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最最最新

    77、最最最新

    Part*1

    季如水住了三天医院。

    其实她的体已经没有大碍,有十年后的好的治疗,她上一点伤都没有留下。那天被host部众人慌慌张张的送到医院,随后须王让也赶了过来,经过详细的检查发现没有任何外伤内伤只是精神极度疲劳而导致四肢脱力,得到这个消息众人都松了口气。于是一休养就休养了三天。

    对于她为什么出个去回来便成了精神极度疲劳须王环和须王让父子俩各自问过一次见她无意说明便体贴的再也没有问过,须王让来过两次,而须王环则每天跑两次医院,美名其曰:照顾。不过大部分时间她没怎么理他便对了。

    麻衣来探望过她,而host部的成员也来过一次,总之,住院的三天里除了每天晚上能清静些外其余时间她的病房都是闹闹的,来探望她的人一群一群的,都是她那些所谓的粉丝。

    季如水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人缘那么好?

    第四天,季如水早早便收拾好了东西等须王让来接她出院。手里翻着须王环怕她无聊给她带来的书,赤燕站在她肩膀上打瞌睡,偶尔还会蹭蹭她脖子。这几天赤燕难得没有出去野一直陪着她,让她既吃惊又有些感动。

    真是有种家有儿女初成长的感觉啊……

    她戳了戳赤燕那颗因为打瞌睡而不断点头的小脑袋,心里有些好笑。抬头,酒吞倚靠在窗台上,右手撑在膝盖上拖着下巴,早晨带着金黄色的暖光暖洋洋的洒在他完美的侧脸上,镀上一层薄薄的光芒。

    看着酒吞的侧脸,季如水突然回想起刚将他收作奴契的那一个月,她隐约的能感觉到酒吞在一点一点的变化,最起码,一开始收服他时那隐隐还残留在上的暗狂躁的气息几乎没有了。但是,这几个月虽然有稍微变化,可最明显的莫过于这几天,每天都出来陪她不说,有时还会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她,只是她装作不知道罢了。

    这几天发生过什么事吗?

    脑袋转了个弯,突然的,他想起了酒吞似乎见过十年后的好?难道……十年后的好和他说过什么?还是关于她的?

    蓦然,酒吞毫无防备的突然转过头来对上了她打量的视线,看着季如水毫不闪躲的眼神,酒吞眉目一挑,唇角挑起一抹弧度。

    “怎么?上本王了吗?”

    “……”

    果然吧,有些人再怎么变还是变不了本质,比如说,自恋?

    季如水瞥了他一眼,然后什么都没说的扭过头继续看书。酒吞看着又无视自己的某人,不甚在意的笑了笑然后转过头去。

    “最近几天东京的灵力密集度很高。”看着窗外酒吞突然道。

    季如水毫不停顿翻过一页点头,“嗯,因为有个东京通灵人大战,世界各地的通灵人都会在东京集合。你那天不是说看到了一颗特别亮的星星吗?那颗就叫罗喉星,是预示通灵王大赛开始的标志。”

    “通灵人?”酒吞露出颇感兴趣的表,“好像很有趣的样子。”

    她看他一眼,“如果你是急着去送死的话你可以去挑战看看。”她合上书站了起来,与此同时,须王让走了进来。

    “看来如水很心急出院呢。”看着早早就收拾好衣物坐在上看着门口的季如水,须王让带着些笑意道,“抱歉啊,来晚了?”

    “没,只是我早醒闲着无聊收拾了而已。”她把书塞回包里答道,然后拿起包包走向他,“可以走了”

    跟着须王让出去,须王让给她办理出院手续,而她在一旁椅子上坐着等待,无聊的翻出手机,一看,上面有一条未读邮件,上面署名不是谁,正是须王环。

    ——如水,为哥哥的我在妹妹出院那天竟然不能抽空去接,哥哥桑我表示很难过同时也很抱歉。虽然只能父亲去接你,但如水你别伤心,等我回来肯定会好好和你庆祝一番的~等着哥哥桑吧~~

    看着信息季如水不自觉抖了下眉毛,须王环还真是每天都乐不知疲啊。自从上次喊了他哥哥后须王让更加衷于扮演“哥哥”这个角色,每天乐不亦乎。可是,除去对她从来都是不闻不问的‘外祖母’须王静,对于须王让与须王环这两父子对她那毫不虚假的感,季如水又觉得,其实这样,也不错。

    人向往温暖。这种被关心被在乎的感觉,就像和院长如雪与安培家时一样,那是一种真正家的感觉。季如水是凡人也是俗人,所以她贪恋这种温馨。

    也许稍微的,她也要学会努力慢慢接受和融合须王家。

    须王让很快就回来了。

    “走吧,我送你回第二邸,明天才去学校。”

    “嗯。”点头,她跟上了须王让。

    “哈秋!!”

    “小光……没事……”

    “……”

    “……不对,……自己……踢被……”

    “……”

    有些熟悉的声音在后断断续续的传来,季如水停了停脚步,转过头看向声源处,然后似乎有一个紫色的影子在视线中一闪而过,季如水定眼看着前方转角处。

    刚刚那个……?

    “如水?怎么了?是不是忘记了什么?”须王让的声音在前方传来。

    “不,没什么。”她摇了摇头,跟了上去“我们走吧。”

    她回头看了眼刚才的地方,然后跟着须王让走出了医院。

    出了院等回到学校时已经进入十一月,那时候万圣节刚过,对于她没有及时参与到试胆大会Host部全员表示很遗憾,特别是环,一副失望得不得了的模样。

    “一个看如水害怕的扑进哥哥的怀里柔弱的样子就这样没了!!怎么可以这样啊!!!”

    看着环失望得直撞墙壁的样子,host部其他人看了看环又看了看她,沉默了会,努力的脑补了一下所谓“如水害怕的扑进了环怀里柔弱的样子”,于是集体嘴抽搐了一下。

    那种如此恐怖的事不要这么随便的说出来让他们脑补好不好!!

    季如水静静坐在一旁,看着与平常无异打打闹闹的大家,不知怎么的让她突然生出一阵恍惚感。

    也许,与好决裂的事只是她一场梦?

    所有的一切都和往常一样,没有人问她为什么会如此狼狈昏迷在路边,也没有人问她那段“失踪”的时间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对于他们来说是“谜”的事他们只字不提。

    可是,她从来都不是喜欢自欺欺人的人,大雨打在上的冰冷、那一次次让她无法动弹的疼痛和那无力反抗的无力与绝望,每次一闭上眼睛认真的回想她都仿佛能再次感受。

    她知道,与好的决裂并不是梦。

    始终,她和好还是走到这一步。

    不知是不是因为通灵王大战的开始,除了偶尔会有强烈的灵力与灵力间发生摩擦撞击,现在东京聚集了众多灵力强大的人,在灵力高度集中下,原本很少见到灵体的东京这些东西突然却多了起来,随街都能看到几个,而SRP也在近内接了几单恶灵的事件。

    一个通灵王大赛让原本“平静”的东京变得“闹非凡”,季如水几乎可以猜得出,是“通灵”的世界影响了其他世界,可是却又暂时没有办法,因为这些世界都有着共同的交汇点——东京。

    自从上次尤金出现告诉了西南方向外便很久没有出现过了,再加上与好决裂,没了一个好帮手,这让寻找断层的事暂时的又耽搁了下来。

    又一个周末,季如水和往常一样待在第二邸里,因为最近外面有些乱她都没怎么出去,也要求赤燕不准到处野乖乖待在家里。

    吃过午饭没多久须王让便来了。自从那件事后须王让每个星期都会抽一两天来第二邸看看她和她谈谈话。

    和须王让交代了一下最近学习的况和一些琐碎的东西,他有些慈的笑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那样便好。如果有什么需要的东西尽管和我说或者环和缟说,知道吗?”

    感受着头上那双宽大厚实的手掌,季如水僵了僵,但却没有躲开。

    “嗯,我知道。”过了会她才点了点头。

    看着没有躲开的季如水,点点的笑意染上须王让那双棕色的眸子,这孩子在一点一点改变自己适应须王家,这些他和环可都看在眼里呢。突然,他想到了今天来这的主要目的,眼里的笑意褪去了些,他轻拍了一下季如水的头,收手。

    “如水有听环说过最近有场宴会。”

    宴会?她看向他,摇头,“没有。”

    “这样啊……下个星期会有一场慈善宴会。虽然我认为如水现在暂时还不需要参加这种,可是……”他看了她一眼,犹豫了会,“可是,外祖母说,这次宴会你需要参加。”

    需要她参加的宴会?

    季如水抬头看着有些担忧看着她的须王让,外祖母让她参加的?想到这个,出现在她脑海里的答案就只有一个。

    “举办方是谁?”她问。

    “……迹部。”

    果然……

    作者有话要说:(捂脸)我错了,那么久没更新……

    卷三其实基本属于过度卷,其实说是过渡,说又不是特别,说不其实又不可缺少。==

    唔,怎么说好了,属于剧的过渡与感的过渡卷,最后两卷才会正式进入感培养卷~~\(^o^)/~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