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9.暑假之初

    第二天天微亮季如水就醒来了,被饿醒的,毕竟自昨天勉强吃了点早餐后到现在就再也没有吃过任何东西了。 烧已经完全退了,倒是体还有些虚,可能是饿的也可能是刚病了一场的原因。

    撑起子起拉开窗帘,外面的天还是微亮,雾气也没有完全散开。

    季如水摸了摸完全扁下去的肚子,出去自动售卖机出买瓶牛喝喝?唔,空肚似乎不能喝牛……不过算了,又死不了人。

    这么想着,季如水转拿起放在一旁的外披上然后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由于还很早,医院里还静悄悄的,走廊里也没几个人。

    照着路标找到饮料自动售卖机的方向,然而还没走近就已经听到了前方传来“咔嚓”的一声,还附带着几声碎碎念。

    “那个女孩到底谁啊,为什么一定要我替她跑腿呢?虽然不帮她买的话也不太好。不过……你为什么跟来了?”

    “……”沉静三秒。

    听着声音季如水有些吃惊居然也有人这么早,她转角就看到了售卖机前站在两个人,一个体很矮小蹲在售卖机前拿饮料,而另一个站在后无精打采地弓着腰。

    “走吧,如果走太久的话估计又会被骂啊什么的。”抱着饮料,小个子的那个说道,然后抬头,小个子就看见了迎面走来的季如水。

    季如水看着抱着果汁的人,歪了歪头,小孩子吗?唔,总感觉又有些违和感?

    “额……现在就要进去了吗?再多逗留会吧?”

    听到一直站在弓着腰似乎无精打采站在一旁的男生开口,季如水下意识的瞟了一眼打算直接走过去,然而这一眼就让她顿住了脚步。

    唔?这个人好像是……

    季如水在男生面前停住了脚步,看着突然停在自己面前的人,少年下意识的抬头,然后季如水终于清楚的看清了少年的脸。

    棕色的头发黑色的眼睛,还有那有些秀气的脸容。

    “果然是你。”看着眼前的人季如水道。

    “诶?”少年愣住了没有反应过来。

    季如水看了看少年的头发,“虽然头发剪短了但样貌没有变。”

    “哈?”少年似乎还有些摸不着头脑,“那个……请问我认识你吗?”

    “嗯。”季如水点头,“两个月前在东京郊外我迷路时你替我指过路。嗯,谢谢你。”

    她对那个少女印象不错,首先因为她叫“haou”,其二她为自己指过路,第三,某种程度上,那个少女的眼睛,让她很有熟悉感。

    “叶君,你认识她吗?”抱着果汁站在一旁的小个子抬头看了看季如水有些疑惑的问少年,“不会是第二个未婚妻吧??”

    “怎么可能!这话不能让安娜听到啊我会死的很惨的啊万太!”少年惨叫一声然后看向季如水,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脑袋,然后露出一个和气的笑容道:

    “那个抱歉,两个月前我没有去过郊外。你或许认错人了。”

    季如水愣了愣,她看着眼前的人,这人的样貌的确和那时的少女很像,不过此时那一头稍短的头发看起来的确也不像女生,而且……季如水的眼前往下看,眼前的人敞开的衣服膛处裹着纱布,而口……是平的……

    认错人了……

    她抬头再看了看对她笑着的少年,的确,气质上似乎不同。虽然两人都长得很像而且似乎都喜欢笑眯眯的,但感觉上却很不同。

    “的确。抱歉,我认错了。”最后,确认了的确认错人的季如水毫不尴尬的道歉。

    少年听到这句话露出理解一笑,也毫不在意道:“嗯,没关系。”

    季如水看着这个叫叶君男生,认真的点了点头,“嗯,因为你的品位比她好多了。”她转走到售卖机前按下牛,“那是个喜欢只披着披风带着大手和带着有手掌那么大的耳环的少女。”

    “……”后两个就不吐槽了,但只披着披风神马的真有这种女生么?

    “如水~~~!!”

    一声不小的声音突然从另一边传来,听到这个声音季如水拿牛的动作顿了顿。

    “如水~~~如水你在哪~~~哥哥来救你了你别害怕!”

    “什、什么?发生了什么事吗?”听到这声音小个子有些惊讶。

    季如水拿着牛淡定地转过走到他们面前,“没什么,可能是哪个病人还没吃药。”

    “……”这里是东京综合病院而不是精神病院吧?

    “如水你在哪?听到哥哥的呼唤应一声,哥哥马上来救你~~~”那个声音愈加悲壮。

    “好、好像——”发生了不得了的感觉……

    少年的话还没说话然后他感觉到了自己的手被捉起然后一个温的东西被塞到了自己手里。

    “啊?”看着手里的刚才女生才买的少年有些懵,他抬头看着眼前的少女,而眼前的少女将牛塞给他后面无表的说了句:

    “送你,当认错你的赔礼。再见。”说着少女转头都不转的离开了。

    麻仓叶拿着手里的牛,愣……

    刚刚,发生了什么吗?

    *

    季如水的病虽然来势汹汹,但来得快去的也快。病后第三天就完全恢复了原本状态,然后又继续恢复以往的生活。

    在那次被兜头淋了一雨惹至发高烧后季如水就打定主意要把扔了多时的占卜重新捡回来,于是便买了个星盘放在房间里每天晚上都占占星,就好像回到以前还住在安倍家时那般。

    很怀念……

    上上学,看看书,偶尔被拉去充当一下host部成员参加一下活动,之后的子基本就这样过着,然后暑假终于来临了。

    暑假第一天,否决了环提出了让host部的人一起去夏威夷旅游的建议,然后待在后花园里品茶看书。

    暑假第二天,环并没有扰自己,但他似乎想尽一切办法联系藤冈绯,但无果。而季如水待在房间里品茶继续看书。

    暑假第三天——

    “我家女儿!我家女儿她不见啦!!!”

    楼下传来熟悉的撕心裂肺的悲惨的喊叫声,季如水猛地睁开眼睛从睡梦中醒来,她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

    ——六点五十一分。

    “打电话也联系不上,一定是被绑架了!!!!我去报警了,但根据况据说很有可能有犯罪发生!!!”惨叫声在继续着。

    坐起子,季如水看向门口,面无表

    她在考虑着一个问题,她在很认真的考虑着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如果她用阳术将她名义上的‘堂哥’给封口了晴明会怪她乱用阳术么……?一定……不会吧,因为晴明是很深明大义的人。

    季如水在很认真的考虑着这个实施方案,可是这个方案在还未来得及实施时她被拖上了直升飞机。

    没错,就是直、升、飞、机!

    坐在直升飞机内,季如水看着坐在飞机门口处一直把头往外伸一副焦急得不得了恨不得立刻长双翅膀飞去轻井泽的须王环,某种念头在脑子里一闪而过。

    就这样把须王环推下去成功的几率有多大呢?嗯……似乎高的。

    ……

    咦,刚刚是不是出现了某种不得了的思想?

    “崇……”带着些微颤的可的声音在飞机内响起,Honey看着明明一脸平淡但感觉似乎有点恐怖的季如水,他挪了挪股有些怕怕的挪到铦之冢崇的边,“总感觉现在的小如水看起来好像、好像很可怕哦……”声音里充满了恐惧。

    季如水:“……”

    看着一脸后怕表看着她的honey,她最终在心里叹了口气。她目光扫过坐在她对面的Host部的全体成员,最后将视线定在了嘴角一直挂着冷静弧度的凤镜夜。

    “不拉他回来?很危险。”

    “你是她妹妹。”

    “你是他孩子他妈。”

    “……”

    “话说。”季如水扫了须王环一眼,淡淡的开口,“为什么你们去找你们公关部员需要把我拉上?”

    听到这话的须王环在其他人还没来得及回答时就迅速回过头来一把捉住了她的肩膀,有些失望又带着担心的语气吼道:

    “如水你怎么能这么说呢绯可是你哥哥我的女儿啊也就是你的外甥女啊现在她失踪了你不应该要多关心一下她的么??”

    “……”所以说这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关系到底从哪里来的啊?

    她冷静的甩开搭在她肩上的手,瞟了环一眼:“你和她有血缘关系吗?”

    “……诶?”环一愣。

    “父亲不应该有血液关系的吗?你和她有什么血液关系?”

    “没,没血缘关系……”环愣愣回答。

    “那你为什么说你是她爸爸?”

    听到这个问题,环更愣了,“爸爸就是爸爸……有、有什么为什么,的吗?”

    看着呆呆回答着她的须王环,她清清楚楚看到了那双紫色的眼睛里写满无助与迷茫。

    看着这幅表的环,季如水头脑中某盏等突然亮了。

    须王环他……该不会是……

    看着一脸有些被打击到的呆滞表的环和似乎发现了什么的季如水,凤镜夜轻叹了口气,推了推眼镜。

    “没错,爸爸就是爸爸,没有什么为什么。”

    听到这句话须王环呆滞的眼睛突然亮了,他一脸兴奋和恍然一锤手心,“啊没错,爸爸就是爸爸,哪有什么为什么的啊?如水我差点被你弄混了!绯~~~我的女儿啊,你等着爸爸桑,爸爸桑来救你啦~~~”

    看着又扑向飞机门口处开始张望的须王环,季如水转头看向坐在对面的一群心知肚明的人,于是对面的人都回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然后——

    然后一路沉默的心照不宣。

    直到藤冈绯打工的旅馆。

    绯打工的旅馆是个西式家庭旅馆,名字似乎叫“美玲”,老板是个十足的人/妖,这让季如水不知道是不是该吐槽不愧是藤冈爸爸兰花姐的友人开的旅馆。

    话说,兰花姐的友人全是人/妖?

    “抱歉啊,虽然想让你们全部都住下,不巧的是空的房间只剩下一间了。”

    季如水:“……”

    只剩下一间……那她千里迢迢搭个直升飞机来到轻井泽的目的就是为了睡街边吗?

    “只有一间吗?那没办法了,那就作为代表的部长我来……”

    “小环真狡猾……”

    “只要自己好就可以了吗,没有集体荣誉感了吗?亏你还抱怨了那么多……”

    听着那边在争吵着唯一一间客房的住用权众人,季如水瞟了眼坐在他对面一直很淡定的喝着咖啡的凤镜夜。

    “你不去争一下房间?”她指了指开始讨论着“清爽打工客房争夺战”的众人。

    “不,不需要。”凤镜夜放下咖啡杯,“自己一个人住这里也没意思。我会在附近逛逛就回别墅住。”

    别墅……

    “这么说……”

    “嗯,在这一带大家都有别墅。”

    “……”

    季如水算是明白了,所谓的‘闲的蛋疼’绝对就是指这类人吧……

    由于本书百度关键字排名不稳定,为方便下次阅读,请Ctrl+D添加书签喔,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