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最新章节

    70、最新章节

    阿林迟迟归来更新……

    为了加快进展最近剧跳跃会比较强,请见谅~~

    至于感戏……阿林会努力慢慢加强的OTZ||||

    Chapter41.修复断层

    人类是不是屈服于第一个反应季如水是不知道,但她这次的确屈服于了她的第一反应。

    空座町是个有死神又虚却就是没阳师没妖怪的世界,一句话总结,那不是她的地盘。于她来讲,无论是死神还是虚,就她的力量?别开玩笑了哥们,绝对连人家的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而相反于好,只要他的中二不发作,好绝对是个很好的同行伙伴。

    鉴于上次好同行时那良好的品行和独特的见解给了她莫大帮助,所以,在出发前两天,她找上了好。

    对于提出再次同行去一趟空座町的季如水,好很爽快的答应了。

    “我会把此行当成如水约我去约会。”好笑眯眯如此愉悦又欠揍的回答。

    不管好答应的理由是什么,反正答应了便是了。于是第三天,好开着、啊不,是乘着那辆、……那只纯天然无污染的火灵来接季如水。

    根据尤金给出的位置,他说扭曲处位于东京与空座町之间。市与市之间本就没有明确的分界线,所以当来到东京郊外接近空座町范围时,她让好停住了。

    “诶,原来是这里,原来离空座町这么近的呢。”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好难得用惊奇的语气道。

    “你知道这里?”

    “嗯。之前有来过,说起来,我住的地方离这并不是很远呢。有空如水可以去坐坐哦。”

    “……”她没记错的话这里一路过去都是郊区没有什么房子吧?你到底住哪啊?

    “露营。”

    “……”

    由于处于郊区,远离繁华的东京中心圈,周围是一片很荒凉,就连树木也很少见,只有一片草地与乱石,不远处还有一条溪流,很长,似乎绕进了城市群内。

    看着这样荒凉的景象,说实在,季如水有些吃惊。虽然说是说郊区,可是毕竟处于东京郊外,她一直以为就算远离中心区,东京的郊区也不会荒凉到这种程度,像是完全没有被开发过一般。她拿着映绕着溪流周围走了两圈,映珠体里荧光流动,微光闪动,这让她几乎确定了在这篇郊区内就有着什么东西,不然映不会有如此反应。可奇怪便奇怪在,除此外,映便再无其他指使。

    连看都看不到,又要如何修复时空断层?

    看着手里的映,季如水心里有些郁卒,然后面无表。她偏头,好坐在离她不远的一个石头上,头轻微扬起,看着上方仿佛若有所思的样子。似乎注意到了她的视线,他微低头,然后对上了她的目光,一笑。

    “如何?找到什么了吗?”

    “没有。”她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他边,“明明映又反应却又找不到什么东西。”难道是映失灵了?

    “这样啊……”他了然的点点头,一顿,突然道:“那要不要换个角度找?”

    她一愣,“什么?”

    乘上火灵巨大的背部,高风在外方呼啸而过,以好为半径一米的半圆内一片宁静。

    季如水低头看着下方渐渐缩小的景物,抬头,看着好很认真的道:“其实,你可以早点告诉我的。”那样她就不用像个傻瓜一样围着溪流到处转了。

    好笑地很愉悦,“呵呵,看着如水找的那么认真不忍心打扰呢。”

    “……”其实你就是故意的吧?

    待火灵飞到一定高度,下方郊区的那片荒地几乎收于眼底,可也因为处高,薄云飘,下面的景色几乎都被笼罩在一层淡淡的云雾中,模糊了视线。

    什么都看不到……

    看着下方朦胧的一片,季如水想了想,又拿出去了映,举高,不知是不是她错觉,她发现映里的流光似乎流动的更快了,有种快要溢出来的感觉。突然,流光微顿,在季如水讶异的神下纯正的灵力与顺着从映微光中衍生出来的光圈扩散了开来。

    “咻——”一声,几乎是一眨眼的事,等季如水反应过来时好那略带兴趣的声音旁响起。

    “诶,散开了……”之前还朦朦胧胧的景象一瞬间清晰了起来,仿佛有谁在起满雾气的玻璃上擦了一下,所有的一些都明净清晰了起来。

    看着下方清晰的景物,好饶有兴趣的看向似是刚反应过来的季如水,刚才她就只举起映片刻云雾就突然被扫掉了,显然是被某种力量给净化掉了,而且在他毫无感觉的况下。看来是以前她所说的只能为她所用的映明珠里的神力了。

    有这样的灵力居然没有好好利用过,是该如何说她好呢?可是,想起季如水那副什么都淡然的表,好突然的就一笑,算了,这才是季如水呢……

    “好。”季如水比平常略提高音调的声音突然响起,“你看,下面。”她伏看着下方,幽亮的眸子里闪动的鲜有的惊喜。

    好应声往下一探,两幅全然不同的景象便这样映入眼前。如果说之前那片是荒凉的如同没有被开发一般,那么现在左边那幅便是有点像符合‘郊外’一词,几处炊烟人家,一片绿油油的稻田,一条笔直的水泥路直直通向城内一方,还有一段铁轨路段。显然,这才是真正的东京郊外。以那条溪流为分界线,溪流似乎是右边城市贯穿整个城市中央的河流分出来的支流。而以那条分支溪流为界,右边是一片高楼耸立,显然是座城市,而且……就是空座市!

    终于找到了……这个便是她寻找多时的时空断层!!

    修复时空断层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咒语念完,光芒乍现,随之的便是一座繁华的城市隐隐淡去,然后便这样凭空消失了。

    看着空座市便这样随着断层的修复归原消失,此时,此时,季如水心里有些复杂,那是一种道不明的感觉。有着淡淡的喜悦与期待感,因为离完成任务回到原本世界又进了一步,但同时又有些忧虑,特别是在修复完断层看着空座市便这样突然消失掉的瞬间。

    这样的断层有多少?每修复一个等于将另外一个时空还原到原位,那么也就等于那个时空突然消失在这个世界里。毕竟如此存真实存在过,对于一整个城市突然消失,其余人会怎么想?

    “或许,当做从来没存在过吧……”好如此回答她。

    “没存在过?”季如水微皱眉,她抬头看着好,“意思是对空座的记忆突然消失吗?那你呢?你不还有着空座的记忆……?”

    “唔……”好拖下巴假装沉思,然后突然抬头笑道,“嘛,也许我是不同的。毕竟,以后我是这个世界的王呢。”

    “……”为什么你会觉得两者有关系?

    季如水转过头看着后那一片稻田延绵过去再也没有的空座市,修复断层不过是只需要那么几分钟的事,而寻找便花费了她一年多的时间,她甚至不知道在她边还有多少个她完全没察觉出的时空断层在,也许……到最后,每修复一个断层便有相识的人从这个时空里消失,麻衣他们、须王环他们、甚至是坐在她不远处的好,然后随之,他们对于她的记忆也会一并消息吧,毕竟……于那时候的他们来说,她便是不同世界的人了。

    什么痕迹也没留下啊,来时一无所有,离开时也不留下任何东西,甚至记忆。

    这样,也好吧……只是,到最后所剩下的最原始的时空,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世界呢?

    回到东京时好在上次同一个地点把她放下。

    “不一起去走走吗?利用完我就要甩掉我,如水真让人伤心啊……”好的语气很委屈但笑容很愉悦的道。

    “……”

    “呵呵,好吧。不为难你了。下次如果还有这么好玩的事如水可以喊上我,我当陪同,免费的哦。”

    看着好笑眯眯的表,她瞥他一眼,“那么心?居心何在?”

    笑眯眯:“当然培养感~~”

    “……”所以她和你到底什么时候哪来的感可培养了??

    修复了第一个时空断层,空座町从东京都圈内消失,这件事在大众中没有引起一点动,问起环他们甚至没有人听过“空座”这个城市名字。像好所说,对于所有本民众来说,空座町根本就不存在过。

    对于季如水来说,幸而空座町原本就与她生活没有任何关系,所以,之后的子照旧的过着。

    樱兰从来都是个不会消停的地方,特别有host部那群人在。不知什么时候起,气质冰冷高贵的须王家表小姐季如水的名气在樱兰中盛兴了起来,不管是男生女生中都享有很高的人气。

    虽不绝美,但那冷漠淡然的气质却深深的吸引着他们。——据她某位粉丝道。

    知道自己居然享有这么高的人气时季如水只是微挑了下眉,然后将视线移到那个一脸睿智的host部幕后Boss上,然后淡定的转移视线。

    以为她不知道么?她这格从小到大都是这样怎么从来没这么受欢迎过怎么到了樱兰就成了高人气明星了?显然是有人刻意的宣传过,而目的,不过是得到更多的利益。恐怕这事环还参了一脚,但环的目的是为了让她学会与更多人接触。于是凤镜夜利用这个便顺势利用了她赚了一把。

    不得不说,凤镜夜这人的确很有商业头脑……

    在学校里与同学间关系处的好,在家里季如水与酒吞的关系也开始慢慢改善。自第一次酒吞起杀心自食其果后他便安分了好一段时间,甚至偶尔还会出来和闲聊几句。

    “对于我这个一个美男子坐在你旁用着如此深的眼神看你的你居然毫无反应……”看着被他盯了近半个小时依然目不斜视一脸淡定看书的季如水,酒吞有些无力,“好歹我勾引过这么多的女人,你多少也得给点面子我啊。”

    “你要勾引我干吗?”某人继续目不斜视看书。

    “美人计。让你迷恋上我,对我惟命是听。”

    “美人计?”季如水扬了扬眉,终于抬头看了他一眼,“目标不错,但手段太低。”

    刚说完,暗紫色的影一晃,酒吞突然扑了前来,他一手撑住沙发将她固定在前范围内,一手挑起她的下巴迫她抬眸直视自己。少女如墨的眸子倒映出他那张魅惑了不知多少少女的面孔,而那双眸子却始终幽黑沉着,没有丝毫绪。

    两人维持这样的姿势视线就这样在空中对视了近十秒,未了,酒吞最先败阵。他一会衣袖便回到原本的位置,笃定的点头,“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季如水拍拍被压皱的衣服坐直拿起书淡定的继续翻看,“明白你手段多低了?”

    “不,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你和那个叫麻衣的少女冒那么大的险也要救对方,原来,你们是这样的关系……”

    季如水抬头面无表的看着他,而他一笑,风华绝代,“不要说是美男子,就当是个男人这样看着你你也没有丝毫反应,那么只有你取向不正常才能解释了。”

    季如水面无表的看着酒吞三秒,突然,她站了起走到他面向。酒吞挑眉看着她,就在以为她要以奴契惩罚他时她突然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颇是同的轻声道:

    “原来这就是你掩饰你魅力不够的方法吗?这么多年来,辛苦你了……不早了了,我睡觉了。”说罢,还轻轻拍了两下然后才收回手走向

    酒吞:“……”刚才一瞬间发生了什么吗?

    甩下那边无语的酒吞季如水上关灯睡觉,然后一睁开眼就看到了近一个月没出现过的尤金,跟着尤金来的还有他的消息。

    由于时间不足,尤金并没有详细的查出什么地方,但防止下次沉睡又不知需要多久怕耽搁了她所以一醒来他便来告诉她消息。

    “东京的西南方向,似乎有异常的能力波动。”

    虽然没有具体的位置,也不是过于确定的语气,但毕竟也是尤金一番辛苦查出来,也是‘可能’之一,所以季如水决定先顺着东京西南方向一路调查过去看看。虽然只是个调查,但预防个万一,季如水还是让赤燕去找了好跟上,而自己带着酒吞先行一步。

    然后……当刚踏进所谓‘东京西南方向’的范围没多久……

    “啊啊啊啊啊啊!!!!!”

    一直稚嫩的孩子的声音从天上由远至近的传来,季如水微抬头,只见一个小小个的黑色影以极快的速度从天边另外一方飞了过来,然后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为什么是个穿着牛装爆炸头的小孩子’时那个小影已经以极快的速度“轰”一声砸进了离她五米远的水泥地上。

    季如水一愣,她连忙回过神来,想到似乎还是个小孩子她连忙跑了前去,远以为她会看到鲜血一地的场景,然而,却只见小孩面朝下躺着,周围的水泥地被砸出个小人形坑,却一丝血迹也没有。

    突然,牛装小影动了,他撑起那颗把地上砸出个小坑脸上却只有小伤与脏了些的小脸,鼻涕横流,一脸委屈忍耐说着:

    “要、忍、耐……哇啊啊啊啊!”

    季如水:“……”

    看着算是毫发无伤的小孩,季如水觉得,果然吧,她还是太小看这个世界变态的数量了……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