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SPR

    季如水话音一落,空气滞了一秒,然后马上有人反应过来:

    “喂喂喂,那个女孩子是来搞笑的么?”是个女声,之前感觉到气息时那个喊着“这些恶心的头发是怎么回事”的声音。虽然看不见样子,但凭声音可以猜出20岁出头。

    没有人回答她的话,因为发鬼也已经反应过来,她认出了季如水,继而她发动起头发突然向季如水袭去。

    “喂!小心!快闪开!”

    一个男人的声音向她吼道,但季如水置若罔闻,就这样静静站在门口处,一动不动,然后熄灭了火机的火。

    “喂,快闪——开……”男人的声音顿住了,因为他看见门口的女孩居然伸手凭空划了个五芒星,然后硬生生的就这样把头发给挡在了五芒星外面。

    “五芒星?阳师?”一个低沉的男生响起,带着些惊讶。

    用五芒星作屏盾将攻击挡在外面,“咔嚓”一声,季如水再次打亮火机。

    “躺那等发鬼扒你脸吗?还不快走?”

    清冷的声音响起,让被发鬼捉住的少女恍然回过神来。

    “啊?嗯,谢、谢谢。”

    “麻衣!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女子的声音响起,她把缚住女生的脚的头发弄断,而在一旁离女生最近的男人伺机好扑了上去将女生救出了头发中央。

    “麻衣,没事吧?”

    “嗯,没事,那个,那个女生没事吧?”

    “我们尽量帮忙。”

    “林。”少年清冷的声音。

    “我知道了,我会看时机的。”

    看见那位叫麻衣的女孩被她的伙伴救了出来后,季如水也不用顾忌那么多,凝眸,用力向前推去,然后借力往旁边一跳,进到了屋子的范围。

    抬头看着袭过头来的头发,季如水抽出两张符咒。

    “尽量往没有头发的地方去。”

    丢下这句话,没等那几人有没有时间反应过来,她立刻又打亮了火机,然后将符咒凑上去烧了起来,然后扔向袭过来的头发。

    “啊!!火!!!”

    感觉到火的度,头发立刻缩了回去,发鬼狠狠看了眼季如水,然后快速的往门口窜去。

    “啊!她要逃!逃到外面去可不得——了……”男人的声音有些紧张的响起,然后又猛地顿住了,因为他看见发鬼竟然停在了门口,像被什么看不见的屏障阻止她走出门口一步。

    没错,那是结界。季如水当然不会傻到漏出个大门让发鬼逃,所以早就下好了结界让发鬼无处可逃。

    发鬼全都是头发,而头发是易燃物,所以发鬼最怕的便是火。在刚找到这个旅馆时她就想到这个问题,所以她当时又绕了出去随便抢了一个看就知道是烟鬼男人的火机才奔过来。(注释:那个被抢的男人当然是作者给诶谁开的挂啦,哈哈。)

    季如水抽出五张符咒,然后分别点上火,“唰”的一下全部朝发鬼扔了过去。

    “啊啊啊啊!!!!火!火——啊啊!!——”

    发鬼似乎想扑灭上的火,可惜她忘记了自己全除了头发还是头发,于是头发扑到着火的头发上,火更猛了。

    “啊啊啊——”

    不理会发鬼的惨叫声,季如水再抽出了一张符咒:“谨请供奉降临诸神诸真人缚鬼伏魔 百鬼消除急急如律令!”

    将符咒甩出,符咒飞到发鬼的额头上。

    “啊!!!——”发鬼惨叫了一声,然后一阵强烈的光芒从符咒出发出,照亮了整个屋子。

    女人:“哇啊,这是什么?”

    麻衣:“好亮……”

    没多久,光芒消失,而发鬼的踪影不见了,而之间贴在发鬼额上的符咒缓缓的飘落,落到地上“嚯”的一声自燃了起来。

    看着符咒消失的一点痕迹也没有,季如水点头。

    很好,解决了一个,还剩一个。毕竟是自己带过来的麻烦,所以还是有责任去消灭这些麻烦的。

    季如水向前踏了一步准备离开,然后突然想起,这里似乎还有五个人……

    她转头看向里面,而屋内的五人也看向她,在没有一丝光亮的黑暗里,五双眼睛显得特别明亮。

    季如水:“……”

    *

    一楼被发鬼毁得差不多了,看着有些惨不忍睹的一楼,众人心照不宣的全部移驾二楼。

    坐在椅子上,季如水观察了一下房间,房间内摆满了奇奇怪怪的各种器材,电脑、监控电视等,然后再加上挤进了六个人,让原本看起来不小的房间一下子就拥挤了起来。

    “啊喏,水?”

    叫麻衣的短发少女伸手递了杯白开水给她,季如水看了两秒,接过,“谢谢。”

    “不用,应该说谢谢的是我,刚才真的很危险呢,谢谢你救了我。”麻衣真诚道。

    “没什么,举手之劳。”

    “唔,举手之劳啊……”穿着和尚衣服的金发青年摸了摸下巴笑道:“一下子就打败了那个妖怪,说不定还真是举手之劳啊。”

    季如水沉默,虽然她还没有晴明叶王那么厉害,但跟着两人学了那么久的阳术还搞不定发鬼这种妖怪那她真对不起那两人了。

    穿黑色衣服的黑发少年看了和尚一眼,然后转目看向季如水,“刚才看你用五芒星印,你是阳师?”

    “诶?真的假的?这孩子怎么看都才十五六岁啊。”有着酒红色头发穿着巫女服的女子用着惊讶的声音道,“不过的确穿着狩衣啊。”

    季如水看向提问的少年,少年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黑发黑眸,白皙而英俊的脸没有太多的表

    “是,我是阳师。”季如水回答道。

    麻衣:“啊,真的是阳师啊,明明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年龄,你……额,对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了,老用“你你你”似乎很不好,介意问一下你的名字吗?”

    季如水喝了一口茶,摇头:“季如水。”

    “季?难道……季桑也是中国人?”

    季如水抬头:“也?”

    “嗯,林桑也是中国人,林桑是中国香港人,而且也是阳师呢。”麻衣指了指靠在墙上到现在仍未出口说过一句话的男人。季如水看过去,叫林桑的男人长得很高,起码都有一米九,有些冷硬的脸庞,右眼被长长的头发遮住,看起来似乎是个很沉稳的男人。

    这男人也是阳师?

    季如水回过头重新看向屋内的人,一个阳师,一个穿着和尚衣服,一个穿着巫女衣服,两个看起来还没十八岁的少年少女,还有这满屋子的器材。

    “你们是来驱魔的?”刚才那听到那个巫女救叫麻衣的少女时用到了九字真言。

    “啊,是的。我们是接受委托来的,难道季桑不是?”

    “不是,我是感觉到发鬼的气息追过来的,因为发鬼出现在这有一半是我的责任。”

    “诶,责任?”

    “嗯。”季如水点头,然后就没说话了。她不太愿意说太多,首先他们是陌生人,没必要说那么清楚,第二,说了他们未必明白,所以缄默就最好。

    “你们说的委托是什么?”季如水抬头看向坐在一边的麻衣问道。

    “啊,说起来似乎还没给季桑作介绍呢。我们是SPR的成员,即涉谷特异功能调查所长,专门调查各种灵异事件。那个黑色头发的少年叫那鲁,是我们的所长。”

    “麻衣,要介绍请认真介绍。”叫那鲁的少年开口打断了麻衣的话,麻衣向他吐了吐舌头,转过头对季如水不好意思道:

    “好啦,其实所长的名字叫涉谷一也,但是他太自恋了,所以我们都叫他那鲁,那鲁西斯的那鲁。(注释:“那鲁西斯”语发音是自恋狂的意思)那鲁旁边那个就是林桑,是调查所里的助手,和季桑一样是中国人和阳师,而那个滝川法生,职业是贝斯手,副业才是和尚,很奇怪吧?我们都叫他和尚。这个绫子,是巫女。和尚和绫子不是调查所里的人,但基本有事件我们都会叫上他们。最后,嘿嘿,我叫谷山麻衣,是普通的女高中生,在调查所里兼职当助手。我们调查所会接收委托人的委托去调查灵异事件,而这次就是这家旅店的老板老委托所以我们才驻进这里调查的。”

    麻衣把屋里的人一一给她简单得做了介绍,季如水点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取个名字叫“特异功能调查所”,但说通俗点其实就是接收委托帮忙除灵的,而这里的人基本都有除灵能力的。

    唔,等等,谷山麻衣说她是什么?兼职当助手??

    “你说你在调查所里当助手?”季如水看向麻衣。

    “额,是的,因为要上学,所以是兼职。”

    “有钱么?”

    “哈?”麻衣一愣,点头:“有,每个月都有。”

    “唔……那现在还招人么?”

    “啊……”这下麻衣反应不过来了。

    那鲁一直在旁边听着,他听出季如水的意图,直接问道:“你想来调查所工作?”

    季如水转头看向那鲁,好像这个才是所长,于是点头:“对,因为我需要钱和住的地方。”

    既然那个看起来好像很普通的少女都能当助手,那么她这个几招搞定了发鬼的少女去当应该不难吧?

    “需要住所是什么意思?少女你不是和父母一起来的吗?”和尚问道,难道自己一个人独自到本?

    “字面上意思。我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我今天刚来到这里,无分文,也没有任何一个认识的人,所以我现在急需钱和住宿。”

    孤儿,今天才来到,无分文,没有人认识的人……那她是怎么来的?

    众人看着说那句话也依然一脸平静,像不是说自己事一样的季如水,心里都有些沉思,但看着少女似乎没有继续解释的意向,然后都看向了一边的决策人,毕竟人家才是所长嘛……

    而麻衣看着季如水,心里突然一阵悸动。季桑也是孤儿,而且从小就是,虽然她不明白她是怎么到本来,但是,季桑还救过她一命。

    “那鲁,帮帮季桑应该没什么吧?”麻衣看向黑发少年道。

    而那鲁看了眼一脸恳求状看向她的麻衣,然后看着也一样直直看着她的少女,虽然隐瞒了些事,看表不像说假话,而且,她的力量他也看到了,往后应该的确能帮上忙。

    “好,接受你的求职。”最终,黑发少年点了点头。

    “那鲁!”麻衣比季如水还开心。

    “诶,以后那鲁边又多一位美少女咯,那鲁你小子可真是艳福不浅啊……”和尚感叹。

    “麻衣,以后你的敌又多了一个了。加油啊!真砂子和季少女都比你优秀不少啊。”绫子将手搭到麻衣的肩上调侃道。

    “绫、绫子,你在说什么啦!!!”麻衣脸红,恼羞成怒。

    那鲁瞟了一旁开始打闹的三人,然后看向一脸淡然的当事人。当事人也看了一眼那三人,然后看向他,点头:“谢谢。”

    “嗯。”那鲁点头毫不谦虚的接下了季如水的道谢,然后道:“但是,虽然我可以聘用你,但你的住宿问题还需要你自己解决。”

    听到这话,打闹三人组停下来看向季如水。

    和尚:“的确了,虽然之后钱问题有着落嘛,但眼下住宿也是个问题,今晚还说可以在这旅店里住一晚,可事件已经解决,明天肯定不能继续留这了。”

    绫子:“嗯,的确。”

    麻衣看了看和尚和绫子,又看了看也不语的季如水,想了想,踟蹰了一会,然后开口道:“来我家吧!”

    麻衣的声音清亮有力,让季如水愣了一下。她看向那个短发少女,少女看着她一笑,道:“如果季桑不介意的话住我家吧。我也是孤儿,现在一个人住,而且季桑救过我一命,所以……那个,就是房子有点小,不知道季桑介不介意。”

    麻衣眼睛笑得弯弯的,有些傻气,但却又很明朗很真诚。

    这个笑容很熟悉,季如水如此的想。因为这会让她想起昌浩,昌浩的笑容也是带着些傻气,可是却很真诚。

    看着眼前的少女,季如水眨了眨眼睛,然后缓缓的点了点头: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