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4.新身份(二)

    店长大叔曾经说过,映最好要随带着,因为它能帮她解决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季如水把映带在上那么久,说实在,除了修复了时空裂缝和用过一次里面神力试图净化梅壶这两次外映真没能帮上她多少所谓的麻烦。可是直到现在,季如水才发现了一些她之前一直没注意过的东西。比如,晴明是因为感觉到映的神力所以才收留她的,再比如,因为映,在她阳术学的有成时,她离开了平安京来到了这个新的时空。而现在,一个男人对着她指着的映说,那是他妹妹十八岁生时送给她的,所以他把她领回须王家。

    总得来说,映似乎很多事帮她牵着线,决定着她下步行动的方向。

    现在,以映为信物,她在这个世界多了个份——有钱人家的堂小姐。

    如果这是季如水刚来到这个世界正愁得不知道怎么解决吃住问题时须王让这么蹦来认亲她绝对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接受了再说,可是现在……她已经和麻衣住在一起了,工作也找到了,生活有保障了,这一切都安排的很好时突然才来认亲,是该说是须王让动作太慢了还是映这货太迟钝了导致功能发挥得慢了?

    缓缓地将所有事都交代清楚,须王让端起杯子浅抿了口咖啡,他抬头看着对面坐着沉默的少女,叹了口气,一时间也许很难接受吧这孩子……

    他并没有立刻她做出决定,而是用着和缓的语气道:

    “这事对你来说肯定很突然无法一时接受,你可以慢慢消化。但你的的确确是樱的女儿,须王家的堂小姐,你的名字、样貌与映明珠就是最好的证明。”说着,须王让轻叹了口气,语气温柔,“孩子,这些年里你肯定受了很多苦,所以无论怎样,我都非常希望你能尽快回来。”

    听着须王让的话,季如水抬眸看了看坐在对面的中年男人,又看了看相片中少女带着的映,最终她才抬手将相片推回给他,抬头表平静地看着他:

    “我会好好考虑的。”

    回到公寓时麻衣正在准备着晚餐。看着麻衣忙绿的影,季如水想了想,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和平常一样用过晚餐,麻衣努力的补回漏下的课程,而季如水也在看新买回来的书,偶尔两人聊聊闲话,和平常一模一样。两人似乎默契般的没有提傍晚时发生的事,仿佛那个小插曲根本没有存在过。

    和往常一样洗完澡后便是睡觉。麻衣此时早已躺下了闭上了眼睛,季如水关上灯后也在她旁侧躺下。

    空气中一片静谧,仿佛两人就像熟睡了一般,只有月色透过窗帘照进来,说暗不暗,说亮不亮。

    “……如水。”

    在这一片安静中,后突然传来麻衣一声小小声的呼唤。季如水睁开眼睛,但却没有转,也低声应道:“嗯。”

    “抱歉,睡了吗?”

    “还没。”

    “哦。”麻衣的声音顿了顿,过了会又再次响起:“如水,傍晚的那个人……是如水的亲人?”犹豫了下,麻衣最终还是将之前一直想问的问题问了出来。

    听到这个问题,季如水眨了眨眼睛然后转过去同样面向着天花板。

    她想了想,似乎在找合适的话来形容,可最后她还是道:“不知道,他说我是他妹妹的女儿。”

    须王让是她亲人?说是吧,可实际上她和他根本没有一点血缘关系,说不是吧,可是映却实实在在的安排着她的确是他的外甥女。所以对于这个问题,她也不知道要如何回答麻衣,那么就只能用“不知道”来回答了。

    可是这种不确定的回答在麻衣听来就是承认的回答。

    “那他是来接如水离开的吧?”

    “嗯。”

    “诶,那就真是太好了如水。虽然如水搬走了我又剩下一个人很寂寞,但是如水能找到亲人真的太好了。”

    听到麻衣的话季如水顿了顿,她转过头看着旁平躺着看着天花板的麻衣,麻衣似乎感觉到视线转过头对上了她的眼睛,然后一笑。

    麻衣的笑容有些伤感,但又带着很真诚的祝福之意。看着麻衣的笑容季如水沉默了两秒,想了想,道:“麻衣,我似乎从来没有说过我要搬走的事……”

    麻衣一愣,“啊?……诶!!??”麻衣惊得整个人从铺上坐了起来,“不搬走?如水拒绝了和那个叔叔走?为什么?不是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亲人么?”

    “没为什么。”看着反应过大的麻衣季如水表平静的缓缓转过头去。

    “麻衣难道想我搬走吗?”过了一会,季如水转过头去突然道。

    “怎么可能!”麻衣立马否认,然后她看见了季如水对她眨了眨眼睛,在黑暗中如墨的眼睛微微眯着,似乎带着轻微的笑意看着她。

    看着季如水的浅浅的笑意,麻衣突然想起了季如水刚搬进来时的景。

    “是因为我吧……”麻衣突然开口,“虽然如水看起来为人冷冷淡淡,可是实际却是个很温柔的人。如水一定是想着之前我们说好的事所以才拒绝的吧?”

    听着麻衣的话让她怔了怔。麻衣说,她是个温柔的人。

    温柔吗……在她印象中所谓的温柔应该是指像叶王像露树夫人那种,像她这样也算温柔吗?

    真是天知道啊……

    “也不全是因为那个,还有别的一些原因。”而后,季如水回道。

    虽然说是对着须王让说会好好考虑,可是季如水一早心里就有个答案了

    的确,在她面临露宿的困境时是麻衣跟她说“住我家吧”,是她把她带回家,然后她也答应了麻衣以后要当宿友,以后要多多指教,怎么可能说走就走呢?这不是她做事原则。她对须王让说会好好考虑不过是想到了怕映安排的这个份以后会对任务有用而已。可是起码现在她觉得这个份暂时还帮不上她什么忙,反而可能还会添上不少的麻烦。

    而正因为这样决定了所以她才没有和麻衣说关于认亲这件事。

    “但是,能找到亲人不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吗?”麻衣很不解,“而且那个叔叔看起来似乎人也不错的,亲切的样子。”

    “麻衣,你把事想得太过简单了。”进去这样一个家族会那么简单吗?要是真的那么好当年须王樱又是何必那么决然的离开须王家呢?

    “可是,如果是我的话,我想我也许会接受呢。”麻衣轻声道,然后她抬头看到季如水转头看向她有些诧异的眼神时,她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连忙摇手补充道:“当然当然,不是因为那家人有钱啦!”放下手,麻衣看向前方,声音不自觉的轻缓起来:“只是觉得,和自己一个人比起来,有一个亲人总是很好的。因为人总是向往温暖的生物。而且,如水是从小就在孤儿院没有亲人,而现在,正的有一个亲人出现,所以我觉得这时候如水绝对不能因为这种小事儿失去掉这个机会。”说着麻衣看向季如水,“当然,我这不是赶如水走哦。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如水在那个价受了欺负或者不自由的话,这里随时欢迎如水回来。那个给你的钥匙我不会收回来的。因为……再把钥匙交给如水时就说过了,以后这个房子就是我和如水的家了。这句话一直都不会变的!”

    眨了眨眼睛,季如水看着面对着她的麻衣。屋内的光线很暗,她看不清麻衣脸上的表,可是,听着麻衣的话她去觉得,说这话的麻衣肯定对着她笑着,就像当时她对她说“来我家吧”时那个笑容一样。

    看了看麻衣,季如水心下叹了口气然后默默的扭过头去。

    其实温柔的那个人是麻衣你吧……

    “这个事以后在说吧。”

    “额……啊?”

    “晚睡是女人的致命武器,麻衣,你再不睡觉黑眼圈就要更大了。”

    “黑、黑眼圈……?我哪里有黑眼圈啦!!!”

    “正在长着。”

    “……”

    由于本书百度关键字排名不稳定,为方便下次阅读,请Ctrl+D添加书签喔,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