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拾伍、礼物

    季如水在这个世界过了最特殊的生,吃了蛋糕代替品——莲子糕;收到了祝福——叶王与昌浩的。而生一过,就代表了季如水正是踏入了十五岁的行列。

    在古代,女子十五为及笄,便代表可以出嫁了。可惜这个理论在季如水上体现不来,首先不说她现在女扮男装混得风生水起,就她那接受了十几年的现代教育能让她接受十五岁就嫁人的观念?摸摸,别浪费口水了,不可能的了……

    于是,该干嘛的继续干嘛去,子照样过。

    今天,天气甚好,晴空万里,阳光温。安倍宅里一片和谐。

    昌浩揉着睡意朦胧的眼睛出现在大厅前,而季如水此时早已经坐在那里捧着碗吃着早饭了。

    “爷爷早,母亲早,如水早。”昌浩一一向在座比他都大的人打了招呼,然后坐上座位。而吉昌大人不在,因为他总是比他们早用早饭上阳寮。

    “早安,来。”露树夫人给昌浩递上一碗饭。

    “谢谢母亲。”

    昌浩接过饭,然后大厅里又处于一片安静。食不言寝不言是古代人都遵守的礼节。

    虽然,已经说了好几句了。

    ……

    好吧,其实安倍家比较特殊。

    早饭过后,季如水提着伞准备出门去阳寮,歪头一瞥,看见昌浩只提着弓箭也准备出门,于是好心的开口:

    “友提醒,请记得带伞。”

    昌浩一愣:“为什么?”

    季如水抬起手指了指天空,昌浩抬头望天,蓝天白云,好不清澈。

    “天气很好啊。”

    “信不信由你,傍晚下大雨。走了。”季如水淡然地看了昌浩一眼,然后提着伞出门了。

    昌浩看了看季如水的背影,抬头再看了看天。

    好吧,他没有理由怀疑如水的,因为如水的气象占卜一向很准。

    “如水,慢点,我拿伞就追上去!”说着转又回去拿伞。

    说季如水气象占卜很准的确没有说错,果然,傍晚时分,夕阳将落未落,此时的天空已一片霾,黑沉沉的,不一会,倾盆大雨已至,丝毫没有早上与中午时晴朗的样子。

    雨下的很大,淅沥淅沥的。

    季如水不喜欢下雨,不喜欢听雨声。

    按道理来讲,像她那样的看似文艺的少女应该会喜欢雨这种有忧愁忧郁味道的东西,可惜季如水偏偏就是不喜欢。

    理由?哦哦,别想太多,绝对不是什么让人心低落或者勾起伤心回忆啊什么的这种文艺的理由,只是单纯的觉得,下雨很吵,真的很吵,而且这种吵还是无处不在,整个耳朵里都充斥着哗啦啦的下雨声,不管在哪都躲不掉这种声音。这对于喜静的季如水来说,这简直就是种折磨!

    幸而,这雨下的晚,等着倾盆大雨来临时,季如水的工作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

    将全部东西都收好,季如水望了眼还下的很大的雨,思索了会,然后往里走。

    现在下那么大雨就算有伞也肯定会湿,还不如去藏书阁蹲一会看会书等雨小点再回去。

    阳寮藏书阁的书并不是很多,但贵在精,所以有事没事季如水喜欢窝在里面看会书卷。最近她物色上的一本是从天朝传过来的书,叫《山海经》。

    《山海经》记载着很多异兽,是她从来没有接触过更没有听过的妖怪。季如水开始接触妖怪是来到平安京后,而且接触的认识的都是本的百鬼妖怪,所以这本讲叙中国的异兽怪物的书一下子就吸引了她,以致于无聊时就喜欢到藏书阁蹲一蹲增加一下知识。

    于是一蹲便是一场大雨过去,等季如水抬起头来时一册已完,而原本屋外到处充斥着淅沥沥的雨声也小了很多。季如水推开窗往外看去,天虽然还有些沉沉的,但雨已经小了很多了。

    季如水撑着伞有些漫不经心的走在路上。雨依然没停,虽然已经小了很多,雨滴打在油纸伞上发出“哒哒哒”的声音,意外的,她并不反感这种声音。

    她现在不是回安倍家,而是去麻仓家。

    生那晚,一起赏过月,吃过糕点后,麻仓叶王突然转头对她道:

    “如水的礼物欠着先,五天,五天后如水再来一趟麻仓家,我定把礼物送上。”

    季如水原本想拒绝的,但看着叶王的笑容,拒绝的话就又吞进了肚子里。

    季如水有季如水的坚持,麻仓叶王也有麻仓叶王的坚持,所以她知道,有些东西是拒绝不来的,必须接受,因为那份谊与心意。

    而今天便是第五天。

    将伞上的水珠抖落,式神将伞接过然后引她进内院,而这次意外的没有在那个熟悉的廊下看见叶王,而式神将她引进了屋子,于是便看见了那个影。

    麻仓叶王看见季如水得到来,放下手中的茶杯,“啊,如水来啦。抱歉,没想到今天会下雨呢。”为季如水的知己叶王理所当然的知道如水不喜欢下雨声。

    “嗯,没关系。”季如水坐上座,摇头表示不在意,“叶王今天叫我来何事?”虽然说是生礼物什么的,但也不知道要做什么。

    叶王一笑,道:“我说过,要给如水补送礼物的。”

    “……嗯。”

    叶王笑意加深,然后将手伸进怀中抽出了一张白色的纸,纸上有些咒文,似乎有些眼熟,但一时间季如水想不起来在哪看过。

    “这便是礼物。”叶王将纸递到了她前面。

    季如水微怔,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叶王,又看了看白纸,还是伸手接过了。

    “这是做什么的?”看样子也不像是符咒之类的。

    叶王轻笑:“如水不还没有式神吗?”

    式神?难道……

    “里面封印的是式神?”季如水微惊,她还真没想过叶王会送她式神。难怪她觉得上面的咒文那么眼熟,她曾经在晴明那看过。

    唔,式神这东西可以送来送去的??

    “当然不可以。”理所当然的知道季如水想些什么的叶王失笑,“现在这还是我的式神,它认我为主人。如水想要得到它还要花一点心思,必须打败它,让它承认你,然后再下契约,那么它才会成为你的式神。”

    打败式神然后定下新的契约让其成为自己的式神,也就是打破原本主人的契约……

    季如水突然抬头,眼睛直直的看向叶王,“我打破了你和它的契约建立新的契约,你会怎样?会反噬吧?”

    旧契约会反噬到原先的主人上,然后对原先主人会造成一定伤害的。

    “会。”叶王轻声回答,看到季如水一副打算拒绝的样子,不又失笑,“如水请放心,我给你送个礼物还不至于拿自己开玩笑,反噬的力量很弱,基本造成不了什么伤害,所以你可以放心的收下它。”

    季如水抬头看着叶王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想了两秒,才缓缓点头:

    “好。……谢谢。”

    这是季如水收到的第一份礼物,除院长与如雪外的第一份礼物。虽然只有薄薄的一张纸,可是她却能感觉到沉甸甸的,不管是礼物还是心

    看着季如水白纸收好,叶王满意的笑着点了点头,取出袖中的折扇,继而解释道:“如水知道赤燕吗?”

    “嗯,很灵巧的一种鸟类妖怪。”季如水一顿,想到叶王突然提起这个,“莫非你送我的式神便是赤燕?”

    “是的。这是出云本家送过来的。”叶王说这话时眼睛微妙的闪烁了一下,继而道:“反正我也用不上,原本就想如水没有式神,可以送给你,而如水刚好又赶上生辰,所以就当成生辰礼物了。”

    麻仓本家送过来的礼物?送赤燕?季如水微微一向,随即就想通了其中的原理。

    赤燕,一种善于追踪的鸟类妖怪。季如水没有见过,但百鬼图鉴中有记载,它的攻击力不强,适合作为辅助类式神。因为赤燕型灵巧,比麻雀大比燕子小,其全羽毛为火红色,而尾巴上的羽毛往上翘,如点燃的火焰,很是漂亮,所以又名炎鸟。也有阳师把赤燕当宠物养的,不过它的飞行速度极快,形很敏捷,也很少出现在人类面前,所以很难抓获。

    赤燕的耳朵非常的灵敏,方圆五百米内的声音都能听到,配合其灵巧的型,扇翅而无声,非常适合跟踪的一种鸟。而麻仓本家送这种鸟给叶王干嘛?那么只有一个原因,是麻仓家的人隐约发现了叶王的野心,所以让赤燕跟踪叶王并收集报。不过他们太小看叶王,以为一只小小的赤燕便能掌握叶王的行动,而叶王知道后便顺便捉住了这个送上门的式神,因为麻仓家的人不可能问他要回赤燕,这不等于承认自己派赤燕来跟踪叶王么?那么叶王也理所当然的收下了赤燕,并顺水推舟送给她作礼物了。

    可以说,她真是捡了个大便宜了。

    “嗯,如如水所指,赤燕是辅助类式神,所以也不知道如水喜欢不喜欢。”

    “还好,这可是份大礼,就它那难以抓获来说,虽然不属于攻击类式神,但可以当宠物养养。”

    看着如水真的认真的想着怎么把赤燕当宠物养,叶王失笑:“怎么说都是式神,当宠物难免对不起赤燕了吧?”

    “是吗?那我会好好考虑怎么用它的。”

    看着一脸不甚在意季如水,叶王失笑的无奈的摇摇头。转头看向虽然已经停雨了但依然一片沉的屋外,他微敛了脸上的笑容,想到昨晚占卜到的卦象,看向如水道:

    “近晚上可能会有异变,如水近几晚上切莫要出门。”

    “异变?”季如水扭头看向他。

    记得晴明天说过,她来到这个世界前他也卜过一个卦象,说是有异数,而那个异数便是她。而现在……莫非……?

    知道季如水心里想到的叶王轻摇头,“如水来前那卦我也卜过,可是这次与那次有些不同,虽然依然不知道是什么异变,但似乎带着凶兆。”一顿,叶王举起折扇,然后轻点了下季如水的额头,“所以如水千万不要乱来,万事小心为主。”

    “……嗯。”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