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最新章节

    Chapter39.奴契

    清晨的阳光一片和煦,照在旅者的上,暖洋洋的。

    北汇村这天的早晨与以往的任何一样早晨都差不多,街上有着不少着运动服背着登山包的旅者,熙熙攘攘,好不闹。

    居仙旅馆门前。

    “嘿咻!呼~好了。”麻衣将手中的摄像机搬进车厢,擦了擦额头渗出的薄汗,有些感叹,每次来回都要搬这些器材,真不是一般的重啊……

    由于从长野县自驾车会东京需要好几个小时,所以那鲁决定休整一天第二天一大早便出发回东京。

    麻衣抬头看了看那座宏伟的山峰,心里一片平静。

    整个事件在季如水和她完整无缺安全的回到旅馆时便画上了完美的句号,真砂子与大野加惠在之后不久都清醒了过来。大野严浦夫妇痛苦的接受了大野加奈早已被妖怪所吃的事实,但看着平安无事捡回条命的剩下的小女儿,老泪纵流。幸而,仅剩的女儿保住了。

    而现在穗泽山上,再也没有鬼王,也没有掳走女生的妖怪了……

    看着那座山,麻衣微微一笑,不管怎么说,这次的任务算是完美解决了。唔,现在还是抓紧弄好东西出发吧,免得那鲁又要被那鲁说了。

    想着,她叹了口气,拍了拍手,转准备进去帮季如水搬最后一件器材,然而一转,暗紫色修长的影不知什么知道倚靠在了门上,交叉抱臂仰着头面向着太阳,阳光在他俊美的脸上镀上了一层薄薄的暖光,像个神圣的使者。

    看到那个依靠在上的影,麻衣愣了愣,似乎有些没反应过来。

    似乎注意到了她的视线,男子忽然转过头来看向她,然后,嘴角上挑,一个略带邪魅的笑容就这样在唇角绽开。

    霎时,麻衣觉得自己脸上**辣的!

    啊、啊咧咧,她刚刚竟然不自觉的看酒吞童子看呆了!?而且,还居然觉得他神圣!?看着门口那个男子妖魅而又带着些恶趣味的笑容,麻衣觉得刚刚那一瞬间神圣神马的肯定是错觉!错觉!绝对错觉!!

    “唉~~”一声轻叹声忽然在耳边响起,“没想到麻衣你居然也会被惑,脸红了有没有啊?”

    “和、和尚!你别乱说啊!哪里有啊!”被人戳穿,麻衣转头等着来人,恼怒成羞。

    和尚给了她一个‘我懂,你不用解释’的眼神给她,然后看向门口处,“不过说来也对,你说一个男人居然长成这样,也太逆天了。”和尚有些感慨道。然后一顿,他突然压低了一点声音,“话说,如水就这样收了他当式神真的没问题吗?毕竟,怎么说也是个作恶多端的鬼王。”

    虽然事件是完美解决了,但这个事件的最终BOSS却被季如水收作式神给带了回来。本来看到平安归来的两人,众人一直吊着的心终于放下了,然后一抬头,那个熟悉妖魅的影居然也跟在了后,一瞬间,那种心脏差点提到喉咙要跳出来的感觉和尚算是第一次真正的感觉到了……

    听到和尚的话,麻衣顿了顿。她想了想当时的况,轻摇了下头,“应该是没问题吧。据如水说这个式神和赤燕那种不同,听起来似乎还厉害的感觉,叫……唔,似乎是叫……奴契?”

    “奴契?”低沉的男声突然响起。麻衣一愣,她转头看着不知什么时候也走了过来的那鲁和林。

    “那鲁,林桑。”

    两人走过来,林看着麻衣,重问了一句:“刚才谷山小姐提到的是奴契吗?”

    “额?嗯,是的。”看着林的表,麻衣问道:“林桑也有式神,应该知道这个吧?”

    林看了看也围了过来的松崎绫子、原真砂子和约翰,然后一群人就这样巴眨着眼睛好奇的看着他,似乎等着他的解说。他想了想,而后才点头:“嗯。听过。”看着众人亮了一下的眼神,他继续道:“其实这也是结缔式神的一种方式。为了加强式神对主人的忠诚和让主人更好的控制式神,有些人就创造出了‘奴契’。跟它的名字一样,奴契某种程度上将式神当成奴隶。式神对主人必须绝对的服从,不得有任何的反抗与不从。而且,为了防止了式神反叛主人,从契约生效那刻起,式神的生命是系在了主人上,主人死,式神也会跟着死去,但也因为式神将生命系在了主人上,式神的生命权几乎都掌握在主人手中,式神受了重创,但只要还剩下一口气,那么主人便有办法能将式神救活。这便是奴契。”

    听着林的解释,众人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

    那鲁:“绝对服从和掌握生死吗……”

    和尚:“原来如此……难怪昨天早上回来小如水那么淡定的就带着他回来了,原本,是把人家鬼王——酒吞童子吃的死死的。”

    “嗯。”绫子赞同的点点头,“话说这招听起来就太厉害了,难道每个阳师都会?”

    原真砂子:“鬼王都能打败的阳师,会应该没什么奇怪的吧。”

    嗯。听着大家的说法,麻衣在一旁不住的点头,但是,她抬头看了看林似乎还有些犹豫的表,她歪了歪头,“林桑?难道还有什么没说的吗?”

    “嗯。”看着众人又看过来的眼神,林疑迟了会,最终点头继续道:“奴契的确是很厉害的契约。可就是因为太过压制式神,将式神生命完全不当回事,所以在千年前本大阳师安倍晴明便止了所有阳师对式神使用这种术。所以,奴契是种早在千年前便已经失传的术……”(作:这个奴契是乱编的)

    千年前便已经失传的术……

    听完林的话,众人顿时陷入一阵沉静。

    对于失传了千年的术为什么一个十五岁的小女生会用呢?这恐怕是林疑迟而没有说出来的话。

    “你们围在这里做什么?”

    语调平缓冷清的女声在后响起,众人一愣,齐齐转过头去,只见季如水站在他们后不远处,两手空空,一脸清闲,而跟在她后那个长相妖魅的男子手里抱着一个小型TV机,怎么看怎么不搭调。

    “额……如水……”

    看着季如水后那个脸色不算太好看的人,麻衣有些无语地开口……

    季如水朝她看了一眼,然后扭头看了眼后的人,伸手指了指排满器材的车厢内唯一一个空出的空位。

    “放那。”面不改色的某人淡定地指使着某鬼王。

    “……”

    看着似乎理所当然指使着他的季如水,某鬼王一挑眉,抬手,然后直直将TV机向车厢内扔了过去。

    “!!!”看着飞出去的TV机,众人的心脏似乎又提到了喉咙处。

    然而,只见小TV机直直飞向那个季如水所指的空位,然后稳稳的,入位。

    众人:“……”

    不知为什么,总觉得有点失望……

    因为长野县离东京都中间还隔了个琦玉县,所以路程不短。经过七个多小时的颠簸终于回到了东京,季如水第一次觉得原来坐直升机是多么的美好。

    季如水决定了,以后环出行用直升机她再也不偷偷鄙视他了。

    跟着车一同回到了事务所,季如水并没有在事务所里待太久,只是和众人坐在一起喝了一会茶聊了会天,留下号码让那鲁以后有什么事件都通知她一声,大约五点,她便起离开了。

    出了地铁站走在回须王第二邸的路上,由于五点半,正是下班的高峰期,路上的行人并不少。一名穿着淡蓝色碎花连衣裙的少女踏着不急不慢的步伐,面无表的走在前方,然而人们看不到的是,一个相貌俊美的男子跟着少女的步伐,不紧不慢,始终保持着大约五步的距离,他的眼神紧紧的放在眼前的少女纤细的背影上,不知在想什么。忽然,走在前方的少女步伐一顿,然后转了个弯,拐进了巷子里。

    季如水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男子,面无表

    “你到底想干吗?”看着酒吞,季如水直接开口,“我记得我没有让你跟着我。”

    酒吞一笑,“可这也是我的人自由吧?”

    “想问什么就直接问,用着那眼神看着我,我会以为你暗恋我的。”

    “……”看着季如水面无表的说出这句话,酒吞觉得自己有些失语。顿了顿,他才缓缓地开口:“为什么留下我?当初不是抱着必杀了我的决心吗?”

    这是自昨天以为便一直留在心中的疑问。自她挥刀落下到他再次醒来,她告诉他,以后她便是他不得反抗的主人。可是想起最后那毫不犹豫的一刀,他实在没想明白为什么最后又救了他给他活下去的机会。就因为想要他当她奴式?

    听到这个问题,季如水瞥了酒吞一眼,“原来你想问的就这么个问题吗?我记得,你的遗言是不想死吧?现在我帮你完成了还不好吗?”

    酒吞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仿佛就知道她说的不过是敷衍他。

    看着他的眼神,季如水转个继续往前走,然后淡淡的回答:“因为,我觉得我喜欢上了你——”听着后的跟上来的脚步声顿住,她淡定地接道:“放心吧,这种你希望的答案我绝对不可能对你说的。”顿了顿,她想到了那时他嘲讽的看着她反问出的那句话,缓缓的接道:“留下你不过是因为你反问了我‘面对心中的鬼阳师又要如何去灭’这样的问题。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能成为晴明所期望的‘真正的阳师’,所以,留下你,不止想要回答你的那个答案,也想证明我自己是不是能成为那样的阳师……”

    心被鬼吃掉的人能恢复成原来的样子吗?她不知道,正因为不知道,所以她想去试试,不止想证明自己,而且她还想要帮助那个人,那个曾经比谁都温柔却正在被心鬼一点一点吞噬的人。

    “酒吞,我会证明给你看,人心中的鬼是能除掉的。……我,会除掉你的心鬼的。”

    淡淡的语气带着坚定的决心,酒吞突然顿住脚步,他看着缓缓走在前方少女纤细柔弱却直背影,恍然的,他想起了昨。当那刀挥下,短暂的黑暗之后便是一阵强烈的光亮,等再次睁开眼,正是眼前的少女迎着晨光站在他面前,温暖金黄的阳光洒满她全,一双被染上金黄的双眸居高看着他,然后用着淡然的语气和他说:

    “从这刻起,我便是你的主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于是——我把酒吞给收了哦也~~~

    那个奴契神马的纯属乱编,要是没有这个限制着照如水格肯定不会那么随便就留下酒吞的。

    然后,至于酒吞对如水的感,就暂时来说,绝对没有任何一丝特殊或者“喜欢”。

    因为对酒吞来说,如水可以杀了他一次坏了他大事还将自己命握在手里管以“奴式”这种份。

    可以说,酒吞在前段时期对如水绝对怀有很强的杀意和抵抗,但又不得不因为奴契而服着,然后最后——肯定会被如水妹纸慢慢感化的啦~灭哈哈哈~~~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