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柒、梅壶怨(二)

    这是季如水第三次进皇宫。

    第一次进,她认识了麻仓叶王,第二进,她欠了麻仓叶王一命,第三次便轮到麻仓叶王带她进,还顺便又欠了麻仓叶王一份人

    总的来说,皇宫和季如水有点八字不合。

    皇宫里的一切和半年前没有任何不同,院子里的积雪早就被清理干净,没有像是下过四个多月雪的样子。

    季如水和麻仓叶王一路无言的跟着带路的女官后,然后参见了天皇。天皇的样子和半年前没有任何改变,许是为小皇子担尽了心,眼下有层不算深的黑眼圈。

    天皇自然还是记得季如水这号人物的,然后天皇毫不吝啬的表扬了季如水一番,然后再给以高度的期望。这一切季如水都平淡的应了下来。

    随后,天皇和叶王开始谈起小皇子的况。照天皇所讲的,小皇子的况比季如水想象中的还要严重很多,最后,天皇深深的叹了口气:

    “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自从小皇子出了事后丽景妃也变得很奇怪,最近脸色都很不好,说一直作噩梦。叶王,待会也去看看丽景妃吧。”

    “是。”

    叶王点头,然后他转头看了季如水一眼,“陛下,微臣还有个请求。”

    “叶王请说。”

    “这次的事有些蹊跷,我感觉到了和上次陛下受阻时相同的气息。”

    “什么?”天皇的声音猛的提高,脸白了一下,“不是说已经解决了么?怎么回事?”

    “是,微臣可以确定上次的事的确解决完了,可是这次的事似乎与上次的事有些关系,所以今天我才带如水君来,就是想让他再去看看上次那个院子。”

    “这样啊……”天皇点头,然后看向季如水:“等会我让人带你们去,不过那个院子重修过,不知有没关系?”

    季如水低头回答:“是……也需要去看过才知道。”

    “好,那这事就拜托你了。”

    随后。天皇又跟季如水与叶王交代了几句后,她便要和叶王分开行动。叶王去给小皇子加固结界与去看丽景妃的况,而她就去那个院子。

    跟在女官的后,那个院子的路径季如水还依稀记得。穿过长长的回廊,然后路过小庭院,再走没多远便到了那个院子。

    女官带完路便退下了。

    季如水走进院落,而这个院子果然被重修过一遍,原本有些残破萧条的景象完全不见,焕然一新。

    走到那个屋子前,因为之前叶王已经把景文妃净化掉了,所以这里也再没有什么不祥的气息。

    这是一栋再普通不过的院子。

    看上去……

    推开紧闭的木门,屋内也已经重新装修了一番,那根被黑气撞断的柱子位置上被换成了一根比之前还粗的柱子。

    季如水走到之前景文妃站的位置上,然后努力回想起当时景文妃见到叶王时转逃跑的方向,然后缓缓转过

    果然如叶王所说,是墙。

    看着那堵墙犹豫了会,她还是决定抽出符咒。

    自从那次因大意吃了平原敬满的亏后,季如水再也不敢“以作测”——以自己的体做探测。

    不念任何咒语的将符咒甩出去,只见符咒贴在了墙上,然后不动了。

    看着没有动静的符咒,季如水确定不会有什么诈。

    季如水走进去,伸手抚上墙壁,有些粗糙的冰凉的木质感从指尖传来。

    这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季如水顺着墙壁一路摸了过去,没有发现任何不妥的地方,更别说什么时空断层,连叶王说的“夹杂着很多奇怪气息的风”都没有感觉到。不,应该说连普通的风都没有。

    季如水在屋子饶了两圈,依然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如果叶王所说的是真的话,那么时空断层又到哪去了呢?难道有什么条件才会出现?或者它出现的地方具有不定?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就麻烦很多了。

    “的确,如果如你所猜测的确麻烦很多。”在回去的牛车上,听完季如水的描述与猜测后,叶王也赞同的点头,他看向一脸淡然望向车窗外的季如水:

    “那如水打算怎么办?”

    “不能怎么办。”季如水摇头,“只能等它出现。”

    “等啊……唯一的办法吗?”一顿,叶王似是想到什么,他突然笑道:“如水有没有想过从这次诅咒小皇子的人着手?”

    季如水一愣,缓缓转过头看着他:“你意思是……”

    叶王点头,“如水忘了吗?这次的凶手可以和景文妃一样找不到踪迹,我们的猜测是她与景文妃一样藏在时空断层中。既然我们找不到时空断层,我们何不问问她到底藏哪呢?顺便……”叶王一顿,然后笑得一脸高深莫测,“顺便,替丽景解解心病……”

    *

    夜很深,偌大的皇宫里偶尔有几点火光隐现,但整个皇宫依然被黑暗与寂静吞噬。

    在皇宫的某个屋子里,一排过去的竹帘帐遮挡住了大部分照进来的月光。在铺上,一女子闭目而眠,一席长发被整体的铺放在头。女子的面容姣好,柳叶眉、樱桃嘴,典型的古代姿色美女。但不知怎的,女子的眼下方竟有深深的一层影,从而显得有些憔悴。

    突然,女子眼皮动了一下,然后皱起了好看的眉头。

    女子的眉头越皱越紧,头不自觉的摇着,之前平稳的呼吸开始有些急促。

    “不,不要……”

    带着一丝颤抖与恐惧的声音从女子的嘴巴溢出,仿佛梦见可怕的东西,她的头开始频繁的摇着,额头可见渗出薄薄的汗珠。

    “不要!住手……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颤抖着的声音断断续续:“不,不……住手……住手!那是我的孩子……”

    女子从被窝里伸出手在空中不停的挥抓着,似乎想要阻止和捉住什么。

    “住手……住手!!”

    突然,女子大叫一声,然后惊得从上坐了起来。

    沉重的呼吸声在静谧的房间里回响着,此时女子的额头早已经布满了汗珠,脸色苍白,眼睛还惊恐的睁大着。

    “娘娘!娘娘,您怎么呢?”

    女官闻声而来,她快步走到女子面前,拿起手帕轻拭着女子的额头的汗珠。

    “娘娘,您又做噩梦了吗?”

    噩梦……

    像是想到什么,女子猛地回过神来,然后一把捉住女官的袖子,惊声道:

    “小皇子!快,快抱小皇子给我!”

    “娘娘,可是现在……”

    “我不管!快把小皇子抱给我,我要见小皇子!!”

    “好,好的。”

    过了好一会,那个女官终于回来了,手里抱着一个婴儿。

    “娘娘,小皇子来了。”

    女子伸出手将婴儿接过,低头看着怀里熟睡的婴儿,她深深的呼了口气,似乎一下子放松了不少。

    还好,还好她的小皇子没事……

    还好,只是是噩梦……还好……

    可是,今天叶王不刚巩固了结界,说今晚不会再做噩梦的吗?

    女子的心一下子揪紧了,她紧张兮兮的打量着周围,抱着婴儿的手紧了紧。

    那个女人,那个女人一定附近!一定在附近窥视着她的孩子!

    不!不可以!这是她的孩子!!看来阳师的结界也没有用,那个女人一定会伤害她的孩子的!

    “你退下吧,今晚小皇子和我睡。”

    “可,可是……娘娘,叶王大人说过——”

    “他现在人又没在!结界有什么用!能保护我自己孩子的只有我!退下!”

    女官似乎还想说什么,但张张嘴,看见女子的眼神又缩了回去。

    “是……”

    看到女官退了出去,女子低头看了眼怀里的婴儿,长长的睫毛,因为刚出生不久还有些皱皱的小脸,外面的裹着的抱被随着均匀的呼吸起伏着。

    看着熟睡的婴儿,女子的脸瞬间柔和了下来,带着慈的目光,微笑着。

    孩子,母妃会保护你的……

    将婴儿放在一边,女子顺势在旁边躺下。看着躺在自己边的孩子,女子满足的笑了,闭上眼睛。

    啪嗒——

    细微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刚闭上的眼睛猛地睁开。她转着眼珠看着周围,连呼吸声都不自觉的小了,集中精力的聆听着。

    啪嗒——

    又一次的,那个细微的如同玻璃裂开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下她猛然的坐起来,一把抱过孩子,紧紧的收在怀里,眼睛紧紧的盯着的屏障外。

    啪嗒——啪嗒——哐——

    随着“哐”的一声落下,一阵强烈的风突然刮了进来。“嘭——嘭——”几声响过后竹帘帐全被吹掀了,屏帐也被吹倒在地上。

    看着屋外,女子“唰”的一下血色全无,她白着一张脸,惊恐的瞪大着眼睛看着门外那个她十分熟悉的影,抱着婴儿的体忍不住不停的颤抖。

    “梅……梅……”女子的声音不听的颤抖着,从她颤抖的声音里可以听出不敢置信与恐慌。

    “梅……梅壶……”

    女子的声音刚落,风突然比原先的还要猛烈,直呼女子上。

    “哇啊!!”女子大叫一声,双手紧紧抱住怀里的婴儿。

    “梨壶,原来……你还记得我啊……”低沉而冰冷的声音自门口响起。

    女子的嘴唇颤抖着,惊恐的看着站在门外的影。

    来人穿着一艳红的小袿,枯黄的长发直垂小腿,面容枯瘦,脸颊深深的凹了进去;她的眼睛是冷绿色的,泛着冷的寒光,而在她的周都散发着怨气。

    冷、黑暗,如从地狱里爬出来一般。

    “哇——哇啊啊啊——”

    一声稚嫩的声音划破这诡异的气氛。仿佛是感受到那股强烈的让人不安,一直熟睡的婴儿突然醒了,嚎啕大哭。

    “哇啊啊——哇啊啊啊啊!!”

    梅壶将目光转到在女子怀里一直哭的婴儿,冷的眼里竟滑过一丝慈

    “啊,这是你的孩子吗?”梅壶的声音很轻,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然后缓缓向女子方向走去。

    “不!我不准你打我孩子的主意!滚开!滚开!!”注意到门口的人看向自己的孩子,女子尖叫着,抱着孩子往后退。

    梅壶丝毫不在意女子,依然一步一步缓缓向她走去。

    “啧啧,梨壶,你看你怎么带孩子的?孩子都哭成这样了。”

    “不——不,滚开!滚,滚开!!”她已经退到角落,不能再退了……

    最终,梅壶站在了女子面前,离女子只有还没到一米的距离。她居高临下的看着所在角落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挥打着试图阻止她再前进的女子,她的目光紧紧的跟在那个大哭不止的孩子上。

    “哇,梨壶,好可的孩子啊……”

    “滚开!!滚开!!”

    “梨壶,你真幸运,居然有这么可的孩子。”

    “不,不——不要讲了!不要讲了!!是我的错,是我的错!请你放过我孩子!梅壶!放过我孩子!孩子是无辜的……”

    女子抱着婴儿的手不停的颤抖着,连声音都颤抖着。泪流满脸。

    为什么没有人来……为什么这么大动静都没有人来……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