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贰、附衣魂(二)

    “谁!?”

    十二单衣似乎也很吃惊有人帮他挡下威力如此之大的雷击。

    听到后传来脚步声,季如水没有转头,面无表的盯着眼前的十二单衣,声音冷淡:“为什么?”

    后的脚步声一顿,然后传来那把一直都很温润的声音:“我知道如水君很不明白,之后我会跟你解释,但现在如水君不能杀这个男人。”

    听到这句话,季如水才转头,面无表的看着后的男子,依旧是一白色狩衣,长发如墨,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即使在如此黑夜中也磨蚀不了他一光华,一如当初他破门而入救她时一般。

    思虑再三都想不出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季如水抱着手伤的左手往后退,站在麻仓叶王的后,

    看到退居自己后的季如水麻仓叶王给以一个微笑,然后转头看着一直站在不远处没有动静的十二单衣。

    “你也是阳师吧?为什么要帮我?”看到麻仓叶王看向自己,十二单衣用着低沉的声音问着。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是谁。”麻仓叶王说着,声音如往常温润。

    “哦?那你说说。”

    “你要找的是一个叫池姬的贵族少女吧?”麻仓叶王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问道。

    池姬?

    听到这个有些熟悉的名字季如水顿了下,这个不是十二单衣三番两次提到的名字吗?

    “池姬!!池姬!!你知道池姬!”

    听到这个名字十二单衣动了,嘶哑的声音难掩激动。他想飞到麻仓叶王前,但似乎又忌惮麻仓叶王强大的能力又顿住了。

    “你知道她!说,她在哪里!!”

    “我不仅知道她,还可以帮你找到她,让你们见面,完成你的心愿。”

    听到这句话,十二单衣非常的激动,但他很快冷静下来:“凭什么我要相信你?”

    麻仓叶王轻笑,轻声道:“凭我是麻仓叶王,说到做到。”

    麻仓叶王的声音很缓,一如以往温润如水,却又带着丝自傲,如一个君临天下的王者。

    季如水抬眸看着眼前男子的背影,麻仓叶王站的很直,在狩衣的包裹下显得有些高大,然后一股莫名的气质便不断的从他上散发出来。

    这个男人……有着和外表不相符合的自负与傲气,但从实力上表现的却又理所当然。

    不过……

    没有再想麻仓叶王的事,她转过头看着似乎在考虑着的十二单衣,有些诧异。

    这十二单衣里面的男人居然也是个阳师?难怪会知道十二神将。

    “好,我信你。”考虑了会,别无他法的十二单衣还是选择相信麻仓叶王,他冷笑一声,道:“哼,好小子。看你年纪轻轻的居然说出如此傲气的话,不简单嘛,果然人才辈出。安倍晴明那狐狸看来有对手了。”

    “不敢当,晴明一直都是我的前辈,我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向晴明学习的。”

    “哼。”十二单衣冷哼,他顿了顿,沉声问道:“你说能找到池姬,要怎么找?”

    听到提问,麻仓叶王的笑容更深,他回答道:“这个前辈无需担心,明晚戌时前辈只需来一趟麻仓府便可。”

    “……”

    十二单衣沉思了会,如果麻仓叶王要害他刚才就不需要挡下雷击。

    “好,明晚戌时我准时去,但小子,如果你敢骗我我定饶不了你!”

    看着一直连带微笑的麻仓叶王点点头,十二单衣冷哼一声,转飘走。

    季如水一直站在麻仓叶王后没有出声,看着消失在前方漆黑夜色中的十二单衣,然后将视线转回到麻仓叶王上。

    似乎感到了季如水的视线,麻仓叶王转看着面无表看着季如水,轻笑道:“让如水君等久了,很久没见如水君了呢。”

    “……”

    也不知道是谁一躲就躲了一个月。

    麻仓叶王看了眼季如水一直抱着的手伤的手,开口道:“我知道如水君有很多疑问,但你的手伤了,需要及时处理哦。如果如水君不介意的话就迁就一下来麻仓府吧,就在不远,我一边包扎伤口我一边为你解释吧。”

    麻仓府在不远?

    季如水一怔,突然反应过来。的确,樋口小道接近五条大道,五条大道附近住的基本都是些从五位下官品的官员或者是些大名们,而阳头似乎就是官职从五位下。

    低头看了看还一直作痛的左手,季如水点头:“好。”

    麻仓府离‘案发现场’的确不远,也就隔了一条道。

    麻仓宅子大小规模与安倍家差不多,不会很大,但并不见得很小,有庭院、有小水池,反正该有的都有了。

    默默的跟在麻仓叶王的后,季如水注意到麻仓府虽然大,但却不像安倍家,安倍家虽然平常也很安静,但至少能感觉到人气,而麻仓府虽大却没有人气,仿佛没有人住一般。

    安静,如一片死寂。季如水不喜欢这样的房子。

    一路跟在麻仓叶王后,麻仓叶王把她引到一个屋子里,然后便亲自帮她看手伤。

    “如水君的手并无什么大事,只是轻微骨折,只要近几尽量不要使用左手,也不要沾水。”麻仓叶王只是拿起她的手看了一下就对她道.

    “嗯。”季如水收回左手点了点头,抬头看见依脸上挂着不变笑容的麻仓叶王,她顿了顿,道:“谢谢。”

    “举手之劳,我让人帮你固定一下吧。”说着便有两个侍女走了进来。季如水微惊,她之前居然完全感觉不到有人走近?

    走进来的其中一个侍女端来茶水,一个拿着药箱。

    季如水垂头看着替自己固定手腕的侍女,女子穿着不是下人的着装,有点类似唐装,面容姣好,但是表却有些僵硬。

    这是式神?

    坐在不远处喝着茶的麻仓叶王似乎知道季如水想什么,他微笑道:“她们都是式神。”

    季如水眨眨眼睛,得到答案的她没有再问什么,只是安静的等包扎好手。等手腕被式神包扎好后两个侍女就退下了,屋子里只又只剩下季如水和麻仓叶王。

    “如水君喝茶吗?”

    季如水摇头。

    她低头看着被包扎的很好的手腕,麻仓叶王静静的喝着茶,两人都没有再开口,静谧的空气流淌在两人周围,还伴随着微微闪烁的烛灯,房间里的影子忽明忽暗。最后,打破静谧的是季如水。

    “你说给我个解释的。”季如水平静的开口,不像是责问,语气平淡。

    麻仓叶王轻笑:“看来如水对我似乎有很多问题?”

    “的确。”季如水毫不忌讳的点头。

    她对想问麻仓叶王的问题的确很多,比如为什么明知道她是女子还把她弄进阳寮,比如为什么躲了她一个月,再比如刚才的事,为什么要挡下那道雷击。

    “如水君想问为什么知道你是女子却把你弄进阳寮,为什么之后却一直不见你,为什么要替刚才那个男人挡下雷击吧?”

    麻仓叶王温和的声音一语道破季如水心中所有的疑惑,季如水疑惑的看着麻仓叶王,有些吃惊他居然说的话和自己所想的一样,但此时她也没多想,点点头:“是。”

    “前两个问题的理由都很简单,如水君是难得的人才。我听晴明说了,如水君学习阳师只有短短的一个多月,但那时的如水君却能独自面对景文妃的攻击。虽然这么说不妥当,但那时看见如水君只受了那点伤后还真让我有些意外。”

    “……”不知为什么听到最后一句季如水很想说一句,对不起我还活着让你很失望吧?

    麻仓叶王轻笑,继续解释道:“所以当时我觉得,这样的人才不可以因为女子的份而被埋没,虽然是女子,但也希望会有一番作为,我当时也相信如水君会这么想,所以才擅作主张请求天皇陛下让你进阳寮的。”

    季如水眨了眨眼睛,没有反驳。

    其实这个真误会她了,一番作为啊什么的她真是从来没想过。

    “至于为什么之后如水君一直看不到我,这绝对是个意外哦。那时我刚好有时回了出云一趟。”麻仓叶王在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语气中带着让季如水有些捉摸不透的绪。

    回出云?哦,好像麻仓本家就是在出云。季如水点头道:“那刚才呢?”

    麻仓叶王听到这个问题端着茶杯的手一顿,并没有急着解释,而是不紧不慢的喝了口,然后放下茶杯,抬头看着季如水,然后从袖口中拿出一把扇子,敲打在左手手心,嘴角似笑非笑的的扬着,他说:“刚才的况如水君可是很危险哦。”

    “什么?”季如水有些不明所以。

    “如水君知道平原家吗?”

    平原?季如水低头想了想,恍然的,她似乎想起来了,在晴明给她看的阳术发展史中有这个姓氏。平原家和麻仓家一样都是历代为阳师,只是后来平原家却慢慢没落下去了。但是关平原家什么事?难道……

    麻仓叶王观察到季如水的表就明白她猜出来了,也不再卖关子了,道:“就如如水君所想,十二单衣里面寄宿的就是平原家的人。平原家最后一位阳师——平原敬满。”

    平原敬满?没听过。

    “和你阻挡那个雷击有关系吗?”

    “虽说后来平原家没落了,但平原敬满的阳术在三十年前取得很大的成就,以前他和晴明可是朋友与对手的份呢。所以对于刚才如水君的雷神召唤术,也许能破坏那件十二单衣,但是却无法完全消灭平原敬满的怨魂。藤原敬满附于十二单衣会限制他大约四成的能力,但即使如此他也不愿意舍弃十二单衣,因为十二单衣可是平原敬满执着的源头。而如果十二单衣被毁,那么他便会失控,而且那时候没有十二单衣这个实物的束缚,那时候的平原敬满如水君绝对不是对手。”

    所以刚才麻仓叶王的行为就等于救了她一命吗?

    季如水抬眸看着这个依然温润如玉的男子,她与他真正相识的时间也不超过三天,但却已经被她救了两次了。这人,不好还。

    “那明晚戌时叶王大人又何为?”

    “如水君知道那件十二单衣的来历吗?”

    来历?季如水脑子转了个弯,突然想起一直被平原敬满挂在嘴边的两个字:

    “池姬?”

    “是的,便是池姬。池姬是某位大名的独女,有着惊人的美貌,在当时是有名的美人。而池姬便是平原敬满的恋人。”

    恋人?

    季如水微挑眉,有些吃惊。这平原敬满为一个阳师死后宁愿附在一个十二单衣上就为了再见到自己的恋人?是该说他痴么?

    “所以十二单衣便是池姬送给平原敬满的?”

    “嗯。”麻仓叶王点头:“那时出云有些动乱,平原敬满奉命去出云,临走前池姬将平原敬满最喜欢她穿的那件十二单衣送给了他并约定回来再亲手为她穿上,但事与愿违,平原敬满最终却死在了出云。”

    麻仓叶王说到这就停了,而季如水点点头,因为就算后面他不说也能猜个大概出来。

    平原敬满死后不能释然,而他的灵魂便俯在十二单衣上,从出云那回到了平安京,只为了实在那个为心女子亲手穿上他最看她穿的十二单衣这个承诺。但事已经过了三十年,先不说池姬还活不活着,就算活着,三十年,早已物是人非,该要如何找起?所以找不到池姬的平原敬满怨气加重,便拿年轻女子出气。

    对于这个故事季如水保持沉默,因为她不知道该去可怜这个痴的男子还是该责怪他居然拿无辜女子出气。

    “叶王大人让平原敬满明晚来这,莫非真找到池姬?”

    麻仓叶王看着季如水,将扇子收了回去,然后轻声笑道:“明晚戌时如水君来再来一趟麻仓府,那么如水君便能知道事的全部真相了。”

    季如水微微一怔。全部真相?也就是说这件事还另有隐

    抬头看着麻仓叶王,季如水点头:“好。”

重要声明:小说《(综漫)水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