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新世界

    如果问一年前的季如水,玩蹦极是什么感受?抱歉,那么季如水会告诉你,她玩过最刺激的项目只有垂直过山车与跳楼机。但是如果问一年后的季如水,那么季如水会以两次亲经历告诉你,接受地心引力做自由体降落这种感觉不是谁都能玩的……

    体快速的下坠,风不断的从耳边呼啸而过,那种沉重的失重感让她想抬起一只手都万分困难。

    要死的感觉……

    她现在正在感受着……

    “轰——”

    一声巨响,天外飞物砸向了地面,扬起一阵重重的灰尘。

    季如水听到了那声“轰”的一声落地声,感觉到那股失重感消失了。静静的躺在地上,直到感觉不到体有任何不适她才睁开眼睛,然后看到那片一望无际的清澈蓝天时,季如水的第一反应是,很好,没有屋顶,也就是说没有砸穿别人的家。

    她挥了挥扬起的尘雾,感觉到体的确如一年前砸穿晴明家屋顶也一样毫发无伤后,她站起来跳出了被砸得不算深的坑。她张开手心,被追回来的映静静的躺在她手心,光芒微弱。

    当时看到映从手中飞出去,她下意识的就甩开了捉住自己的手然后扑向映,然后映的确被追回来了,但也被吸进去了,同时还有两只鬼怪跟着她被吸进去了。季如水可以确定两只鬼怪的确和自己落在同一个世界,但似乎都被分散在不同的地方。

    她抬起另一只之前被捉住的手,她那时甩掉的似乎是晴明的手?

    啊,她还没看到那个据说是晴明的年轻男子的样子啊……

    算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现在应该确定一下自己所在的地方。

    季如水抬头张望了一下周围,有杂草,有乱石,有河流,但就是看不到房子的踪影。

    似乎有些偏僻呢。不过这样也好,如果被人看见突然从天而降而且毫发无伤不知道会不会被当做是外星人,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晴明那般能迅速接受奇怪的事发生。

    季如水环视了一下周围,突然眼神一定,她看见了前面有人影,因为有点远所以之前都没看到,而且如果她没看错的话,那个人似乎也面向这边?

    季如水想了想,现在自己需要知道现在是什么况,所以她拍了拍上的尘,然后走了过去。

    等季如水走近后她才发现原来有两个人,一个是非常小的小孩,长得黑黑的,有着顶爆炸头,而另一个似乎是个少年?唔,也许是少女?少女坐在河边的一块大石头上,披着一件灰白色的巨大斗篷,一头酒红色的长发,耳上带着一对很大很奇怪的耳环。少女有着一副很清秀的样子,然后笑眯眯的看着她。

    三秒打量完眼前的人,季如水对眼前的人第一印象就是:一个品位有点差的女孩,特别是那双大耳环,基本都有她一个掌心那么大了,难道不重么?耳垂部位不会被拉长?会成弥勒佛耳的……

    “好大人。”

    旁边那个长得黑黑的小孩子看了看边的季如水,又看了看自己边的人,然后用着糯糯的声音开口。

    叶王?(注释:前文有注释过,现在还注释一遍吧,好读ha o;叶王读

    听到这个名字,季如水一愣,重新将目光放到那位少女上,可是她怎么看都不觉得眼前的人像麻仓叶王啊,而且叶王也不可能成女的了吧?唔,难道是因为崇拜叶王所以取个一样的名字?那这里……还是平安时代?

    “欧巴裘,没关系哟,不是坏人呢。”好回答了边的小孩子,然后看向季如水。

    季如水眨了眨眼睛也看着他,想了想,开口道:“你好,请问这里是哪?”

    “东京,这里是东京的郊区哦。”好笑眯眯的开口,声音有些轻快,似乎心不错的样子。

    东京?好吧,她确定东京这个名字不在平安时代,是属于本,现代的本。

    “现在是什么年代?”

    “二十一世纪。”(注释:因为各部动漫的时间都不同,而通灵王的故事背景更是九几年的,所以把通灵王的时间推后,笼统的概括为二十一世纪)

    二十一世纪。季如水点头,好了,她明白了,她的确离开了千年前的平安京然后来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东京。共同特点,都在本。

    “东京的方向是哪边?”

    “那边哦。”

    好将手从斗篷里抽了出去,然后带着咖啡色的大手的手指向她的斜后方,季如水扭头看着眼所指的方向,然后又看了眼她认为是少女的人的手,感觉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多想,转过头对少女点了点头:

    “谢谢。”说着,季如水向所指的方向转离去。

    欧巴裘看着缓缓离去的影,转头边她非常尊敬的好大人,好大人心似乎很少,嘴角的笑意一直没有减少,然后笑眯眯的看着那个女孩远去的方向。她歪了歪头,道:

    “好大人认识那个人?”

    “嗯呢,认识哟,没想到她会出现在这,很让人吃惊咧。她是我很久很久之前的一个故人哦。”

    “故人?”欧巴裘的头歪的幅度更大了。

    看着季如水远去的方向,麻仓好嘴角勾勒出一抹意义不明的弧度,低声回答道:

    “嗯,故人……”

    *

    季如水照着她一直以为是少女还吐槽了一番人家服装的麻仓好所指引的方向一路走去,没多久她果然看见了马路。马路很长,一眼看不到尽头。

    看着长长的马路,抬头看了看向西边靠拢的太阳,她认真地考虑着在什么都不了解的况下走到城市去需要多久。

    不过好在,作者是亲妈,总会在适当的时候给女儿开挂。所以就在季如水打算认命走了再说的时候遇到了路过的车,于是好心的司机就免费的送季如水一程。

    好心司机大叔的目的是新宿,季如水根本不了解京东京,更不可能有认识的人在,所以没有目的地的季如水也让司机大叔载去新宿。

    从东京郊区到新宿区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去到新宿时已经五点半左右了。

    跟好心的司机大叔道谢告别后,季如水开始一个人漫无目的的游在街上。

    五点半,正是下班的高峰期,街上人并不少,季如水穿着一狩衣走在路上回头率当然是暴高的。例如——

    “哇,那个姐姐好酷哦,居然穿着狩衣耶!”

    “元太,哪里哪里?”

    “那里啊!”

    “真的耶!总感觉好帅噢。柯南君,你看,你说会不会是刚除魔回来嗱?”

    “妖魔鬼怪那些东西是不可能存在的,不过是些骗人的东西而已,走了,阿笠博士等着我们的。”

    再例如——

    “啊,叶,你看那个女生居然穿着狩衣?会不会也是通灵人?”

    “万太,在哪?啊啊,看到了看到了,诶,那个不是男孩么?”

    “怎么看都是女生吧叶!!!”

    “但是,女生穿狩衣的么……”

    面对以上言论,季如水一概当做没听到没看到。她连百鬼夜行都看过了还会怕这些?

    面色泰然的走在路上,季如水心里默默想着之后的打算。

    本她根本不熟悉,原本季如水怀疑自己是不是回来原来的世界,但后来问了司机大叔一些东西后发现根本不是原来的世界。

    也对,她似乎没有完成那个修补时空断层的任务,那个大叔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自己回去?

    没有钱,没有认识的人,可以说现在自己根本就是没办法在本生存。

    季如水检查过自己上所有的东西,那个装道具的小布袋一直带在上,里面装着都是些驱魔的小道具,然后还有叶王送给自己的式神封印,她一直都没有找到机会解封重新定契,还有上带着一颗最值钱但偏偏最丢不得的东西——映明珠。

    没了,她上带的所有物品便只有那么多,连平安时代的钱币都没有,不然还可以以古董卖出去,说不定值不少钱。可是那时候急忙出去对付百鬼修复时空,怎么可能还带上钱?

    所以这个经验教训我们,不管什么时候,钱,是一定不能离

    不过……季如水突然伸手摸了摸束在头发上的发带。幸好,那时直接绑着头发出来了,不然昌浩的礼物一定会被留在那。

    走到新宿不知名地方的路上,季如水这一路已经看到不少灵,漫无目的到处飘的灵。这些灵没有任何力量,只是很普通的人死后的灵魂,没有恶意。看着这些灵没有恶意,季如水也就当做没有看到,反正只要不害人就可以。

    又一个灵从自己眼前飘过,季如水打算继续当看不见向前走时,突然,一股让自己有些熟悉的气息飘了过来。

    发鬼,那个跟着自己穿过时空裂缝的其中一个鬼怪。

    季如水停下脚步,抬头向四周看去,四周没有看见什么不妥的东西。此时,夕阳一半的体已经藏进了山里,剩下的一半似乎还在垂死挣扎缓缓的往下沉,发出橙黄却并不刺眼的光芒。

    黄昏,正是逢魔时刻。

    季如水看着似乎没有任何异常的街道,想着刚才那股熟悉的发鬼的气息,她没有弄错,那绝对是发鬼,因为在被吸进时空裂缝时她还特意几下了那两只鬼怪的气息,方便以后解决。

    一只发鬼,一只酒吞童子。

    看着喧闹的街道,季如水缓缓闭上眼睛。

    晴明说过,心是最灵敏神奇的一个器官,它能感受到比看的比听的更真实的东西,所以当耳朵和眼睛被蒙蔽的时候,便要试着冷静下来,脑袋放空,全心全意试着用“感觉”来捕捉那些看不见的东西。

    新宿是本著名的繁华商业区,所以人流量也很多,熙熙攘攘,人来人往。吵闹声,广播声,车鸣声在脑海里被放大回响着。

    这些烦杂的声音一直在脑海中回想,努力将这些声音屏蔽,然后回想着发鬼的气息,然后想象自己精神如蜘蛛网一般向四面八法散去,而周围的一切声音、气味随着精神网一下子全连接到她的脑海里。

    “哔哔——哔——”

    “今天晚上我们出去吃吧……”

    “啊,新出的那件衣服好漂亮哦……”

    “近,新宿区米花町出现了连环杀人案件,凶手依然未找到,继而将有本台记者XX为你跟踪报道……”

    “那家店……”

    “XX护肤品,让你肌肤……”

    ……

    …………

    “啊!这些恶心的头发是怎么回事啊!!”

    猛地睁开眼睛,她感觉到了发鬼的气息了,在那边!

    一捕捉到发鬼的气息季如水立刻向那方向跑去。

    平时鬼怪的气息是可以隐藏得很好的,除非它出来干坏事用到了力量。而发鬼现在气息暴露典型就是因为相中了目标在害人,力量一用,气息就加强,所以她才能这么快就捕捉到。

    ……而且,她还感觉到和那边还有别的灵力的波动,是与发鬼在战斗?

    夕阳已经完全落下了,只靠着余晖照亮半边天。

    此时乃气最重的时刻。

    季如水顺着气息一路跑过来,然后停在了一栋房子前。

    她抬头看着眼前的屋子,这栋房子是个旅馆,屋子不旧,大概三层,没有一层开着灯,一片昏暗,而发鬼的气息正不断的传出来。

    就是这里了!

    屋内——

    黑色的发丝绕满整个大厅,桌椅四分五裂的倒在地上,大厅里一乱混乱。

    和尚按了一下好不容易找到的开关,但却发现没有反应。

    “那鲁,灯打不开,估计被头发弄坏了!”他朝屋子另一方向的穿黑衣的青年喊了声。

    那鲁听到这句话,微皱了下眉头。

    他们被困在了旅馆里面,浓密的头发堵住了门和窗,而且他们也被堵到了最远离门的地方。由于发鬼是突然来袭,所以根本来不及准备什么就被袭个措手不及。现在还有点光亮能勉强躲过袭击过来的头发,等天完全黑了下来后就根本看不到头发攻击过来的路线,躲不开!

    虽然想到如此恶劣的势,那鲁依然用着着冷静的声音开口:“知道了,现在只能靠感觉躲开,要小心别被头发缠到,特别是麻衣你。”

    “为什么特别点我啊!知道啦!”麻衣有些恼怒的回吼一声,她有些恼,但也有些小开心,因为这算不算代表那鲁担心她?

    “!”突然,麻衣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似乎漏跳了一拍,因为她的右脚似乎被什么凉凉的东西缠上?

    “啊!!那鲁——”突然,麻衣的尖叫声在大厅里响起。

    绫子:“麻衣!!”

    和尚:“麻衣!”

    林:“谷山小姐!!”

    三人紧张的喊了一声,而那鲁转头看向刚才麻衣站的地方,虽然天已经黑下来了,可是刚才还能模模糊糊看见的人影此时却不在了。

    “麻衣!”那鲁喊了声,然后向往麻衣的方向跑去,可刚走一步头发又缠了上来,那鲁只好退后躲开。

    “啊啊!!”麻衣的叫声在黑暗中响起。

    那鲁皱眉,看向麻衣的方向,道:“麻衣,冷静点!你要想办法自救!”

    冷静……自救……

    麻衣一愣,对,她要冷静,那才能自救!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哗”的一声,气风化刃飞向发鬼。“唰”一声,集在那张脸上的头发突然散开了,麻衣一喜:

    “成功了?……嗬——”话还没说完麻衣便狠狠倒吸了口气,因为在那散开的头发下竟然露出了十几张少女苍白的脸,

    “啊!!!!”

    绫子:“麻衣!!麻衣,怎么呢??”

    “脸,脸,有好多女孩的脸!”

    绫子:“脸?”

    “脸,我要脸……”突然,一把低沉的带着冷气息的女声在黑暗中缓缓响起。

    脸?头发?

    和尚全一震,他突然想起了本百鬼夜行中的有这么一个全头发喜欢收集少女脸的妖怪——发鬼。

    发鬼没有体,以发为,只有一个头,浓密的头发下藏着无数张少女的脸,而看到漂亮的少女就会把她的脸抢过来自己收藏。

    和尚一惊,大喊:“麻衣!快逃!!”

    逃?

    麻衣惊恐的看着那束伸向自己的头发,那束捆在脚上的头发还捉住她的脚,让她根本无法逃跑。

    “啊!!!!”

    “麻衣!!!!!”

    “轰——!!”

    被头发堵住的门口突然被撞开,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了一下,连发鬼都停下了动作,然后都看向门口。

    由于光线不足,来人的样子根本看不清,但却能看到站在门口的人影不高大,似乎穿着有些奇怪的衣服。

    “咔擦咔擦——”门口处突然传来两声打火机的声音,“嚯”的一下,一串小火苗突然在门口处燃起,然后屋内的人都看清楚了门口的人的样子。

    一个女生,一个十五六岁长得很清秀的女孩,扎着一股马尾,火光照在她的脸上被染得有些微红,而黑色的眸子里跳跃着一束火光。

    她将视线移到凭着微弱的火光能勉强看到的大厅中央的发鬼和麻衣上,一顿,然后声音平静的开口:

    “发鬼,你是在玩人鬼未了的百合版么?”

    “……”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