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

    73、最新章节

    Chapter44.选择

    清冷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麻仓好一愣,熟悉的心声流入脑海,他看着被压在下方的人,似是反应过来,习惯扬起嘴角:“哟,如水。”

    “……”‘哟’什么啊!反应过来了就赶紧起啊!

    她心里有些不满道,抬眸,好那张清秀白皙的脸上挂上笑容,可是眼底那抹杀意却始终残留一些。

    {看女频小说,就baidu搜索:}

    “呀咧咧,一时没反应过来,抱歉抱歉。”好站起一边用着毫无歉意的语气道歉着一边朝她伸出了手。

    看着那只伸向她戴着咖色巨大手的手,季如水看了他一眼,伸手抓住,借着好的拉力一把站了起

    她揉了揉被摔得有些酸痛的后背,随意的看了他一眼,“你在那遇到了什么?”难得见你居然没隐藏好自己的绪……

    好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一会,他转过头往前走,“没什么。”

    “……”没什么你为什么还要给她那么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啊!看到好的那个笑容让她想起几分钟前某人也这样看着她笑过。

    真不愧是同一人。

    心里嘀咕了一句,季如水拍了拍上的尘跟了上去。

    听到后的人心理活动,好没有扭头,似是随意的开口问道:

    “如水见到了十年后的我了吧……”

    “嗯。”

    “那他说了什么吗?”

    说了什么?她想了想,她抬起头看了眼旁的人,那张俊秀的脸无论何时都带着无懈可击的淡淡笑容,自信、不屑、冷漠,这是现在的好无论什么时候周都会散发出的气息。

    和十年后的他果然感觉上差了许多……

    十年后的好虽不像千年前那样温润如玉,但全的气质比起现在明显收敛柔和了许多,笑起来反而清清爽爽的,如沐风。

    她缓缓的转过头,轻声回答道:“他说十年后的他放弃了毁灭人类的想法。”

    听到这话,好顿了顿,轻嗯了声,“看来的确是这样呢……”

    “哦,那真是恭喜了。”

    “……恭喜?”好挑眉。

    季如水继续一脸淡然,“嗯。未来的你终于从中二毕业了,这不是值得恭喜的么?”

    “……”他低笑了声,“他有告诉你理由吗?”

    “没问,也没兴趣知道。”

    “哦?为什么?”

    她瞥他一眼,“那不是你的事么我干吗要去心?而且,反正十年后我也不存在在这个世界了。”

    “不存在?”好扭头看着她,似是对她的话有些微讶。

    “嗯。”她轻点头,“他说,十年后季如水这个人已经不存在了,我就是季如水,那肯定便是我不存在了。”虽然他并没详细解说‘不存在’的意思。

    听到这话,好愣了愣,很快就反应过来什么意思。他膛微震,低声轻笑了出来,转过头去,“是啊……十年后,的确没有‘季如水’这个人了啊……”轻缓的声音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感慨。

    而季如水理所当然听出了他那句话里异样的语气,但却依然没明白过来有什么特殊含义,她只是低垂了一下眉不知在想什么。好也默默的走在一旁,不急不缓,目光直视着前方的路,似是想些什么又似什么都没想。两人便这样各想各的沉默着。

    季如水带着好在并盛附近走了圈,确认并没有什么不妥后又飞到了半空中。这次映连个反应都没给。

    看着毫无反应如平常一样的映,季如水微蹙下眉,轻叹了口气,最终宣布这次并盛之行毫无收获而返。

    回去依然是和好一同回去。回到东京都范围内好放下她。

    “我送你吧。”好说。

    季如水看着依旧笑眯眯的好,思及他这一路神,她点了点头,“嗯。”

    从放下她的地方到须王第二邸走回去并不远,走路过去还不用十五分钟。

    依然是并肩走着,却是一路无言。

    即使很微妙,但她依然能感觉到好从十年后回来后便有些细微的变化,她可以确认,在好去到十年后那五分钟内肯定发生了什么事,而且……和她有关?只是她不明白的是,十年后的她不是已经不在了么?

    但是,她看了看旁什么也没说的好,又转过头去。

    他不主动说,那么她便不会主动问。这是她对他说过的。

    进入须王第二邸还有十几米的范围内时,季如水停下了脚步。

    “这里就可以了。”

    好跟着停下脚步,他看了看不远处那座宏伟的欧式建筑,“这样啊,好吧。”

    “嗯。”轻点头,她抬眸看了他一下,然后转朝须王家方向走去。

    “如水。”

    刚走没多久,好突然唤了一声她的名字,她脚步一顿,转过头去。好依然站在原地,阵阵袭来的凉风带动着他的发丝与斗篷,他看着她,那双往常看着她无论何时都带着笑意的双眸带着淡淡不知名的绪,连脸上的笑容都敛去了许多。

    从重逢至今她从未见过他这样的表,但是不知怎的她却隐隐能猜出这幅表下所藏的意蕴。

    “还有事?”她问。

    “嗯……”他状似犹豫了会然后点点头,虽然笑容敛去了些但嘴角那浅浅的弧度依然存在,“刚才想了一路,我想,我需要改变主意了。”{看女频小说,就baidu搜索:}

    “以前我一直觉得,如果是如水的话时候,无论答不答应成为我同伴都好,你都不会成为我的阻碍,因为我觉得,即使是对我而言最特殊的你也无法阻止我。”

    “但是,从十年后那里回来后,我觉得有些事我想错了,所以,我改变主意了。”

    好眼眸深深的看着她,在那一片深色的黑眸中似藏着一个深不见底的泥沼,仿佛要将她吞噬在里面。

    “如水,下个决定吧,同伴……还是敌人。”

    好说,要当同伴,抑或是敌人。

    同伴,敌人。两个近乎极端的词。季如水一直以为她和麻仓好的关系可以维系的“朋友”这个词上,即不是同伴,为他做任何事,也不是敌人,与他对敌。她不知道好在十年后到底遇到什么用她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但她知道的是,她不喜欢做这样的决定,非常的不喜欢。这让她想起千年前他突然邀请她却又擅自拒她三次的事。

    让人非常的……不爽……

    季如水手撑着下巴,低眉看着桌子上摆着的练习本,目光冷淡。

    “如水。”绯的声音在前方响起,季如水抬眸,正看见绯那双棕色的大眼睛疑惑的看着她,眨了眨,“如水,你,没事吧?”为什么周围能看见具体化的隐隐寒气……

    季如水放下手整理了一下练习本,“没事。”

    站在绯旁边的双子对视了一眼,突然咧嘴一笑,然后倾到她面前,“难道……如水你害怕??”

    “害怕?”她看了眼听到这话慢慢蹭了过来的班长。

    绯无语的看了双子一眼,然后解释道:“就是他们在讨论下个星期万圣节晚上举行试胆大会。”

    “哦,原来。”她继续瞟了眼已经蹭到他们不远处伸长着耳朵的班长,“我无所谓,你们决定。”

    瞬间,她似乎看到了班长泪流满脸的飘走了……

    班会结束,绯和双子收拾好东西准备去host部,一转头,看见原本也应该和他们一起去Host部的人提起包包就往外走。

    光道:“诶诶,如水,你不去部活了吗?下可是会念死的哦。”

    季如水点点头,“不去了。你们跟他说一句我先回去了。”说着,向绯轻点了下头示意了一下便离开了。

    “有没有觉得最近几天如水有些奇怪啊?”看这季如水离开的背影馨有些奇怪道。

    光:“嗯?有吗?不和平常差不多吗?”

    馨:“是吗?可能我想多了吧……”

    听着两人的对话,绯看了看门口处,若有所思。

    而门口处,季如水靠在门口面,听着双子两人的对话,顿了顿,然后才抬脚离开。

    坐在回须王家的私家车上,季如水看着窗外不断飞过的景象,看的出神。

    连馨都看出了她最近几天的不妥,季如水觉得,她的确要好好调整一下。

    她突然发现,千年前叶王拒她门时昌浩也看出了她的不妥,不止如此,刚和好重逢时的迷茫也被绯和环看出来,到底是他们太过细心了还是她表现的太过明显。

    想来,似乎每次都是因为麻仓好。

    好经常说,如水于他是个特别的存在,那么在季如水来说,麻仓好于她何尝又不是个特别的存在呢?

    忽然,视线一晃,一个暗紫的影突然出现在余光里。季如水扭头看着忽然现坐在她旁的酒吞。

    ——有事?

    她看着他眼神示意。

    酒吞一笑,“没事。不过没坐过人类的汽车,想感受一下。”

    “……”季如水冷冷瞥了他一眼,扭过头去。

    看着不再理会他的季如水,酒吞嘴唇微扬,勾勒出个不知深意的笑容,他轻靠在另一边的车门,饶有兴趣的看着她,“难得有事能让你烦恼,我还以为你对什么事都能做到冷静、冷淡的对待。”

    “谢谢夸奖。”季如水头都没回的冷淡回了句。

    司机从望后镜处奇怪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有些疑惑的开口,“小姐有事吗?”

    季如水不理会司机,而酒吞听罢,轻笑出声,“看来那少年对你来说很特别,他是你什么人?难道……是恋人?”

    听到这话,季如水目光顿了顿,麻仓好是她什么人?要是以前她可以毫不犹豫的回答,朋友,是季如水第一个住进心里的朋友,也是对特殊的朋友。可是她却突然发现,一直以来她都以朋友称他待他,那好呢?好又是如何想的?

    好从来没有以朋友称过她。他说:

    ——如水是特别的。

    他还说,

    ——如水可是我的人哦。

    但他却从来没说过,“如水是我的朋友”,他从来都以“同伴”之称邀请她。

    朋友,同伴,两词意思相近,但她相信,对好意义却不同,他会毫不介意承认你是他同伴,但却不会轻易说你是他朋友,因为她和他一样,‘朋友’二字于他来说有一定程度上的意义。

    说到底,无论是叶王亦或者是好,他们从来没有真正相信过她。

    她瞥过眼,酒吞正笑得一脸灿烂的看着她,耐心的等着她的答案。而她冷眼瞥着他,然后动了动嘴唇,缓缓吐出四个字:

    “关你事。”

    酒吞:“……”

    司机:“……”

    而另外一边——

    麻仓好坐在平坦的巨石上,依旧是似笑非笑的神,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前方,似乎是思考着些什么。

    “好大人~~”糯糯的孩子音在旁响起,麻仓好转过头看着跳到自己边的欧巴裘,温和的笑道:

    “啊,欧巴裘啊,怎么呢?”

    欧巴裘巴大着眼睛看着他,眨了眨眼睛,“好大人是有什么烦恼吗?”

    麻仓好一愣,随即笑道:“为什么欧巴裘这么认为?”

    “唔,不知道……”

    “这样啊……”麻仓好微敛了笑容,原来已经明显到连欧巴裘都看得出来,如水对他的影响力果然比想象中要深……

    想到这,他突然想起了在十年后的世界时那句话,寒意一瞬从眼底划过,但很快又恢复了原本的平静。他转过头,继续看向前方那似乎看不见尽头的荒地,嘴角那抹弧度依旧。

    “啊,是有。但没关系,再过多几天,便会好的了……”

    作者有话要说:

    Chapter44.选择

    清冷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麻仓好一愣,熟悉的心声流入脑海,他看着被压在下方的人,似是反应过来,习惯扬起嘴角:“哟,如水。”{看女频小说,就baidu搜索:}

    “……”‘哟’什么啊!反应过来了就赶紧起啊!

    她心里有些不满道,抬眸,好那张清秀白皙的脸上挂上笑容,可是眼底那抹杀意却始终残留一些。

    “呀咧咧,一时没反应过来,抱歉抱歉。”好站起一边用着毫无歉意的语气道歉着一边朝她伸出了手。

    看着那只伸向她戴着咖色巨大手的手,季如水看了他一眼,伸手抓住,借着好的拉力一把站了起

    她揉了揉被摔得有些酸痛的后背,随意的看了他一眼,“你在那遇到了什么?”难得见你居然没隐藏好自己的绪……

    好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一会,他转过头往前走,“没什么。”

    “……”没什么你为什么还要给她那么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啊!看到好的那个笑容让她想起几分钟前某人也这样看着她笑过。

    真不愧是同一人。

    心里嘀咕了一句,季如水拍了拍上的尘跟了上去。

    听到后的人心理活动,好没有扭头,似是随意的开口问道:

    “如水见到了十年后的我了吧……”

    “嗯。”

    “那他说了什么吗?”

    说了什么?她想了想,她抬起头看了眼旁的人,那张俊秀的脸无论何时都带着无懈可击的淡淡笑容,自信、不屑、冷漠,这是现在的好无论什么时候周都会散发出的气息。

    和十年后的他果然感觉上差了许多……

    十年后的好虽不像千年前那样温润如玉,但全的气质比起现在明显收敛柔和了许多,笑起来反而清清爽爽的,如沐风。

    她缓缓的转过头,轻声回答道:“他说十年后的他放弃了毁灭人类的想法。”

    听到这话,好顿了顿,轻嗯了声,“看来的确是这样呢……”

    “哦,那真是恭喜了。”

    “……恭喜?”好挑眉。

    季如水继续一脸淡然,“嗯。未来的你终于从中二毕业了,这不是值得恭喜的么?”

    “……”他低笑了声,“他有告诉你理由吗?”

    “没问,也没兴趣知道。”

    “哦?为什么?”

    她瞥他一眼,“那不是你的事么我干吗要去心?而且,反正十年后我也不存在在这个世界了。”

    “不存在?”好扭头看着她,似是对她的话有些微讶。

    “嗯。”她轻点头,“他说,十年后季如水这个人已经不存在了,我就是季如水,那肯定便是我不存在了。”虽然他并没详细解说‘不存在’的意思。

    听到这话,好愣了愣,很快就反应过来什么意思。他膛微震,低声轻笑了出来,转过头去,“是啊……十年后,的确没有‘季如水’这个人了啊……”轻缓的声音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感慨。

    而季如水理所当然听出了他那句话里异样的语气,但却依然没明白过来有什么特殊含义,她只是低垂了一下眉不知在想什么。好也默默的走在一旁,不急不缓,目光直视着前方的路,似是想些什么又似什么都没想。两人便这样各想各的沉默着。

    季如水带着好在并盛附近走了圈,确认并没有什么不妥后又飞到了半空中。这次映连个反应都没给。

    看着毫无反应如平常一样的映,季如水微蹙下眉,轻叹了口气,最终宣布这次并盛之行毫无收获而返。

    回去依然是和好一同回去。回到东京都范围内好放下她。

    “我送你吧。”好说。

    季如水看着依旧笑眯眯的好,思及他这一路神,她点了点头,“嗯。”

    从放下她的地方到须王第二邸走回去并不远,走路过去还不用十五分钟。

    依然是并肩走着,却是一路无言。

    即使很微妙,但她依然能感觉到好从十年后回来后便有些细微的变化,她可以确认,在好去到十年后那五分钟内肯定发生了什么事,而且……和她有关?只是她不明白的是,十年后的她不是已经不在了么?

    但是,她看了看旁什么也没说的好,又转过头去。

    他不主动说,那么她便不会主动问。这是她对他说过的。

    进入须王第二邸还有十几米的范围内时,季如水停下了脚步。

    “这里就可以了。”

    好跟着停下脚步,他看了看不远处那座宏伟的欧式建筑,“这样啊,好吧。”

    “嗯。”轻点头,她抬眸看了他一下,然后转朝须王家方向走去。

    “如水。”

    刚走没多久,好突然唤了一声她的名字,她脚步一顿,转过头去。好依然站在原地,阵阵袭来的凉风带动着他的发丝与斗篷,他看着她,那双往常看着她无论何时都带着笑意的双眸带着淡淡不知名的绪,连脸上的笑容都敛去了许多。

    从重逢至今她从未见过他这样的表,但是不知怎的她却隐隐能猜出这幅表下所藏的意蕴。

    “还有事?”她问。

    “嗯……”他状似犹豫了会然后点点头,虽然笑容敛去了些但嘴角那浅浅的弧度依然存在,“刚才想了一路,我想,我需要改变主意了。”

    “以前我一直觉得,如果是如水的话时候,无论答不答应成为我同伴都好,你都不会成为我的阻碍,因为我觉得,即使是对我而言最特殊的你也无法阻止我。”

    “但是,从十年后那里回来后,我觉得有些事我想错了,所以,我改变主意了。”

    好眼眸深深的看着她,在那一片深色的黑眸中似藏着一个深不见底的泥沼,仿佛要将她吞噬在里面。

    “如水,下个决定吧,同伴……还是敌人。”

    好说,要当同伴,抑或是敌人。

    同伴,敌人。两个近乎极端的词。季如水一直以为她和麻仓好的关系可以维系的“朋友”这个词上,即不是同伴,为他做任何事,也不是敌人,与他对敌。她不知道好在十年后到底遇到什么用她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但她知道的是,她不喜欢做这样的决定,非常的不喜欢。这让她想起千年前他突然邀请她却又擅自拒她三次的事。

    让人非常的……不爽……

    季如水手撑着下巴,低眉看着桌子上摆着的练习本,目光冷淡。

    “如水。”绯的声音在前方响起,季如水抬眸,正看见绯那双棕色的大眼睛疑惑的看着她,眨了眨,“如水,你,没事吧?”为什么周围能看见具体化的隐隐寒气……

    季如水放下手整理了一下练习本,“没事。”

    站在绯旁边的双子对视了一眼,突然咧嘴一笑,然后倾到她面前,“难道……如水你害怕??”

    “害怕?”她看了眼听到这话慢慢蹭了过来的班长。

    绯无语的看了双子一眼,然后解释道:“就是他们在讨论下个星期万圣节晚上举行试胆大会。”

    “哦,原来。”她继续瞟了眼已经蹭到他们不远处伸长着耳朵的班长,“我无所谓,你们决定。”

    瞬间,她似乎看到了班长泪流满脸的飘走了……

    班会结束,绯和双子收拾好东西准备去host部,一转头,看见原本也应该和他们一起去Host部的人提起包包就往外走。

    光道:“诶诶,如水,你不去部活了吗?下可是会念死的哦。”

    季如水点点头,“不去了。你们跟他说一句我先回去了。”说着,向绯轻点了下头示意了一下便离开了。

    “有没有觉得最近几天如水有些奇怪啊?”看这季如水离开的背影馨有些奇怪道。

    光:“嗯?有吗?不和平常差不多吗?”

    馨:“是吗?可能我想多了吧……”

    听着两人的对话,绯看了看门口处,若有所思。

    而门口处,季如水靠在门口面,听着双子两人的对话,顿了顿,然后才抬脚离开。

    坐在回须王家的私家车上,季如水看着窗外不断飞过的景象,看的出神。

    连馨都看出了她最近几天的不妥,季如水觉得,她的确要好好调整一下。

    她突然发现,千年前叶王拒她门时昌浩也看出了她的不妥,不止如此,刚和好重逢时的迷茫也被绯和环看出来,到底是他们太过细心了还是她表现的太过明显。

    想来,似乎每次都是因为麻仓好。

    好经常说,如水于他是个特别的存在,那么在季如水来说,麻仓好于她何尝又不是个特别的存在呢?

    忽然,视线一晃,一个暗紫的影突然出现在余光里。季如水扭头看着忽然现坐在她旁的酒吞。

    ——有事?

    她看着他眼神示意。

    酒吞一笑,“没事。不过没坐过人类的汽车,想感受一下。”

    “……”季如水冷冷瞥了他一眼,扭过头去。

    看着不再理会他的季如水,酒吞嘴唇微扬,勾勒出个不知深意的笑容,他轻靠在另一边的车门,饶有兴趣的看着她,“难得有事能让你烦恼,我还以为你对什么事都能做到冷静、冷淡的对待。”

    “谢谢夸奖。”季如水头都没回的冷淡回了句。

    司机从望后镜处奇怪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有些疑惑的开口,“小姐有事吗?”

    季如水不理会司机,而酒吞听罢,轻笑出声,“看来那少年对你来说很特别,他是你什么人?难道……是恋人?”

    听到这话,季如水目光顿了顿,麻仓好是她什么人?要是以前她可以毫不犹豫的回答,朋友,是季如水第一个住进心里的朋友,也是对特殊的朋友。可是她却突然发现,一直以来她都以朋友称他待他,那好呢?好又是如何想的?

    好从来没有以朋友称过她。他说:

    ——如水是特别的。

    他还说,

    ——如水可是我的人哦。

    但他却从来没说过,“如水是我的朋友”,他从来都以“同伴”之称邀请她。

    朋友,同伴,两词意思相近,但她相信,对好意义却不同,他会毫不介意承认你是他同伴,但却不会轻易说你是他朋友,因为她和他一样,‘朋友’二字于他来说有一定程度上的意义。

    说到底,无论是叶王亦或者是好,他们从来没有真正相信过她。

    她瞥过眼,酒吞正笑得一脸灿烂的看着她,耐心的等着她的答案。而她冷眼瞥着他,然后动了动嘴唇,缓缓吐出四个字:

    “关你事。”

    酒吞:“……”

    司机:“……”

    而另外一边——

    麻仓好坐在平坦的巨石上,依旧是似笑非笑的神,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前方,似乎是思考着些什么。

    “好大人~~”糯糯的孩子音在旁响起,麻仓好转过头看着跳到自己边的欧巴裘,温和的笑道:

    “啊,欧巴裘啊,怎么呢?”

    欧巴裘巴大着眼睛看着他,眨了眨眼睛,“好大人是有什么烦恼吗?”

    麻仓好一愣,随即笑道:“为什么欧巴裘这么认为?”

    “唔,不知道……”

    “这样啊……”麻仓好微敛了笑容,原来已经明显到连欧巴裘都看得出来,如水对他的影响力果然比想象中要深……

    想到这,他突然想起了在十年后的世界时那句话,寒意一瞬从眼底划过,但很快又恢复了原本的平静。他转过头,继续看向前方那似乎看不见尽头的荒地,嘴角那抹弧度依旧。

    “啊,是有。但没关系,再过多几天,便会好的了……”

    **********************************************

    阿林已经努力渐渐转变两人的关系了……

    就是不知道你们看不看得出来OTZ||||

    其实无论是叶王还是好来说,如水的确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在很多方面,好在行为上是承认如水的,可是,我觉得好其实也有种胆怯心理,他不敢承认如水在她心目中真正的地位。

    好是寂寞的人,千年的时光里他寂寞、孤独的度过那些年,原著里有说过,其实好不过是个怕寂寞的人,因为被害怕,所以被排斥被异化,所以他才会想要建立一个只有通灵人的世界,那样他就会觉得,大家都会承认他。

    而如水,我想好是能真切感受到如水对他很真实的感,可是又因为有股宗背叛在前方,又让他变得不知如何面对如水那份友

    他可以承认如水对他来说的特殊,但却不知道要怎么承认如水是他的朋友。

    因为好一直觉得,他是没有朋友的啊……

    以上,是我对好的一些看法。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分析的对不对啦~

    嗯,我尽量参考原著来琢磨好的格,只是到时候么有写中大家心目中的好大人要轻拍啊!!

    {看女频小说,就baidu搜索:}

    话说,阿林发现其实上章我打错了OTZ,我不是让大家猜发生了什么事,而是想问大家,你们对二好在十年后发生了什么事有没兴趣,如果有我就努力憋个番外来交代交代……

    不过看留言,俺懂了……于是你们耐心等番外吧。很快的。

    PS:下章终于写到好要杀如水了,可能会有点虐,至于虐不虐心……

    额,就你们认为咯……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