真佑很了然的点头笑了笑,然后看向季如水,“那没关系。既然这次举办方是迹部家,那么迹部家就有义务好好招待好每个客人,如水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宴会吧?不认识人也是正常的。怎样,要给你找个伴吗?”

    “伴?”她看向他。

    “啊。”说罢,对她笑了笑。

    于是,十分钟后……

    季如水看着眼前的两人,心里突生无力感。

    其实迹部真佑是隐藏腹黑吗?他说的好好“招待”与“给她找伴”是指自己的儿子吗?他把他自家儿子当牛郎一样招待她给她当伴吗??

    面对两相无语的季如水和迹部景吾,一旁的忍足侑士倒显得十分轻松愉快。

    “如水小姐,我们又见面了。”忍足侑士十分绅士的行了个礼,“上次如水小姐去收服酒吞童子,看来是成功回来了。”他用着半调侃的语气道。

    “嗯,收服了。”季如水冷静的点点头,问道,“你要看吗?”

    忍足侑士一愣,“看什么?”

    “酒吞。”

    看酒吞童子?忍足侑士愣了一下然后很快反应过来,然后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季如水真有趣,看起来很淡定沉稳的样子没想到是个中二?

    “好啊,我对妖魔鬼怪那些感兴趣的。”

    “喂,侑士。”在一旁最知道真相的迹部景吾忍不住阻止,“别闹了。”他看向季如水,微眯眼,半警告道,“你也是。”

    收到迹部景吾的眼神,季如水眨了眨眼睛。

    ——我没闹。

    某人微挑眉。

    ——你敢说你不是真拿那个酒吞童子出来?

    某人淡定的点头。

    ——是。

    某人怒瞪:

    ——那你还说没闹!

    站在一旁的忍足侑士看着正在“眉目传”的两人,心里微惊。迹部和这个季如水的感什么时候好到这种程度了?能够这么自然的进入二人眉目传的世界?

    “咳。”忍足干咳了声将正在“传”的两人拉回现实,“好吧,毕竟在别人家,既然主人家不愿意就算了。不过,以后有机会请务必让我见识见识。”说罢,趁迹部不满的挑眉之际立刻继续转移话题接道:“对了景吾,伯父不是让你带着如水小姐作她的向导吗?如水小姐现场的应该都不怎么认识吧?是不是先给她介绍一下呢?”

    “我随意。”季如水道,“不过在那之前我可不可以要求另一件事。”看着两人露出些微迷茫的神,她指了指自己的双脚,“能够搬张凳子我坐么?”

    “……”

    “唔?要不给我换双鞋子?”

    “…………”

    最后,迹部景吾抽搐着嘴角满足了季如水的要求——搬了张凳子给她。

    “季如水你果然是我见过最不华丽的女人!”

    看着抽搐着嘴角一脸嫌弃表看着她的迹部景吾,季如水淡定坐下,扯了扯裙子。

    “谢谢夸奖。”

    “……”你够了,你到底哪里看出他夸奖你了啊!!!

    不理会迹部景吾她转过头看向一脸打趣看戏的忍足,“可以开始介绍了。”说着,她伸手指了指会场里的一个大约二十岁出头的男子,“就他开始吧。”

    “咳咳。”忍足轻咳了声,他看了眼迹部,然后看向季如水带着微笑抱歉答道:“很抱歉如水小姐,其实我对这些事也不是太过了解。我今天只是作为景吾的好友参加的而已。”

    开玩笑啊,谁都知道伯父的目的就是凑合你们两个,别把他一个打酱油的无辜人士投下水啊!

    迹部景吾看着赶紧撇清关系还朝他打眼色的忍足,抬手抚上眉头掩住微抽搐的眼角。

    忍足的意思他当然知道,父亲的目的也十分了然。忍足要他快点把这个他父亲派下来的和‘也许是未来妻子培养感’的任务接过去。

    他低头看了眼正抬头看着他面无表的季如水,他有十足的把握相信,这个女人也是什么都知道,但她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是见步走步还是已经接受了那个命运?

    {阅读就在,Zybook.net}

    迹部景吾看了季如水一眼便收回视线,“那个是早川集团二子早川陆,早川集团和迹部家、须王环一样是七大名门之一。”说罢,他看她一眼,“应该知道七大名门之一有哪些吧?”

    “须王、迹部、早川。”季如水如实回答。

    “……”老天啊,谁来把这个不华丽的女人拖走让她别出现在本大爷面前啊啊!!!

    强忍着掐死她的冲动,迹部抖了抖眉头,继续介绍道:“七大名门除了迹部、须王、早川外还有铃木、凤、水野、和原这四家。”迹部边指向场内边一一给她介绍。

    季如水顺着迹部所指的方向一一看过去,点头,表示明白。而迹部继续:“早川集团董事早川建和釉绱剑湍愀詹胖傅哪歉觥D歉鍪橇迥静仆诺亩率防珊退牡诙Ы鹆迥驹白印D歉鍪欠锛遥壹堑梅锛叶臃锞狄故悄忝怯@糷ost部成员,那就不多介绍了。那个是水野家董事与继承人。最后,那个是原家……”

    朝着迹部最后指的方向看过去,那是一个二十五六岁出头的男子,相貌俊朗,长得一副明明看似斯斯文文的样子但脸上的笑意无不是轻佻,眼眶两边有些发黑,显得一副纵过度的样子。

    季如水凝眸,这个男人……

    “那是原家大儿子原辉介,虽然是长子但却并非嫡出。”说到原辉介,迹部景吾有些嫌弃的皱了皱眉头,“这个男人,我劝你如果他走到你前面你还是躲远点。”

    “为什么?”季如水抬头看向他问道,她明显看到了迹部眼里的不屑与厌恶。

    “总之你听本大爷说的就没错了,啊嗯,明白?”迹部低头俯视着她。

    季如水瞥他一眼扭头问一直站在一旁的忍足,“为什么?”

    “额……”忍足看了眼迹部,干咳两声,“咳咳。其实原辉介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而且专门骗那些纯的高中女生,将她们处/女之夺走后就抛弃了她们。曾经有个怀孕了他孩子的少女找上门,不过因为这事太过……被原家用手段镇压下去了。”

    听罢,季如水微挑眉,然后转头看向那个正在和女伴**的男人,所以这就是传说中的渣男么?不怪的一副纵过度阳气衰弱的样子。

    “不过经过那时候的事原辉介收敛了许多,但边的人依旧一堆一堆的换。”忍足侑士继续解释道:“还有人无聊的统计过,他的人一共有二十多个,平均三天换一个。”说罢,他推了推眼镜,弯了弯嘴角,“嘛~反正他在上流社会是名声狼藉,像景吾说的,如水小姐还是远离这种人比较好。”

    季如水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她转目将视线放在渣男边的那个女人上。因为背对着所以她看不到女人的样子,但女人一头及腰的棕色大波浪,穿着一件暗紫色的紧晚礼服,勾勒出一完美的曲线。

    不知怎的,像是注意到了她的视线,那个背对着她的女人突然转过头来,于是季如水终于看清了她的样貌,一双墨绿的眸子,芙蓉如面,艳若桃李。的确是一个美女。

    美女回过头来,那双墨绿色的眸子便穿过重重人群与她视线两对。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了两秒,随即,美女又施施然的回过头去。

    季如水微眯眼,手放在膝盖上,右手食指轻轻敲打了几下左手的手背。

    这个女人……有些不妥。

    “那个是他最近的人,是五十岚家的二千金五十岚结夕。”注意到季如水的视线,忍足侑士道,“啊,五十岚家虽然不是七大名门之一但也拥有非常强大的实力。说来,这个人似乎是最长时间了,应该有差不多两个星期了吧?”

    “……这么犯?”季如水接道,看忍足和迹部都同时愣了一下,她继续淡然道:“明知道这男人是渣男,一个名门千金,那么好的条件还选这么一个渣男?”

    “因为那也是只只会发的母猫。”这次接话的是迹部景吾,他看向那边的那对男女,“某种程度上,那两人是绝配了。”

    忍足侑士听罢,笑而不语,似是默认了这种说法。

    看着两人的神,季如水扭头看向场内的那对男女,陷入一片沉思。

    宴会八时准时开始,那时须王环早已经早到了季如水噼里啪啦的抱怨了一堆话。

    迹部真佑在台上演讲,什么慈善宴会的历史、目的、意义等等一堆话,等讲完这些后便是开始慈善拍卖,一样在季如水眼里毫无价值的东西能够轻易拍出三千六百七十八万元,季如水真觉得……所谓的慈善宴会不过是一群富人钱多的没处发以“慈善”的方式‘烧掉’吧?

    慈善拍卖一共有两个小时。第一个小时过去后便穿插了一些表演,比如xx家千金的钢琴表演,xx明星的歌唱表演,让季如水吃惊的是那个看起上也不太正经的忍足侑士居然能拉得一手好小提琴。表演过后又是第二场拍卖。

    听着台上迹部真佑主持的拍卖,季如水掩嘴偷偷打了个哈欠。

    慈善宴会什么的,真是无聊透了……

    她戳了戳旁的须王环,“你知道厕……化妆室在哪吗?”(注:‘化妆室’是语中女对厕所最文雅的说法==)

    “toilet吗?”环假装认真的沉思了会,然后严肃地摇头,“不知道。”

    “……”不知道就不知道为什么还要沉思啊!

    瞥了须王环一眼,季如水转找到迹部景吾和忍足侑士。在两人微抽搐的目光下得知到位置,季如水迈着已经酸痛到麻木的朝厕所走去。

    于是——当季如水看到厕所门口挂着的那个‘正在维修中’的牌子,面无表。第一个念头是:

    ——迹部景吾是在玩她吗?

    之后第二个念头:

    ——七大名门家也有厕所堵塞的时候?

    她抬头看了眼外面装修豪华的门口,正是中看不中用……

    等等。

    突然,她的目光一顿,她微睁大眼睛退后了两步,这个厕所……有结界?

    她下意识伸手想要抽符咒,可是却一个抓空。季如水低头一看,突然反应过来,她现在穿着晚礼服,所以小布袋根本不可能带过来。

    “酒吞。”她唤了声,感受到酒吞那修长的暗紫色影出现在余光中,她指了指眼前的门,“把结界破了,快。”

    酒吞听到季如水清冷的话音里多了丝催促,也不多问,抬手挥了两下。

    “哗——”

    “啪——”

    随着袖摆拂起,然后只听一声仿佛有什么东西打碎的声音,季如水看到离门口不远处有一层薄薄的光膜碎裂,然后消失不见。

    结界一破,季如水立刻拉开门,空气中残余的淡淡妖气弥漫了开来。她看着躺在光滑的大理石地面的人,一怔。

    “园子,有人。”

    “哎哟,没关系啦~”有些熟悉的声音在后传来,“请问,你怎么站在门口?啊,地上——!!!啊啊啊——!!!”

    话音戛然而止,随即响起的是惊恐的尖锐女高音。

    作者有话要说:死神都来了……

    所以死了人也正常,是不?==

    死的是谁,我相信你们都知道的……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