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3.新身份

    将三浦幸助院中的那棵人面树净化,这就意味着季如水在SPR接的第一个委托正式结束了。

    拒绝了三浦家再留一夜的挽留,下午四时三十七分,将所有的器材都回收完毕,坐上SPR的专用车,在三浦全家的道谢与目送下季如水众人终于离开了花田镇。

    看着窗外飞快掠过的五颜六色的花田,麻衣觉得自己的心里不可思议的一片平静。

    能这么和平的解决了这事,实在太好了。

    “呐,如水,幸助先生他一定可以从香奈夫人去世打击中恢复过来的吧?”麻衣转头看着也同样看着窗外一脸平静的黑发少女。少女闻言缓缓转过头看向她,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平淡道:

    “从来没有过不去的坎,只有愿不愿意过而已。”

    闻言,麻衣愣了愣,然后一笑,点头:“嗯!所以我相信幸助先生一定能过去的。”麻衣再次转头看向窗外的一片花海,“真可惜,来那么久都没去过花田看过呢。”语气带着些遗憾,一顿,她又道:“如水也看到了香奈夫人吧?那时候……”

    在净化了人面树的瞬间……

    “嗯,看到了。”季如水微点头。

    在净化掉人面树的瞬间,那些被人面树所吞噬掉的灵魂也随之被解放出来升天了,其中就有那个一直被束缚在树下的三浦香奈的灵魂。

    像麻衣所说,她一直被束缚在树下,被人面树所束缚着,想逃脱出来却无法反抗。所以对于突然被解放出来,三浦香奈对着她温柔的道谢了。

    ——谢谢你,解放了我。

    ——谢谢你,解放了幸助。

    两声谢意包含着无限的谢意与温柔。

    三浦香奈,的确是个温柔至极的女子。

    “呐如水,你说幸助先生有返魂香,那么为什么幸助先生不直接让香奈夫人复活呢?”麻衣扭头突然问道。

    “因为返魂香只是让离去的灵魂回到死去的体里使之复活,那时候香奈夫人已经去世了一年多,尸体早已开始腐烂,所以三浦幸助不会选择这样让自己心的女子这样复活的。”

    “那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幸助先生真的一直这样喂养人面树下去,香奈夫人真的会复活吗?”

    “会。”季如水肯定道,这让麻衣一愣,可她顿了顿后,又继续道:“可那时候的香奈夫人已经不是原来的香奈夫人了。”

    “什、什么意思?”

    “三浦幸助说过人面树的种子是一个女人给她的,而一开始他是拒绝的,可最后那个女人为了让三浦幸助接受又找来了返魂香,你说,为什么那个女人要这么大费周章的帮助无亲无故的三浦幸助呢?”

    “诶?好、好像的确如此,为什么呢?”她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季如水淡淡的看了麻衣一眼,继而道:“麻衣笨,那是应该她要帮助的根本不是三浦幸助而是自己,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她不过想借助三浦幸助的手通过人面树来得到力量然后存活下来。恐怕到时候,真正被复活的便是那个女人了吧,然后用着复活过来的三浦香奈的份,存活下去。”

    这便是那个女人的目的了。

    听着季如水的解释,麻衣张了张嘴,但最终没说出什么话。她转过头看着窗外,此时他们已经出了花田镇,那片花海早已不见,只剩下闪过的一排排树木。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幸助先生是在太可怜了……做了那么多错事,可是最终复活的却不是真正的自己心的人。

    可是——

    “现在的结局,是最好的结局了吧。”无论是幸助先生还是香奈夫人,都得到了真正的解救。

    听到这句话,季如水愣了愣,但很快的她又回过神来。

    缓缓转头看向窗外,在听到那话的瞬间她想到了那个温润如玉的男子。如果这事是他来做的话,又会不会有不同的结局呢?那个无比厌恶自私自利人类的男子。

    叶王,此时在另一个时空的你,在做什么呢?

    *

    从高知县回到东京时已经很晚了,林和那鲁先把季如水和麻衣两人送家了才回涉谷。

    一回到家里,麻衣一扔下行李就整个人瘫在了榻榻米上。

    “啊啊,果然还是自己的家里最舒服了!亲的榻榻米,我终于回来啦!”麻衣翻滚了几圈,一脸幸福得不得了的样子,“坐了那么久的车,累死我了!好在明天赶上星期天,不用上课!哦耶!”

    季如水也在一旁放下行李,坐了下来。她瞥了眼开心的翻滚着的麻衣,“可是明天要回事务所。”

    “诶,这个没什么啦!在事务所没有在学校累呢。”

    季如水:“……”她能说什么?其实麻衣,去实地调查是你逃避学习的手段吧?一定是吧……

    由于坐了好几个小时的车,实在太累的两人匆匆洗了个澡就睡下了。于是一夜好睡无梦。

    结束了在SPR的第一个实地调查委托,季如水在事务所的子又恢复了以往的清闲,偶尔看看书,打扫打扫一下事务所,和赤燕聊聊天,反倒是那鲁比平时忙起来,似乎在写报告之类的事。虽然季如水不明那鲁为所长为什么还要写报告这些东西,但她也不会去多问。

    下午五点半,因为实在没有事做,于是那鲁让两人放班回家了。

    “啊,真是悠闲的一天啊。”提着回来时顺便去超市买的今晚的食材,麻衣发出类似感慨的声音。

    “嗯,的确。每次实地调查结束都是这样么?”

    “唔,其实也差不多了。所以我才说上事务所比上学好。”说着,麻衣朝季如水吐了吐舌头,季如水无语。

    “喂喂,为什么又有车在这里?”

    “哇,而且还是有所这么有钱的车。”

    “难道又是来找藤冈家女儿的?”

    “さぁ,谁知道呢。人家考进的可是贵族学校呢。”

    “那又是……”

    在快要到家时突然看见公寓前围满了人,吵吵闹闹的不知在讨论些什么。

    季如水和麻衣同疑惑的对视了眼,而季如水想到了上个星期早上也似乎有过这样的况,似乎的确是来找藤冈的,她那些有钱的贵族学长。

    两人走近一眼,果然门口停着辆黑色的轿车,虽然季如水不懂车这些东西,但看样子似乎还真是个高级货。

    “诶,好厉害,这车看起来好贵的样子哦如水。”麻衣看着黑色轿车也发出了感叹。

    季如水看了眼就转过头去不再看了,“再贵也不会成为你的车,回去了,别凑闹。”

    “……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你这么淡定的啊。”看着季如水毫不犹豫转的背影,麻衣小声嘀咕了句。

    就在季如水和麻衣打算转进公寓时,后突然传来了开车门的影,然后一把略带磁低沉而好听的男生在后响起。

    “两位小姐请留步。”

    听到这句,季如水的脚步顿了下,因为,这句话是对她和麻衣说的吧?

    她缓缓的转过头去,然后看到了在她后不远那辆黑色的轿车旁站着一位中年男人,穿着一白色的西装,看上去竟非常的有气质。

    她认识这个人吗?亦或者这个人认识她?

    中年男人的视线在她和麻衣上扫过,最后停在了她上,看着表平淡看着她的黑发黑眸少女,中年男人愣了愣。

    像,果然很像……

    “请问您认识我吗?”看着那个看着她竟愣了愣的男人,季如水想了想还是开口问道。

    中年男人很快的回过神来,然后朝她走去,对她露出一个算是亲切的笑容,道:“你就是如水吗?”

    “我是。”

    听到季如水的回答,中年男人的笑意更深了,他对她说:“看来,我们需要找个地方坐下,然后说说之后一些很的事。”

    季如水眨了眨眼睛,“关于什么?”

    男人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缓缓道:“你的世。”

    “……”她一个穿越来的少女能有什么世?

    但是,看着眼前的男人,季如水想了想,她还是点了点头。

    “好。”

    最后,两人选择了附近的一个布置看起来很雅致的咖啡厅里坐了下来,她让麻衣先回去,而中年男人的司机也店外车内待命,所以这时候只剩下季如水与中年男人面对面坐着。

    看着一脸平淡不语的黑发少女,中年男人最先开口:

    “可能有些突兀,我先介绍一下自己,我叫须王让,同时,也是你的舅舅。”

    舅舅……

    季如水面无表的抬眸看着眼前叫须王让的男人,冷静道:“抱歉,你可能认错人了,我不记得我在本有任何亲戚。”

    似乎是听到意料中回答,须王让对她轻笑,然后从怀里拿出了一张照片放到了她面前。季如水看了看须王让,又看了看推到她眼前的照片,然后拿了起来,然后在看到照片上的人时竟怔了怔。

    照片上是两个人,可以看得出其中一个是眼前这个叫须王让男人年轻时的样子,而另外一个是一个少女,同样是棕发棕眼,正笑得一脸明媚,而另季如水惊讶的是,除了发色与眸色这个少女竟然和她长得几乎一样!连眼角下那颗泪痣也是如此。

    季如水突然左眼眼皮似乎跳了一下,总感觉,有不祥的预感。

    果然,没多久,坐在对面的那个男人突然开口,低沉缓慢的声音带着深深的怀念,他说:

    “照片上另外一个少女是我的妹妹,须王樱。而你……则是她的女儿。”

    “……”

    如果可以,季如水真的想拍桌然后大吼一声:这不科学!

    可是季如水不是格的人,听到这句话她只是沉默了,看着照片的沉默了很久。

    少女的样子大约十七八岁,和她一样非常秀丽的脸庞,几乎和她一模一样,除了相中的少女比她还要成熟美丽妩媚几分。少女穿着一条鹅黄色的连衣裙,勾勒她纤细的腰肢与型。

    目光触及少女的口处,突然季如水的目光顿住了,然后微睁了睁瞳孔,眼睛里闪过一丝讶异。

    她脖子上挂着的那个,该不会是……

    季如水举起照片对着须王让,然后伸手指了指相片中的一个位置。

    “这个……是什么?”

    须王让抬头看向少女手指指的地方,愣了愣,她看向季如水,目光微闪。

    “那是樱十八岁生时我送她的生礼物。叫映明珠。你是不是……拿着它?”

    “……”

    季如水想,她算是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

    二好场外崩坏小剧场版(二):(此好乃崩坏之物,慎入慎入。)

    上面提到了如水想起叶王,心里默默问了句“叶王,此时的你在做什么呢?”于是我们来看看那时的麻仓好在做什么——

    好手下A:总感觉最近好大人经常出来。

    好手下B:而且还往人多的商业街走。

    好手下C:总是注意衣服裤子类的。

    好手下A:还有耳朵手

    好手下D:也有问哪间理发店手艺比较好……

    好手下ABCD:所以好大人到底要做什么??

    此时的好——

    看着一排过去的名牌男士服装……

    好:绝对要让如水对我的品位重新改观!

    欧巴裘:……

    嘤嘤嘤作者你这个混蛋!还我神一般的好大人!!

    由于本书百度关键字排名不稳定,为方便下次阅读,请Ctrl+D添加书签喔,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