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1.树葬花香(五)

    回到基地中,大家都有些沉默,似乎都在想之前三浦老太太说的话。 季如水坐在沙发上也在思考着。

    所谓有妖怪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一点妖气都感受不出来?还有吃人,如果这个妖怪真的吃人的话为什么镇上的人从来没有消失过了?唯一出现过奇怪事件就只有莫名其妙出现的臭气和几天前三浦梨纱被灵附这件事而已。而且据赤燕的观察,隔壁房子没有出现过奇怪的声音,只有偶尔的三浦幸助会对着种在院子中的树自言自语罢了。不过,今早见到三浦幸助时,那个男人上的确有股不寻常的感觉。

    怎么说好呢,是违和感,一种说不出来的违和感。

    “呐。”看着一直沉默着不说话的季如水和那鲁,麻衣突然开口:“既然问题出在幸助先生那里,那我们其实可以让郁美小姐带我们去他那,这样就可以趁机调查吧?”

    “不可能,如果真是三浦幸助的问题现在更加不可能打草惊蛇。”那鲁立马否认。

    “那我们就等。”季如水接话,“臭气出现是契机,我们到时候就可以顺着这条线摸下去。”

    “可到底要什么时候呢?”麻衣有些无力,“郁美小姐说过大约三四天一次,可今天离上次出现已经第六天了吧?”

    季如水看了麻衣一眼,淡然道:“放心,都已经两年了不可能说我们一来到就没有了,该出现的时候总会出现的,我们需要等就行。说不定今晚就会出现了。”

    “今晚吗?希望如此啦……”

    希望……如此……

    于是,当麻衣从睡梦中迷迷糊糊闻到那股难闻的气味而醒来时,她发现,她的‘希望’真的‘如此’了。

    让人难以忍受的恶臭在整个屋里中弥漫着,其中还夹杂着一股有些浓郁的香味,两股香味混杂在一起如挑拨似的挑战着嗅觉神经。麻衣觉得,此时她居然还没被熏晕过去实在太厉害了。

    忍受着恶臭来到基地,其他三个人已经到了,林和那鲁在研究者恶臭的来源,季如水站在一边沉思着。

    “如水。”麻衣捂着鼻子走到季如水边,“你什么时候醒的?”

    “比你早了大约五分钟。”季如水看了眼麻衣答道。

    她和林与那鲁是同时来到基地的,一到基地林和那鲁就开始着手调查着恶臭来源,但似乎只知道是从外面来的后就一无所知了。她有看过温度计,气温是正常的,那鲁说过,灵出现会使气温降低,既然气温正常也就是说没有灵?

    “这个味道很奇怪,明明臭的要命,为什么还有香味在里面呢?弄得更不好受了。”麻衣捂着鼻子有些埋怨道。

    香味?她也有闻道,可是……

    “不是花香吗?隔壁种的荷兰野蔷薇?”

    “啊?”麻衣一愣,她又嗅了几下然后捂着鼻子道:“似乎不太像,野蔷薇的香气没那么浓。应该是院子里的花吧。”

    院子里的花香?那为什么之前没有到这个时候才浓郁?

    “对了如水,赤燕呢?”麻衣突然看见季如水空的肩上,那个火红的小影居然没在?

    季如水回过神来,瞥了自己的肩膀,神淡然道:“被熏晕过去了。”

    “……”麻衣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要从哪里吐槽好。

    突然,一直站在林后的那鲁突然直起,然后向门口走去。

    麻衣:“那鲁,你去哪?”

    那鲁脚步一顿,“我去看看外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外面?

    季如水微挑眉,“现在不适合出去吧?”

    这次那鲁头都没转然后走了基地,然后有些冷淡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谁说我要出去的。”

    看着那鲁转走出去的方向季如水恍然,那鲁是要上二楼。

    的确,二楼能很好观察到外面的况,而且也能看看,那时候的三浦梨纱到底看到了东西。

    想到这层,季如水也一边跟上去一边道:“麻衣,你和林留在基地。”

    “啊……?”

    在麻衣还没反应过来时季如水就走出了基地。

    跟在那鲁的后,整栋屋子都弥漫着让人恶心的臭味,越靠近楼梯味道越浓。

    上了二楼,因为两人都没有拿手电筒也不打算开灯,而走廊尽头的窗户自从三浦梨纱那事后每到晚上就会关上并拉上了窗帘,走廊被一片黑暗所笼罩,看起来竟比白天时似乎还要长。

    那鲁看着前方的窗户几秒然后走了前去。季如水看着毫无畏惧之色连步伐都未曾乱过一步的那鲁,心里有些佩服这个少年,面对未知的东西都能如此的从容可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而且这个少年才年仅十七。

    跟在那鲁后一路走到窗户前,那鲁站在窗户前,伸手想一把掀开窗帘,季如水站在他后阻止了他这个行为。

    “还不确定外面是什么东西况下不要这么大动静。”她轻声道。

    那鲁转头有些看着她,眼睛有些冷淡与不满。季如水直接无视然后径自走到窗户一边,掀开一角透过往外看去。

    这是……什么……?

    看着窗外的景象,季如水有些愣住,

    窗外的雾有些浓,可依然能比较模糊的看到一些东西。窗户上正对着的那条马路上能模糊的看到一些人影,他们走路的姿势有些怪,步伐缓慢而蹒跚。

    那些是什么……?妖怪?不,不可能,因为没有感觉到妖气。灵?似乎又不像。人?不,那绝对不可能是人。那这些属于什么?

    “尸体。”

    清冷的男声在一旁想起,季如水一愣转过头看去,那鲁依然站在中间从中间掀开一条缝隙看出去。依然面无表,但眼睛紧紧的看着外面。

    那鲁刚才说,尸体?季如水挑眉,行尸走?这个花田镇总不可能闹生化危机吧?

    等等!麻衣之前说了什么?

    ——似乎不太像,野蔷薇的香气没那么浓。

    不是野蔷薇香的另外一种浓郁的香味,还有尸体,难道……

    季如水看着马路上蹒跚的影前进的方向,目光微沉。三浦幸助,到底是什么人?

    “发现了什么了?”看着季如水有些严肃的表,那鲁问道。

    季如水放下窗帘转过,点头:“嗯,发现了些有些在意的东西。我们回基地再说。”

    那鲁看着季如水似乎有些了然的表,想了想,点头:“嗯。”

    两人回到基地时麻衣和林都在等着他们。

    “如水,那鲁,你们两个突然跑去哪啦!”看到两人走进来麻衣立刻迎了上去。

    “二楼。”看了眼走向沙发的那鲁季如水答道。

    那鲁坐在沙发上,然后他抬头看向季如水:“季,现在能说说你发现的在意的东西了吗?”

    “当然。”季如水点头,她看了看林和麻衣一眼,想了想,开口:“刚才我和那鲁上了二楼一趟,我们从窗外看到了人影。”

    “人影!?”麻衣惊呼,“外面真的有人?”

    “不,像那鲁所说,那些是尸体。正确来讲,是被复活了的尸体。”

    “复活?”捉到关键词的那鲁目光炯炯的看着季如水,而季如水点头,解释道:

    “臭味中夹杂着香味,这个大家都应该能闻到吧?之前我一直以为是荷兰野蔷薇的花香,可是麻衣却告诉我,荷兰野蔷薇的花香没有那么浓郁,然后我又在想,那么既然不是花香,那到底是什么香味能那么浓郁而且飘那么远。但在看到那些尸体后我想明白了,那些香味根本不是什么花香,而是返魂香。”

    “返魂香……”那鲁咬着这三个字沉思,过了会他才点头,“原来如此。”

    看着面无表的那鲁和似乎也明白过来的林,麻衣一头雾水,“什么?到底是什么啊?”

    那鲁看了麻衣一眼:“麻衣,你的脑袋有待进修。”

    “……是是是,就你最聪明!!”麻衣没好气。

    “谢谢夸奖。”那鲁面不改色。

    “……”你到底哪里听出她夸你啦!!??

    “算了,为了麻衣你,我就解释一下季的意思,麻衣要认真听。”

    “……知道啦!”

    瞟了气鼓鼓的麻衣一眼,那鲁不在意的开口道:“返魂香顾名思义就是能返魂,让死去的人复活,回到原本的体里,然后被复活的人就会拖着腐烂的尸体从地下爬出来。也许这就是恶臭来源。可是如果灵魂离开体太久突然回到体可能存在不稳定,三浦梨纱那天正巧站在窗外被路上复活的尸体看到,也许复活并非他们本意,而他们似乎也抗拒着,然后刚好看到了窗户边的梨纱,那个灵便脱离了出来附在梨纱上想借此躲过一劫。”那鲁顿了下,继而道:“就如麻衣今早所讲,这里的灵都在害怕着,或许,与复活之后所做的事有关。”

    “与复活有关……的事……?”麻衣有些怔。

    季如水看了那鲁一眼,接道:“比如……当花肥?”

    听到这个答案,麻衣的瞳孔猛地缩小,全一震。

    复活之后……用来当花肥……?

    不知怎的,她突然想到了今早接近三浦幸助房子时那阵恐惧感,无力,绝望,却又无法放抗的恐怖。那肯定是这里的灵的恐惧。

    那该有多害怕啊……

    “真过分……”抱着左臂,麻衣咬着唇,“复活了他们是为了让他们当花肥,这种事实在太过分了!”

    看着垂着头的麻衣季如水沉默,因为她总觉得事没有那么简单,还有一个很大的疑点,三浦幸助为什么大费周章用返魂香复活尸体来当花肥呢?而如果只是当普通的花肥灵不可能那么害怕的,这其中绝对还有什么东西,比如……要埋“花肥”的“花”……

    “啪”一声,似乎一直纠缠在一起的结突然解开了,恍然的,季如水思路在一瞬间理开了。

    原来如此,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三浦幸助的原因与目的就出来了,而整件事也能说得通了。整件事最大的问题不是出在被复活的尸体上,也不是返魂香上,而是“花”上。

    季如水抬头看向屋内的三人,然后用着清冷的声音缓缓道:

    “也许明天我们去拜访一下三浦幸助先生,或许就能找到答案了。”

    由于本书百度关键字排名不稳定,为方便下次阅读,请Ctrl+D添加书签喔,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