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拾陆、来不及告别的离去

    像是验证麻仓叶王的话一般,麻仓叶王说,最近几晚上会出现异变,于是,从那天下过雨后的连续的两天里,白天阳光明媚,傍晚大雨倾盆,晚上又星光璀璨,这种异常的现象最终都得不到一个解释,但季如水心里大概有个想法,怕是与时空裂缝有关。

    随后两天,原本一直模糊的卦象突然清晰了起来,晴明告诉她,明晚有百鬼夜行。

    百鬼夜行,流传中的出现在夏夜晚的妖怪大游行,在夏晚上无人的街道上,会出现成千上百的奇形怪状的妖怪聚集在一起,像举行庙会一般,带着狰狞的面孔游行在街上。

    遇到百鬼夜行,能逃则逃,就算再伟大再厉害的阳师也无法对付得来成千上百的妖怪。晴明告诫她,明晚绝对不能出去。

    百鬼夜行是种奇象,季如水见过的妖怪多多少少加起来也有几百只鬼怪,却没有见过几百只妖怪聚集在一起游行,虽然难得遇到传说中的百鬼夜行,但季如水还不会不自量力的拿自己生命去和满足自己这点微弱的好奇心。

    千大万大,唯命最大,什么都比不上活着重要。

    当晚,季如水抱着式盘占卜了一番,然后卦象上显示的明天的天气是晴朗。

    是的,晴朗,而且是全天晴朗。

    看着占卜结果思考了会,季如水站起推开窗户,而星空明朗,群星闪烁,要不是空气中还带着些潮湿与微凉还真完全看不出傍晚还下过一场大雨。

    看来这个异数今晚便要结束了。

    今晚,百鬼夜行……难道这异数和百鬼夜行有关?

    现在无法得知结果,只能等百鬼夜行过了然后一切明天再说了。

    季如水关上窗户换上睡衣,准备吹灯睡觉,因为趁现在还安静时不睡,等到百鬼出来活动了妖气冲天更是不可能睡的呢,虽然她给自己房间下了结界,但还是要避免一下的。

    “咚咚——”

    不大的脚步声由小到大从远处传来,让季如水吹蜡烛的动作一顿,然后面无表的看向门口。

    三秒后——

    “如水,我是昌浩。”

    “……”

    “我进咯。”说着,昌浩轻轻的拉开门,抬头一望,只见季如水穿着一件长长的米色睡衣站在烛灯前,面无表的看着他。

    昌浩:“……”他好像又选错时辰来了……

    “那个,如水……”昌浩小心翼翼试探的喊了声,“你是准备睡觉?”

    季如水没表的眨了眨眼睛,最后收回眼神,坐回铺上:“站那干嘛?进来吧。”

    昌浩一边走进去一边用着不可思议的语气道:“今天你居然那么早睡觉?发生了什么事?”

    “百鬼夜行。”

    昌浩微怔了两秒,然后反应过来,“原来。”

    “好了,说吧,找我干嘛?这个时辰我不陪你练弓道。”

    “就算不是这个时辰你也没有陪我练过好吗!”昌浩怒道,“而且这个时候怎么可能找你练弓道啊!是拿东西给你的啦!”

    “东西?”季如水歪头。

    “嗯。”说到这个,昌浩突然有些别扭起来,“之前你生辰,我似乎没有送你什么东西……”

    “嗯,的确。”季如水自然而然的接过话。

    昌浩嘴角微抽,决定忽略她的那句话,然后将手伸进袖子中抽出了个用薄薄的白纸包着的东西递到她面前,“所以,现在给你补送应该不算太晚吧?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礼物……?

    季如水微怔,看了眼也眼巴巴看着她的昌浩,伸手接过礼物,打开。

    “这是……?”

    “这是发带,其实我也不知道要送什么,然后有问过老板,老板说送发带,所以我就买了,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颜色啦,所以就按照我喜欢的颜色买了。”

    发带是红色的,上面没有任何图案,没有任何特别。不过,看着手中的发带,再看看眼睛闪亮亮看着她似乎在等她答案的昌浩,她嘴角扯了扯,思考了三秒,然后缓缓地开口:

    “昌浩。”

    “什么什么?”期待的语气。

    “老板让你买发带时有没有告诉多你一件事?”

    “什么事?”

    “送发带的意义。”

    昌浩一愣:“意义?”送个发带还有意义?

    “嗯。难道你不知道么?女生送男生发带代表喜欢他。”

    昌浩一僵,“那……反过来了?”

    “反过来不也一样么?就是让女生嫁给他。”

    骤然的,昌浩的从脖子到脸以眼可见的红了,手在空中胡乱的摆着,“嫁嫁嫁嫁嫁给他?如水,那个,我我我我,我并不知道这个事啊!”

    “嗯。”季如水点头,淡定的开口:“我知道你不知道,因为这是我乱说的。”

    昌浩动作一僵,随即吼道:“……季如水!!!!”

    “谢谢。”季如水缓缓的开口,打断了昌浩作势要发的怒气,“昌浩的礼物,我很喜欢。”

    昌浩微张着嘴巴,看着她淡然的脸庞,深呼吸了口气,最终把怨气吞进了肚子里。

    季如水抬眸看了看扭过头不看她还有些气鼓鼓的昌浩,又看了看手上的发带,抬手将头发束了起来,然后转过头背对着昌浩,轻声道:“昌浩。”

    “什——”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看见那根红色的发带系在了季如水那头如墨的长发上,红色的发带在一片乌黑的头发中显得艳丽,但却异常的好看。

    季如水扭回头就看着还有些微怔的昌浩,“看傻了?”

    “才没了。”昌浩回过神来,他看了看季如水束起来的头发,认真道:“其实我眼光还是不错的。”

    季如水瞄了眼他,然后开始下逐客令:“嗯,礼物也收到了,也带上了,回去吧,我要睡觉了。”

    “……”你转得也太快了吧!不过,他看了看季如水早已经换上的衣服,也没说什么,“知道啦!那我走了,晚安。”

    “嗯。”

    季如水坐在原位看着昌浩站起,拉开门,然后微愣。

    “昌浩,等等!”

    “什么?”昌浩关门的动作一顿。季如水连忙站起来,然后然后“唰”的一声把门打开,顿时,一阵妖气扑面而来。

    好重的妖气!!难道百鬼夜行已经开始了吗?可是即使如此也不可能有那么重的妖气啊,还穿过了晴明的结界传过来。

    而且,里面还夹杂着,很熟悉的味道。

    “如水?”

    “昌浩,你感觉到什么吗?”季如水低头问道。

    “啊?嗯,好像感觉到了点妖气。爷爷说过今晚有百鬼夜行,估计是开始了。百鬼夜行啊,不知道是怎样的盛状咧,不过是我的话肯定什么都看不到的了。”昌浩抬头,季如水一直抬头没有表地看着远方,他以为她担心,安慰道:“没事的啦,爷爷说只要不出去就没关系的。”

    昌浩见鬼被封,感知果然下降了很多。

    季如水看了眼昌浩,点头道:“我知道。好了,你回去吧。”

    “嗯,别太担心啦,睡一觉就没事,亏如水还是个阳师咧。我回去啦,如水晚安。”

    “晚安。”

    看着昌浩渐渐走远的影,季如水没有回屋子,而是继续站在廊下,抬头看向远处。

    没有错,是这个感觉。虽然妖气很重,几乎就要盖过那股气息,可是那个气息感觉很特殊,夹杂着阵阵的妖气一直传过来。

    时空裂缝。

    季如水没有想到时空裂缝居然这个时候出现,居然刚好凑上了百鬼夜行。可是为什么?

    没有多想,季如水果断转进屋换了一衣服,然后直奔晴明处。

    晴明这个时间不可能休息的,果然,季如水去到是晴明正研究着式盘,似乎在占卜着。季如水没有废话,单刀直入:“晴明,妖气。”

    晴明看着如水,缓缓点头:“啊,原来如水也感觉到了啊,很强烈的妖气,的确有些不寻常。”

    季如水想了想,道:“时空裂缝出现了。”

    “时空裂缝?”听到这个词,晴明的目光微闪。梅壶那件事她有听勾阵讲过,而如水也有详细的和他讲过她对时空裂缝和时空断层的看法,所以他这个多少也知道一些这些东西。

    “是混在妖气中的那股奇怪的气息吗?”

    “嗯,你感觉到?”

    “啊,感觉到。虽然不是很微弱,但的确感觉到了,而且有愈加强烈的趋向。”

    愈加强烈的趋向。

    果然,晴明的话证实了她的想法,她也感觉到了本来只有微弱的气息却越来越强烈,这让季如水没有办法不想起当时时空裂缝时空愈加扩大的景。

    如果不管它会怎样?

    不知为什么,在她脑海里出现的竟然是整个平安京被时空裂缝所吞噬,然后被传送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那就等于这个时空已经崩溃掉了吧?这个时空崩溃掉,按照每个时空都会有联系的原则,她原本的时空也会受到影响。

    ……那她来这里的意义是什么?

    “如水。”虽然季如水的表依然一脸平淡,但熟知季如水为人的晴明就算没有叶王的灵视也能知道她在想什么,“不要乱来,百鬼夜行不是能随便应付的。”

    晴明的声音有些严肃,季如水抬眸看着晴明,有些无奈:“我知道。可我必须要去,因为这事只有我能解决。”

    如果可以季如水绝对不愿意去冒这种险,可惜这事不止只有她一个人能解决,而且她也要必须解决,不然时空崩溃掉那她来这里根本没有意义。

    别的时空她可以不管怎样,可是她的时空里有着季如雪,有着院长。这是季如水这辈子中最重要的两个人。

    这是多出来的任务,但她连拒绝都无法拒绝。

    如果等到百鬼夜行结束了再去会怎样?

    ……

    好吧,没有人知道百鬼夜行什么时候结束,而且这次时空裂缝和百鬼夜行同时出现肯定不会是巧合。

    如果百鬼夜行结束的时候就是时空崩溃的时候?

    ……好吧,那千古罪人这名称她当定了。

    晴明微皱眉,棕红色的眼睛看着季如水,里面有深深的不同意。她从来没有见过晴明这么严肃过,可这也恰好说明了这次的危险。她知道晴明担心她安全,可是这次她非去不可。

    季如水垂眉想了会,缓缓的开口:“如果不去,平安京可能会有危险。”

    晴明微怔,眉头紧皱,似乎在下什么艰难的决定。最后,晴明深深的叹了口气,棕红的眼睛看向她,里面是深深的歉意:

    “抱歉如水。”

    “嗯。”

    季如水不甚在意的点头。

    她不是什么无理取闹的人,一个平安京与一个季如水相比,谁都知道哪个比较重要,或许十个季如水都比不上一个平安京。她知道晴明有多在乎平安京,晴明之所以如此纠结不过是担心她才不知如何开口。

    这些她当然都明。而且,这本来就算是她职责之一吧,修复时空错乱。

    “我让勾阵和**和你一块去。”

    随着晴明的话音落下,勾阵和**的影便出现再晴明的后。对于晴明的这点好意季如水当然不会拒绝。多一个人帮忙就等于安全的几率就大一点,这时候推辞说不需要的就是白痴了。

    “好。”

    不敢多浪费时间,季如水回房间准备了一下东西就和马上出门和勾阵**一起朝百鬼夜行的方向跑去。

    百鬼游行的方向是东南面,幸而那里远离了上京。一路往那边赶去就能感觉到妖气越重,冲天的妖气让季如水都有些不好受。

    “如水。”

    走在最前面的勾阵与**突然停了下来,然后勾阵那带着讶异的声音传来,季如水连忙奔前去,然后就算是一向淡定的她也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住了。

    之前还想着没有机会看见百鬼夜行,现在,季如水觉得也不枉冒着生命危险来看到如此盛况了。

    一大群奇形怪状、面目狰狞的妖怪挤满了整条大道,拖出了长长的足有两百米多米的尾巴。

    上百只?不,远远不止,恐怕都好几千了。成千的妖怪拥挤着,仿佛前方有什么极具惑力的东西所吸引着它们让它们拼命往前蠕动。而在前方,有一个巨大的口子在半空中裂开,裂缝中黑漆漆一片,像是星空明朗的夜空突然张开一张狰狞的嘴巴,而从裂缝中不同的传出让季如水非常熟悉的混杂着奇怪气息的风。

    勾阵与**退居她旁,他们的任务是保护季如水完全她的任务。

    他们俩不是没有见过百鬼夜行,却从来没有哪次见过如此盛状的百鬼夜行,难怪妖气如此大,这该有多少只妖怪啊!如果真打起来他们三绝对一下子就被在妖怪群中了。而且时空裂缝虽然勾阵见过一次,可是和这次比起来,上次的简直太小了,如一只猴子和一只大象相比。而**根本就没见过时空裂缝。

    “如水,要怎么办?”

    季如水也从震撼中回过神来,微皱眉。

    这么大的时空裂缝,而且还有不断扩张的趋势,本就不知道能不能对付这么大的时空裂缝,现在还有这么多妖怪,她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们先谨慎点跟过去,不要被发现,去到再说。”

    “好。”

    三人一路小心翼翼的尾随在百鬼的后面不被发现,离时空裂缝越来越近,而其也越来越大,然后,等终于比较接近时空裂缝时,季如水发现了一样很糟糕的事。

    百鬼之所以拼命的往前挤是因为它们被从里面吹出来的气息所吸引而想穿过时空裂缝,而现在已经有妖怪争先恐后的往时空裂缝中去,然后一只一只消失在裂缝中的一片黑暗里。

    这么多妖怪穿过时空裂缝去了别的世界要怎么办?

    ……

    ——捂脸,后果不堪设想啊。

    “勾阵,**,要尽量阻止妖怪再通过裂缝!”

    “可要怎么阻止?”看着这么多的妖怪,**问道。

    季如水看着眼前一大群挤在一起的妖怪,抬头又看了看半空中裂开的大口子,其中还有不少的妖怪往上飞想进去里面。

    “正面阻止。你们两个为我开路,杀进去,要离时空裂缝近点才能进行修复。”

    杀进去?勾阵和**对望一眼。很不理智,在此事却最直接最便捷的方法。

    **点头道:“好,我明白了,我负责开路的。”

    勾阵道:“那我负责断后。”

    一经说好,没有浪费一秒,**立刻向前跑去,而季如水紧跟其后。

    似乎感觉到人的气息,后半部分的妖怪都转过头来,更有一些妖怪袭了上来,而都被**给解决了。

    **杀出一条路,季如水紧紧跟在后。

    “嗬——”勾阵的声音在后响起,然后两个黄色光团在后炸开,季如水没有回头一直往前跑,因为她相信勾阵,而且她也没有空闲回头。

    “谨请供奉降临诸神诸真人缚鬼伏魔 百鬼消除急急如律令”

    **开路,勾阵断后,但她偶尔也要解决漏网之鱼。

    “诸临兵,诸斗士,破阵在前!”

    从周围飞去的星光袭向妖怪,季如水没有稍作任何停留一直往前冲,一直冲到时空裂缝的下方,此时的裂缝已经非常的大了,站在下面能感受到强烈的风从里面吹出来。

    季如水抬头看着不断往里飞和不断消失在裂缝中的妖怪,不能再等了。

    “勾阵,**。”

    “我知道了。”勾阵回了句,而**没有回话,但已经人已经向她边靠拢。

    拿出映,季如水突然发现,在这样妖气冲天的黑夜里,映原本定下血契后就变得微弱的光竟比平时要明亮。

    虽然不明显,但季如水能肯定,的的确确比平时明亮了。

    但此时也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了。季如水将映放在双手的食指与中指间,闭眼,凝神。

    “嗡——”

    映轻微的颤抖了一下,季如水猛地睁开眼睛,“阳五行,以天为本,地为名,立四方大地!”

    随着话音一落,映在手中震动的幅度更大了,然后骤然的发出剧烈的光芒,而原本不同扩张的裂缝瞬间停了下来。

    “复!”季如水将手抬高,而随着咒语最后一个字落下,映光芒愈盛,原本停下来的裂缝竟缓缓的合拢了起来。

    “咻——”

    开始合拢的裂缝如上次一样,伴随着往回收的风,与上次不同的是,上次收拢的速度极快,而这次却以缓慢的速度慢慢合拢着,所以回拢的风也不强烈,让季如水勉强能稳住子。

    时空裂缝的慢慢合拢让百鬼察觉到是季如水搞的鬼,一下子的,百鬼的攻击目标全部对准了她。

    原本就只有两人对付这么多妖怪已经捉襟见肘,现在的攻击一下子更猛烈了让两人更顾不过来,于是一个不留神,一个妖怪趁着空隙闪进了保护圈,手里的镰刀直直砍向季如水。

    “如水!”勾阵大喊一声,可她和**根本抽不出体,然后眼看着镰刀举在季如水头上。

    “如水!!”

    “破流壁。”

    与勾阵声音同时响起的还有另一把微低沉声音。然后哗啦啦一声,季如水后竟然筑起了一道水墙,生生挡住了劈来的镰刀。

    “看我的,风之矛!嗬——”熟悉的可萝莉音在不远处响起,然后一阵粗暴的龙卷风席卷而来,瞬间将妖怪解决了一些。

    “玄武?太?”看着眼前两个小孩子模样的人,勾阵有些吃惊。

    “哟,勾阵,**,我们来帮忙了。风之矛!”太朝勾阵打了个招呼,然后又一卷粗暴的龙卷风袭过。

    “你们两个在?难道……?”

    “是哦,晴明也来了,只是我们两个打头阵先来帮忙。”

    晴明也来了?

    听到这话让正在集中精力修复时空裂缝的季如水微顿,但很快又把精力放回去。

    刚听到玄武和太的声音时她只以为是晴明派多两位式神来帮忙,但没想到的是居然连晴明本人也来了?

    虽然说晴明很厉害,但他都一把年纪了,来做什么?

    “哦哦,看来刚好赶上嘛。”

    一把对季如水来说很陌生的好听的男子声音在后方传来,让季如水再次微愣。

    这谁?十二神将?可是十二神将她都见过,这个声音不是其中一个啊,而且语调……有点熟悉……

    “晴明。”**的声音。

    “晴明,你怎么也来了。”勾阵的声音。

    “嗯,总有点不放心。所以就来了。”男子的声音。

    “……”季如水。

    刚才那个,是晴明?那个已经八十岁的老人安倍晴明??

    不不不,现在不是想这个先,应该专心对付时空裂缝。

    晴明的到来让形势一下子倒向了他们那边,虽然对后那个“晴明”有些许疑惑,但现在的季如水也没敢多想,专心修复时空裂缝。

    此时,裂缝已经合拢了一半了。

    “这个就是时空裂缝吗?竟然如此的大。如水放心,周围交给我们。”

    有了十二神将的保护,季如水周围几乎成了真空地带,没有一个妖怪能近她。但虽然说现在占了上风,可是危机依然没有解除,妖怪在数量上有着压倒的优势。

    季如水双手举着映,闭着双眼全神贯注的输出灵力。

    突然的,季如水突然发现映又突然的震了一下,季如水睁开眼睛,却发现映的光芒更盛了,几乎照亮了整个大道。

    “这是……”

    熟悉的男子声带着些不可思议。而他的话音刚落,原本不怎么大的风突然狂暴了起来,如狂风一般往回时空裂缝中回收,而裂缝竟比刚才两倍的速度快速合拢。

    “这是什么?”

    “好大的风,好大的沙尘,好讨厌,眼睛都睁不开了。”

    “为什么会突然刮起那么大的风的?”

    “晴明,小心!”

    突起的狂风将不管是鬼怪还是式神都搞得莫名其妙,措手不及,大风带起的沙尘更是刮到他们上,也朦胧了视线。

    勾阵用手挡住风尘,这样强烈的风让她有些熟悉,当初裂缝急速收拢时也是这样,那时候的如水……

    勾阵一愣,突然反应过来了,那时候只有如水一个人会被风吸进去裂缝中!

    “如水!!”

    勾阵突然紧张地喊了声。这样的喊声让晴明一愣,勾阵不会无缘无故突然这么紧张的,于是晴明也迎着风开始寻找着季如水。

    而那一边,季如水站在时空裂缝的最下面,她努力着稳住自己,可是体还是一点一点不受控制的接近裂缝。

    这样下去会被吸进去的!

    她听得到勾阵喊她,可是她根本不敢花力气回,因为如果口中那股气一破,季如水怕自己真的撑不住。

    幸好,裂缝已经快修复完毕了。

    就在季如水快要松一口气时,突然眼前一花,竟有两只鬼怪混着风沙找到了季如水边,然后直直袭向她。

    季如水大惊,都到了这个时候了绝对不可以失败。她微微侧过后躲过其中一只的攻击,但后另外一只袭了上来。

    “啪——”

    妖怪的手狠狠的打在了季如水的手关节上,季如水手一痛,手中的映竟快要脱手。

    !!映——

    看着几乎要脱手的映,季如水的心都快提起来了。而就在这时,映的光芒突然弱了下来,映中的神力也没有再输出了。

    这是——

    修复成功了!!

    季如水一喜,没想到最后时候在脱手之际竟然成功了!可是——

    “如水!”

    季如水的左手突然被捉住了,是那个据说是晴明的人,可季如水来不及转头,因为她眼睛里满是映从手中飞出去的景。

    映飞出去了……飞出去了……要被时空裂缝吸走,那就代表……接下里的任务根本不可能完成。

    任务完成不了,便回不了原本的世界,而原本的时空也会遭到毁坏。

    不,不要!!

    看着光芒恢复之前的映脱手而出飞向裂缝,季如水条件反的反手甩开了捉住了她的那只手,体朝映的方向扑去。

    “如水!”好不容易找到季如水的晴明本还稍稍安了下心,可是他没有想到季如水竟然甩开了他的手自己追着映扑向了只剩一小口子的裂缝。

    看着季如水与大意漏掉的追着季如水的两个妖怪一同消失在合拢的时空裂缝中,天空已经恢复了原本的样貌,完全没有留下刚才被开了那么大个口的印记,星光灿烂。晴明似乎被震惊的没有反应过来,可手中依然还保存着刚才握住季如水手时那股微凉感。

    缓缓的收回手,晴明棕红色的眼睛复杂的看着刚才时空裂缝消失的方向,似有些感慨,又有些悲伤与无奈地低声喃喃道:

    “如水啊……”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