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陆、梅壶怨

    所谓一醉解千愁,季如水的一醉确是自己解了一愁。

    自那次在麻仓家喝醉后,叶王给了她一个猜测——她喝醉后会去做心里最想做但醒着时却不会做的事。

    听到这个答案,其实季如水有些失望的,因为她一直以为自己喝醉后会有第二个人格出来神马的,动漫啊小说什么的不都这么写的么?(作:……)

    叶王告诉她他的猜测,却没有明确的告诉她那天晚上她做了什么,但却是说了一句:

    “如果是如水的话,问了也没关系,我会告诉你的。”

    看着轻笑说出这句话的叶王,季如水总感觉,这个笑容比以前的笑容都要来的真切。

    她隐隐约约猜出了那晚自己做了什么,说了什么。

    之后的子又恢复了平常,每天都要上阳寮,每天都被晴明调侃一下,回去就调侃一下昌浩,偶尔有空依然会上麻仓家坐坐,喝喝茶聊聊天什么的,子很快进入了四月。

    四月初,最受天皇宠的丽景怀孕九月诞下龙子,同天,下了四个月的雪终于停了,平安京迎来了迟来的初。天皇大悦,称此乃吉兆,龙子必是吉祥之人。

    “吉兆?”季如水喝了口茶,看向旁边的人,“吉兆不是什么七彩祥云、飞龙在天、百鸟齐鸣什么的么?停雪也算?”

    “因为这雪下了四个月,让早迟迟未来,农民都无法播种,而皇子一诞下,雪就停了,天气都暖和起来了,所以这也就成了吉兆了。”

    “所以你也认为是?”

    “如水觉得呢?”叶王不答反问。

    季如水淡定的抿了口茶,随口道:“说不定吉兆不成反成凶兆了……”

    季如水话音刚落,一个式神走了过来,在叶王耳边低声几句,然后麻仓叶王微愣,转过头看着她,突然失笑:

    “如水,我从不知道你居然还有乌鸦嘴的属。皇子病重了。”

    “……”

    叶王没有多做什么解释便匆匆被召进了宫,季如水自然也回安倍家了。

    路过院子,正好看到昌浩在院子里练剑术。

    自从藤原佐为被赶出京城,昌浩消极了好几天后便再也没有碰过围棋。不是厌恶围棋,只是,原本他下围棋也只是为了喜欢着藤原佐为,那么藤原佐为走了,他也没有理由再学下去。

    他一如既往的喜欢着并相信着藤原佐为。

    按季如水的话来讲,不再碰围棋不过是怕触景伤罢了。

    “如水,回来啦!”昌浩看到了走廊下的季如水,主动打招呼,然后擦擦额头的汗向她走去,“不是去麻仓家么?怎么今天那么早回来?”

    季如水和麻仓叶王交好这事在安倍家,甚至在阳寮都不是什么秘密,不同的只在,在安倍家的人眼里季如水是以女子的份和麻仓叶王交好,在阳寮甚至其他人眼里季如水是以男子的份得到麻仓叶王的赏识。

    毕竟当初推荐季如水进阳寮的可是麻仓叶王呢。

    “嗯,因为叶王被急召进宫了。”季如水一顿,“晴明呢?”

    “哦,原来。爷爷在屋子里。”

    季如水表示理解的点点头。的确,晴明早已没有任何官职,而麻仓叶王才是阳寮的阳头,不可能每次出事都叫上晴明的,这样等于在麻仓家脸上踩一脚。

    “我知道了。那你慢慢练吧。”

    说着,季如水抬脚准备离开。谁知昌浩伸手拦住了她。

    “等、等等!如水,我听爷爷讲,你平时都有找他的十二神将练体术?”

    和昌浩相处了那么久早明白昌浩个的季如水当然听懂了昌浩的话里话。

    “我练的是体术,不是剑术。”

    言下之意就是你练剑术找谁找谁去不要找会体术的但和剑术搭不上一毛钱关系的我。

    “如水,我能找的就只有你了!拜托你啦!”说着,昌浩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季如水瞥了昌浩一眼,如果是半年前的她肯定心软答应了,可惜,现在她经历过太多次昌浩的软磨硬泡,早就学会了淡定面对了。

    季如水刚想开口拒绝,突然的视线触及到树下站着一个熟悉的红色影。树下的人影似乎也注意到她的视线,转目看向他,然后向她微微点了下头,其动作真的‘微’季如水差点看不到。

    “如水!?”

    季如水回过神来,然后没多想伸手就往树下指去:“你不还有腾蛇跟着么?”

    说着,连同季如水在内在场三人都愣了下。

    季如水是反应过来昌浩现在还没有见鬼,腾蛇是没想到季如水就这样曝他出来,昌浩是完全不明白季如水在讲什么。

    “什么?”

    昌浩疑惑看着季如水,然后下意识的顺着季如水指着的方向转头看去,树下的腾蛇也回过神来,狠狠的瞪了季如水一眼就消失了。

    季如水:“……”

    昌浩都没有“见鬼”能力,他躲什么?啊,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作贼心虚了。

    “如水你在讲什么?树下哪里有人啊?”昌浩完全不解。

    季如水淡定的收回手点头:“啊,的确。我看错了。”

    “……你这是转移话题吗?”

    季如水看着昌浩的脸,认真的思考了三秒,点头:“我知道了,我帮你。”

    “真的?”昌浩两眼发光。

    “嗯。”说着,季如水朝晴明的方向走去。

    “喂,如水,你去哪?”

    “找晴明。”

    “找爷爷?找他干嘛?你不是说帮我么喂!”

    “找晴明给你装个我样子的木桩。”

    “……”

    平安京的寒冬已经过去了,天气也逐渐暖和起来,街上积了很久的雪终于融化的差不多。嗅着终于有着天气息的晨露,季如水心不错的回到阳寮。

    从见习生升到天文生,工作量并没有改变什么,只是做的事没有见习生那么繁琐,最大的区别是可以接触一些比较高级点的阳术。不过这对季如水来说没多大区别,毕竟有晴明和叶王在,她根本不愁学不到东西。

    抄完需要整理的天文资料,趁还有一会时间,季如水打算将好几天前借的书放回书库。

    走到书库门前还没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对话声:

    “你听说了吗,皇子病重这事?”

    “当然,我听我父亲说的,皇子昨天突然全抽搐,口吐白沫。”

    “不会吧?不是说皇子是吉祥之人么?这雪还是他出生后才停的。”

    “谁知道了,说不定是诅咒呢,昨天叶王大人就被召进皇宫了。”

    “那结果是什么?”

    “这个就不太清——”

    “唰——”一声打开门,话说声突然顿住了。

    因为里面的人拉开门,然后就看见一脸淡定的季如水站在门外光明正大的偷听

    “如,如水……”

    “嗯。”季如水点点头,即使被捉到偷听的也面无改色,“还书么?”

    “额……是的。”

    “哦,还完了?”

    “……是。”

    “原来,我还没还。”

    “……”

    目送抽搐着嘴角远去的两人,想到刚才他们的对话,季如水眨了下眼睛,转进书库。

    反正也不关她的事,她相信叶王的能力。

    下午,季如水被叫进了阳头处。

    平时在阳寮中,麻仓叶王很少叫季如水单独谈话,毕竟平时两人相处机会也不少,没有什么事不能等到两人见面时说的,所以叫季如水谈话基本都是些工作上的内容。

    走到阳头的工作室,季如水拉开门进去,叶王正在案台上写着东西,看到季如水来了才停下手中的动作温和的笑着看向她。

    季如水跪坐到他面前,开口:“有什么事需要交代的吗?”

    叶王摇了摇头,然后第一句话便是:“如水还记得半年前失宠女御的事吗?”

    季如水一怔,反应过来,点头:“嗯,记得。”

    “那你还记得我有跟你说过那个院子传出过闹鬼,却始终找不到缘由。”

    “嗯。”

    叶王轻笑:“这次的事和上次,有些联系。”

    季如水看着麻仓叶王,面无表:“所以?你想说你搞不定?”

    叶王失笑:“不,我要说的重点不是这个。如水还记得吗?当时我进去救你时,那个女御想逃但被我捉住了,后来我发现,她逃得方向四面都是墙壁,没有任何的有空隙的地方。可是,在她转准备逃跑时从那儿方向却有风吹过来,从里面吹出来的风夹杂着很多奇怪的气息。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我确定感觉到了。”

    “风?”

    是堵墙,但却有风?按道理来讲这是不可能的,除非……

    叶王看着她的表便知道她隐约猜出什么,缓缓的点了点头:“如水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之前我和晴明都找不到她的存在?而这次也是这样的,皇子的病是诅咒,不是人为,而是怨灵,可问题是,那个怨灵到底藏哪?为什么以前都察觉不到了?一个怨灵再怎么藏也不可能把她上的怨气与煞气隐藏,除非……”叶王一顿,然后看着她笑道:“除非那里存在着什么藏之地,而且还可以隔绝一切气息的。”

    藏之地……隔绝气息……

    时空断层……

    “如水,也许皇宫里存在着你一直寻找的时空断层。”

    麻仓叶王的声音很轻,却一字一句落到季如水的心头。

    时空断层,这玩意便是她莫名其妙来到这个世界的理由。到这个世界半年多,她一直研究者关于时空的阳术,但对于时空断层,这是季如水最没办法的。因为平安京那么大,她不知道这个断层到底断在哪,甚至长什么样,以什么形式出现都不知道,所以这半年来她只能一直等,因为除了等,她别无它法。但是现在,居然有人告诉她她找了那么久的东西半年前就已经出现过了!

    可是……

    突然的,她似乎想到了什么,一闪而逝,但她却来不及捉住什么。

    可即使如此,还是感觉,很奇怪……

    “不是如水要找的时空断层吗?”

    温和的声音在前方响起,季如水抬头,触及叶王的视线,想了想,季如水开口:

    “叶王……”

    季如水所想的任何事他都知道,包括她现在的打算。叶王看着那双比平时明亮的眼睛,轻笑,抬手将折扇轻轻点在她额头上,点头:“好。我会寻机会带你入宫。可是你要答应我,千万不要勉强自己,知道吗?”

    *******

    场外小剧场:

    上章提到了晴明建议如水最好不要碰酒,于是当如水知道自己醉后属后——

    季如水:晴明,上次我喝醉酒后对你干了什么?

    晴明:呵呵,如水问这个做什么?

    季如水:因为叶王告诉我,我喝醉酒后会做我心里最想做但平时绝对不会去做的事。

    晴明:……

    季如水:其实我有猜过,莫非是追着晴明的脸打一顿?

    晴明:……

    季如水恍然:啊果然是吧?

    季如水一顿,突然看着晴明,认真道:“以后看到晴明欠打的表后我觉得我应该装醉了。

    晴明:……

    你平时到底有多想揍我脸连平时都念念不忘着啊混蛋!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