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式神赤燕

    季如水看着眼前的少年,金黄色的头发,紫色的眼睛,有着非常出色的外貌,看起来似乎有点像混血儿。而此刻,这个少年正伸着手轻夹着自己的下巴,原本一脸看似温柔多的表在扳过她脸的一瞬间成了迷茫。

    眨了眨眼睛,季如水伸手不轻不重的拂开金发少年的手,淡然道:

    “你认错人了。”

    听着季如水那轻而缓的没有什么绪的声音,麻衣一下子就回过神来,她转过头看了看被调戏了依然一脸平淡的季如水,再看了看那个长得比那鲁还好看的少年,想了想,还是开口道:

    “那个……前辈,如水之前一直生活在中国。”意思就是你那句说见过她的话实在有点假了喂!

    麻衣的话让在场的樱兰众一下子回过神来,绯一脸无语的看着开始有些僵化的环,而双子开始起哄。

    光:“下,原来你说的办法就是这个啊。”

    馨:“原来就是搭讪啊。”

    光:“可是搭讪技巧太老了,‘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这种话现在已经过时了下。”

    馨:“下是看中了人家才顾不得用上这么老的手段吧?”

    双子每说一句话环石化的上就多一条裂缝,最后,镜夜冷静的推了推眼镜,一击毙命:“所以才被拒绝。”

    言罢,环哗啦啦的碎了一地。

    “镜夜,你可以怀疑我,但不能怀疑我的魅力!而且我那不是搭讪,她的确很眼熟。”环一手指着季如水,一手抓着镜夜的肩膀很认真的看着镜夜说道。

    在一旁的绯听不下去了,扶额叹道:“好了环前辈,不要闹了,这是我邻居。”

    听到绯有些无奈与责备的语气,环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瞅着绯,嘟嘴道:“我不是闹,的确很熟悉嘛……”语气真是说不出的无辜。

    绯无视一旁的环,转头看向依然一脸平静像个没事人一样的季如水,带着歉意道:“抱歉季桑,环前辈他没有恶意。”

    “我知道。”季如水应道。

    季如水看了眼蹲在暗处开始种蘑菇的环,她就是知道他没有恶意所以才没太多反应,因为她的确在他眼中看到了疑惑,不然她早就用上了女子防狼三招式了……

    估计是认错人了吧。

    “那个,兰花姐和藤冈桑买完材料了吗?”看着现场的气氛,麻衣赶紧转移话题。

    绯摇头:“没呢,一会打火锅,要买多点材料呢。季桑和谷山桑一起来吗?火锅多人一起吃才比较闹。”

    一起……

    麻衣偷偷瞄了眼站在后的几个帅哥和还蹲在角落里种蘑菇的那个帅气的少年,果断的摇头:“不不,不用了。我们已经买好材料了。”麻衣指了指推车上的东西,“今天是庆祝我和如水合租的一餐哦。所以我们先走了,你们慢慢逛。”

    绯点头了然,“这样啊,那好吧,谷山桑,季桑再见。”

    “嗯!再见。”

    匆匆和众人道了别麻衣赶紧推着推车离开了,而季如水理所当然的默默跟在麻衣后也离开了。

    结完帐从超市里出来,麻衣提着一代材料呼了口气道:“唉,刚才真紧张死我了。”

    季如水瞟了她一眼,“为什么?”

    “难道如水不觉得和藤冈桑的几个学长一起很有压力吗?”想到刚才那个调戏如水的男生、那对双胞胎,带着眼镜很有绅士志气的男生,站在上一直沉闷着没说话的高大男生和那个站在沉默男生边的那个有着大大一双眼睛超级可的那个小孩子,想到这些,麻衣就忍不住有些激动:“天啊,

    真的个个都长得那么出色!樱兰的学生都长得如此俊美出色吗?”她以为那鲁已经算是非常的漂亮英俊了,没想到还有人比那鲁俊美的。

    “是吗?还好……”看见叶王和藤原佐为这两位带着成熟气息的美男子时她都淡定了,没理由见着这种和她差不多大的少年还淡定不下来。

    季如水平淡的声音给麻衣浇了盆冷水,麻衣转头看着从头到尾都没有变过表一脸淡定的季如水,麻衣心里抓狂。

    啊啊啊啊为什么如水你总能这么淡定啊刚才被调戏了也是这样!被那么英俊的一个男孩调戏都能这么面不改色我都要怀疑你到底是不是喜欢男生了喂!

    看着低头拿着鱼眼打量不知在想什么的季如水,麻衣扶额,深深的认命似的叹了口气:看来她也要学会淡定的面对如水的淡定……

    买完材料回到住所时已经十一点多了,因为打算做大餐,所以时间需要多的,所以麻衣一回到去休息了个十分钟便开始煮菜。

    麻衣搬出来住也有差不多两年了,对料理方面当然是上手了,而季如水虽说没麻衣那么擅长,但多少也帮得上些忙。两个人一起做,当然是事半功倍。差不多一点时,全部料理已经完成了。

    看着桌子上比平常丰富的菜,麻衣眼睛大亮:“今天菜色真的好丰富哦!好开心!”闻着桌子上飘来的腾腾的香气,麻衣感叹道:“如水,你弄的鱼好香哦!”

    “是吗?还好……”季如水看了眼桌子上唯一一盘她出手做的红烧鱼块,然后再看着其他的看起来就很清淡的菜。

    果然,本人的口味很清淡,无论是千年前还是千年后都不会变……

    开动后,麻衣对她的手艺赞不绝口,并嚷着如果有空要让她多做些中国菜,季如水远目……因为她不知道怎么开口告诉麻衣,她做得不错的也不过就那么几道菜而已……

    吃完午饭后已经一点半左右了。季如水与麻衣的家务活是轮番做的,一人一天家务。

    帮麻衣把碟碟筷筷搬到洗手盆,季如水拿出了那个特意要来的鱼眼。于是,当麻衣刷着碗听到后的人没有任何声响时,转过头一看,然后忍不住冷汗出来,因为季如水正举着保鲜袋眼睛直直的盯着里面那双鱼眼。鱼眼很大,但瞳孔缩得很小,能想象到当初被挖出眼睛时这鱼该有多惊恐。

    想到当时季如水指着鱼眼对着卖鱼的人用着平淡得却不可置疑的语气道说着:

    ——挖。

    这个字时,麻衣的冷汗又多了层。

    “如水。”想了想,麻衣有些颤颤的开口。

    “嗯?”季如水头都没转。

    “你看着鱼眼干嘛?”

    “想一些事。”

    “……”看着鱼眼能让你想什么事啊口胡!麻衣再次不淡定了……

    “算了。”一直盯着鱼眼的季如水突然放下鱼眼道。

    麻衣一愣,下意识问:“什么算了?”

    “不研究,直接实验。”

    实验……?

    在麻衣疑惑的眼神下,季如水走到柜子前拿起小布袋,然后把叶王送她的式神封印给拿了出来。

    “??”麻衣看着季如水的行为有些不明。她是要拿纸来包住鱼眼?

    或许是感觉到麻衣的目光,季如水转过头看着她,举起式神封印,解释道:

    “这是式神。”

    “式神?!”这下麻衣被惊到了,她知道式神,因为林就有式神,还帮过他们好几次。可是……

    她擦干净手走到桌子前,看着季如水手中那张画着奇怪咒文的纸张,还是有些不明:“你说这张白纸是式神?”

    “不。”季如水摇头,“白纸不是式神,而是式神被封印在里面,一个有人送的。麻衣,能帮忙关一下那边的窗户吗?”

    “嗯。”

    季如水看着麻衣关上了窗户后拿出桃木与红绳,将红绳缠住桃木条然后分别围住桌子的周围。

    坐在桃木条与红绳所圈住的范围内,麻衣虽然不明白季如水干什么,但她还是静静的看着没有开口。

    季如水伸出手指在桌子上虚画了一个五芒星印,之后将语言从保鲜袋中取出放到刚才画的五芒星印上。站起,抬手:“嗡克里克里洒洒杂物档!”

    咒语刚落,原本躺在地上的桃木条像是被注入了生命力一般突然立了起来,上面缠着红线,将桌子的周围都围了起来。麻衣微惊,因为她还能隐约看到被围起来的放上隐隐有光膜,像是被罩起来了一般。

    “这是结界?”

    “嗯。”季如水边应到便拿起那张纸有些沉思。

    叶王有教过她怎么解开这个封印,但他却没有告诉她怎么重新给它定契约,因为他说,这一定要靠自己的力量解决,不然就算最后赤燕会成为她式神但契约束缚不会很强,赤燕会很容易反抗,这也就是之前为什么她迟迟都没重新给赤燕下契。

    赤燕为鸟,说不定一个弄不好飞走了怎么办?要是还在千年前还好,因为只要叶王召唤一下赤燕就回来了。但要是现在赤燕飞走了她上哪找赤燕?上哪找一个叶王来把赤燕唤回来?所以她才如此小心谨慎啊,不但是因为赤燕难得,更重要的是赤燕是叶王送她的礼物。第一件,也是最后一件。

    “如水?”看着一直拿着式神封印就没有任何动作的麻衣小心的唤道。

    季如水转目看了她一眼,给了她一个不用担心的眼神,然后道:“等会式神出来千万不要惊吓到它,鸟类怕惊。”

    “鸟?嗯,我知道了!”

    看着麻衣很郑重的点头,然后季如水抬起左右,在麻衣惊讶的眼神下将式神纸撕开了两半。

    “嘭——”的一声,撕开的式神封印纸在落地的瞬间突然‘嘭’一声变成了一阵烟雾。

    烟雾并不大,但足以将式神封印纸落地的周围给蒙蔽住。季如水眼睛紧紧的盯着渐渐散开的白色烟雾。

    一秒——两秒——

    “啾——!”

    一声清脆鸟叫声突然从快要散尽的烟雾中传出,然后“咻”的一声,一个小小个的物体突然用着极快的速度从烟雾中窜出。麻衣正想惊呼,但想起了一开始季如水对她的提醒立刻用手捂住了嘴巴。

    飞窜出来的小东西用着极快的速度窜出,然后“啪”的一声撞到了一早设好的结界好。

    “啾——啾啾啾!啾——!”碰到壁的小东西似乎不甘心,一直在两人的上方一直乱飞乱撞,可是这个结界可是连发鬼梅壶都困过,一只小小的攻击力不强的赤燕怎么可能一下子撞得破?

    麻衣看着那个用着极快的速度到处乱撞的小家伙,因为速度很快,所以她根本看不清那个小东西长什么样子,只能看到一团火红的小东西横冲直撞,但怎么也破不了季如水的结界。

    “如水……”看着那个一直不放弃的小东西麻衣有些不忍的开口。

    看着麻衣一脸不忍的表,季如水看向还在到处乱撞的赤燕,估摸它体力估计消耗得差不多了,然后伸出手指向放在桌子上的鱼眼,用着毫无起伏的声音缓缓道:

    “鱼眼……”

    赤燕继续乱飞……

    “鱼眼。”看着没有反应的赤燕,季如水重复了一边。

    赤燕还是继续乱飞……

    季如水:“……”

    麻衣有些汗颜的看着开始沉默的季如水,犹豫了一下,开口:“那个,如水……”

    “鱼的眼。”季如水突然开口打断了麻衣的话。然后神奇的,之前一直横飞直撞的小东西的速度居然缓了下来!看见速度放慢的赤燕,季如水心中一明,然后再次缓缓开口:

    “鱼的眼。”季如水的声音说的很缓,语气很平淡,在结界中响的很清晰。

    仿佛是听见这话,赤燕居然停了下来,然后麻衣终于看清楚了这只小东西的模样了。那是一只鸟,一只她从来没有看过品种的漂亮小鸟。小鸟不大,估计也就三岁小孩子一个巴掌那么大,有着有些尖细的嘴巴,两颗如黑葡萄一般黑不溜秋的小眼睛镶嵌在小小的脑袋上;全的羽毛是火红色,如浴火一般。小鸟尾巴上的羽毛向上翘着,而尾羽的颜色比子的羽毛的颜色都要深,看起来像是被点燃了一般。

    小巧、灵活、可,以及美丽。

    赤燕停在半空中,轻轻地拍打着翅膀,竟没有任何声音。它歪着小脑袋,然后看向声音的来源。

    “啾——”小东西用着清脆的声音小小声的“啾”了声,季如水微挑眉,其实她没听懂,但她还是重复的开口道:“鱼的眼。”

    像是听明白了季如水的话,小东西将小脑袋顺着季如水的手看过去,恍然的,一直注意着赤燕的季如水和麻衣似乎看见了小东西的那黑不溜秋的小眼睛突然一下子放光了,然后用着一开始从烟雾中冲出去的速度冲向了桌子。

    “啾!!——”看着桌子上的鱼眼,小东西叫的很开心……

    麻衣:“……”

    麻衣嘴角微抽的看着开始用着有些尖长的小嘴巴啄鱼眼啄的很开心的小鸟,她有些不淡定的吐槽:是她错觉吗为什么她能看到一只小鸟的眼睛中迸发出的那股强烈的光芒?还有为什么喊‘鱼眼’没反应喊‘鱼的眼’就有反应啊到底‘鱼眼’和‘鱼的眼’有什么不同啊不就多了一个字而已么啊啊啊!!(作者:远目……那是因为作者在凑字。)

    看着扑上去啄鱼眼啄的很开心的赤燕,季如水走近桌子,咬破手指,然后将血滴到赤燕上,红色的血滴到火红的羽毛上根本看不到任何痕迹,如融进去了一般,季如水抬手:“仅以我血为契,主仆相依,立!”(注释:咒语无能,这是乱编的。)

    “立”字一落,原本虚画在鱼眼下方的五芒星突然泛起微光将赤燕包围着里面。

    季如水没敢放松警惕,她怕赤燕反抗冲破光圈。可是……季如水一直看着那个五芒星形状的光芒,她竟感觉不到任何挣扎与反抗。

    光芒渐渐消失去了,抑或说慢慢隐入赤燕的火红色的小子里面。而在原地上,那只小小只小鸟似乎毫无知觉一般的开心的啄着鱼眼,此时,一只眼睛已经被它消灭的差不多了,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换了主人这事。

    季如水收回被咬破的手指,面无表的看着火红色的小鸟。

    叶王不会是因为这只赤燕是只吃货所以才那么慷慨的送给她吧?嗯,一定不会是的……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